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把他請進來吧!」李沐沐對元澤說道。

「誰來了?」王春桃坐在廳里問道。

「李文博!」李沐沐又重新走回廳里。

王春桃被李沐沐的話驚的一下子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他怎麼會來?我…我還是迴避一下。」

王春桃有些緊張,而且自己今天穿的這麼隨意。

「娘!既來之,則安之!你們早晚要見面的不是嗎?」李沐沐拉住她的手,讓她放鬆一些。

「可…」王春桃根本一點準備都沒有!

「春桃!」李文博不可置信的聲音在廳外響起。

王春桃也停住了想要逃跑的動作,僵硬這身子久久不敢迴轉過來。

「春桃?是你嗎?」李文博有些不敢相信,他試探著問道。

王春桃慢慢的轉過身子,在看到李文博的臉時瞬間紅了眼眶。

「少…少爺!」

李文博在聽見王春桃對他的稱呼后也很是激動。

「春桃!真的是你!」李文博上前一把把王春桃抱在了懷裡。

自己想了十幾年的人,沒想到還可以擁自己入懷!王春桃也激動的哭出了聲音。

李沐沐就在旁邊靜靜的看著,也不去打斷這一刻的溫馨。

元澤也是識趣的站在一旁默不作聲。

而跟著李文博來的小廝全都傻了眼,自家老爺這是怎麼了?怎麼一進門就對著一個婦人又摟又抱的。

難道老爺對這半老徐娘感興趣?

雖然小廝在肺腑,但是沒有一個人敢出聲打擾。

王春桃哭了好一會兒才想起來自己的女兒還在一旁看著呢。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推開了李文博,「少…少爺!孩子還看著呢!」


李文博已經過了而立,但是王春桃也不知道如何稱呼他才好,只好依著以前的稱呼叫他。

李文博這會兒也平復了心情,他聽見王春桃的話,又激動的看著她,「孩子?是不是…」 王春桃點點頭,「是!就是我們的孩子!當年我為你生下了一個女兒!」

王春桃回首把李沐沐叫到了跟前。

李文博看著李沐沐,心情有些複雜!

雖然他之前已經跟李沐沐打過交道,但那時他並不知道李沐沐是自己的女兒!

此時看著李沐沐的臉,李文博感慨萬千!在他不知道的時間裡,他居然已經有了一個這麼大的女兒。

「沐…沐沐!」李文博想要摸摸李沐沐的臉,卻又有些不敢。

「…」那聲爹李沐沐有些叫不出口,可現在她肯定也不能再叫李文博李老闆了。

還是元澤看出了此時的尷尬氣氛,「娘,姐姐!有什麼話還是先坐下來說吧!」

李沐沐他們點點頭,引著李文博來到了後院!

李文博也把小廝打發了留在前院。

元澤也把空間留給了李沐沐一家三口,悄悄的退了出去。

「春桃,這些年…你還好嗎?」李文博問的小心翼翼,他對王春桃是愧疚的。

「不好!」李沐沐搶過話頭,「我娘當年懷著我走投無路,只好嫁個了一個什麼都沒有的無賴!我們娘倆更是受了別人十多年的白眼與欺凌!」

李沐沐這話說的平靜,但是李文博還是從李沐沐的話里聽出來埋怨。

「春桃,後來幾年我都有派人回去找過你!只是一直沒有你的消息,我真的不是要拋棄你!」

李文博拉著王春桃的手緊張的說道。

「我知道!我怎麼會不了解你呢!」王春桃念了十幾年的男人,又怎麼捨得會怪他。

「春桃,在給我一次機會,讓我好好照顧你們娘倆好不好?」

李文博用懇求的目光看著王春桃跟李沐沐。

「少爺!」王春桃掙脫李文博拉著自己的手,「春桃嫁人了!」王春桃閉著眼說出了這個事實。

「但是沐沐千真萬確是你的女兒!」生怕李沐沐因為自己被李文博懷疑,王春桃趕緊又說道。

「我知道!我怎麼會懷疑你呢!」李文博當然相信王春桃說的話,只是心中非常遺憾!

王春桃現在有自己的丈夫,自己要如何才能彌補她呢。

「我娘已經和離!只是她嫁過人確實是事實,不知道你是否會接受這樣的她?」

李沐沐知道有些話她要是不說,她娘一輩子都問不出口。

「當然接受!」李文博驚喜的說道,「本就是我對不起你娘,如果不是走投無路,我相信你娘覺得不會委身他人的!」

「春桃,你放心,我不會嫌棄你的!那個男孩是你跟你丈夫的孩子嗎?我會把他視如己出的!」

生怕王春桃不相信,李文博趕緊表白著自己的心意。

在這個時代,李文博能毫無芥蒂的接受王春桃,這是讓李沐沐完全沒有想到的。

但是李文博剛剛那一瞬間的反應,李沐沐相信那是真實的。

「那是我娘收的義子!他的親人都死於時疫了!」

王春桃守得雲開見月明,李沐沐也好心的解釋著元澤的身份。

「我除了沐沐以外,沒有別的孩子!這些年,我也一直在喝著避子的湯藥!」

李沐沐聽見王春桃的話吃了一驚,這件事她從來沒有聽王春桃提起過。

難怪每次錢氏和李順財罵她是不下蛋的母雞的時候她都默不作聲,難怪即使錢氏和李順財對她打罵,她還依然說是她虧欠的李家。

「娘,你為什麼…?」

「我嫁給李順財已經是被逼無奈的事情,我又怎麼可能再去生下別的男人的孩子?!」

李沐沐這時也明白王春桃真是愛慘了李文博。

「春桃,是我讓你們娘倆受苦了!」李文博聽見王春桃的話也十分的感動。

「跟我回家,讓我照顧你們娘倆好嗎?」李文博又一次提出讓王春桃跟自己回家。

「聽說你府里還有一位夫人!我們貿貿然的跟你回去,李夫人估計會不高興。」

不是李沐沐不容人,只是她希望她娘一切都好。

「春桃…」李文博有些窘迫,「這…慧心就是當年我爹給我安排的那位小姐!」

「當年你不見了以後,我把氣全都撒在了她的身上!我至今也沒有跟她圓房!後來爹娘死後,我身邊更是沒有半個服侍的人!」

「她知道我心中有人,也從來沒有抱怨過半句!這幾年更是吃齋念佛,不問世事了!」

「她無兒無女,原也是我對她不住!我…我不能休了她!」

李文博艱難的說道,但是在情義上他已經對不住了張家小姐,他不可能在道義上再去傷害她。

李沐沐沒有想到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難怪外界一直傳李文博夫妻二人的感情不太好。


原來李文博膝下無子也是因為他自己,他大概是因為王春桃的事情想懲罰自己吧。

李沐沐覺得王春桃大概是歷史上最幸福的丫鬟吧。

王春桃顯然也是這麼想的,「少爺!我不怪你!同為女人,我相信夫人她這麼多年也過得不容易!我不介意,我真的不介意!只要還能陪在少爺身邊,我怎麼樣都無所謂!」

李文博聽了王春桃的話,恨不得當場就把李沐沐娘倆接回李府,但是被李沐沐給拒絕了!

李沐沐給出的理由是馬上就要過年了,有什麼安排一切等過完年再說。

實際上是李沐沐還不能適應突然多出來的親爹,雖然一直在找這個人,可真正見到了,還是會有些不自在。

李沐沐不走,王春桃自然也是要跟著女兒的,於是就有了李文博每日都要來他們家報到的一幕。


李文博在知道李沐沐和王春桃對元澤的重視以後,便讓元澤每日學習後跟著自己去學習打理鋪子的事宜。

……

「老…老爺!」這日晚飯後,王春桃跟著李文博在院子里休息。

王春桃還在適應這個新的稱謂。

「春桃,我喜歡聽你叫我少爺!」李文博環著王春桃,在她耳邊說道。

王春桃頓時就像個剛剛戀愛的少女一樣羞紅了臉頰。

不小心路過的李沐沐忍不住打了個寒戰!好吧!她被自己的爹娘餵了一把大大的狗糧。

她跟蕭炎好像都沒有這麼肉麻過。

「咳咳…」李沐沐不自在的咳嗽了兩聲,沒辦法,她一會兒從這兒路過爹娘也是要看到她的。

王春桃跟李文博聽見李沐沐的聲音趕緊分開了,沒辦法!當著孩子的面,他們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沐…沐沐,沐沐這是要回房休息了嘛?那我今日就先回去了!」

李文博看見李沐沐有些緊張的說道,生怕惹自己這唯一的女兒不開心。

從那天跟李沐沐他們相認后,李文博每日里命人把好東西玩了命的往他們的院子里送,李沐沐的屋子更是被時下流行的服飾和首飾塞滿了屋子。

這才是一個父親的樣子吧!恨不得把天底下所有的好東西都捧到自己女兒的面前。

看著李文博討好的樣子,李沐沐心裡也不好受!

她不是在埋怨李文博,只是一時不知道怎麼跟爹相處罷了。

前世的她身邊根本沒有親人,所有她有些無措而已。

「天色不早了!你要是不想走的話,就留下來吧!」

李沐沐說完這句話就回房了,這句話其實李沐沐說並不合適。

但是王春桃和李文博都顧忌李沐沐的心情,所以沒有一個人敢跟她提起。

此時聽到李沐沐的話,李文博和王春桃都很高興!這表示李沐沐已經接受李文博了。

這天之後李文博更是把好東西像不要錢一樣的往李沐沐的屋裡塞。

李沐沐多次表示過自己並不需要,可李文博根本不聽!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