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黃力依依惜別的唸叨了幾句互相保重的話,黃力便跟隨着學院的老師離去。

段羽回到家中,看到段夢絮心不在焉的清點着藥草,連忙上前問道:“娘,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段夢絮強裝微笑,撫摸着段羽的臉龐,緩緩的說道:“娘沒事,就算小羽成不了一個武者,只要在我身邊,娘就很高興了。”段夢絮這明顯是裝出來的微笑,段羽心中也是明白,自己今天沒有測試成功,一定給段夢絮一個很大的打擊,心中下定決心,一定要跟唐如煙出去歷練,成爲一名強者。

“娘,我明天準備離開村裏,出去歷練。”段羽盯着段夢絮,堅定的說道。

“爲什麼?小羽,難道你不希望我們母子在一起?”段夢絮捂着小嘴,驚呼道。

段羽微微一笑,有些自嘲的說道:“娘,我沒有測試通過,您心裏一定很不舒服吧?誰不希望自己的兒子是一個頂天立地的強者?我是想看到你真心的笑容,而不是爲了維護我的心靈,強裝出來的微笑!”

段夢絮看着段羽,良久沒有說話,猛然一把將段羽抱在懷裏,眼淚不由自主的從那雙猶如星辰的雙眸中流了出來:“小羽,你說的對,是個男人,就要成爲頂天立地的強者,娘不勸你,也不會攔着你,只要你覺的對,就去做吧!”

段羽也是一把抱住段夢絮,淚水爬滿了他那堅毅的臉龐,哭聲說道:“娘,你放心,我不會給你丟人的,下次回來,您的兒子已經是一名強者了。”

段羽就在哭聲中慢慢沉睡,而段夢絮將段羽抱在了牀上,緩步走出了小木屋。

“放心吧,我會照顧小羽的。”一道聲音突然傳進了段夢絮的耳中。“誰?”夢夢絮輕聲一喝,眼睛立刻朝着四周看去。

“連我的聲音都不認識了?”空中忽然飄起了淡淡的青煙,隨之逐漸凝聚,終於成爲一個人形,那就是唐天元。

“爹!”段夢絮看到唐天元以後,大吃一驚道。

“你還知道我這個爹?”唐天元兩眼一瞪,怒聲說道。

“雖然我已經不是唐家的人,但在我心裏,您還是我的爹。”段夢絮低着頭說道。

“哎……”唐天元輕聲嘆了一口氣,“當年的事,也是不得已而爲之,如果不那樣做的話,我們唐家會元氣大傷的。而是沒想到,段家的人如此剛烈,就算這樣做了,我唐家也還是元氣大傷。最後就連我,都是落的肉身爆裂的下場。”

段夢絮一瞥眼,強硬的說道:“別提當年的事了,我是不會原諒他的!”

“哎……”又是一聲嘆息,好像也不願意提及當年的事情,唐天元淡淡的說道:“小羽我會照顧的,你就放心吧。還有,我們之間的關係,你還是先不要跟小羽提及,他現在還太弱,說了也是白說。”說完再次化爲一道青煙,消失不見。


“當年的事,是你們負我在先,我這樣做,也是你們逼的。哎……”段夢絮長嘆一聲,充滿了憂愁之意,隨後走進木屋,躺在牀上久久不能入夢。

清晨,段羽從夢中醒來,段夢絮已經將早餐做好放在桌子上了。段羽洗漱完畢,並沒有去打詠春拳,而是安安靜靜的陪着段夢絮吃早飯,因爲他知道,恐怕短時間之內,是不能見到自己的母親了,所以想多陪陪母親。

吃完了飯,與段夢絮閒聊起來。這一聊,就是聊了四個時辰,等他們母子倆回過神來,就已經中午了。

“娘,小羽走了。”段羽有些不捨的說道,但轉身一想,只有成爲頂天立地的強者才能讓自己的母親真正的高興,拋掉心中的不捨,堅定的說道。

段夢絮嘆了一口氣,盯着段羽過了許久,才緩緩的說道:“小羽,你永遠是孃的好孩子。”說完便轉身走進了房間裏。

段羽不敢停留,起身便離開了自己生活十一年的家,因爲他怕,怕自己在這裏多呆一會,就不願離開了。

段羽的離開,沒有一個人前來相送,段夢絮也沒有出來送別,她是怕自己多看一眼,就捨不得段羽離開。

輕裝上陣,段羽並沒有帶一些繁雜的東西,只是帶了幾十個金幣,便悄然離開了村莊。走在離開村莊的道路上,段羽心中一陣感慨,自己生活十一年的地方,就這樣離開了,心裏也十分的不是滋味。

“乖徒弟?”唐天元的聲音響起,隨後猶如幽靈般的出現在段羽的身旁。“捨不得?”

段羽瞅了一眼漂浮在空中的唐天元,說道:“當然捨不得,不過爲了成爲強者,爲了娘高興,我必須離開,不是嗎?”

唐天元一聲輕笑,神情有些愉悅的說道:“這纔是一個男人嘛!乖徒弟,既然想成爲強者,就必須瞭解這個圈內的一些事情。除了武者以外,上面還有更強的人,武師,武狂,武靈,武尊,武宗!一個比一個強上十倍,當然,武王上面也還有更強的人,不過那些你現在還接觸不到。”

“什麼?不是武者就是強者了嗎?爲什麼還有那麼多的等級?”段羽一驚,本想成爲武者就相當於成爲強者了,沒想到成爲強者的路竟然還有那麼的遙遠。

“誰跟你說武者就是最強者了?”唐天元鄙夷的反問道。

“呃……”段羽一陣啞然,的確沒有人跟他說過,他只是聽村裏的人讚歎武者的強大,自然而然的認爲武者是最強者。

“我們的歷練路線是什麼?”爲了掩飾自己的尷尬,段羽十分機靈,轉移話題的說道。

“你應該瞭解一些大陸上的事情,這樣才能讓你更好的去歷練。太古大陸上面分佈着衆多的帝國,我們所在的帝國叫加納帝國,這次歷練的地點,就在加納帝國國內。南邊魔獸山脈,北面的畸路冰川,主要就是這兩個地點。其中如果發現哪裏有雷種的消息,我們中途轉路,明白嗎?”唐天元解釋道。

“那我們先去哪邊?”段羽問道。

“魔獸山脈!”

“不過,我們不能單調的走路,你的身體也需要鍛鍊。”唐天元有些玩味的說道:“你準備一下,現在我會在你的衣服上設下靈魂鎮壓,讓重力扭轉,既鍛鍊身體,又鍛鍊靈魂,一舉兩得。”

“什麼!”沒等段羽反應過來,唐天元嘴脣微張,一股白茫茫的靈魂之力悄然飛出,然後均勻的撒在了段羽的衣服上。“嘭!”這股靈魂之力,竟然直接將段羽給壓趴下來,激起一陣塵土。

“師傅,這是多少斤重啊!”段羽艱難的爬了起來,神情痛苦的說道。

“50公斤,你應該能受的了,你的身體已經七星境界了,不多負重一些,是不會有效果的。”唐天元說道。

段羽站定身子以後,緩慢的向前走了幾步,汗水便已經出現在額頭上。 榮耀武神系統 能不能換個方式鍛鍊?”

“可以啊!”唐天元右手一揮,一道尖銳的靈魂之力徒然出現,一閃而過,但路旁的一棵大樹卻是轟然倒塌,指了指這個大樹,唐天元微笑着說道:“你揹着這顆大樹也行。”

開玩笑,這棵大樹少說也有個幾百斤,讓段羽背這棵大樹,還不如直接讓段羽去死得了。“還是算了吧。”段羽嘿嘿一笑,然後假裝很努力的往前走着。

“呵!”唐天元一聲輕笑,隨後也是緊緊跟上。 烈日炎炎,太陽彷彿發怒了一般,比平時強上不少的陽光,像不要錢似的撒嚇,讓天地好像蒸籠一般。一名身穿黑衫,面龐堅毅,但身材略微有些嬌小的少年,走在一條羊腸小道上。少年可以說是輕裝上陣,身上沒有任何負重,但每一步落下,便會莫名激起一陣塵土,其地面竟然塌陷下幾釐米,是在怪異非常。這個少年不是別人,而是正在接受歷練的段羽。

段羽一步一個腳印的向前走着,已經堅持了十三天,唐天元給他設下靈魂鎮壓的重力,他已經慢慢適應,雖然還是很艱難,但也不像開始那時候吃力了。額頭上不時冒出來少許的大汗,也是被段羽隨手一擦,隨後置之不顧,緊咬着他那副鐵牙,緩慢的向前行進着,對他來說,多擡一下手臂,都是一種折磨。

“好了,小羽,休息一下吧。”唐天元猶如鬼魅一般的出現在段羽的身旁,幸好這是一條偏僻的小路,不然一定會嚇到行人的。

聽到可以休息了,段羽找了一處陰涼之處,便席地而坐,全身猶如散架了一般,哪怕一個手指頭都不想動一下。頭上的樹葉鬱鬱蔥蔥,倒是給這個夏日炎炎的天氣帶來了不少溫涼的氣息,也讓段羽那疲勞的心得到了一定的舒展。

閉眼小酣,每當休息的時候,也就是段羽一天當中最悠閒,最輕鬆,最愜意的時候。嘴裏叼着一根不知道哪裏來的小草,也不管幹淨不乾淨,就叼在嘴上,段羽發現隨着年齡的增長,段羽發現他不知爲何越來越想念煙這種東西了,然而太古大陸上沒有煙,只能用小草頂替了,YY想象着自己嘴裏叼的是名牌香菸,對他來說,也是一種享受。

“師傅,你說,我們還有多遠就到魔獸山脈了?”段羽閉着眼睛問道。

“加把勁,今天晚上估計就能到了。”唐天元飄在段羽身旁,老神唸叨着說道。

段羽睜開眼睛,驚訝道:“今天晚上就到了?不是說需要十七天的路程嗎? 上門為婿 。”

“按照你第一天行走的路程來算,的確需要十七天,不過你這幾天速度明顯快上不少,所以用的時間也就縮短了。”唐天元說道。


“那還休息個屁啊,走,現在就走,早到早解放!”段羽像一個身在沙漠,一星期沒有喝水,但發現自己前面不遠處,就是一處水源的人,激情盎然的說道。段羽真的被身上這道靈魂鎮壓給嚇怕了,每天早上睡醒,都發現自己睡覺的地方明顯的往下凹了幾釐米,誰看到不怕?

“解什麼放!靈魂鎮壓,你沒有達到武者境界是不會從你身上取下來的。”唐天元淡淡的說道,直接將段羽那顆火熱的心給澆滅了。

“啊,爲什麼啊?”段羽不滿的委屈道。

“你的身體太弱。”唐天元只說了這一句,便起身向前飄去,她不打算理段羽這個經常問什麼的人。

“哎,等等我。”段羽呼喊一聲,便努力站起身來,引的全身上下一陣噼噼啪啪的響聲,卻毫不在意,立馬追向唐天元。經過這麼長時間的負重行進,段羽他那原本不強壯的身體,竟然突兀的出現了肌肉,而且看那樣子,很具有爆發力一般,這個情況讓段羽欣喜了不少,每天晚上不用行走的時候,都會擺弄擺弄自己的肌肉,直到有一天,在路上看到了一個比他的肌肉大上幾倍的人,才瞭解到自己是小巫見大巫了,自卑的不再顯露自己那小塊的肌肉,但其心裏下定決心,等他的肌肉比那個路人的肌肉大的時候,一定要去鄙視鄙視那個人,以顯示自己的強大。

對於段羽的 這些想法,唐天元嗤之以鼻,塊頭大有什麼用?還不是被人家一招撩倒?鬥氣多,鬥氣精純,這纔是王道。唐天元自然不會知道段羽是穿越而來的,更不會知道,段羽在那個世界是一個黑社會老大,混黑社會就是看個頭。強壯,高大,好,OK,你被錄用了,以後你就是我們XXXX幫派的金牌打手。雖然自己已經身爲老大,但還是一直羨慕那些肌肉男,那肱二頭肌,看起來多舒服啊。要不然段羽也不會去每天堅持練詠春拳了。

就這樣,段羽緊跟着唐天元,向魔獸山脈挺進!

魔獸山脈位於加納帝國的南部,那裏是一些偏遠地區,屬於山高皇帝遠,管不着的地兒。魔獸山脈的聞名是因爲山脈下有一處森林,名叫死亡森林。死亡森林裏面漫山遍野都是一些實力強大的魔獸,兇殘至極,嗜血無比,殺死不少試圖來山上獵殺魔獸的人,因此而聞名。

山下有一座小村莊,裏面生活着幾百戶人家,這裏的人靠着給那些懷有僥倖心理,獵殺魔獸的獵魔者提供補給而生活,藥店,食品店,酒店,在這個村莊裏倒是像漫天繁星一般的多。

此時的天已經漸漸的黑了下來,一名身穿黑衣,面龐堅毅,細看頭上佈滿了大汗,顯得十分艱難的少年,從遠處慢慢的來到了村上。

段羽停在了一家酒店了前面,看了看上面的招牌,然後不再停留,直接走了進去。

“老闆?有房間沒?”段羽進去直接吆呼一聲,馬上就有一名身材略微有些發福,留着山羊鬍子的中年男子走上前,有些恭敬的說道:“這位小兄弟,住宿還是吃飯?”

“住宿帶吃飯!”段羽倒是爽朗,一聲大笑道。

“小二,過來!”那名中年男子回頭一喊,一名店小二就匆匆忙忙的跑了過來。這家酒店現在沒有什麼人,那名小二倒也清閒,直接趴在桌子上睡覺了。不過,聽到自己的老闆叫喚,還是十分知趣的麻利跑了過來。

“客官,裏面請。”小二點頭哈腰的說道。

段羽也不矯情,跟着小二快步來到了靠近裏面的一個空座上。“來碗麪條,再來兩斤牛肉,哦,忘記說了,再來一瓶好酒。”段羽雙手一拍桌,豪氣的說道。

“好嘞!”小二應了一聲,便走去廚房,讓廚子做菜。

那名中年男子也是閒的慌,無所事事,便做在段羽旁邊,探頭問道:“這位小兄弟,你是從哪裏來的?”段羽雖然才十一歲,但個子已經一米六多了,而且肌肉經過這幾天的訓練,已經略有一些雛形,看起來就像十七八歲的少年一樣。

段羽也是沒事可做,就跟老闆聊了起來:“我是北邊的安福村裏來的,這次來這是爲了去死亡森林裏歷練。”

老闆一聽,大吃一驚,有些慌張的說道:“小兄弟,聽我一句勸,別進死亡森林了!”

段羽眉毛一挑,有些詫異的問道:“大叔,你能給我講講死亡森林裏的情況嗎?我對裏面還一竅不通。”段羽攀關係的手段運用的如此老練,剛剛還叫老闆,現在就叫大叔,估計一會結賬的時候,還可以省下不少錢呢。

老闆聽到以後,略微有些遲疑,不過還是接着說道:“死亡森林,分爲外圍和深處。外圍沒有什麼強大的魔獸,所以有着不少的獵魔者前去獵殺魔獸,將魔獸的皮毛製作成大衣,內臟當做藥材,魔核賣給有錢人家,這都是可以賺上不少錢的。可是,自從一個月前,就再也沒有一個人敢進死亡森林了,就連外圍也不行。”

“獵殺魔獸那麼賺錢,肯定不會缺少一些不怕死的人前去吧?大叔,你就忽悠的吧。”段羽有些戲謔的說道。

老闆眉頭一皺,看了看段羽,接着說道:“不是我忽悠你,這是真的。因爲不知爲何,從森王森林深處,跑出來一隻豹子,來到外圍。這隻豹子可不是普通的豹子,他可是連武者都能輕易殺死了。那些獵魔者還花大價錢找了一名武師前來斬殺那隻豹子,你猜怎麼着?” 機械殺戮主宰

段羽搖了搖頭,含糊的說道:“武師那麼強大,應該能殺了那隻豹子吧?”

老闆點頭一笑,道:“武師那麼強大,但還是被豹子給一招殺掉了!”

“什麼?這不會事真的吧?”段羽有些驚訝,像武師層次的人物,都是可以說有那麼一官半爵的地位,足以說明武師的強大,可是,就連武師都被殺了,那這隻豹子該有多麼的強大?不知不覺,段羽對上魔獸森裏歷練的想法產生了懷疑。

“乖徒弟,放一百個心吧,這種層次的魔獸,你的老師還是不放在眼裏的。”唐天元的話很適當的出現在段羽的腦海中,讓段羽那動盪的心迅速穩定下來,唐天元什麼樣的實力,段羽在清楚不過了。

“開始我也不相信,不過一個月前,有一夥人就在我這裏住店,其中全是武者,還有一名武師,一共十幾個人呢。這麼強大的團體,按理來說,去外圍的話,是絕對沒有什麼危險的。可是,第二天他們進入死亡森林的時候,就再也沒有出來過,所以我才知道,人們並沒有謠傳,這是真的。”老闆有些低沉的說道。然後端上來菜的小兒冒頭接了一句:“要不然我們店裏的生意,也不會像現在這樣慘淡了。”

щщщ _T Tκan _C○

的確,這家店得規模很大,僅僅一樓就擺有十幾個桌子,相信二樓也不會差在哪裏,不過,現在這些桌子全部是空下來的,寬闊的大廳裏就只有段羽一個客人,的確都慘淡的。

段羽無奈的笑了一聲,打着哈哈說要去試試身手,請老闆一起喝酒。在酒桌上是最容易交朋友的,這句話一定是句真理,至少對段羽來說是的。從老闆口中得知,他名叫徐立,在這個村中裏開酒店已經有好些年頭。

喝了幾杯酒,徐立的話匣子打開了:“小兄弟,不是老哥勸你,也是別去死亡森林了,真的不值,爲了錢,不能連命都不要。”直到現在,徐立還一直認爲段羽是一名獵魔者,去死亡森林獵殺魔獸賺錢。


聽着徐立這麼說,段羽只是打着哈哈,沒有應聲,舉杯不停的灌徐立喝酒。

夜越來越深了,徐立也是喝了不少,原本段羽只要了一罈酒,可是徐立卻是性情中人,直接讓小二上了四大罈子,二人倒是喝的痛快,最後還是徐立藉口,年老力衰,讓小二攙着給回到房間睡覺了。

段羽也是在小二的攙扶下回到了客房,打發走了小二,段羽躺在牀上,閉着眼睛問道:“師傅,你有辦法解決那隻豹子沒?”

一縷青煙從星辰之淚中飄出,唐天元悄然出現,緩緩的說道:”都說了,這種層次的魔獸,我一個手指頭都能碾死。”

聽到唐天元這麼肯定的話,段羽懸在空中的心也是緩緩落下,說道:“那我們明天,便進入死亡森林,我倒要看看是什麼樣的魔獸,竟然連武師都給一招殺死!” 清晨的陽光悄然灑下,透過窗戶照在段羽的身上,段羽也是渾然甦醒,其實他昨天喝的那麼多酒,真對他沒有什麼影響。混黑社會,除了會謀劃,會打架,當然還要會喝酒,不然人家跟你喝幾杯你就醉了,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段羽當年可是被稱爲酒王的,區區兩罈子的酒,還是對他沒有什麼大的影響。

起了牀,緩緩悠悠的洗漱完,段羽便向樓下走去。

雖然天有些早, 沒有什麼客人,但徐立這家酒店的職業道德顯然不錯,大清早的便起來收拾,打掃。

“哎,老弟,你起來了。”徐立看見段羽從樓上下來,打招呼說道。

段羽微微一笑,道:“老哥,給我來兩斤牛肉,一碗粥。”經過昨天在酒桌上的聊天,段羽和徐立早已成爲了哥弟關係,在酒桌上交朋友的速度,不可謂不快啊。


“好嘞!小二,還不麻利點去。”徐立一揮手,讓小二去準備飯菜。

段羽走下了樓,來到了徐立的身邊,緩緩道:“老哥,今天就要跟你告辭了。”

“怎麼?你還要去?”徐立有些着急的說道。

段羽沒有說什麼,只是將徐立請到旁邊的空座上坐下,然後開口說道:“老哥,你也知道我不是一個白癡,送死的事我絕對不會幹的,所以你放心,我沒有什麼安全問題的。”

“這,誰都不知道那隻豹子是什麼樣的實力,你這樣貿然冒險,很危險的。”徐立大急,連忙說道,經過昨天晚上的接觸,他是非常喜歡段羽這個勇敢的小少年的。

“哎…老哥,放心吧,到時候我從裏面出來,定要和你大喝一頓。”說完起身便走,也不吃點的早餐了。

“這,這……”徐立看着段羽的背影,有些不知所措,隨後只能搖了搖頭。人家要去,你總不能綁着人家不讓他去吧?徐立也是倍感無奈,心中惋惜道:“這麼爽朗的一個少年,哎……就這樣去送死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