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你還不知道我真正的身份吧?那我就告訴你們,我乃是出自於一個超級勢力的,並且在那個超級勢力之中,我地位也非常之高!”

“而我背後的那個超級勢力,對於你們整個天火王朝來說,那都是萬萬不能及的!而我之所以在這天火王朝之內,那只是因爲我背後的超級勢力,只是爲了歷練我而已。”

陸晨的臉上在此刻也都是一副異常嚴肅認真的神色,任何人都是不能看出一點的不對。

他的這招扯大旗,也確實需要一副這樣的神色才能發揮得當。

不過雖然陸晨是這麼說的,但對面的那些人會信嗎?

顯然是暫時不可能的……

“超級勢力爲了歷練你,就讓你來到了天火王朝?”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哪有什麼超級勢力,這肯定是你自己編出來的,我們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那位縣尊和他的兒子,當即就是感到了質疑了起來,根本就是不敢相信陸晨所說的話。

即使陸晨只是區區一位少年,就能有着地武境巔峯強者跟隨左右,但那也不能證明陸晨是出自於超級勢力的啊。

而面對他們的如此說法,陸晨也是輕輕的點了點頭,並沒有立即反駁什麼。

“好吧,既然你們不信,那我就讓你們見識見識超級勢力應該擁有的手段吧”

“典武,準備好了嗎?”

隨即,陸晨就是對着王賁這麼問道。

“主公,我準備好了!”

王賁當即應道,一道大喝之聲也是猛然響徹。

弄得對面的那些人,都是以爲這位擁有着地武境巔峯實力的強者,又是要向他們動手了。

於是,他們便連忙就開始拿出了兵器出來,格外警惕的盯緊了陸晨他們。

而見着他們如此的反應,陸晨也是再一次的感到了些笑意。

“哈哈哈,你們緊張幹什麼?睜大你們的雙眼,看好就行了!”

不過,就在陸晨笑着說完這句話之後。

“嗡!!!”

一道彷彿是來自天空深處的金光,竟是直接就突然的朝着王賁所站着的方向照了過來!

並且這道金光令外人一看了,便是能夠讓他們感覺得到這道金光,絕對乃是真正有着好處的東西。

甚至,在他們的心中,不知爲何的都是覺得這道金光乃是充滿了溫暖一般,就像是神靈在對凡人賜福一樣!

“啊!!!”

此刻,受到這道金光照耀之後的王賁,他竟直接就是向着天空猛然的大吼了一聲。

並隨着這一身大吼,一道極其強大的威壓,也是瞬間就以着王賁爲中心散發了開來。

而感受到這股威壓的人,除了陸晨之外,其餘所有人在這一刻,盡皆都是如同感覺到了致命的危機感!

包括那一位之前平裏縣的縣尊,他即使有着地武境七重的實力,但在此刻,也是和他身旁的人一模一樣。同樣的感覺到了真正的致命危機感!

一道思緒也瞬間就是轟鳴在了他的腦海之內。

不容置疑,他們面前站着的那位穿着古樸戰甲的青年男子,就在剛剛被那一道金光照耀的瞬間。

那位戰甲男子的境界,絕對是突破了!

這個時候,王賁在自己的心中也是如此的想了起來。

“這就是地武境三重的境界嗎?嗯,還不錯。 億萬契約:槓上鑽石老公 。”

“但到了現在,我已經不只是媲美了,就是斬殺地武境巔峯強者,我也是完全能夠做到的!”

那些敵人猜的沒錯,王賁的境界的確是突破了,並且還是直接就突破了兩個境界!


現在的王賁,已經是堪稱達到了正常地武境強者所能達到的極限了。

就是面對天武境一重強者,王賁自問他現在也有信心,可以戰上十個回合而不敗!

不過也就僅此而已了,超出十個回合之外,王賁就是沒有多少的信心了。

不是他實力不夠強,而是天武境與地武境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太大了。即使是他們這些來自萬古華夏的頂尖人物,也是不能越級太嚴重進行作戰的。

“哈哈哈,看見了吧。我自有手段來幫助我麾下猛將來進行提升實力!而這種手段,其實也正是超級勢力所傳授於我的。

“並且就是在那超級勢力之中,這種手段也是屬於最最最保密和頂尖手段的了。”

陸晨一連大聲的說出了幾個“最”,瞬間就是將自己的地位,在這些人的心目中,給再次的提高了。

畢竟,既然這種手段都如此保密和頂尖了,那麼即使是在那個超級勢力之中,怕是身份的低人,也根本是學不到的吧。

“那麼現在嘛,我就將我之前所說的話,再複述一次了。”

“只要你們願意歸順於我,我就可以保證讓你們在不久的未來,同樣是能夠達到真正驚豔整個天火王朝的實力!!!”

當着對面的人,陸晨就是如此自信的喊了出來。

而他之所以這麼自信的原因,其實也乃是因爲實力這個東西,對於這個世界之上九成以上的人來說,那可都是十分狂熱追求的啊! 此刻,陸晨所說的話就宛如魔音一樣,瞬間就是充斥在了那位縣尊與他兒子的腦海之內。

讓人情不自禁的,就開始想起了那等能驚豔整個天火王朝的實力。

至於那些死士,他們倒是沒有多大的神情變化。

畢竟,他們既然都是死士了,那哪裏還會想這麼多,最多也就是想想該如何爲主人更好的效命而已。

“實力……我四十餘歲就已經修煉到了地武境七重,天賦在這天火王朝之內也算是不錯的了。可是即使如此,但天武境那一道門檻,對於我來說也還是很難的啊。”

這個時候, 先婚後愛:總裁老公寵上癮

整個慶河郡有多大?十五座縣城和一個郡城,百姓之數量也是過百萬之多的。

可就是如此,整個慶河郡也就一位天武境強者啊,並且還是前不久才突破的。

至於地武境強者,雖郡內有着二十餘位,但大多此生也怕是都不能踏足天武境那個境界了。

天武境,地武境……就如天地之差一般,這種巨大的差距,其實也早就決定了很多的地武境強者,是無法踏入此境的了。

“況且,除我自己之外。我的宣兒現在雖然早已達到了靈武境五重。但是這全都是因爲,我在之前用了大批靈晶購買靈藥,給他砸出來的呀!”

“宣兒的資質我最清楚了,他能不能踏入地武境都難說呢,更別說在地武境之上的天武境了。”

想到了自己唯一的這個兒子,這位縣尊也是默默的搖起了頭來。

並且在他自己的心中,他也似乎是開始有些想要同意陸晨的招攬了。

只不過,今日所遇到的這些事,還一時在他的心中無法消之過去。他對陸晨的恨意, 神級文娛之王

再說,誰知道陸晨這麼說,是不是來哄騙他們的。

一個在超級勢力之中地位如此之高的少年,竟是想要招攬他們,這無論怎麼說,都是有點說不過去啊。

而就在這些思緒,在這位縣尊的腦海之中,開始不停的亂竄的時候。

一道堅定而又響徹的聲音,也瞬間就是向着他們一行人傳了過來。


“你們這是在猶豫嗎?嗯,可以,你們確實需要好好的猶豫一下,來做出正確的選擇。我也可以給你們期限,來讓你好好的反覆的思考一下我今日所說的話。”

“至於這個期限嘛……就七日之內吧。並且在這七日之內,你也還是這平裏縣的縣尊,平裏縣之內的一切大小事務,你都可以私自做主!”

此刻,當着這些人的面,陸晨就是一臉堅定的說出了這麼一番話。

當然,陸晨之所以這麼做,也肯定是有着自己的想法的。其實他早就非常清楚,這些人對於他來說,肯定是有着恨意的了。

而這個恨意,也肯定是無法在短時間之內消除的。想要消除恨意,唯有經過一段較長的時間纔有可能的。

而這較長一段的時間,對於陸晨來說,也正就是他之前所說的七天時間了。

並且,在這七天時間之內。他不僅是要想要招攬這位地武境七重的縣尊,也更是要想要完成他這一次的簽到任務,拿下足足十座城池!

“七日之限?還讓我父親在這七日當中,繼續擔任平裏縣的縣尊?這這這……”

www●тTk an●C O

聽到陸晨剛剛所說的話,那位縣尊的兒子立即就是有些感到驚訝了起來。


而他的這麼一副模樣,也自然是被陸晨給全部的看在了眼裏。

“嗯,其實你的天賦也算是不錯的。如果你在日後真的願意跟隨於我的話,多的我不敢說,但地武境巔峯嘛,相信你還是能夠達到的。”


於是,陸晨立即便是當着那位少年的面,開始如此的說道。

“地武境巔峯!天啊,我也可以擁有那樣的實力嘛!”

瞬息之間,這幾個字就是轟鳴在了這位少年的腦海之內。

地武境巔峯啊,這可不知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實力啊!他在以後,難道也是有着可以達到的希望嗎?

頓時,他就抱着一絲希望的目光,看向了自己的父親。

而他的父親,在此刻看見自己兒子這麼的一副模樣,也是無奈的點了點頭。

“行,在這七日之內,我會好好思考一下的。”

最終,一道既帶着一絲無奈,又帶着一絲決然的聲音也還是響徹了起來。

這位縣尊,在面對着陸晨如此的誘惑之下,也還是選擇了需要好好考慮一下,沒有立即拒絕。

也許,人就是這個樣子的吧。在面對巨大的誘惑的時候,仇恨都是可以暫時的放到一邊不管了。

而在這位縣尊暫且的同意了下來之後,一道爽朗的大笑之聲,也立刻就是發了出來。

“哈哈哈,行,我們走吧。你也放心,這平裏縣的縣府之上的東西,我可是一樣都沒有拿,都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呢。”

只見此刻,陸晨正是帶着一臉的笑意對着這些人大聲說道。

並且,他所說的話也完全是真的。

在今日他得到那一處靈晶礦藏之後,這平裏縣之內,其餘任何的寶物,可都是無法再讓陸晨產生一絲的貪婪之心了。

而隨後陸晨他們,便是帶着這些人返回到了平裏縣城之內。


就連縣府,陸晨也都是放心的交回在了那位縣尊的手上。在那時,陸晨也終於是得知了那位縣尊和他兒子的名字。

縣尊名叫陳武,在陸晨看來也算是一位合格的父親了。

而那位少年則是叫陳宣,陸晨對於現在的他來說,也還是有些瞧不起這位少年的。

不過對於他以後的路,陸晨也是隱隱的有着一些期待的。畢竟,誰知道一個曾經的惡少,在經過某種大事之後,會不會有所鉅變呢。

……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