她擡眸看向林汐:“我就是想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林汐直接伸手將她的手機搶了過來,只見手機了是一張霍承翔的照片不過已經被顧盼做成了如花式動圖。

她眼中閃過一絲惡趣味,甚至不用顧盼打文案,林汐直接就打了兩個字:醜拒!

爾後在顧盼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就直接將這條消息發了出去。

反正這會兒網絡上的那些人褒貶不一,大部分的人都在說是顧盼高攀了霍承翔。

這種事情,本該是他們的隱私也是你情我願的私事兒,這樣鬧騰也就算了,他們從來都不問問當事人是否願意,只是單方面覺得霍承翔是人氣偶像,又是影帝,就不應該看上顧盼這種平庸的人。

那些鍵盤俠在做評論的時候,沒有一個人問過顧盼的意見,現在就已經有上千萬條評論都在聲討她了。

也正是因爲這個原因,林汐將這條微博發出去的時候一點愧疚之心都沒有。

在她眼中,顧盼是最好的。

即便是霍承翔願意放下身段去追他們家顧盼,那也得看顧盼願不願意原諒他。

要知道,現在顧盼可是已經生了孩子了,人家都說有女萬事足,她應該是無憾了。

林汐認爲對於她而言,那個曾經傷害過她,給她帶來許多災難的霍承翔在她已經開始逐漸走向正軌,漸漸圓滿的生活顯得有些多餘。

至於一旁的顧盼,她不知道因爲這件事兒林汐私底下有這麼多考量。

但是在看到這個顧盼的眼睛瞪得就跟銅鈴一般大,完全沒有想到林汐居然會寫出這麼兩個字。

不過說真的,如果不去考慮別的顧盼還是覺得這兩個字將她的心情形容的十分的恰當。

“我覺得這樣發,霍承翔可能會提着大砍刀過來!”顧盼皺着眉頭想着要不還是刪了算了。

林汐瞪了顧盼一眼:“盼盼你還怕他不成?我們就怕他不來,來了我倒是要問問他是幾個意思。”

“……”

顧盼默了默。

果然,不管生活怎麼變,林汐還是她認識的那個林汐。


其實林汐說的也沒錯,顧盼也想知道霍承翔心裏到底是怎麼想的。

對她來說,現在並不想有任何感情糾葛,這次回來完全是因爲想要滿足念念渴求父愛的小心願。

回來之後,念念也問過她很多次爲什麼不能跟爸爸生活在一起。

那孩子一向早慧,她會這樣問自己是什麼目的,顧盼一聽就知道了。

顧盼甚至心裏明白,自己對霍承翔也不如自己嘴上說的那麼討厭,而且似乎還有那麼一些感情在。

但顧盼絕對是不願意在這種情況下,跟霍承翔之間有任何實質性的變化的,曾經走過的那些悲傷歲月,顧盼一分鐘都不想要再重新感受一遍。

前些日子,霍老跟她私下裏見過面。

老人家問她能不能看在孩子的面子上,給霍承翔一個機會,再一次試試看。

當時顧盼是毫不猶疑地拒絕了的。

她跟霍承翔之前不是沒有試過,那一年的她做了多少努力都沒讓他對自己有任何改觀,顧盼已經沒有勇氣讓自己再一次陷進去自我傷害了。

更何況,顧盼如今跟過去不一樣了。

現在的她始終認爲,感情的事是嚴肅而自私的。

她不能爲了誰,或者爲了某件事情去勉強或者委屈求全。

那樣的感情跟婚姻不僅不會如心中所期盼的那麼幸福,對於兩個人甚至兩個家庭來說都是極其不負責任的。

顧盼希望自己的下一段婚姻,是因爲兩個人相愛所以結婚,而不是她愛上了誰,所以要嫁給他。

那樣的婚姻太卑微,也太短暫了。

“汐汐,其實有時候我在想我現在這樣的狀態也挺好的,一個人帶着孩子做自己喜歡的工作,生活沒有太多牽絆,完全沒有必要再找個男人,給自己的生活添堵。”顧盼這些年爲了寫劇本,做過不少調查。

她看過太多女人爲了結婚而結婚,最後把自己過得狼狽不堪。

顧盼怕了,也不想那樣。

“可是盼盼,你有沒有想過其實生活也許沒有我們以爲的那麼糟糕,只是我們太在意了所以纔會吹毛求疵。”

林汐想起自己跟林安鑠之間的誤會,她倒是希望顧盼可以給霍承翔一個解釋的機會。

顧盼的眼神暗了暗:“汐汐不是每個人都能像你跟林安鑠那樣,你們之前畢竟彼此相愛,只是誤會才讓你們分開了而已。不是所有的破鏡都能重圓,那樣的情況少之又少。”

“有什麼不一樣,難道你不愛他嗎?”林汐挑眉問她。

“是愛過的吧!但是他不愛我不是嗎?”顧盼自嘲一笑。

林汐眸光一閃,沒有接話。

這種問題,她還真的是不好回答。

咔噠一聲,門猛然被推開。

霍承翔站在門口,神色複雜地看着牀上一臉悲涼的顧盼:“你不問我,怎麼知道我不愛?” 霍承翔從看到顧盼的微博的時候,就從林安鑠的病房趕了過來。

其實在看到她把自己的照片p的那麼醜,甚至還發了兩個醜拒時霍承翔並沒有很生氣。

他反而覺得這樣子的一條微博顯得顧盼,十分可愛。

霍承翔也不知道自己爲何會有這樣的反應,大概就是因爲情人眼裏出西施,不管顧盼做什麼他似乎都生不起氣來。

現在的她哪怕是這樣,自己狠狠打一頓,他也會拍手叫好吧?

原本他趕過來是想要調侃顧盼幾句的,可沒有想到的是剛剛來到門口,就聽到房間裏邊她們兩個人在聊天。

霍承翔知道顧盼最討厭別人偷聽,但是他就是下意識的想要做聽牆角的那一個人。

他也想知道,對於自己以及他們的未來顧盼會有什麼期待。

可霍承翔沒有想到越往下聽,他的心就越沉,他很想生氣,很想進去質問顧盼,她憑什麼這樣否定自己?

但是他沒有那個勇氣。

畢竟曾經的那個自己確實很混蛋,做過不少讓顧盼傷心的事。

顧盼如今會對自己望而卻步,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如今顧盼不管對自己如何狠心,對於他來說,都不過是自作自受罷了。

可是他不能夠忍受顧盼在沒有詢問自己的情況下,就直接否定了他,說他不愛她。

也許在不知道顧盼的真實身份之前,他確實是沒有辦法接納她,也說過不會愛上她的話。

但自打老爺子告訴自己,顧盼就是當年他救下的那個人之後,霍承翔就沒有一天不在後悔。

這些話,霍承翔都想跟顧盼說清楚。

可……

顧盼看到突然出現的霍承翔時,眉心皺了皺,一臉不悅道:“我以爲像霍少這樣有頭有臉的人物不會偷聽別人的牆角。”

霍承翔眸光一閃,有些心虛地看向別處:“我是無意中聽到的,你還沒回答我問題。”

林汐瞧見他們兩個這樣子,悄悄起身離開了病房。

見好友離開,顧盼便沒有了顧慮。

她見霍承翔這樣,其實心裏是惱火的。

他有什麼資格來質問自己?

“首先我不想回答,其次難道不應該是霍少你先給我一個解釋嗎?”顧盼沉着臉,冷聲道:“霍少在微博上的行爲損毀了我的名譽,影響到我發展新的感情了。”

說後面這句話,顧盼完全是因爲氣的。

更想將霍承翔氣走。

然而,霍承翔的臉色也只是有那麼一瞬間黑沉,不過眨眼之間的功夫,他便又是一臉平靜。

專業變臉都沒有他這麼快。

顧盼一直在觀察着他的變化,見他這麼輕易的轉變自己的情緒倒是有些詫異。

霍承翔將顧盼的神情納入眼中,他勾了勾脣角,眼梢微微上揚:“如你所見,我想追你所以我爲什麼要給那些心懷不軌的人機會!”

“你!”顧盼自己反而被他惹惱了,她冷哼一聲:“我看你纔是真正心懷不軌的那個人。”

“如果追你也算是心懷不軌的話,那我承認!”霍承翔聳聳肩一臉坦然:“現在換你了,快點問我。”


顧盼被他前一句鬧得愣住了,後邊這句她一時反應不過來,一臉茫然地看着霍承翔:“問什麼?”

霍承翔見她這樣子,一臉無奈地搖了搖頭:“你看看你這傻樣子,也就是我能愛上你了,要換做別人把你賣了你都要高高興興給人數錢。”

他前一句話,倒是將顧盼說得腦子轟一聲炸開了,一時間面紅耳赤。

偏偏後邊又補了那麼一句話,瞬間將顧盼那種悸動的感覺拍散。


她沉着臉瞪了霍承翔一眼:“像霍少這種聰明絕頂的人,還是不要愛上我這種傻子比較好,省的被降低檔次。”

“沒關係,我不介意你傻,我們兩個可以互補一下!”霍承翔勾着脣角,眼裏全是笑意。

顧盼卻白了他一眼:“可是,我不想被你喜歡,畢竟沒有人爲了被一個人愛上要把自己變成傻子。”

“……”

霍承翔這會兒才終於反應過來,自己剛剛又惹顧盼不高興了。

他摸了摸鼻子,小聲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顧盼沒有看他更沒有說話,只是扭過頭看向窗外。

她告誡自己不要被霍承翔三言兩語給動搖了,他不過是一時新鮮,又或者受不了她當年睡了他又不辭而別而已。

顧盼垂眸不去看霍承翔:“我們之間從兩年前就沒有任何關係了,請你去微博澄清一下,不要因爲你的一時興起影響了我的正常生活。”

霍承翔看着病牀上的顧盼,只覺得心頭堵得慌,一向高傲的他一直都是要什麼有什麼,但是這一次顧盼切切實實地讓他感受到了什麼叫做無能爲力。

知道她能回來長住;知道她給自己生了一個女兒,知道周子睿和她結婚只是單純的要給念念一個戶口,他們之間沒有夫妻之實時,霍承翔心中的那種失而復得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

四年前,她向自己走人九十九步,可是他在最後一步時,把顧盼推到了千里之外。

如今,他想要將這一百步全部由自己來走,顧盼卻告訴他:此路不通。

“顧盼,我說過的話從來沒有收回的可能,要追你是我的權利,你不能這樣要求我。”霍承翔壓着聲音,語氣中帶着難以掩藏的失落。

顧盼眼底閃過一抹異樣,但她掩飾的極好,她坐直了身子擡頭的瞬間一臉嘲諷地看着霍承翔:“你說話不算話的次數還少嗎?我記得當初逼我離婚的時候你說過這個世界上就算是隻剩下公的了,你也不會後悔跟我離婚,更不會回頭來找我。”

“我……”霍承翔想要解釋,那是因爲自己,不知道她就是當年那個女孩。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