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殊苦笑,沒想到還是沒躲過去。

面對這麼一個可愛的小丫頭,他也不好板起臉來,好在這個時候百威及時出現,幫他解了大圍!

「靈兒,怎麼跟恩人說話的?」百威瞪了妹妹一眼,隨後朝著雲殊一拱手道:「這一次多謝閣下救命之恩,百威與舍妹感激不盡!」

作為百家下一代族長繼承人,百威受到的教育要嚴厲的多,在待人接物之上極為老道。

「客氣了!」雲殊笑了笑,然後說道:「恩人我可擔當不起,我姓雲,應當比你痴長几歲,你也隨靈兒叫我雲大哥吧!」

百威也不矯情,點頭應了下來。

「吼!」

一聲低吼傳來,金子碩大的身軀也縱到了雲殊身後,用它那猙獰的頭顱蹭了蹭雲殊的肩膀。

「蛟首金冠蟒?」百威看著金子雄壯的身子,眼睛頓時大亮,他看著雲殊問道:「雲大哥,我聽靈兒說,這是你的坐騎?」

不像妹妹百靈貪玩成性,族中教的知識只記得七七八八,他可是一瞬間就認出了這兇猛巨獸的身份。

可接著,他就更加震撼了!

蛟首金冠蟒可是三階上級玄獸,相當於人類中的劍氣九層強者,這麼厲害的玄獸,竟然是雲殊的坐騎?

雲殊點了點頭,並沒有指出百威的錯誤,要是讓他知道金子其實真正的身份是高達七階的金玟青蛟,恐怕……

「你們怎麼會來到百里山脈?」雲殊看著百威好奇的問道。

以百威僅僅五階的實力,再帶上百靈這麼一個小拖油瓶,在這百里山脈之中還是極為危險的。


而且,他瞬間就看出,百威應該是一個小宗族的繼承人,以這般身份,他的家人應當不會讓他做出這等危險的事情來。

「這……」聽雲殊提起,百威臉色頓時有些羞赧,而一旁的百靈也是通紅了臉,安靜站在一邊不說話了。

雲殊看著二人的表情,頓時猜到了一個大概。

「我正好要離開百里山脈,你們需要一起嗎?」他笑著邀請道。

這兩兄妹的性子一動一靜,善良淳樸,讓他還是非常喜歡的,既然救了他們,那不如好人做到底,順便也將他們送出百里山脈。

「那自然極好不過!」百威感激的點了點頭。

……

茫茫大霧籠罩的山林之中,一隻體長近乎四丈的龐大凶獸正邁著四隻磨盤大小的巨爪,如風般掃過!

一路之上,所有感應到凶獸氣息的玄獸盡皆噤若寒蟬,趴在地上瑟瑟發抖。

這龐大凶獸,自然就是金子!

「雲大哥,今年到底多大啊?怎麼會這麼厲害呢?」坐在金子身上的百靈也不老實,輕手輕腳爬到雲殊身邊,纏著雲殊問道。


而百威也看向了雲殊,他對於這個問題也很好奇。

能夠在千餘只碧眼鬃狼群之中,將狼王擊殺,而且還擁有一頭實力堪比劍氣九層強者的玄獸坐騎,這實力實在太恐怖了!

雲殊在他眼中,也是一個謎一般的存在!

「呵呵!」雲殊一笑,看著百靈潔凈的小臉,隨意的說道:「靈兒妹妹這麼聰明,不如你來猜猜看!」

百靈聽到雲殊誇她聰明,頓時笑的眼睛都眯了起來。

「我猜是十八!」笑過之後,她蹙眉凝思了一會兒,隨即看著雲殊肯定的說道。

在她看來,十八歲能這麼厲害,已經是很天才了!

「難道是十七?」見雲殊只是笑而不語,百靈疑惑的問道。

雲殊依舊笑了笑,百靈長大了小嘴,驚奇的問道:「難道是十六?那豈不是比石頭堡的石近山還要天才?」

「石近山?」雲殊原本只是與百靈嬉鬧,此刻注意力頓時被吸引了過來。

三個月過去,看來百里城中的三大勢力發生了極大的變化,他以前可從沒聽說過石頭堡有石近山這麼一號人物。

「對啊!」百靈點了點小腦袋,然後說道:「石近山可被認為是我們百里城年輕人中的第一天才呢!」

「第一天才?呵呵,好大的口氣!」雲殊一笑,隨後問道:「我以前怎麼沒有聽說過石近山這個人?」

「沒聽說過?不會吧,現在石近山天才的名聲,可是百里城家家戶戶都知曉啊!」百靈張開小嘴,驚訝的看著雲殊,然後她看了看雲殊有些破爛的衣衫,頓時恍然的取笑道:「雲大哥,你不會像野人一樣,在百里山中待了幾個月吧?」

三個月來,雲殊這套衣衫從未換過,因此顯得極為破舊!

「靈兒,怎麼說話呢?什麼野人,雲大哥這叫苦修!」百威瞪了妹妹一眼,然後敬佩的看著雲殊,回答道:「雲大哥,這石近山是兩個多月前方才一舉成名的!今年才十五歲,就已經達到了劍氣第七層境界,而且……」

「而且,他還有那個什麼八字形狀的劍火!聽長輩說,那個好厲害的呢!」百靈這時搶著說道。

百威話被打斷,只得無奈的看了一眼妹妹。

「八字劍火?」雲殊點了點頭,心中一嘆:「沒想到,當初天劍祭上出現的八字劍火,最後被他得去!」

當時,要不是雲殊體內有著三葉劍火火種,驚跑了八字劍火,那這枚八字劍火還輪不到石若山的手中。

「對,當時憑藉八字劍火,以及鐵石劍法的威力,這石近山以十五歲的年紀,就擊敗了一位劍氣第九層的強者,消息傳出,可是轟動了整個百里城呢!」百威點了點頭,眼中也有著一絲羨慕。

八字劍火,那可是關係到將來能否突破到更高境界的保障啊!

「鐵石劍法?」雲殊心中一愣,頓時響起一件事來,眉頭深深皺起,「那個被我殺死的灰衣青年,當時使用的劍法,似乎也叫做鐵石劍法吧!」

「恩,這鐵石劍法聽說是石頭堡的絕技,威力極為恐怖,能夠對敵人的兵器造成很大的影響!」百威繼續說道。

雲殊心中頓時一驚!

鐵石劍法既然是石頭堡的絕技,那不是說明,那個灰衣青年是石頭堡的子弟?

「對了!」雲殊心中一動,瞬間想到了一件事情,「當初,我要殺死他的時候,他也說過,他是石……,原來他是想說,他是石頭堡的子弟!」

「沒想到,石頭堡竟然和千山堡勾結了起來!」雲殊心中瞬間陰沉了下來,他心中想道:「這樣一來,雲家堡這段日子恐怕不好過啊!」

雲家堡之所以能與千山堡抗衡,其原因就是因為有石頭堡在中間插手,平衡兩方的實力。

一旦石頭堡與千山堡聯合,雲殊完全能夠想象得到,雲家堡會面臨怎樣的滅頂之災。

「石頭堡敢於同千山堡聯合,它的依仗只怕就是那個叫做石近山的天才子弟吧?」雲殊心中一聲冷笑,瞬間就把所有的事情都想了一個通透。

石近山年紀才十五歲,就達到了劍氣第七層境界,天資絕對不差。

再加上八字劍火的潛力,石近山日後突破到劍師第七層幾乎沒有難度,也難怪石頭堡忽然之間就有了底氣,敢於與虎謀食! 「千山堡僅僅十餘年就成為百里城第一大勢力,又豈是如此好易與之輩?」雲殊搖了搖頭,冷笑道:「石頭堡這一次就不怕搬起石頭反而砸了自己的腳,嘿嘿!「

千山堡能成為百里城第一大勢力,說明其族中能者輩出,明知石頭堡出了一名絕世天才卻充耳不聞,反與之聯合,其中必有應對的手段。

況且,一名天才弟子想要成長起來,也並非數年能成。

數年時間,完全足夠千山堡剷除雲家堡之後,再將石頭堡滅掉了!

正當雲殊思索的入神的時候,耳邊忽然傳來一聲嬌嗔。

「壞蛋雲大哥,靈兒不理你了!」

雲殊一愣,回過神來,卻見眼前白花花一片,不知何時他的眼睛竟然落在了百靈嬌嫩的胸脯上。


「這小妮子年紀不大,本錢倒是不小!」雲殊看著那隱隱透出的淺溝,心中莫名升起這個念頭。

不過雲殊可並非沒見過女人的毛頭小子,前世的時候他也是閱女無數,此刻倒不會露出羞赧的神色。

「哈哈!」雲殊爽朗的大笑一聲,隨後賠禮道:「沒想到靈兒妹妹已經是大姑娘了,是雲大哥不對,雲大哥這就給你陪個不是!」

百靈原本就羞紅的臉頰此刻更是紅了三分,她當然聽出了雲殊話外之意,頓時狠狠瞪了雲殊一眼。

不過,對於自身那傲視同齡人的身材,她還是頗為自得的!

「哼,靈兒已經生氣了,光道個歉可不行!」百靈傲嬌的輕哼了一聲,那烏溜溜的大眼睛瞅著雲殊,撒起嬌來!

她在族中的時候就經常向長輩撒嬌,而且每次都會獲得一些意外的收穫,此刻自然不會輕易放過雲殊。

「靈兒,雲大哥他剛剛是在想事情,又不是故意的!」百威瞪著妹妹訓斥了一聲,然後看向雲殊說道:「雲大哥,靈兒她不懂事,你別跟她一般見識。」

「哈哈,不打緊!」雲殊一笑,然後稱讚的說道:「靈兒妹妹天真浪漫,我喜歡還來不及呢!「


「還是雲大哥有眼光,族中長輩也都是這麼誇靈兒的呢!」百靈得意的看了一眼哥哥,然後又瞄向雲殊,話音一轉:「不過,靈兒可不是一兩句話就能收買的哦!」

雲殊苦笑,看來不拿出點實惠,這小丫頭是不會罷休了。

微微沉思片刻,雲殊眼中一亮,頓時有了主意。

「那好,你雲大哥我苦修之時,曾偶爾得到過一塊暖陽雪玉,能夠調理陰陽,滋潤肌膚!原本是打算別離之時送給靈兒妹妹的。」雲殊看著百靈驚喜的小臉,繼續說道:「此刻既然靈兒提起了,那我就厚顏將它當做道歉禮物送給靈兒吧!不知道靈兒妹妹喜不喜歡?」

說完,在雲殊的手中,出現了一枚晶瑩剔透的寶玉。

寶玉通體如雪潤白,可若仔細看去,卻又能看到一絲絲火紅的光芒透出,顯得異常絢麗!

「這怎麼行?」百靈還未開口,哥哥百威就搶先回絕道:「雲大哥隨便送給靈兒一些小物事就行,暖陽雪玉這等寶物,還是雲大哥你自己留著的好!」

暖陽雪玉不僅可以調理陰陽,滋潤肌膚,更大的作用則是定心靜氣,對於修鍊也是極有好處的。

因此,每一塊暖陽雪玉都是珍貴異常!


此刻,僅僅只是送給一個小丫頭當做配飾,未免暴殄天物了!

百靈此刻也沒說話了,她也知道暖陽雪玉的珍貴,心中雖然不舍,可也只是眼巴巴看著雲殊手中的暖陽雪玉,捨不得移開!

「無妨!」雲殊卻是搖了搖頭,哈哈一笑:「這暖陽雪玉對我無用,與其將它售出,不如送給靈兒妹妹,好歹能少些銅臭之氣!」

雲殊在百里山苦修三月,不僅實力大增,還將那一片地域上上下下掃蕩了一遍,得到了不少靈草寶物,此刻都放在吊墜芥子之中,這暖陽寶玉只是其中很小一部分。

因此將它送出,雲殊也不心疼。

想了想,雲殊心念一動,左手中又出現了一根晶瑩的細絲。

這是一種靈蟬吐出的絲,堅韌異常,而且極為美觀,價值也是不菲。

雲殊手指一動,一道劍芒激射而出,頓時在那暖陽雪玉之上,出現了一個髮絲大小的孔洞,將晶瑩穿入其中,一個精美的吊墜就算製作完成。

「靈兒妹妹!莫非,你不喜歡雲大哥送你的這份禮物?」雲殊看著不知所措的百靈,笑著問道。

百靈臉色一紅,眼巴巴的眼睛,祈求似的看向哥哥。

她雖然任性,可是在一些重要的事情上,還是會聽從哥哥意見。這暖陽雪玉太過珍貴,哥哥不開口,她縱然喜歡,也不敢收下!

百威看著妹妹可憐兮兮的樣子,終究心軟點了點頭。

他仔細想想也對,以雲殊這般實力,暖陽雪玉對他而言確實算不上什麼珍貴之物,這既是雲殊的好意,他也不好強行拒絕。

「耶!」百靈見哥哥點頭,高興的歡呼一聲,然後就接過雲殊手上的吊墜,戴在了自己嫩滑的脖子上。

雪白的寶玉貼著溫軟的肌膚,交相輝映,讓百靈這小丫頭的魅力又增加了幾分。

「謝謝雲大哥!」對這暖陽雪玉,百靈越看越是喜歡,倒也沒忘記雲殊,脆生生的謝了一聲,然後高高興興的擺弄那塊暖陽雪玉去了。

雲殊點頭笑了笑,然後目光朝著無盡迷霧看去,那裡是雲家堡所在的方向。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