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嗎,昨天我們見過了嗎,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昨天我一直在家,沒出門,怎麼會遇到你的。”歐陽無痕搖了搖頭,說道。

“對呀,昨天我們一直沒有外出,你也沒有來找我們,我們昨天怎麼會見面的,小姬呀,歲數不大,倒是很健忘呀,看來你要吃藥了。”古君浩附和道。

遇到這兩個吊兒郎當背景強橫的活寶,姬無命決定還是避而遠之,否則要是被這兩個傢伙纏上,可麻煩的。

“呵呵,也許是吧,龍師弟,改天咱們再敘。”姬無命對着龍仁一抱拳,提起癱倒在地上的苗勇就要離開。

歐陽無痕橫跨一步攔住姬無命,說道:“你可以離開,但是苗勇,必須留下。”

“歐陽公子,這是爲何?”姬無命眉頭一皺,不悅的說道。

“你們兩個是同一個師傅,你愛護他我們也知道,可是他來我們外門鬧事,而且還到處的詆譭我們兩人,你說,不給個交代,能讓他走嗎,大家說,是不是?”歐陽無痕對着衆多的精英弟子喊道。

周圍的大部分是外門的弟子,立馬紛紛附和歐陽無痕。

“那你們想怎麼樣?”姬無命皺着眉頭,問道。

“這得要問我們大哥嘍。”古君浩目光轉移到龍仁的身上,說道。

唰!

大家的目光又都轉移到了龍仁的身上,龍仁也是一怔,這什麼時候成爲他們的大哥了。

“大哥,你說怎麼辦?”歐陽無痕也對着龍仁喊道。

輕咳了兩聲,龍仁抿了抿嘴,對着姬無命說道:“在咱們影月谷,實力爲尊,什麼道歉就不用了,我這個人比較喜歡實際的東西,什麼金幣、丹藥還有貢獻值了,你們看着給吧。”

“一百貢獻值,夠不夠。”姬無命咬了咬牙,說道。

古君浩不樂意了,喊道:“一百貢獻值,你打發叫花子呢,最少也要三百,這樣我們兄弟三人也好分呀。”

“我們師兄弟身上只有一百貢獻值,你們愛……”姬無命本打算說你們愛要不要,忽然心中一動,話音一轉道:“如果你們嫌少,我這裏倒是偶然得到了一張地圖,只是這地圖是不完整,應該是關於某種寶藏的,你們要不要?”

“拿出來看一看。”龍仁饒有興致的說道。

姬無命在懷裏拿出了一張獸皮,隨手扔到了龍仁的手裏,歐陽無痕兩人見狀,急忙湊了過來。


這張獸皮很是柔軟,摸上去很舒服,龍仁展開獸皮,只見這獸皮上簡單的描繪出山脈、河流以及一些路線,確實是一張地圖的模樣,只是這獸皮一邊有着明顯的切割痕跡,這應該是半張地圖。

“你這只是半張地圖,什麼也看不出來,哪是什麼寶藏,你在蒙我們呢吧。”歐陽無痕上上下下看遍了,也沒有看出什麼寶藏的影子,說道。

“這就要看你們的運氣了,如果得到另外半張地圖,說不準就會發現其中隱藏着一個驚天的寶藏。”姬無命撇了撇嘴道。

龍仁把地圖摺好,放到懷裏,說道:“閒來無事研究研究也是不錯的,如果真的能找到什麼寶藏也就賺了,找不到也不吃虧,這地圖,我收下了,只是這還不夠,姬師兄,你再留下一百貢獻值吧,算是苗勇對我這兩個兄弟詆譭的賠償吧。”

“好。”姬無命的嘴角抽了抽,這一百貢獻值,可是他做任務得來的,很是不容易,但是還能承受的起。

歐陽無痕和古君浩喜滋滋的接收了姬無命的貢獻值,姬無命憤恨的瞪了她們兩人一眼,帶着苗勇離開了。

“大哥,你要那破地圖做什麼,至於另半張地圖,誰知道在哪裏,也許一輩子也湊不齊。”古君浩不解的對着龍仁問道。

龍仁搖了搖頭,沒有向他們解釋什麼,問道:“我什麼時候成爲了你們的大哥?”

“昨天,您剛一來影月谷,就打敗了孫蠻子,打敗了那令人討厭的杜偉,名聲直追精英榜上前十的人物,向像您這樣的人,我們兩人豈能放過,我們還準備跟您在影月谷大幹一場,我都爲我們三人取好了名字,就叫影月三俠。”歐陽無痕嘿嘿笑道。

“不不,你們兩個站在一起就是黑白無常,我再加入,就破壞了你們的美感,還是算了。”龍仁擺了擺手,含笑說道。

“甭管叫什麼了,反正我們以後準備跟着大哥您混了,這影月谷藏龍臥虎,向剛纔那姬無命,實力雖然很強,但是忌憚我們的背景,所以對我們很是客氣,當然,也僅僅是表面上的客氣,如果外出做任務,在荒郊野外的遇到他們,恐怕他們會毫不猶豫的殺死我們,所以說,我們急需增強實力。”古君浩把龍仁拉到一邊,小聲說道。

龍仁聳了聳肩,說道:“這和我有什麼關係嗎?”

“當然有關係了,有我們在,就沒有人找你的麻煩,然後咱們三個一起執行任務,然後兌換丹藥,一起修煉。咱們三個年齡差不多,在藥王城的時候,你的實力比我們還弱上不少,現在卻已經成爲先天元者,如果您把您的修煉方式傳授給我們一二,我們更是會感激不盡。”歐陽無痕一臉正色的說道。

聽完他們兩個的話,龍仁終於知道他們爲什麼要死皮賴臉認他當大哥了,原來是看中了他的修煉方式,怎麼着也算是熟人了,只是在沒有達到百分之百信任之前,龍仁是不會向他們暴露天書的存在。

“以後再說吧,我問你們一個事,依依做什麼去了?”龍仁沒有應承什麼,轉移話題道,他惹的事情不少了,名字也算是流傳開了,卻沒有見到皇甫依依的影子,唯一的解釋便是皇甫依依不在影月谷。


“你來的真不巧,你是昨天早晨跟着谷主回來的吧,沒一會兒,谷主就派依依還有安然居里的那幾個可惡的傢伙出去做任務了。”古君浩說道。

龍仁暗道一聲果然,隨即說道:“能被你們兩個活寶稱作可惡的傢伙,看來安然居內住着的幾個傢伙很是不簡單。”

“他們幾個都是亡命之徒,做事毫無顧忌,絲毫不在意我們的身份,剛剛晉升爲精英弟子,便被他們打了一頓。”歐陽無痕有些尷尬的說道。

龍仁有些同情的拍了拍他們的肩膀,讓他們先回去,而後走到紅菱還有金晶獸的身邊,摸着金晶獸的金角說道:“小靜沒事吧。”

“倒是沒受什麼傷,只是被姬無命打敗了,神情有些低落。”紅菱說道。

龍仁拍了拍金晶獸的腦袋,說道:“勝不驕敗不餒,再說了,你不是把苗勇打敗了嗎,這已經很了不起了,等你吞食足夠的金子,打敗姬無命,還不和玩似的。”

聽到龍仁鼓勵的話,金晶獸頓時抖足精神,只要有足夠的金子,它還怕誰。

龍仁話雖然這麼說,可心裏卻在滴血,吞食的可是金子,不是隨意可見的石頭呀,看來還真得找座金礦了。

和紅菱分別後,龍仁帶着徐志、李媚兒回到小院中,安撫了他們兩句之後,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內,把那半張地圖又拿了出來。

單從這半張地圖,龍仁也看不出任何的端倪,也看不出這地圖畫的是什麼地方,只是在這地圖上掃視而過,龍仁就會感應到天書就會幾乎微不可見的跳動一下,這很可能關乎到第三卷天書或者第四、第五卷天書,這不得不讓龍仁留下這半張地圖。

第二卷天書的得到,純屬偶然,如果不是莫南之追着他不放,他也不會到惡魔火山,也不會進入到惡魔空間,更不會想到第二卷天書在惡魔空間之中。

現在成爲一重天的先天元者,有着第二層天書空間中幾乎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先天元氣,再加上元靈珠,修爲突破到先天元者巔峯境界也是指日可待,到那時,也就急需第三卷天書了,所以他要提前做準備,免得耽誤了修煉。 大庭廣衆之下被歐陽無痕和古君浩兩個大家族的天才人物稱爲大哥,果真沒有人再來找他的麻煩,倒是歐陽無痕和古君浩找了他兩次,可每次龍仁都用以後再說搪塞他們,他們見龍仁油鹽不進,也只好不再來叨擾他了,也把時間節省下來修煉了,這樣,龍仁也樂得安靜,除了督促徐志和李媚兒修煉之外,他一有機會就進入到天書空間修煉。

安靜的日子過了兩天,第三天,被王齊的到來給打破了。

“兄弟,近來過的可好?”王齊見到龍仁客氣的問道。

“還好,不知王大哥前來所爲何事?”龍仁客氣的迴應道。

王齊有些無奈的一笑,說道:“本不想來打擾兄弟的修煉,只是上面分派下了任務,其中有一項B級任務,指明要分派給你,所以哥哥不得不前來。”

“B級任務,什麼B級任務?”龍仁眉頭一挑,問道。

“去黑冥淵尋找一枚黑炎果。”

“這頂多算是C級任務吧,怎麼會提升到B級,還有,這任務是誰發佈的?”龍仁眉頭一皺,說道。

黑冥淵,龍仁知道,黑冥淵只是一個山淵,距離影月山不是很遠,在地形上來說沒有什麼奇特的地方,其中也沒有幾隻妖獸,只是它終年被一層厚厚的瘴氣籠罩,光線完全被阻隔,讓的黑冥淵終日如黑夜,當然,對於有夜視能力的人來說,這也沒什麼,但關鍵的是那瘴氣,有毒,有劇毒,就是一個先天元者吸一口進入也受不了。

“從表面上來看,這個任務確實頂多算是C級任務,可你也知道,黑冥淵被厚厚的瘴氣籠罩,其危險性不少,還有這黑炎果,生長在黑冥淵的深處,這樣其中的危險就更大了,要說這任務是誰發佈的,那哥哥就不知道了。”王齊解釋道。

“這任務必須要接嗎?”龍仁淡淡的問道,黑炎果,成熟的黑炎果拳頭大小,散發一股異象,在其表面,升騰着一小縷黑色的火焰,所以得名黑炎果,這屬於特殊藥材一類,第二層天書空間中還真沒有,只是去黑冥淵來來回回最快也要兩天,龍仁既不想浪費時間,所以纔有這樣一問。

“指派的任務,必須要接,完成完不成兩說,但必須要付出行動,這裏有着上面與這任務一起分派下來的一枚避毒丹,服用之後,一刻鐘之內不受瘴氣的侵害。”說話間,王齊在手中拿出了一枚黑溜溜的丹藥,遞到龍仁手中道。

掂量了掂量手中的丹藥,龍仁淡淡一笑,說道:“這任務我接下了?”

“還是兄弟有魄力,這任務要求五天之內完成,如果沒有其他事,哥哥就先走了。”王齊起身告辭道。

“徐志,送一送王大哥。”龍仁對着侍立一旁的徐志吩咐道。

徐志領命把王齊送走,回到龍仁的房間後,看了龍仁一眼,欲言又止。

“有什麼話你就說吧,剛纔就見你有話想說。”龍仁瞥了徐志一眼,笑道。

“龍師兄,我覺得,這是有人再故意刁難於您,黑冥淵非常的深,曾經有個骨幹弟子來回穿梭整個黑冥淵,花費了將近一天的時間,而且服用了五枚避毒丹,現在就給您一枚避毒丹,這不是有人故意刁難您嗎。”徐志不憤的說道。

關於黑冥淵的事情,他也只是偶然聽別人談起的,倒不是瞭解的很清楚,聽完徐志的話,龍仁眉頭又皺了起來,他皺眉不是因爲任務的問題,而是這任務是誰發佈的。

“而且,這種分派下來的任務,如果沒有其他事情,必須要接下,而且必須要努力去完成,如果沒有完成,谷內有一隻任務監察隊會對你的整個過程進行盤查,根據其中的阻礙因素的輕重而對任務執行者進行處罰。”徐志又接着說道。

“媽的,說不準這又是長老團那五個老傢伙搞的鬼。”龍仁心中暗罵一聲。

龍仁猜測的不錯,這正是長老團給龍仁故意下的套,靠一枚避毒丹,在黑冥淵中一去一回,也只有後天靈者可以,等龍仁沒有完成任務,他們就打算讓任務監察隊舉報龍仁是因爲偷懶纔沒有完成任務,到時候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把龍仁趕出影月谷。

而且,在黑冥淵那裏,他們也給龍仁準備了一份大禮,當然,這份大禮不只是送給他自己的,無論龍仁是否去黑冥淵,都避免不了被逐出影月谷的結果,這五個陰險的老傢伙只等五天以後名正言順的把龍仁逐出影月谷,讓歐陽玉妍無話可說,甚至有可能迫使歐陽玉妍……

“如果真的是他們要給我下絆子,那我龍仁豈會讓你們如意,雖然不知道怎麼得罪你們了,可既然你們要玩,那咱們就玩玩吧。”龍仁心中冷冷一笑,擡起頭對着徐志說道:“任務已接下,事不宜遲,我即刻出發,在我不在的這幾天,如果有人上門滋事,你們可以去找紅菱師姐,也可以去找歐陽無痕和古君浩。”

……

黑冥淵距離影月谷並不是太遠,在龍仁的全速趕路下,只花費了半天的時間,龍仁就達到了黑冥淵。

站在山坡上,向着下方的黑冥淵望去,厚厚的瘴氣黑壓壓的一片,好似一整片烏雲,清風吹過,瘴氣也隨風飄動,如同海中的波浪一般,遠遠的眺望而去,波瀾壯闊。

龍仁掠下山坡,穿過一塊空地,在即將一腳踏入真正的有瘴氣籠罩的黑冥淵區域時,一把黑色的大刀閃爍着凜冽的寒光在黑冥淵中射出,強烈的氣勢擠開繚繞的黑色瘴氣,在空中留下了一條通道。

黑色的大刀突兀的出現,讓龍仁心裏一驚,可臉上沒有絲毫的慌亂,身子向後一仰,黑色的大刀貼在龍仁的門面而過,凜冽的寒氣刮的龍仁臉生疼。

唰!


大刀去而復返,目標依然是龍仁的腦袋,龍仁臉色一寒,這擺明了是要他的命,這次龍仁不閃不避,幽黑的元氣灌注在右手之上,在黑色大刀要插在他腦袋的時候,叮的一聲,龍仁伸出右手,擋下了黑色的大刀,而後屈指成爪,啪的一聲,五根手指牢牢的箍在了大刀之上,任由大刀如何掙扎,就是無法掙脫。

“出來吧,藏頭露尾的,算什麼王八。”龍仁隨手把大刀扔到一旁,轉過身子,望着黑冥淵中的一塊石頭冷聲道。

這大刀明顯是有人控制的,而且龍仁能敏銳的覺察到,那控制大刀的元氣就是在這塊石頭背後發出的。

啪,啪,啪~

伴隨着着鼓掌聲,一個一襲黑衣的青年在那塊一人多高的石塊後面走出來,伸手一吸,黑色的大刀飛到了他的手裏,漆黑明亮的眼睛望着龍仁,滿是熊熊的戰意。

“你是什麼人?”龍仁皺着眉頭問道。

“寇顯,想要進黑冥淵做任務,必須要打敗我。”黑衣青年端起手中的大刀,指着龍仁定聲說道。

龍仁眉頭一挑,說道:“原來是安然居的寇顯師兄,真是幸會幸會,只是這黑冥淵不是你家的吧,進入黑冥淵,爲何要打敗你。”

寇顯,便是安然居的一員,二重天的先天元者,真正的實力堪比四重天的強者,戰鬥起來是什麼也不顧及,人稱戰鬥瘋子,是個非常難纏的傢伙,龍仁實在沒想到在這裏會遇到他,但是寇顯在這裏,那麼依依也便是在黑冥淵做任務了,想到這,心裏又是一喜。

“我們在黑冥淵做任務,所以,黑冥淵被我們包了,其他人,誰也不能進入到黑冥淵,除非打敗我。”寇顯非常霸氣的說道,而且說的是那麼的認真。

“你真的要打?”龍仁有些無奈的問道。

寇顯鄭重的點頭。

“嗨,魅離師姐,你也在這裏。”龍仁眼睛一亮,對着寇顯的身後擺了擺手。

寇顯眉頭一皺,扭頭向後望去,趁着這個機會,龍仁進入到了天書空間中,而後控制着天書進入到了黑冥淵的區域,眼下還是找到黑炎果要緊,打架的事情以後補上也不遲,最重要的是不能讓長老團裏的五個沆瀣一氣的老頑固遂心如意。

魅離,也是居住在安然居中的一個妖孽,安然居中一共居住着四個妖孽,三男一女,而這四人中,實力最強大的便是魅離,四重天的先天元者,真是的實力,沒有幾人知道,反正是聽說曾經有一個五重天的骨幹弟子被她三招打敗。

寇顯回頭一看,連個人影也沒有,立馬知道自己上當了,等回過頭來,哪還有龍仁的影子。

竟然被人耍了,寇顯心中的怒氣上涌,一張比較俊逸的臉也扭曲了起來,牙齒咬的咯嘣咯嘣作響,猛地轟然一道劈出,剛纔藏身的石塊被劈成了粉末,隨即速度開啓到極致,氣勢洶洶的向着黑冥淵內衝去。

竟然有人敢耍他,不可饒恕,一定要把那個可惡的小子抓住,然後狠狠的出一口惡氣。

進入到天書之中,控制着天書行進的速度要比龍仁自己的速度慢上許多,這沒一會兒,龍仁便見到寇顯提着手中大刀滿臉怒容的追了上來,龍仁微微一笑,控制着天書落在了寇顯的身上,如果寇顯知道龍仁耍了他之後又把他當做坐騎,恐怕會氣憤的吐血。 黑冥淵中,籠罩着厚厚的黑色瘴氣,點滴光亮都難以穿透進來,終年黑暗如夜。

一個手提黑色大刀的青年正在黑冥淵中急速的奔馳,臉色陰沉的能滴下水來,這都追了兩個多小時了,都吞服了兩枚避毒丹了,也沒有見到那個可惡的小子,一種暴虐的情緒在寇顯心中蔓延,可惜他不知道,他苦苦追逐的目標就在他的肩膀上。

這兩個多小時,龍仁跟着寇顯深入了數十里的距離,也算是到了黑冥淵的深處了吧,可是一個活物也沒有見到,更別提黑炎果了。


“看來還需要繼續深入呀。”龍仁感嘆了一句。

寇顯又是奔跑了十多分鐘,忽然間停住了腳步,因爲在寇顯的面前出現了兩條路,中間把黑冥淵隔開出兩條路的應該是一座小山,由於有着黑色的瘴氣阻礙視線,讓人看不真切。

“左邊。”寇顯身子一轉,向着左邊的那條路繼續深入。

在天書空間中的龍仁見到寇顯走左邊的路,嘿嘿一笑,控制着天書向着右邊的路而去,待和寇顯被中間的小山完全隔開之後,龍仁便退出了天書空間,胸口憋着一口氣,體內元氣灌注到雙腿之中,邊快速的趕路邊四下掃視着,希望能儘早的發現黑炎果。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