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他那句斥責,那個大漢還有他們周圍的那些人,立刻謹慎的退開了一些,而那時候解宗希卻微笑著對那個孩子說道:「這位小朋友請你不要介意,我這些手下都是一群沒讀過書的莽夫,根本不知道兩方交戰不斬來使的大義。」

聽了他那些話,那個孩子卻頗為禮貌的抱拳向他說道:「解先生與諸位無需介意此事,我此番乃是奉了我家奶奶之命,前來將這份戰書交於諸位首領的,還請解先生過目!」

說完后他便將那捲竹簡交給了解宗希。

而解宗希打開來看了看上面的內容,忽然相當吃驚地向他問道:「你們真的只用那區區三千六百名士兵,來對抗我們這十萬大軍嗎?」

聽了他那些話,李道宗等人也相當吃驚地向那位小童看了過去,並相繼接過了那捲竹簡仔細的看了看,在確定了上面的確寫著,對方將以三千六百名士兵對抗他們的大軍時,金男兒一下子十分不屑一顧的向那個小童說道:「你家那個老太婆是不是有毛病啊?我們這裡可是有十萬大軍,你們卻想用,那區區的三千六百名士兵來和我們大戰,這是在是太可笑了。」

說完后他竟忍不住狂笑了起來。

可那位小童卻十分平靜地說道:「我只是來向各位下戰書的,其他的事情根本不知道,但我家奶奶在我來這裡之前曾對我說過,若我在這裡發生了任何意外,十日之內,她定會率領數萬大軍將你們全部消滅掉。」

聽了他那句話威脅性的話,耿武火等人登時非常惱火了起來,解宗希更是大怒著說道:「你家那老太婆好大的口氣!竟敢如此藐視我等!」

可他的話剛說完,平空中忽然傳出了一個女人的聲音,相當威嚴的說道:「游惡八怪你們最好放聰明些,本座早就知道你們會來到這裡,卻並沒有趁你們紮營未穩之際,向你們發動任何攻擊,你們就該感念本座的大恩,若你們膽敢對這孩子下手的話,本座一定會說到做到,在十日之內將你們全部除掉!」

聽了那些話,解宗希等人頓時相當謹慎的向周圍掃視了起來,可無論他們怎麼探查卻始終都感覺不到,他們周圍有任何異常情況,出於謹慎,解宗希忽然較為平靜的向那個孩子問道:「不知你家奶奶是何方高人,你可否明言相告我登,也好讓我等知道她的尊姓大名!」

看著他們對自己還是有著不小敵意的那位小童,稍微看了看他卻相當嚴肅地說道:「我家奶奶的尊姓大名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來向你們下戰書的,還請你們立刻下書回復我我家奶奶是否應戰,其他的事情我沒有任何權利告訴你們!」

聽了他那句話,耿武火等人一下子惱火之極的,都想要出手幹掉他,可解宗希稍微思量了片刻,忽然將那捲竹簡交給了他,相當威嚴的說道:「不用回復了,你回去轉告那老太婆,明日一早我們就去迎戰,我倒要看看,你們想要怎樣用那區區三千六百人,來抵擋老子的十萬大軍!」

說完后他還緊緊地攥住了拳頭,和耿武火等人虎視眈眈的向那個小童看了過去。

可那個小童卻依舊面不改色的,向他們抱拳說了句:「隨時恭候各位!」

說完后他竟化作一陣清風消失不見了,著實令解宗希等人,更加吃驚的向那座城池看了過去,沒一會兒工夫解宗希忽然相當惱火的說道:「弟兄們,明日率領所有大軍去給我踏平那座城池,我倒要看看,是什麼樣的老太婆竟敢如此藐視我等……」

聽了他那些話,耿武火等人一下子相當振奮的吶喊了起來。

次日早天剛蒙蒙亮的時候,解宗希等人便率領著那十萬草木妖魔,浩浩蕩蕩的出現在了,那座城池不遠處的一片空地上,黑壓壓的向那座城池看了過去,而那座城池上的所有將士也手持利刃,殺氣騰騰的向他們看了過去。

那時候忍不住性子的金男兒忽然衝到了最前面,砰的一下子用他那把巨大的金剛掃帚,在地上打出了一個大深坑,聲若龍鐘的向那座城池喊道:「裡面的所有人都給老子聽好了,趕快讓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老太婆出來受死,若不然老子立刻率領大軍,將你們這裡踏為平地!」

聽了他那句話城牆上的那些將士,頓時惱火之極的向他大罵了起來,而那時候從城內忽然傳出了一個,相當威嚴的女人的聲音,厲聲喝道:「金男兒,你們游惡八怪那點本事還不配和本座過招,今天你們既然來了,那本座就讓你們領教領教本座的手段!」

話音剛落,在那座城池外面和解宗希等人之間,竟出現了一片圍成了三座等邊三角形陣法,或手持長方形大盾牌,會手持尖刀長矛,或手持巨斧鎖鏈的將士,各個殺氣騰騰的向解宗希等人看了過去,與此同時常英紅也手持幾面令旗,相當威嚴的出現在了城牆上。

看到了那些事情,解宗希等人一下子竟非常不屑一顧的大笑了起來,那時候耿武火更非常不屑一顧的說道:「我道是誰有那麼大的口氣,敢如此和我們說話呢?原來是這麼一位嬌滴滴的大美人兒啊?不錯,不錯哦!看來我們今天不但能將這座城池拿下來,而且還能讓你這大美人兒,好好地服侍服侍我們啊……」

說著說著他又哈哈大笑了起來。

可那時候常英紅非但沒有動怒,反而更加不屑一顧的說道:「小兔崽子們,都要死到臨頭了,你們居然還笑得出來,那本座就成全你們!」

說完后她忽然將手中的兩面令旗揮動了幾下,那三座陣法中的其中一座,竟然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耿武火率領著的那批妖魔周圍,依舊保持了三角形的陣法,揮動著他們手中的兵器快去的遊走了起來,就在耿武火等人反應過來的時候,環立在他們做外側的兩三千名草木妖魔,竟然被那些將士打成了一片片肉泥,凄慘無比的死在了當場,頓時令他們收住了笑臉,非常吃驚地向常英紅和那些將士看了過去。

就在他們想要向那些將士攻擊過去的時候,常英紅又揮動了幾下手中的令旗,剎那間那些將士竟然又無聲無息的,回到了他們方才所在的地方,就像是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一樣,嚴陣以待的和解宗希等人對峙了起來。

領教到了他們那種恐怖的手段,就在城牆上那些將士精神大振之際,解宗希忽然殺氣騰騰的向常英紅問道:「你這婆娘究竟是什麼人?」

可他的話音剛落,常英紅卻更加不屑一顧的說道:「就憑你們這點本事,還不配知道本座的身份,識相的話最好立刻向本座投降,若不然那些妖魔就是你們的下場。」

聽了她那些話,解宗希等人一下子憤怒到了極點,同時大喊了一聲:「殺!」 面對著袁大志等人,傾十萬之眾的妖魔,向自己等人發動了非常強勢的攻擊,儘管守護在那裡的將士相當擔心了起來,但常英紅卻渾然不懼,依舊相當平靜的將手中的令旗一分。

剎那間那三座三角形大陣中的將士,竟遊走著組合成了,每三百人一座的十二座的橢圓形大陣,宛若十二個快速旋轉的漩渦一般,神秘莫測的環布在了那座城之周圍,將手中的兵器與盾牌,十分巧妙的配合在了一起,只是那樣遊走著,就將衝到了他們最前面的那些妖魔,相繼打死在了他們周圍。

當時正在那些妖魔後面,觀看著常映紅等人的李道宗,看到了那方情形忽然非常惱火的說道:「想不到那些兔崽子,竟然將他們的長矛刀斧之類的利器,猶如刺蝟一般放在了那些盾牌之間,而他們卻像是縮頭烏龜一般,躲在了那些盾牌後面,僅僅是這樣遊走著,就將咱們這些妖魔打倒了一大片,而他們卻毫髮無損,這種招數實在是太厲害了。」


說話間他忽然將雙手向天空中一拍,怒喝了一聲:「火遁,火珠連天!」

話音剛落在那些陣法上空,忽然出現了一大片大火球,呼呼呼的向那些將士砸了過去,可眨眼間那些將士卻將他們的陣法一變,用他們手中的長矛和鎖鏈與盾牌,組合成了一座座類似於簡易房屋的屏障,穩穩的將他們保護在了裡面,任憑那些火球,砰砰砰的砸在了他們頭頂上的那些盾牌上面,而他們卻依舊使用手中的大斧子,刷刷刷的消滅著衝到了他們附近的那些妖魔,並且還逐漸的將他們的戰陣,向游惡八怪等人移動了過去。

想不到他們那些陣法,居然還有那些變化的解宗希等人,一下子更加惱火了起來。

眼看著那些將士,已經將那些妖魔殺死了數千與眾了,井田頓時大怒著暴喝了一聲:「水遁,水流大河!」

說完后他猛然將雙手捏了幾個非常奇妙的法訣,伴隨著一圈圈藍汪汪的大水,從他腳下出現之際,眨眼間,那些大水竟組合成了一條白浪滔天的大河,洶湧著向那些陣法衝擊了過去。

看到了那一情況,常英紅忽然將手中的令旗一合,那些陣法竟快速的組合成了,一條銅牆鐵壁一般的盾牌高牆,在那些大水衝擊到了那座城之前面之際,將他們導引向了遠處的沙漠,並且還順帶著沖走了一批草木妖魔,沒多久便讓它們和那些大水,一起淹沒在了滾滾的華沙中。

見識到了那些陣法那麼厲害的解宗希,忽然將雙手一擺大喝道:「所有將士和妖魔暫時退後,本將有話要說。」

聽到了他那句話,他們兄弟幾個率領著的所有部隊,立刻緩緩的退到了他身後,但依舊目露凶光的向常英紅等人看了過去。

而那時候常英紅也沒有命令那些陣法乘勝追擊,反而揮了揮手中的令旗,讓那些陣法組合成了一條一字長蛇陣,相當嚴謹的擋在了,那座城池和解宗希等人率領著的那些部隊之間。


看到了那麼嚴謹有度的列陣方式,和常英紅那一副大將風範,解宗希稍微猶豫了片刻,忽然較為平靜的朝常英紅等人一抱拳說道:「各位,我們雖然是夜幕降臨組織中的人那不假,而且我們也有心要追隨,昔日世間的絕頂高手明開元,稱霸世界奪取到很多榮華富貴,那也是真的,我們八兄弟在那些事情上,向來都是坦坦蕩蕩的,只要你們放下手中的武器歸降我們,我們就立刻停止向你們發動攻擊,不知你們認為如何?」

聽了他那些話,守護在那座城池上的一位大將,登時非常惱火的說道:「解宗希,別人不認識你們兄弟幾個,咱們都打了這麼多年交道了,你認為我們會相信你們的鬼話嗎?」

他說完後站在他身旁的一位將軍,也相當惱火的說道:「向你們歸降?游惡八怪,你們認為這可能嗎?我們西方帝國的將士,向來是怎樣的氣節你們應該很清楚,如若你們再敢侵犯我們這裡,當心我等現在發眾兵將你們全部消滅掉!」

聽了他們那些話,金男兒一下子暴怒著大喝道:「你們這群不識好歹的東西,能有多大的本事?到了這時候竟然還強撐著,老子現在就率人滅了你們!」

說完后他猛然揮動著手中的金剛大掃帚,率領著一批妖魔,向那些將士沖了過去。

可眨眼間他們卻被數百名將士,組合成的一座五角星大陣擋住了去路,剛一交上手,那些將士便將好多妖魔砍成了一片片碎片,登時氣得金男兒怒喝了一聲:「找死!」

話音未落他便舉起了手中的大掃帚,呼呼呼的向那座大陣攻擊了過去,但無論他怎樣會懂手中的大掃帚,卻始終打不到那些將士,反而還被他們在遊走之間,像是在逗傻子一般,將他弄得暈頭轉向的了。

看到了那番情形, 豪門歡寵:總裁的小嬌妻 :「老八快回來,千萬不可莽撞!」

說完后他忽然將右手一轉,伴隨著一片片白光,從他手上爆射出去之際,平空中竟出現了漫天金剛大錐子,猶如狂風暴雨一般向那些將士攻擊了過去。

但那時候常英紅又將手中的令旗展動了幾下,那座五角形大陣,竟然演變成了一座四四方方的大陣,硬生生的將金男兒那巨大的身體震到了半空中,同時還爆發出了一陣陣狂風,呼呼呼的將那些金剛錐子,捲動著向解宗希等人攻擊了過去,登時令他們沒來得及提防,相當狼狽的各自躲避了起來。

沒一忽兒功夫,就在那些金剛錐子去阿奴落在地上之際,李道宗忽然非常惱火的,朝著常英紅大喝道:「想不到這些普普通通的小崽子,就這樣組合在了一起,竟然擁有了這麼強橫的實力,看來你這臭娘們還有點本事啊!」

聽了他那番話常英紅頓時微怒著說道:「李道宗,你不要找不自在,趁本座還沒有動殺機的時候,趕緊帶著你們那幫混蛋滾遠點,若不然我可要對你們不客氣了!」

聽了她那番話,李道宗登時更加惱火的暴喝道:「臭娘們兒,你有什麼本事儘管施展出來好了,老子還就不相信你們這區區數千人,竟能擋得住我們這十萬大軍的攻擊。」

他的話音剛落,常英紅忽然怒喝了一聲:「變陣!」

說完后她快速的將手中的令旗揮動了幾下,沒多久那些列陣的將士,竟然被一百人為一組,快速的組合成了三十六座大陣,一邊慢慢地遊走著一邊向解宗希等人攻擊了過去。

當時看到了那些陣法,耿武火一下子頗為不屑一顧的說道:「就這些不過區區百餘人一組的人堆,還想要向我們發動攻擊,簡直是不知死活!」

說話間他猛然一揮手,站在了附近的幾個小將立刻向一些妖魔同時喊道:「我部將士立刻向那些無能之輩衝擊,將他們全部消滅掉!」

聽到了他們那些話,那些妖魔立刻瘋狂的向那三十六座大陣,攻擊了過去。

但就在他們衝到了那些陣法前面的時候,那些陣法中的一些將士,竟然躲到了一些人的身後,似乎是非常怯戰的樣子,頓時令那些妖魔非常得意的,向他們攻擊了過去。

而那時候耿武火也相當得意的說道:「老子就說嘛!你們再怎麼樣也只不過是區區三千多人,面對著我們如此龐大的軍隊,怎麼可能不害怕呢?」

說完后他便和解宗希等人,陰森森的向那些大陣看了過去,可出乎他們預料的是,就在那些妖魔相繼衝到了,那些大陣裡面去之後,方才躲避在一旁的那些將士,竟和仍舊保持著那些大陣的將士,又組合在了一起,前後呼應著,將被他們困在陣里的那些妖魔,相繼打成了一堆堆爛肉,並且依舊慢慢的向解宗希等人移動了過去。

想不到那些大陣,竟然還有那麼多變化的解宗希等人,一時間竟非常長吃驚的,不知道該怎樣應對那些大陣了。

但那時候常英紅忽然殺氣騰騰的向他們說道:「怎麼樣啊你們這八個混蛋?見識到了本座這三十六天罡大陣之後,是不是很高興啊?」

聽到了那些大陣的名字,井田登時非常吃驚地說道:「三十六天罡大陣?你說這就是傳說中的三十六天罡大陣?那這些傢伙方才施展的那些,又是什麼陣法?」

看著他那非常吃驚的樣子,金男兒立刻非常納悶的向他問道:「怎麼了哥?你這是什麼表情啊?難道你真的被那些所謂的陣法,給嚇住了嗎?」

在他說話之際耿武火等人也向他看了過去,而那時候他卻什麼話也沒說,依舊相當謹慎的向常英紅看了過去,那時候常英紅一邊用手中的令旗,驅使著那些陣法向解宗希等人攻擊了過去,一邊卻相當輕鬆的說道:「方才本座只不過是,讓這些孩子使用了三才映月陣,十二元辰陣,五方流雲陣,四象狂風陣,和一字長蛇陣,還有那兩座圓周分明陣而已,而且都沒有讓他們,將那些陣法的絕妙之處發乎出來,現在你們既然領教到了,這三十六天罡大陣的威力,那本座就索性在讓你們見識見識,七十二地煞大陣的威力吧!」

說到了那裡,她忽然將手中的令旗,非常奇妙的揮動了幾下,那組著三十六天罡大陣的所有將士,立刻慢慢的運轉了起來,可就在那時候陳驚雷忽然怒喝道:「老子管你是什麼大陣小陣呢,現在老子就將你們化為灰燼!」

說完后他猛然將雙手捏了幾個非常奇怪的法訣,頓時在他頭頂上,竟然出現了一道道轟隆隆的紫光,相當驚人地向那些陣法上爆射過去了一道道閃電霹靂,而那時候周志平也相當惱火的大喝了一聲:「風遁,狂風消災!」

說話間他竟和陳驚雷一起施展法力,向正在組合成一座座更加奇妙的陣法的將士,打過去了一陣陣狂風,和一道道更加猛烈的驚雷,風雷互動轟隆不絕的,降臨到了那些將使周圍。

可那時候常英紅非但沒有任何害怕,反而非常不屑一顧的又揮動了幾下手中的令旗,那些將士竟然又快速地變回了,那三至六天罡大陣,砰砰砰的將他們手中的兵器戳在了地上,並將他們手中的大盾牌,猶如一片片龍甲一般,星羅棋布的布設在了他們周圍,剎那間竟將那些雷電和狂風,非常巧妙的導引向了,解宗希等人和那些妖魔,一下子令他們非常吃驚的趕忙退到了遠處,總算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可當時環立在最外面的那些妖魔,卻被那些雷電和狂風,打成了一片片焦黑髮臭的屍體,散落在了大地上,登時令他們非常震驚的向那些大陣看了過去,而井田那時候卻有點渾身發抖的說道:「天罡大陣擺布天象,地煞大陣控制地貌,世間所有陣法無所不精無所不通,難道她會是傳說中的那位?」

說到了那裡,他竟然越發害怕的不敢再說下去了,可那時候看著自己的部隊,還沒有碰觸到那座城池呢,就已經損失了一萬多了,秋果登時暴怒著大喝了一聲:「木遁,荊棘遍野!」

說話間他猛然手捏法訣,向地面上爆射出了一片片兩青色光芒,登時在大地上竟然出現了一大片,猶如如蛇一般長著尖刺的粗壯荊棘,詭異莫測的向那些大陣滾動了過去,而那時候耿武火也暴怒著大喝了一聲:「土遁,土流黃沙!」

說完后他猛然將雙手在地上重重的一拍,砰的一下子爆射出了一圈圈淡黃色的光芒,竟引動著他們前面的那片大地,變成了一片片詭異莫測的流沙,在一陣陣狂風的吹動下,竟將他們不遠處的那些妖魔的屍體,相繼吞噬在了裡面,並和那些荊棘一起,更加詭異的向那些將士捲動了過去,一下子令解宗希等人,較為得意的大笑了起來。

可那時候井田竟非常吃驚地大喊道:「不行,快要來不及了,大家快退,快退……」

說著說著他竟然轉身拽著解宗希和李道宗,發瘋一般的向遠處逃走了,頓時令他們周圍的所有人和那些妖魔,都搞不懂是怎麼回事的,相繼跟著他們也向遠處逃去了。

可數萬之中的軍隊想要離開一處地方的話,哪有那麼容易啊?

雖然他們已經開始轉身離開了,卻由於那些妖魔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一時間他們竟出現了相互踩踏的凄慘事情。

但那時候,常英紅卻依舊相當平靜的揮動著手中的令旗,令那些大陣中的所有將士,組合成了七十二座大陣,就在那些荊棘和流沙攻擊到他們周圍的時候,他們立刻星羅棋布的,環繞在了那座城池周圍,揮動著手中的兵器緩緩的移動了起來,沒多久竟向那些荊棘和流沙上,爆射出了一片片淡黃色的光芒,和一片片兩青色光芒。

當那兩種光芒,照耀到了那些荊棘和那片流沙上面的時候,它們竟然不在向那座城之攻擊過去了,轉而向解宗希等人逃跑的方向衝擊了過去,沒多久竟將很多些妖魔,和解宗希等人那些些沒來得及逃走的人類部下,吞噬在了裡面。

好在那些妖魔全都是花草樹木變成的,在碰到了那些荊棘之後,立刻變回了原形依附在了它們上面,隨著那些荊棘的移動向遠處走去了。

但那些人類卻非常凄慘的,被那些黃沙全部淹沒在了裡面。

沒多久,看著那些解宗希等人和那些妖魔逃向了遠方,常英紅也揮動了幾下手中的令旗,讓那些將士收住了所有的陣法退回到了城內,並和她身旁的那些將軍,同時在心中鬆了口氣。

待他們回到了一座營帳內,將所有侍從全部遣散之後,一位將軍忽然非常感激的向常英紅抱拳說道:「多謝城主夫人前來馳援我們,若不然我們這裡僅有的這一萬多人,無論如何也無法抵擋,游惡八怪率領的那些妖魔,對我們這裡的攻擊的。」

他說完后,其他將士也相當感激的,向常英紅表達了一番謝意。

但常英紅卻苦笑著說道:「各位將軍切莫在取笑我了,若非方才各位將軍心思縝密的,沒有讓城內所有將士向他們出擊,令他們根本摸不清我們這裡的虛實,他們此時,恐怕真的已經對這裡發動非常猛烈的攻擊了,面對著那麼懸殊的人數差距,我可真的沒有辦法應對他們了。」

聽了她那些話,那些將軍相互對視了一下竟哈哈大笑了起來。

就在常英紅和那些將軍,商議著那些事情的時候,井田帶著解宗希等人一直逃到了大漠深處,看著並沒有人向他們追擊過去的時候,才慢慢的停在了一個大沙丘後面,放開了解宗希和李道宗,大口大口的喘息了起來。

看著他那驚魂落魄的樣子,李道宗一下子非常不理解的說道:「老三你這是怎麼了?方才老耿和秋果已經向那幫混蛋發動了攻擊,你為何卻這麼神經病的,帶著我們像一群喪家揮拳一般,逃到了這處鬼地方啊?」

說完后他還非常生氣的打了井田一拳,與此同時,金男兒等人也非常不高興的,向井田埋怨了起來,唯有解宗希始終一言不發的向井田看了過去。

對於李道宗等人對自己的那些埋怨,井田也沒有去做任何的辯解,依舊低著頭思量起了什麼事情,看著他那個樣子解宗希忽然相當謹慎的向他問道:「怎了老三?難道真的如我昨天所料,咱們這次遇到了一位,我們惹不起打不過的超強高手了嗎?」

聽他那麼一說,李道宗等人一下子相當謹慎的向井田看了過去,而井田那時候卻苦笑著說道:「何止是咱們惹不起她啊?就算是明復祖和練寧寧,當年都差一點被她老頭子率領著的人給幹掉,而且她老頭子前些年,還將明氏一族的人幾乎屠殺殆盡了。」

聽了他那些話,解宗希等人頓時非常吃驚地思索了起來,沒一會兒工夫秋果便緊皺著眉頭說道:「難道你認為那個女人會是東方風霸的妻子,傳說中和步一層那個惡魔同出一門的,列陣仙子常英紅?」


聽了他那些話,耿武火等人一下子更加吃驚的各自倒退了幾步,而井田那時候卻非常無奈的說道:「兄弟們啊!你們認為天地間除了她列陣仙子以外,還有誰僅僅只用那區區的三千六百人,就將咱們那兩萬多妖魔殺掉,而不損毫一兵一卒嗎?而且她還驅使著那些陣法,控制了他們周圍所有的天象地貌,擁有那種可怕實力的人,咱們真的惹不起啊!」

說著說著他竟感到非常無奈的嘆息了起來,頓時令耿武火等人的心中越發沉重了起來。

但那時候解宗希卻相當謹慎的說道:「那還不是最重要的。」


聽他那麼一說,井田等人頓時都感到非常疑惑的向他看了過去,而他稍微想了想才繼續說道:「如果咱們方才一怒之下,真的和她過動手了,那咱們今後肯定會成為東方之城,乃至整個東方帝國首要攻擊的目標,即便是將來,夜幕降臨能夠消滅掉五大帝國所有的實力,那咱們也肯定是死在所有人最前面的人。」

聽了他那些話,李道宗等人也覺得相當有道理的點了點頭,稍後看著他們那些部隊,相繼趕到了他們周圍,周志平忽然沒什麼幹勁的向解宗希問道:「大哥,既然那裡咱們拿不下來,那咱們接下來該去哪裡啊?」

聽了他那一問所有人都向解宗希看了過去,而解宗希看著那茫茫的大漠沉思了良久,才緊皺著眉頭說道:「既然這裡咱們收拾不下,而明復祖和練寧寧,也不太可能將北方帝國攻打下來,那咱們就索性向南方帝國進發,和吳命人與鄒閻王的軍隊合兵一處,將南方帝國滅了再說!」

聽了他那個提議,井田等人立刻贊同的說了些佩服他的話,而李道宗卻非常謹慎的說道:「吳命人和鄒閻王的實力,絕對比練寧寧和明復祖的實力厲害得多,咱們已經在這裡損失了不小的妖魔軍隊,決不能再有任何冒險舉動了。」

說完后他轉身命令他一些屬下,在一些避風處搭建起了一些簡易營帳,一邊在那裡休整了起來,一邊期待著他們那些部下中,還能有一些人與妖魔,從常英紅等人的手中逃回去,好整頓之後向南方帝國進軍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