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飛熊道:“採珊,這次跟隨元七郎回來,你的住處照夕已經安排妥當,與照夕住在公主府。現在,我和七郎還有事情要說,你先去公主府吧,浣蓮,紅藕送採珊去公主府。”

兩名侍女應了一聲,陪同潘採珊前往公主府,與元七郎身邊走過時,小聲道:“這個桃果,我送給照夕,你沒意見吧。”

元七郎點點頭,道:“你做主就好。”

穆飛熊看着潘採珊離開後,道:“極樂天兩位王爺在有兩天就到宗城了,冊封大典的各項準備都做的怎麼樣了?” 天殺祭司道:“一切都準備的妥當,就等兩位王爺視察了。”

穆飛熊道:“琉璃門內的所有城鎮御靈師調配怎麼樣了?”

天機祭司道:“我們已經暗中調配御靈師精英及地煞中三十多位前往重要城鎮守護,同時暗部已經出動死士,暗中幫助我們解決敵人的首領。”

天巧祭司道,新的宗城穆城已經在今日早晨順利竣工,請門主及衆位大人明日前去參觀,多提意見,好在兩位王爺到來前修改完畢。

穆飛熊道:“明日我們去看新的宗城的樣子,等冊封完事後,移到新宗城辦公。七郎,還有什麼問題嗎?”

元七郎道:“碧血蠱王的事情還是依舊進行。”


穆飛熊道:“這個計策沒變,剩下的事情有些祕密,與我都是祕密商定的,七郎,不用知道。”

元七郎道:“暗部收集到其它七門的御靈師動態及各個城鎮御靈師分佈,近期有沒有在邊境增加御靈師的兵力及各種信息的情報。”

穆飛熊道:“這些信息情報我已經看過了,其它七門已經開始往邊境調動御靈師,甚至有幾門已經達成協議,構建反杏葉聯盟。”

元七郎道:“現在最主要是楓葉琉璃門的態度是什麼情況?”

穆飛熊道:“據目前掌握的情況看,楓葉琉璃門也在積極備戰,但是好像不是針對我們,不知楓葉琉璃門是想中立,還是與其它琉璃門聯盟。”

元七郎道:“我們先是爭取一下與楓葉琉璃門聯盟,然後在極樂天兩位王爺到來,給其它七門請封,造成他們聯盟互相猜疑。”

穆飛熊沉思片刻,道:“好,我馬上按照七郎的計策辦,與楓葉琉璃門溝通的事情交給天間祭司辦理。”

天間祭司領命,穆飛熊親自交代,多帶天才地寶及珍稀之物,前去爭取與楓葉琉璃門達成聯盟。

這次會議結束後,元七郎沒有去公主府,只是讓一名侍女傳話,說自己有事不能去公主府,讓她們早些休息,明日去新宗城穆城參觀。

元七郎先是去混世五妖的住處拜見五位師父,剛走進院內,發現陳清明與張安奎正在下棋,秦完青正在指揮分影狐練習分影,雷開輝陪着鄒靈珊在給七色鹿餵食嫩草。

不等元七郎說話,秦完青指揮分影狐進行分影進攻,十幾只分影狐同時從不同角度撲來。

“月光刃,”元七郎沒有召喚靈獸,及時施展同靈境御靈師才能施展的靈獸技能月光刃,雙手一道月刃發出。

如水的月光傾瀉到十幾只分影狐的身上,噗噗之聲傳出,十幾只分影狐被皎潔的月刃斬滅。

“同靈境。”秦完青道:“小子這一趟虞城沒白走,不光抱得美人歸,還將自己的境界提升到同靈境,不錯,是一個可造之才。”

鄒靈珊道:“別聽四師父的話,一天沒個正經話,我看看,七郎又長高了一些。”

陳清明道:“七郎,過來,既然你達到同靈境,大師父給你件禮物。”伸手從乾坤袋中取出一株草,上面長着一個碗口大小,月白色圓球的花,泛着一絲一縷的月色。

“這是月魂草。”元七郎記起御靈師手記中記載的名字,它生長在離月亮最近的高峯,吸收月光精華生長。

而與月魂草相伴的就是月魄草,只有這兩種草結合在一起,才能吸收到這月光的精華,增強月光刃的威力。

陳清明道:“爲師只有這一株月魂草,而另一株月魄草就靠你自己尋找了。”

元七郎點了點頭,將月魂草收入乾坤袋,召喚出契約靈獸小妖,讓五位師父鑑賞它到底是什麼珍稀的血脈靈獸?

混世五妖仔細看了半天,都不知道這隻通體藍色小花似麒麟又不是麒麟的靈獸叫什麼名字,什麼來歷?

元七郎和五位師父一直聊到吃過晚飯,纔回到自己住處,沐浴後,倒在牀上美美的睡上一覺。

翌日,元七郎被輕微急促的敲門聲吵醒,穿後衣服,打開房門,侍女施禮道:“大人,兩位公主在書房呢。”

元七郎點點頭,洗漱完畢,來到書房裏,穆照夕和潘採珊一左一右拉住他,道:“七郎,我們去吃麪。”

三人來到街上找到一家拉麪館,各自吃了一碗麪,然後離開面館,前往宗殿,穆潘兩位如花似玉的美女一左一右陪着元七郎,讓街上的往來行人羨慕不已。

宗殿前的廣場上,黑壓壓站滿了御靈師及靈獸,元七郎拉着兩人快步走進御靈師的堆裏,和穆秋陽,沉香站在一起。

過了一會,穆飛熊,鳩摩天及天機祭司等祭司們從宗殿內走出來,召喚出自己的靈獸。

穆飛熊坐在杏葉琉璃獸的背上,在三百多名御靈師的簇擁下離開宗城,前往新宗城穆城,一路無話。

元七郎和穆潘共乘小妖跟着隊伍前行着,雙瞳時不時看着路旁的風景,最特別就是有一片紫色紫衫樹林,風景特別好看。

小妖跟着這隻隊伍前行,顯然是影響它的速度,一直鬱悶的低着頭,無精打采的邁着步伐。

元七郎剛召喚出小妖時,引起穆秋陽等御靈師們的驚呼,都不知道這是什麼品種的靈獸。

就連穆飛熊和天機祭司等知識豐富的御靈師都不知道這隻靈獸的來歷,是什麼血脈靈獸。

面對這隻未知的靈獸,大家爭論一番,沒有一個標準的答案,只是給個模糊的答案,可能是變異的麒麟獸。

就在路過紫衫林時,小妖也發出一聲嘶鳴,元七郎撫摸着它的腦袋,道:“這片紫衫林風景不錯。”

一行人經過一個時辰來到新宗城穆城的外面,一條護城河環繞宗城,高大堅固的城牆上在陽光下閃着金屬般的光澤,顯現在修建城牆時佈置結界。

整條玉石的吊橋放下,穆飛熊等人駕馭着靈獸走進新宗城城內,一條條縱橫交錯街道,整齊的店鋪林立在街道兩旁。

沿着中軸的街道,來到宗殿前的廣場,這個面積比原宗城的廣場大數倍,用整條玉石砌成的九十九層臺階一直通向宗殿門。

元七郎駕馭着小妖出現在廣場上,這個新宗城給人的感覺就是氣勢磅礴,宏偉壯觀,城內的佈局基本上和原宗城佈局基本一致,只是偶爾有幾處不同之處。

穆飛熊之所以選擇親自視察新宗城,主要目的是勘察祕密的空間鏈接處,這個是新舊兩座宗城聯繫所用的祕密通道。

經過一個時辰的勘察,穆飛熊帶領這些御靈師們離開了新宗城,返回原宗城,心內對這座新宗城比較滿意,重點的空間鏈接已經完成,御靈師們可以通過這個通道來回增加兵力轉換。

元七郎看到穆飛熊已經知道答案,知道門主對新宗城穆城已經滿意了,可是對於他來說城中缺少許多綠色植被,顯得城市過於剛性。

一行人路過紫衫林的時候,遇到一場戰鬥,以穆飛熊爲首的御靈師們都停下腳步,觀看這場戰鬥。

那紫衫林中上空,七八十隻白頭金羽雕正在圍攻一隻雲仙鸞尾禽,雙方奮勇互啄,爪擊,偶爾施展下技能,雙方均有受傷。

只見空中毛羽紛飛,那隻雲仙鸞尾禽速度極快,閃避能力強,雙爪宛如利刃,一隻金羽雕閃避稍慢,被鸞尾禽當頭一爪,立即斃命,掉落在林中。

又戰鬥了一會,金羽雕又死了五頭,怎奈鸞尾禽孤軍作戰,身上也是傷痕累累,紫色的羽毛上染滿了鮮血。

一頭金羽雕高叫數聲,十幾只金羽雕將鸞尾禽包圍在當中,然後猛撲過來,撞向鸞尾禽。

鸞尾禽根本無法躲閃,身體被撞飛出去,幾隻金羽雕撲上去,一頓亂爪,雖然鸞尾禽奮力抓死兩頭,但是在金羽雕的攻擊下已經奄奄一息。

穆照夕道:“七郎,救那鸞尾禽。”

元七郎點點頭,手中凝聚出月光刃迅速發了出去,一道如水的月光傾瀉在金羽雕身上,頓時斬死七頭。

其他御靈師們也指揮靈獸施展技能攻擊紫衫林上空的金羽雕,五光十色的技能閃過,空中只剩下十幾只金羽雕。

剩下的金羽雕見勢頭不對,齊聲鳴叫,紛紛飛逃,御靈師們哪能給它們機會,幾隻翼類靈獸飛上空中,將他們一起消滅掉了。

那隻奄奄一息的雲仙鸞尾禽落在一棵紫衫樹上,不等站穩,從樹枝上跌落下來,摔到地面上死去了。

穆照夕通過御靈師們的身影的縫隙,看見那倒在地上的雲仙鸞尾禽,一身紫色的羽毛,高貴華麗,它的頭顱上有一個特殊的紫色雲冠,看上去更加威嚴,身後有許多如飄帶般漂亮的長尾。

有十幾名御靈師跳下做起,進入紫衫林中,不到片刻的時間,每人手裏拎着金羽雕的屍體,準備回去做雕肉吃。

元七郎跟着御靈師的隊伍繼續前行,雙瞳內靈光閃動,這些金羽雕爲什麼攻擊紫衫林的守護獸雲仙鸞尾禽呢?而云仙鸞尾禽拼命保護的是什麼呢?

難道這紫衫林中有什麼天才地寶存在,在我們眼皮底下,我們都不知道,元七郎想到這些,心內決定晚上來這紫衫林探個究竟。 衆御靈師回到了宗城,穆飛熊在宗殿組織十幾名參加新宗城穆城設計的高級御靈師們召開一次會議,對這次穆城視察中發現的缺點進行改正。

元七郎也參加這次會議,傾聽穆飛熊對穆城所發現問題及大家對穆城還有什麼好的建議。

當穆飛熊問元七郎對穆城有什麼建議的時候,他把穆城缺少綠色植物的問題如實回答。

穆飛熊想了想,確實如此,自己在穆城簡單看了一遍,就幾處有綠色植物的地方,而且面積不大。

元七郎開完會議的時候,已是中午的時候,穆照夕早已等候在殿外,拉着他和潘採珊到曇香別院吃頓飯。

吃完中飯,元七郎休息一會,辭別穆照夕和潘採珊,前往宗殿的圖書館查找對於小妖及月魄草的信息。

元七郎來到圖書館,侍衛告訴元七郎負責圖書館的祭司前去宗殿開會,請大人隨便查找資料。

侍衛想要陪同他一起進入圖書館,元七郎揮了揮手,侍衛明白它的意思,幫助其他御靈師去了。

宗城的圖書館珍藏許多靈獸典籍,一是繼承原八葉琉璃門的圖書館,二是穆飛熊特別重視圖書館的作用,派人滿世界收集書籍,所以圖書館內有許多別的地方找不到古籍副本。

下午圖書館內人還不算多,元七郎步入圖書館第三排的時候,卻發現一個白衣女性正在查找書籍。

元七郎發現她找到的書籍正好是自己想看的關於月光狐等靈獸的資料,現在見有人捷足先登,只好先放棄這本書,看看能不能找到關於小妖的古籍。

元七郎用兩個時辰找到與夢妖相關的書籍,來到閱讀的地方,找到一個位置坐下來,才發現正巧與剛纔找書白衣女子坐到對面。

關於夢妖的書籍,元七郎選擇一本古籍和一本類似百科全書的書籍,一頁一頁的看下去,到晚上掌燈的時候,他也沒有發現自己要找類似小妖模樣的靈獸資料。

到這個時候,圖書館內查找資料的御靈師才見減少,元七郎感到飢餓,從乾坤袋中取出點心,召喚出青霜和小妖一起吃晚餐。

當青霜和小妖出現在地面上,化成迷你小獸,與元七郎一起吃點心,那白衣女子一雙彎月的眼睛看着這兩隻奇特的靈獸,道:“您是元七郎大人吧?”

“恩,你是?”元七郎一邊翻看古籍,一邊回答這個女人的話。

“我叫桂月婉,是一名普通的御靈師,靈獸月光狐,”白衣女子放下手中的書籍道,“我不是你們荒月平原的人。但是我受僱與天機祭司大人,爲其辦事。”

元七郎點了點頭,腦海中對這位女子沒有什麼印象,自己出入天機祭司的府內,沒有一個與這位女子能對上號的。

桂月婉微笑的道:“我是剛從莫城調回來的,所以大人沒有見過我。您這是在查找資料嗎,”

元七郎點了點頭,道:“不瞞你說,我也在找關於月光刃的資料。”

桂月婉道:“大人想知道什麼呢?”

元七郎道:“月魄草。”


桂月婉道:“月魄草這種天才地寶生在極北之地,而月魂草卻生在極南之地,兩種草都是吸取月光的精華而生長,是提高月光刃傷害威力的靈寶。”

“而要將這兩種草融合在一起,還需要另外一種名叫七葉月刃草的,三種靈物寶合在一起,才能提煉出月草的精粹。”

元七郎這道是第一次聽說,御靈師手記只是記載這些東西,並沒有提到他們怎樣融合在一起。

桂月婉看着晃動着兩條迷人尾巴的青霜,道:“我想大人的青狐,應該有月光刃的技能。而在提高月光刃的傷害上,如果能在融合以上三種靈寶時,加入龍之冰泉的泉水,增加月光刃的寒氣,在尋到九棱金草,增加月光刃的鋒利,就更加完美了。”

元七郎道:“這都是這本書籍裏介紹的嗎?”

桂月婉道:“這是書籍裏面沒有的,都是我已故師父親口相受的,據說這是家師在一次歷練過程中,無意發現一座古人的墳墓,得到這個提高月光刃的方法。”

元七郎將桂月婉的話記在心中,目前青霜的進攻技能除了天生的血裂爪,就是後天經元七郎調訓的月光刃技能。

沒有想要提升月光刃技能需要這些天才地寶,根本不是一時間能湊齊的,比如九棱金草,都是可遇不渴求的寶物,對提升任何技能都能起到作用。

桂月婉微微一笑道:“大人,我得走了,婉兒的靈獸是月光狐,所以關於月光刃的知識懂得多一些。”說完合上書,站起身,飄然離去。

元七郎又在圖書館看會書,然後起身離開圖書館,駕馭着小妖,出了宗城,直奔紫衫林而去。

他一直想不通那羣白頭金羽雕爲什麼攻擊隱藏在紫衫林中的雲仙鸞尾禽,記得第一次路過時,還有兩隻鸞尾禽,可是第二次路過時,怎麼就一隻鸞尾禽在戰鬥。


由於到了晚上,道路上已經沒有行人,小妖精神抖擻,一路疾馳,踏着月色來到紫衫林。

皎潔的月光籠罩在紫衫林,林中偶爾傳出啾啾的鳴叫聲,元七郎乘着小妖走進紫衫林中,只見一隻體型較大的雲仙鸞尾禽圍繞着那隻鸞尾禽死去的地方盤旋,不肯離開。

鸞尾禽對於走進來人類御靈師連看都沒看一眼,就是在伴侶死去的地方盤來旋去,不住的悲鳴着。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