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噗!噗!周圍的人來不及躲閃,中暗器倒下,那個扛著火箭筒的人也中了一枚暗器倒下。江帆急忙使出茅山護體金剛護體術,身體上連中三枚暗器,那個假的阮靈玉更是身中四枚暗器。

我靠!太危險了,如果是真的阮靈玉在身邊的話,估計是難逃一劫啊!納甲土屍也中了三枚暗器嗎,他本是就刀槍不入,也不怕毒,一點事都沒有。

在場的人也只有江帆、納甲土屍、假的阮靈玉沒有倒下,其他的人全部都倒下了,這個瘦高個的暗器是多麼可怕,這傢伙的暗器是江帆見到最為霸道的暗器。

望著滿地的屍首,江帆對著樓上的黃富喊道:「小富,你們可以出來了!」

黃富和阮靈玉走下來看到滿地堆積的屍體,個個面露恐懼之色,黃富震驚道:「我靠!怎麼死這麼多人啊!這些人是怎麼死的?」

「都是中暗器死的!」江帆道。

「啊!這人的暗器太霸道了!」黃富震驚道。

阮靈玉也嚇得直往江帆身後躲,因為地上的屍體基本上都死得很慘,當她看到假的阮靈玉身上有四個洞眼的時候,心中暗自僥倖,如果不是這個小紙人做了替身,那個四個洞眼就是自己身上的了。

江帆一揮手,那個假的阮靈玉變成一張小紙人,小紙人身後還有四個洞眼,江帆把小紙人收好,留著備用。

四人出飯館上了賽龍車,「我們去辦理出境手續吧!」江帆揮手道。

辦理出境手續的地方是齊門鎮公安局,賽龍車停在齊門鎮公安局門口,四人進入公安局,發現裡面一個人都沒有,「咦!公安局的人到哪裡去了?」黃富驚訝道,現在正是上班時間,整個公安局空蕩蕩的沒有一個人,這也太奇怪了!

「小富,你去前面的值班室看看有人沒有?」江帆道。

「好的!」黃富立即小跑過去,值班室的門是緊閉的,黃富敲門喊道:「喂,裡面有人嗎?」敲了半天也沒人吱聲。

黃富對著江帆擺手道:「帆哥,沒人啊!」

「真是怪了,這大白天的這些人跑哪裡去了呢?」江帆驚訝道。

「帆哥,是不是剛才飯館發生了槍炮聲,這些警察全部出動了?」黃富猜測道。

江帆搖頭道:「可是我們沒有看到一名警察到現場啊!」這就是古怪的了,這麼響的槍炮聲,竟然沒有一名警察出動,這也太匪夷所思了!

四人出了齊門鎮公安局,正好迎面來了一行人,江帆急忙笑臉問道:「哎,兄弟,你知道公安局裡的人到哪裡去了嗎?」

那人四處張望,悄聲道:「你們是來辦理出境手續的吧?」


江帆點頭道:「是的。」

「哎,那些警察一大早就出門了,他們所有的人都在『暗香來』呢!」那行人搖頭道。

江帆驚訝道:「暗香來?」暗香來是什麼地方?難道他們都去開會去了?

那人又東張西望,悄聲道:「暗香來都不知道啊!就是男人的風月場所,俗話就是逛窯子!」

「什麼!整個齊門縣的公安局的人都去了暗香來?」江帆詫異道,這是誰領的頭,這也太大膽了吧!

「哎,一言難盡,齊門鎮公安局的人基本上都是鯨鯊幫的人,這裡基本是鯨鯊幫說了算!」那人無奈搖頭道。

「我靠!難道就沒有人管了?」黃富插話道。那人望了黃富一眼,「管,誰敢管,這裡天高皇帝遠,誰來管呢!再說鯨鯊幫有背景的,誰管得了呢!」

「那我們辦理出境手續怎麼辦呢?」江帆疑惑道。

「你們就到暗香來去找他們辦理唄!」那人道。

江帆驚訝道:「他們在暗香來也辦公?」

「怎麼不辦呢?不就是填表格蓋章嗎!哪裡不可以辦呢!就是要多花錢才行!」那人不屑道。


「請問暗香來在什麼地方呢?」江帆問道。

那人指著遠處道:「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過來前面三個路口,望東拐就可以看到『暗香來』的招牌了!」

江帆、黃富、阮靈玉、納甲土屍四人上了賽龍車,黃富啟動賽龍車后,「帆哥,齊門鎮公安局都是鯨鯊幫的人,我們去辦理出境手續不是自投羅網嗎?」黃富道。

「既然齊門鎮公安局的人都是鯨鯊幫的人,那我們般出境手續的時候就把他們全部給滅了!」江帆冷酷道。

「嗯,那我們的出境手續怎麼辦理呢?」鯨鯊幫也要殺阮靈玉,肯定不會給予辦理出境手續的,黃富是擔心辦不到出境手續。

江帆笑了笑。「小富,辦理出境手續不就是填表格蓋章嘛!有那麼複雜嗎?」對著黃富眨了眨眼睛。

黃富立即就明白了,呵呵笑道:「是呀,不就是填表格蓋章,很簡單的事情,我怎麼想複雜了呢!」

十多分鐘后,賽龍車來到了暗香來門口,這個暗香來十分顯眼,「暗香來」三個金色的大字,遠遠的就可以看到。門口停了不少警車,江帆等人下車后,立即有幾名女服務員笑臉出來迎接,「歡迎光臨,你們幾位請進!」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推薦:狂收三界美女—-《創世霸神》 暗香來裡面十分豪華,完全仿照古代春樓的造型設計的,一共分兩層,上面一層是包房,下面一層兩旁是十多張古色古香的桌子,四周放置了花盆,散發這陣陣花香。

一位穿著時髦的老媽子走了過來,「喲,你們都喜歡什麼類型的?是要看真人還是看照片呢?」老媽子笑臉道。

納甲土屍眼睛立即放光道:「我要看真人,只要奶大的我都要!」這傢伙以為是到兩輛東烏國的愛味女郎館呢。

江帆立即敲了納甲土屍一個爆栗子道:「我靠!你以為這裡是東烏國啊,我們是來辦正事的!」

納甲土屍立即捂著腦袋,躲到黃富的身後,「哦,你們不是來玩姑娘的,辦什麼事呢?」老媽子的臉沉了下來。

「我們是來辦理出境手續的!」江帆道。

「辦理出境手續到暗香來幹什麼?你們應該到鎮公安局去辦啊!這裡是娛樂場所,不辦了公事!」老媽子冷笑道。

江帆立即從口袋裡摸出了幾張一百元的大鈔,微笑道:「大姐,幫個忙吧,我們有急事等著出境呢!」

那個老媽子看到江帆手裡的幾百元大鈔,立即露出笑臉,「哎呀,這麼客氣幹什麼,你們算是找對人了,他們就在五號房間,你們去辦理出境手續吧!」老媽子隨手指了樓上一下,立即從江帆手裡接過鈔票,樂滋滋地數著。

江帆、黃富、阮靈玉、納甲土屍四人上了樓,樓上的房間都標著號碼,走到五號門前,裡面傳來,「單調五萬,哈哈,我自摸胡了!給錢!給錢!」

江帆打開天眼穴透視房間裡面,一共是十多個人,圍著一張桌子打麻將,還有幾個人坐在沙發上摟著小姐胡亂摸著。黃富立即敲門,裡面傳來聲音:「誰呀?」

黃富答道:「我們是來辦理出境手續的?」

房門打開了,裡面烏煙瘴氣的,所有人都望著江帆、黃富、阮靈玉、納甲土屍四人,「你們是怎麼找到這裡的?」其中一個嘴巴上叼著煙的人瞥了一眼黃富。

「是那個門口的老媽子告訴我們的!」黃富答道。

「我靠!你們肯定是賽給那老妖婆錢了!」那人雙眼盯著麻將,甩了一張牌出去。


此時沙發上一名警察看到了阮靈玉,驚呼道:「這娘們是阮靈玉!」

嘩!所有的人都站了起來,他們立即就要掏傢伙,江帆立即喊道:「滅了鯨鯊幫的狗崽子們!」抬腿橫掃,砰的一聲,一下踢飛了面前的三個人。

於此同時黃富也動手了,抬腳踢飛了那張桌子,那個正面對著黃富嘴巴里叼著煙的傢伙立即被桌子撞得飛了出去,身體撞在牆上,當即昏了過去。

納甲土屍手中骨刺連續刺出六次,噗!噗!立即發出六聲慘叫,瞬間倒下六人。

片刻之間,房裡十多名鯨鯊幫的人立即被擊斃,那幾名女人嚇得尖叫起來,「你們是叫床叫習慣了吧!誰再叫就宰了她!」江帆惡狠狠道。

這一句話果然管用,那幾名女人不敢吱聲了,她們全部縮在沙發上,江帆走到那個被黃富踢飛撞在牆上昏過去的人身邊。伸出食指點了下他的眉心,那人立即醒了過來,看到同伴都躺在地上,立即驚慌道:「我可是齊門鎮公安局的警官,你們不要亂來啊!」

「呵呵,得了吧,你是什麼狗屁警官,分明是鯨鯊幫的人,混入了公安局,辦理出境的表格和章子在什麼地方?」江帆冷笑道。

那人臉上露出驚訝之色,「我,我不知道!」低著頭不敢看江帆的眼睛。

「哦,既然你沒有利用價值了,那留著你也沒什麼用了,傻蛋,你不是喜歡爆菊花嘛,我看他的菊花還是沒有爆過的,你就爆了他!」江帆微笑道。

納甲土屍眼睛放光道:「太好了,我最喜歡捅別人的屁屁了!」手持著骨刺走了過來。

那人看到納甲土屍手中的骨刺,嚇得驚呼道:「別爆我菊花,表格在抽屜里,章子在十號房馬達哈局長那裡!」

黃富立即打開抽屜,裡面果然有一疊的表格,拿出一張表格,提過一張椅子,把表格放在椅子上,「給你三分鐘,立即把表格填好,否則就爆你菊花!」黃富厲聲道。

那人嚇得哆嗦一下,立即拿起筆趕緊填表格,黃富把所有證件扔在椅子上,那人一把看證件,一把填表。

「填好了,只要找馬局長蓋個章就可以出境了!」那人點頭哈腰道。

黃富拿起表格看了一眼,「嗯,很好,帆哥,你看如何處置這傢伙?」黃富望了一眼江帆道。

「傻蛋,這然就交給你處理了!」江帆揮手道。

「哈哈,我還是爆他菊花吧!」納甲土屍骨刺閃電般刺出,噗!骨刺沒入那人的菊花之中。


「啊!」那人捂著菊花跳了起來,接著倒在地上,抽搐幾下就死了。

房裡的幾名女人嚇得暈了過去,「走,我們去找那個馬局長蓋章去!」江帆道。

五號房距離十號房並不遠,走十幾步就到了,剛到十號房門口就聽到裡面傳來女人的叫聲:「哦,馬局長,您好棒啊!」

「哈哈,老子吃了雄哥丸,能不火爆嘛!捅死你這騷娘們!房裡傳來男人的聲音。

江帆透視看到了一個五十多歲禿頭的胖男人正摟著一女,他滿頭冒汗,一臉的肥肉。

輕輕地推來了一下門,門是反鎖的,江帆默念茅山開鎖咒,輕輕地推,門開了,江帆、黃富、阮靈玉、納甲土屍四人進了房裡。

江帆鼓掌笑道:「馬局長,沒想到你吃了我的雄哥丸后就像猛虎下山一下,太厲害了!」

馬局長嚇得一哆嗦,扭頭看到四個人進了房裡,自己竟然不知道,驚訝道:「你們是什麼人?」

「哈哈,我們就是你們鯨鯊幫要殺的人啊!怎麼不認識了?」江帆笑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過幾天就要高考了!祝高考的兄弟們考出好成績! 馬局長看到了阮靈玉的臉相后立即認出來了,他的抽屜里就有阮靈玉的照片,驚慌道:「你們想幹什麼?」他的手悄悄地伸到枕頭下去摸槍。

江帆給納甲土屍使了一個眼色,納甲土屍手持著骨刺對著馬局長的屁股就是一下,噗!啊!馬局長立即慘叫起來,他雙手捂著屁股跳了起來,「你還想去拿槍,我爆你菊花!」納甲土屍喊道。

納甲土屍這次刺得並不深,沒有傷到馬局長的內臟,只是傷了腸道,床上的女人嚇得尖叫起來。

「叫床也不是這麼叫的吧,你再叫我爆你菊花!」納甲土屍晃了晃手中的骨刺。

那女人看到納甲土屍手中又粗又長的骨刺,頓時嚇得暈倒過去,「呃,還沒看到我的傢伙就嚇暈了!」納甲土屍搖頭道。

黃富拿出表格和處境證,「快點把章子拿出來,否則就爆你菊花了!」黃富喊道。

馬局長聽到爆菊花立即指著桌子道:「章子就在抽屜裡面。」

江帆走了過去打開抽屜,拿出裡面的章子和印泥,「小富,快把章子蓋上!」江帆道。

黃富接過章子和印泥,在表格和證件上蓋上章,「嗯,這回處境手續才完全辦好了,這個馬局長如何處置呢?」江帆笑道。

「主人,就把這個胖子交給我吧,我看他的菊花挺緊湊的,我要爆他幾下!」納甲土屍猥瑣笑道。

看到納甲土屍的笑,馬局長頓時嚇得哆嗦道:「不要爆我菊花,我願意給你們錢!」

江帆眼睛一亮,「哦,你準備出多少錢保你的菊花?」有錢不要白不要!這就是江帆的理財之道!

馬局長哆嗦地從床上拿過一皮夾子,打開皮夾子,從裡面拿出五張現金支票,「這裡是一千萬現金支票,夠保我的菊花了吧?」馬局長怯怯道。

江帆一把奪過現金支票,看了一眼,搖頭道:「我靠!堂堂鯨鯊幫的頭目,又是齊門鎮公安局局長,你的油水一定很多啊,就這點錢,你想打發要飯的啊!」

馬局長渾身冒汗,沒想到江帆的胃口那麼大,「呃,我身上沒帶這麼多錢,所有的錢都放在家中的保險箱里的,要不你們跟我到家中拿吧?」馬局長用餘光望著江帆,他現在知道四個人中江帆是老大。

「你家中的保險箱里一共藏了多少錢呢?」江帆問道。

「一共是五個億,另外還有鑽石和珠寶等,價值大概一個億。」馬局長眼睛轉了轉道。

「帆哥,錢不少啊!我們還是去取吧!」黃富眼睛放光道。

「我靠!你做了幾年的局長啊,撈了這麼多錢?」江帆驚訝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