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寒歌:“有理有據,我竟無法反駁。”

司徒羽笑了笑:“放心吧,你對我還不放心嗎?這麼多的異錦之氣聚在一個地方它們的實力是遠遠不如單獨存在的異錦之氣的,我們四個足夠對付它們了,而且風子陽實力很強的,不然我也不會找他。”

凌寒歌這才放下心來:“那我吃飽就去叫輕玲起來。”

半個小時後。

“寒歌,現在還不到八點,你這麼早把我拉起來幹嘛?”呂輕玲呵欠連天的被凌空寒拉着下樓,嘴裏不停的抱怨。

“這麼懶可是當不了尋錦人的哦,以後起早的時候還多着呢,慢慢適應吧。”凌寒歌並不理會呂輕玲的抱怨。

呂輕玲在凌寒歌的監督下洗完漱吃過飯後睏意已經完全消散了,在吃飯的時候,呂輕玲也通過司徒羽之口瞭解了他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對此呂輕玲舉雙手贊成,畢竟在尋錦這方面,她的瞭解還不如凌寒歌呢,在這種問題上,她完全沒有發言權,只有乖乖聽話的份。

……

第二天。

上午八點半;風夜酒吧門口;風子陽把揹包背到背上,對面前的一名年輕女孩道:“墨菲,酒吧就拜託你了。”

墨菲身材嬌小,長得十分漂亮,身穿服務生馬甲,頭髮紮成馬尾,青春氣息十足。她雙手叉腰,向風子陽抱怨:“老闆你真是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裏有三百天不在酒吧,我是拿着打工的錢操着老闆的心,我容易嗎我?客人們都以爲我是老闆你是打工的呢。”

風子陽賠笑道:“對不起啊墨菲,我也不想這樣的,只不過你也知道我這行的特殊性,有時候一兩個月在大山裏不出來是常有的事情,我也很無奈的。”

墨菲冷哼一聲:“每次都拿這種話來搪塞我,我耳朵都快生繭了。算了算了,反正你在酒吧也只會礙手礙腳的,走了也好。”

風子陽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道:“墨菲你放心,我不會讓你白辛苦的,回來就給你漲工資發獎金。”

墨菲道:“這還差不多。好了,快點出發吧,別讓人家等急了。”

“嗯,墨菲再見。”

“老闆再見,路上小心。”

風子陽點點頭,走向一旁停着的一輛哈雷,戴好頭盔,踩下油門,哈雷揚長而去……

……

機場候機大廳內;司徒羽坐在長椅上,低頭玩着手機。


“我來了。”司徒羽的肩膀忽然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司徒羽擡頭一看,是風子陽。

風子陽在司徒羽旁邊坐下,道:“她們兩個呢?”

司徒羽:“去買奶茶了,這玩意對女生的吸引力是巨大的。”

風子陽:“她們好像都只是剛剛入行不久吧?確定不會拖咱們倆的後腿?”


司徒羽剛想回答,一個聲音就傳進了兩人的耳朵裏:“風老闆,別仗着入行早就瞧不起我們這些入行晚的,到時候還不知道是誰拖誰的後腿呢。”

兩人尋着聲音望去,說這話的是呂輕玲,她和凌寒歌兩人共拎着五杯奶茶走了過來。

風子陽笑了笑,道:“輕玲小姐姐,你誤會了,我沒有瞧不起你們,我只是擔心而已。”

呂輕玲哼了一聲,坐了下來。

凌寒歌把左手拎着的兩杯奶茶遞給司徒羽和風子陽,道:“風老闆,你擔心錯對象了,我和輕玲再不濟也是異能者,至少自保能力是有的,你真正該擔心的是那個跟我們一起去的大小姐。” 司徒羽接過奶茶,插上吸管,喝了起來,道:“寒歌說得對,真正要擔心的是王雲沉的女兒,到時候跟異錦之氣對上咱們四個都是有異能的,不用擔心,但是王雲沉女兒可沒有異能,真打起來咱們還得保護她,的確有些礙手礙腳的。”

呂輕玲:“既然如此那幹嘛還要帶她去?咱們四個去不就好了嘛。”

司徒羽聳聳肩:“委託人不信任我們,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到時候注意保護她就行了。”

風子陽注意到呂輕玲手裏還有一杯沒動過的奶茶,道:“我說輕玲小姐姐啊,一下子喝兩杯奶茶,你是準備跟自己的名字越離越遠嗎?”

呂輕玲:“什麼啊?這杯奶茶是寒歌給那個大小姐買的,她說等人家一會來了我們四個都在喝奶茶就她一個沒有有點不好,所以就多買了一杯。”

司徒羽看向凌寒歌,道:“沒想到你還挺體貼的嘛。”

凌寒歌:“倒不是體貼,我就是想再怎麼着也不能怠慢了咱們的金主啊。”

其他三人都笑了起來。

輪回之密 ,道:“還有不到半個小時就要登機了,那個大小姐到底來不來?”

司徒羽:“十五分鐘之前她發微信跟我說她已經快到機場了,只不過路上有點堵,所以請我們耐心等等。”

“那個,請問你們誰是司徒羽?”忽然響起了一個清脆的聲音,聲音的主人是名年齡大概二十歲的年輕女孩,相當漂亮,長頭髮,身材苗條,一身休閒裝顯得活力十足。她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司徒羽幾人面前。

司徒羽站了起來,道:“我就是,你是王紫婷吧?”

年輕女孩點點頭:“我爸已經和我說過了,讓我來給你們帶路。”

司徒羽也點了點頭,道:“向你介紹一下,凌寒歌,風子陽,呂輕玲,是我的隊友們,我們將共同完成這單委託。”司徒羽向王紫婷依次介紹其他三人。

“你們好!我叫王紫婷,請多關照。”王紫婷微笑的向三人打招呼。

三人也同樣的微笑着迴應王紫婷。

呂輕玲站了起來,把奶茶遞給王紫婷,道:“路上辛苦了,喝杯奶茶休息一下吧。”

“謝謝。”王紫婷趕忙道了聲謝,接過了奶茶。

凌寒歌注意到王紫婷除了背上揹着的揹包外,還拖了一個大的拉桿式行李箱。凌寒歌小聲的對司徒羽道:“看她這架勢,我怎麼覺得她像是去旅遊的?”

司徒羽贊同的點了點頭。

……

在經過兩個半小時的飛行後,司徒羽一行五人抵達了這次的目的地,位於湖部和霧部交界處的虹夕市。

五人找了個飯店,要了間包間,準備先填飽肚子。

在等上菜的期間,司徒羽和王紫婷開始商討接下來的事情。

司徒羽開門見山的道:“紫婷姑娘,現在可以告訴我們異錦所在的地方了吧?”

王紫婷點了點頭,從揹包裏拿出一份地圖鋪在桌子上,這是一張虹夕市的地圖,司徒羽向其他三人招呼一聲,三人立刻圍了過來。

王紫婷擡手指向地圖上的一個地方,道:“牧龍山,在虹夕市的西南部,是湖部,霧部,森部三部交匯的地方,這是座大山,山裏的情況錯綜複雜,一不小心就會迷路,所以山裏也人煙罕至,我祖先藏古董的地方就在這座山深處的一個山洞裏。”

(穿書)如何讓一比特天使墮天 :“那也就是說,我們要進到大山深處裏去?”

司徒羽:“要找到紫婷姑娘祖先留下來的寶藏就只有進山這一個選擇了。紫婷姑娘,有沒有山洞的具體位置?”

王紫婷搖搖頭,道:“那張寫着具體位置的紙由於在翡翠貔貅裏放的時間太長,山洞的具體位置已經看不清了。”

呂輕玲道:“那你爸是怎麼找到的?”

還沒等王紫婷回答,風子陽就率先開口了:“輕玲小姐姐,你不知道異錦之氣會影響人的記憶嗎?使人記不起它所在的具體位置。”

呂輕玲微微撅起了嘴:“我當然知道,剛纔只是忘了這設定而已。”

司徒羽道:“既然要進山尋錦那就要提前做好準備,這樣吧,吃完飯後咱們兵分兩路,寒歌,你帶着輕玲去採購食物,多采購些壓縮餅乾這樣容易保存的食物,我們還不知道要在山裏待幾天呢。”

凌寒歌點點頭:“交給我們。”

司徒羽看向風子陽,道:“子陽,那咱倆去買其他進山必備的東西,沒問題吧?”


風子陽微微一笑:“當然沒問題,話說我好久沒有進山尋錦了。”

“那我幹嘛?”王紫婷舉起了自己的手。

司徒羽道:“你是委託方,安靜等着就行了,我們會把一切都準備好的。”

王紫婷搖搖頭,道:“那不行,我不是來做大小姐的,我雖然沒有你們那麼厲害,但是我也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啊。再說了,找的是我祖先留下來的寶藏,你們把我排除在外,這不合適吧?”

司徒羽想了一下,道:“你說的也對,那好吧,你跟着寒歌她們一起採購食物吧。”

“好!”王紫婷顯得十分高興。

……

晚上。

司徒羽一行人在酒店吃過晚飯後就回各自的房間了,明天要早早的出發,所以他們要早點休息。

凌寒歌雙手抱懷的站在窗戶前,看着窗戶外面城市的夜景。心想,明天就要進山了,說起來這還是我第一次去大山裏面呢,真期待。

“寒歌你在看什麼?快點來跟我組隊, 水滸之最强匪二代 ,我這邊都是豬隊友,完全不是他們的對手,需要你的幫助啊。”呂輕玲的聲音不合時宜的響起了,她正坐在牀上,目不轉睛的盯着自己的筆記本電腦。

看着她的樣子,凌寒歌無奈的搖搖頭,道:“你自己不是有房間嗎?跑我這來幹嘛?”


“那是風老闆開的,我又沒打算睡,我要跟你一起睡。別管這個了,快點來幫我,我都三連敗了。”

“這就來,別急。” 司徒羽醒來的時候發現外面正下着陣陣細雨,他自言自語道:“今天要冒着雨進山嗎?”

司徒羽翻身下牀,用最快的速度穿衣服和洗漱,完了後他打開房門走了出去,正巧,他對面的房門也被打開了,風子陽走了出來,一副懶洋洋的樣子。

“早啊,司徒。”風子陽主動向司徒羽打招呼。

“早。”

風子陽打了個哈欠,道:“昨天晚上還滿天星呢,夜裏就突然下雨了,好在是小雨,對我們影響不大。”

司徒羽點點頭:“是啊,現在只希望在我們進山的途中雨勢不要加大了,不然會很麻煩的。”

“聊什麼呢?”凌寒歌一邊打哈欠一邊向兩人走來。

司徒羽:“沒聊什麼,你晚上睡得好嗎?”

凌寒歌點點頭:“挺好的,話說外面下雨了,我們的計劃要更改嗎?”


司徒羽搖搖頭:“不用,正常進行就行,小雨不影響進山的。”

凌寒歌點點頭:“那我去把輕玲叫起來,她睡的跟豬似的,我估計要是沒人叫的話她能睡到中午。”

司徒羽微微一笑:“去吧,尋錦人這麼懶惰可不行。”

凌寒歌:“對了,還要叫王紫婷起來嗎?畢竟她要跟我們一起行動。”

還沒等司徒羽回答,王紫婷的聲音就遠遠傳來:“不用去叫了,我已經醒了。”

王紫婷走到三人面前,道:“大家早啊。”

“早。”

司徒羽:“那現在就差輕玲一個人了,寒歌,你去叫她起來,然後咱們在一樓餐廳集合,再探討一下進山的事宜。”這次尋錦由於人數比較多,爲了確保效率,所以必須要有個隊長來進行統一指揮,昨天晚上經過商量後,其餘四人一致決定把這個隊長的位置交給司徒羽。

……

當一行人抵達牧龍山山下的小鎮子的時候,已經快下午兩點了,一行五人先後從公交車上走了下來,五人都是帥哥靚女,再加上每個人的背上都揹着一個鼓鼓囊囊的旅行揹包,所以他們一出現在小鎮上,立刻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呂輕玲道:“這裏位置真偏,路還這麼難走,我都快被顛的散架了。”

風子陽看了一下四周,道:“確實挺偏的,路上汽車都沒幾輛。”

司徒羽:“先找個地方填飽肚子吧,其他的一會再說。”

五人來到了公交車站附近的一個小麪館,各自點了一碗麪。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