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元一也是服了,好傢伙,雷厲風行啊。

不過這也是讓張元一滿意胖子的地方,做事情不拖泥帶水,不磨蹭,有了想法就去做!

胖子還是有很多優點的,除了看看小電影,追追韓劇,胖點,偶爾感情受騙,還是很不錯的,胖子會來事,又仗義,有膽氣,又對自己忠心耿耿,張元一看着正打電話的胖子,心裏暗想,胖子倒是個總管的好角色,嗯,以後做大了就是大管家了,想到這,張元一不禁嘿嘿一笑。

“一哥,成了,我爸說下午就給我轉錢”胖子滿臉放光地說。

“那好!但還是放在你自己的賬戶,我們以後打配合,以後炒股的利潤按比例來分配,我們先註冊一個小公司,和其他公司一樣,買五險一金,起碼的待遇要有,以後做大了,加入我們的人多了,還要想想具體的一些規則,還要想着截留部分資金出來作爲公司基金,發放工資和相關待遇……”

“那就更好了,哈哈哈”胖子聽着張元一的計劃,心裏樂開了花。

“哦,對了,你爸現在身體怎麼樣了?”

“一哥,你不提我還忘了和你說,我爸爸早就完全康復了,而且感覺比以前更有精神,我爸暑假一再和我說,哪天讓你去家裏吃飯,說要謝謝你呢。”

張元一聽到這,微笑道:“你爸就是太客氣了,咱誰跟誰啊,現在你們家搬進新房子沒有?”

“搬了,搬了,12樓,視野還不錯,而且比以前寬敞多了”

“那要不後天去你家,我也拜望拜望你爸媽,看要不要再給你爸調理調理”

“已經好了啊,還調理什麼?”胖子一愣。

“你懂的……”張元一嘿嘿一笑。

“我擦……一哥,這個我爸年紀大了,你還是給我調理調理吧”


“額……也好”


“胖子,把你的手伸出來”

胖子知道張元一懂醫術,所以很聽話,老老實實地把手伸出來,張元一把手指放在胖子的脈搏上,聽了一分鐘左右,鬆開。

“怎麼樣?”胖子看張元一的臉神有點嚴肅,尼瑪不會是看出我有啥毛病吧,最近好像沒啥不適應的。

“你……”張元一頓了頓。

胖子一下子緊張起來,不會真有啥毛病吧?

“你以後要少吃點,特別是紅燒肉儘量不吃”

“尼瑪……一哥,你嚇死我了,差點嚇尿了”胖子誇張地說着,大大喘了一口氣,也放下心來。

“紅燒肉,我的最愛啊,哎”胖子又點鬱悶地看這張元一。

“我再給你開個方子,你去百草齋去抓幾副中藥,正好週末回家煎服,連服兩週,就會有效果了,雖然不能馬上讓你瘦下來,但肯定又好處”

“真的?”胖子高興了,他也知道自己最近胖的不像樣了,是該減減肥了。

九點了,兩個人開始看財經信息。

除了新聞聯播,現在張元一還是會看網絡上一些主流財經網站的一些新聞,當然張元一也是挑着看,選主流財經網站的官方公佈的財經信息來看,評論有時候也看,但看過之後都會經過大腦過濾過濾,自己認同的多看幾眼,不認同的也看看人家觀點的依據是哪出錯了。

在以後的日子裏,張元一又慢慢培養出一個分析網上觀點的方法:就是挑選幾個唱多的經典觀點和幾個唱空的經典觀點,來對比分析。

中國有一句話:兼聽則明,偏聽則暗。

參與這個市場的人,特別是普通散戶都喜歡挑符合自己認同的觀來強化自己的認同,這是選擇的偏好,但這樣做往往容易出問題。對於對於市場上的不同觀點,只有正反對比,才能得出相對中肯的意見。

“一哥,那個漲停板又推出新股票了”胖子突然指着股吧裏的一條新帖子衝着張元一說道。

“尼瑪……至於那麼激動嗎?曾經正確,就代表着現在和以後也正確嗎?我們剛纔剛討論過股市裏沒有救世主,胖子你這麼快就忘了?”張元一真想給胖子來個腦瓜崩。

wWW• Tтkā n• ¢〇

“那你分析看看,人家說的這個股票有沒有可能上漲呢?”胖子也有點猶疑。

“我看看”張元一打開交易軟件。

“三二重工……這個股票前段時間猛漲,嗯我剛纔看這個漲停板之前推薦的四個股票在推薦之前也有一定漲幅,但不像這隻漲的這麼多,看來這個漲停板是追漲重量型選手!,不過今天這個三二重工,昨天從日線看首次跌破五日線,就形態而言不太好看,畢竟前期漲幅巨大,而且是直線型上漲,昨天看似回調,但這個價位風險遠大於機遇!”

張元一給出自己的觀點。

“還是等等看,胖子,不要人家說什麼,你就信什麼,炒股要有自己的分析,並在分析之上得出自己的觀點。”

“嗯,那開盤看看”胖子點點頭。 張元一又掃了一眼那個“漲停板”的帖子,尼瑪,短短半個小時,點擊量盡然超過3萬,看來,這個“漲停板”還是滿有熱度的。

九點半,準時開盤。

“一哥,三二重工漲了!”胖子興奮地叫了起來。

“我艹……能不能有點靜氣?嗯?”張元一一臉黑線地看着胖子袁成。

“額……漲了,這個漲停板說的可真準啦”

“這不才剛開盤嗎”張元一看了一下盤面,三二重工已經往上拉了2個多點,而且是直線式拉昇。

但很快開始下探,接着又向上拉昇,只是這次還沒到剛纔的高度又開始下跌。

“典型M頭,這是誘多,胖子”張元一指着盤面和胖子說道。

胖子也在關注着盤面,點點頭說:“嗯,一哥,這個盤面是有點問題”

盤面在迅速地發生着變化,已經跌到昨天的收盤價了,但股價並沒有止跌的意思,依然在向下。

張元一搖搖頭,沒再說什麼,剛剛開盤不久,只有等今天交易結束,才知道最終的結果。

現在網絡上真真假假,誰能辨的清?話又說回來,即使這個“漲停板”真有真本事,又怎麼可能每次都對呢?偶爾錯也是正常的。

所以張元一併沒在意。

行情一開始好起來,股神也就多了起來,每一輪牛市都會出現一些牛人,但長久的並不多。

張元一沒再關注盤面,而是回顧性的覆盤,現在的重心要重新放到股票上來。

“大牛市就要來了”張元一看着盤面,心想。

就在這時,“咚咚咚,咚咚咚”門外傳來敲門聲。

“請進”胖子朝門的方向吼了一聲。



門被推開了,魏大剛笑呵呵地走了進來,道:

“元一老弟,你回來了啊”

“魏兄,哈哈,回來了”張元一看是魏大剛,連忙起身,笑着迎了上來。

“我正準備一會去你辦公室報到呢,沒想到魏兄你先來了”

“來,魏哥,這個給你”張元一隨手從沙發椅上拿了一個盒子,遞給魏大剛,“我在雲南呆了一段時間,給你帶點當地的土特產”

“……普洱茶,謝謝啊,兄弟,有心了”魏大剛很高興,他喜歡喝茶,還喜歡自己泡功夫茶。

“下次給你這弄一套新茶具”魏大剛一看茶几上的茶具因爲長時間沒用有點發黴,抱歉的說道,“我們服務沒做好啊”

然後走到門口,朝外喊了一聲,“小麥,過來一下”

麥斐現在已經是營業部的綜合管理部經理。

“魏總,啥事?”

“把這茶具給撤了,重新換套新的”

麥斐剛進門,魏大剛就吩咐道。

“好,我馬上辦”

“小麥”張元一見麥斐進來,親切地打着招呼。

“張大師,回來了啊”麥斐一見張元一,也是很熱情。

“額……”尼瑪,你怎麼不喊張天師呢,張元一無語地看着麥斐。

“得,你還是喊我名字得了”

儘管上學期末和麥斐聊天的時候,麥斐偶爾這麼喊自己,但還是不適應。

“那……就喊你元一吧”麥斐也不客氣,他比張元一大那麼幾歲,但張元一見到他一點不見外的喊他小麥,他也就沒外道。

然後小麥給手下打了個電話,吩咐給2號貴賓室新買個茶具。

等麥斐打完電話,魏大剛笑着說道:

“走,你這邊暫時沒茶具,到我那邊去,咱們邊喝茶邊聊天”

“好”

“正好要和魏總說件事”

“走,到我那邊說去”

幾個人一起來到魏大剛的總經理辦公室,路過旁邊辦公室的時候,張元一看見幾個辦公室裏都有人,而且不少是新面孔。

幾個人落座,魏大剛把張元一帶的普洱茶用刀子撬開,然後開始泡上了功夫茶。

“剛纔聽胖子說你們營業部最近新進了一些員工,大擴容啊”張元一一邊看着魏大剛泡茶,一邊說道。

“是啊,你剛纔過來的時候可能也看到了,我們最近是新招聘了一些新員工,這也是按照總部的要求做的,總部的看法和你之前的看法一樣,認爲可能有大行情要來,讓先儲備點人才。”

“嗯,這倒也是”張元一微笑着點點頭。

“這次有幾個新招的小姑娘,顏值挺高哦,要不要介紹介紹?”

魏大剛笑着開着玩笑,手下也沒耽誤,已經洗好了茶,開始二泡。

“額……”張元一不知道說啥好了,“……這要是讓沈莉莉知道了,他不讓我離開你們營業部不可。”

“你們確定男女朋友關係啦?”魏大剛見過沈莉莉,上學期末有次沈莉莉來,張元一做了介紹。

“額……還沒”張元一有點尷尬了。

“一哥不要,你給我介紹介紹唄,魏總”胖子開始笑的眉眼都往一塊擠。

“如果你再苗條點的話……還有戲”小麥在一旁打趣道,前段時間胖子經常一個人來營業部貴賓室,小麥有時候去他那聊天,兩個人現在也很熟絡。

“我艹……我一定減肥”胖子感覺自尊心有點小小的被刺了一下,下決心說道。

“魏哥,咱說好了啊,肥水不流外人田,兄弟我還沒落着呢”小麥也扯淡道。


“去,去一邊去,你小子花花腸子我還不知道”魏大剛沒好氣地看了一眼麥斐。

“那幾個女孩,你是不是每個都請過看電影了啊?”

“沒,真沒……魏總,你這可是冤枉我了”

“小子,不是我說你,在一個營業部,還是要注意點影響,知道你着急,追女朋友我不反對,但不能搞得大家對你有意見,有人說你小麥可是‘花大帥哦’”

魏大剛最近聽到一些關於麥斐的風言風語,所以在這個私下閒聊天的場合提醒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