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那個••••••我就是••••••其實••••••我就是••••••我在那裏••••••”

就在冷美人支支吾吾的時候,趙二彪又趕快對着冷美人問道:“這錢不會有什麼其他的問題吧?真的是歸我嗎?”

聽到趙二彪低着頭這樣說話,冷美人心中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肯定是你的不會錯了!這些錢是在血玉中的,是那個屍體的東西,現在自然就是你的了!你就放心吧!”

聽到冷美人這樣說話,趙二彪將血玉拿了出來,對着血玉嘿嘿的笑着說道:“謝謝你啦!沒想到你給我留了這麼多的錢••••••哈哈••••••一提到這麼多的錢我就想笑,太好了,我有錢了••••••”

見趙二彪這樣,冷美人透過後視鏡看了趙二彪一眼,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你這樣是沒用的!他是聽不到的••••••”

“死人自然是聽不到了的,不過,我覺得我這樣和他說話他在天有靈肯定會感受得到的!”

冷美人嘿嘿一笑,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他已經不在這裏了!”

“不在這裏了?什麼意思?他到哪裏去了?可別走呀!他要是跟了別人,錢豈不就是••••••”

冷美人沒理會趙二彪誇張的樣子,對着趙二彪淡定的說道:“公羊叔叔將屍體拿出來後並沒有重新放回你這裏,而是自己帶走了,畢竟他們是老友,公羊叔叔希望他能夠有個更好的歸宿!”

聽到冷美人這樣說話,趙二彪想了想,然後如釋重負的對着冷美人說道:“這樣也好!這樣也好!不用成天提心吊膽的領着個屍體到處跑,萬一要是••••••”

說到這裏,趙二彪忽的想起了什麼,自言自語的說道:“既然血玉中的屍體已經早就不見了,那剛剛渾身**的感覺是怎麼回事呀?是誰弄出來的呀?”

鑽石甜婚:國民男神纏上身 你說什麼?”

“沒什麼!沒什麼!我就是在想這些錢要怎麼花,是買豪車好呢?還是買大房子好呢?要不然,包養一個大明星也行!哈哈••••••”

冷美人白了趙二彪一眼,然後對着趙二彪呵斥說道:“沒個正經樣子!”

趙二彪嘿嘿一笑便又開始擺弄着黑色行李袋中的錢一邊擺弄着一邊嘿嘿的傻笑着。

重生八零繼承億萬遺產 ,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你的公司在哪裏?我送你回去吧!”

“順着這條路一直往前走便是我的公司!哈哈••••••現在有錢了,我一定要將我的公司開的大一點兒!哈哈••••••”

冷美人接着趙二彪的話說道:“你的公司現在籌備的怎麼樣了呀?”

聽到冷而迷人這樣說話,趙二彪嘿嘿一笑,然後對着冷美人說道:“公司現在除了沒有人員,證件不齊,客源全無,裝修沒完以外已經弄得差不多了!

“除了這些還有什麼其他的嗎?”

趙二彪看了看冷美人,然後對着冷美人說道:“放心吧!有了這些錢,一切問題都不是問題!”

“真不知道你哪裏來的自信!”


趙二彪沒有理會冷美人,繼續低着頭擺弄着一捆捆的百元票子。

冷美人又向前開了好一會兒車後,看了看後視鏡中的趙二彪,然後慢慢悠悠的說道:“記不記得我有一回給你打電話叫你注意身邊的人,今天沒有別人,我就跟你說實話吧!你應該注意你身邊的那個叫做米豔的女人,你可知道她是誰?她是黃毛小子的姐姐!親姐姐!” 說完話後,冷美人便靜氣凝神的等待着趙二彪的反應,可是,等了好一會兒卻也不見趙二彪有什麼反應。

冷美人透過後視鏡看向了趙二彪,只見趙二彪低着頭,肩膀微微的抖動着。

見趙二彪這樣,冷美人沒有說什麼,只是在心中暗暗的想道:“趙二彪那麼信任米豔,突然知道了這個消息肯定接受不了!哎••••••”

冷美人一邊在心中暗暗的替趙二彪感到傷心一邊不時的透過後視鏡去觀察趙二彪的舉動,生怕趙二彪做出什麼不明智的舉動。

過了好一會兒後,趙二彪終於慢慢的提起頭來。

見趙二彪擡起頭來,冷美人恨不得將想好的一肚子的安慰的話語一下子便說出來,可是,還沒等冷美人開口,冷美人卻看見了趙二彪擡起來的帶着燦爛笑容的臉。

趙二彪見冷美人透過後視鏡看着自己,朝着後視鏡中的冷美人嘿嘿的笑了笑,然後笑着說道:“這麼多錢!我不行啦••••••我受不了了••••••太爽了••••••”

一邊說話,趙二彪一邊因爲激動而微微的抖動着肩膀。

冷美人見趙二彪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錢上,根本沒有理會自己的話,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然後對着趙二彪再一次沒好氣的問道:“你聽到我剛剛說的話了嗎?”

聽到冷美人這樣說話,趙二彪恍然大悟的說道:“我剛剛好像是聽見你說什麼姐姐弟弟的,到底是怎麼回事呀?你再說一遍唄!”

“我說你••••••”剛說了沒幾個字,冷美人便狠狠的瞪了趙二彪一眼,不再說下去,自顧自的開着車。

見冷美人不理會自己,趙二彪又低下頭來,擺弄着懷裏的錢。

剛剛低下頭來,趙二彪忽的變了臉色,原本滿臉的笑容,瞬間便不見了。

其實,趙二彪清清楚楚的聽見了剛剛冷美人說的話,而趙二彪之所以那樣說是因爲趙二彪心中有一絲的倔強,趙二彪倔強的覺得自己不應該相信,可是,這股子倔強去讓趙二彪覺得自己有些矛盾。

冷美人提到的黃毛小子,趙二彪自然是有印象的,確切的說,黃毛小子和趙二彪以及冷美人還打過交道,甚至可以說黃毛小子讓趙二彪和冷美人的關係得到了昇華。

當初,黃毛小子找冷美人的麻煩,趙二彪成功的替冷美人解了圍,雖然過程很糾結,可是,結果總是好的,冷美人的圍也解了,黃毛小子也因爲販賣毒品而進了監獄。

米豔是黃毛小子的姐姐?這是真的嗎?

就在趙二彪這樣沉思的時候,冷美人忽的又對着趙二彪說道:“你的“公司”到底在什麼地方呀?都已經走了這麼長時間了,難道還沒到嗎?”

聽到冷美人這樣說話,趙二彪趕快擡起頭來朝着窗外看了看,而剛剛望出去,趙二彪便趕快的大聲朝着冷美人嚷嚷說道:“不對!不對!過了!過了!過了我的“公司”了!再往回一點兒!”

在趙二彪的艱難指揮下,冷美人最後成功的找到了趙二彪的“公司”。

進到趙二彪“公司”內部,冷美人便沒有停止對趙二彪的數落,說這不好,那不好的,說這裏就是一個破倉庫,根本就不是一個公司••••••

冷美人雖然不住的抱怨,趙二彪卻覺得心中挺高興的,因爲趙二彪無意之中發現,冷美人和自己在一起的時候,話越來越多了。

趙二彪一邊吃力的將滿滿一袋子的錢藏到了自己的簡易牀下面一邊對着冷美人說道:“我的錢就放在這裏了!你出去可不要說哦!”

極品霸醫 !”

“那就好••••••那就好••••••”

四下裏看了看後,冷美人最終將眼神停在了趙二彪的簡易牀鋪上,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你這裏這麼亂,我幫你收拾收拾吧!”

趙二彪以爲冷美人要幫自己收拾倉庫,趕快擺手阻止道:“我可捨不得你來幹這些粗話!還是放着我來吧!”

說完話後,趙二彪嘿嘿一笑。

冷美人沒顧趙二彪的話,徑直的走到了趙二彪的牀鋪前,一點點的給趙二彪收拾起了牀鋪。

見冷美人竟然給自己收拾起了牀鋪,趙二彪甚是吃驚,不過,更多的卻是竊喜。

趙二彪看着彎下腰來,輕輕的爲自己撣牀鋪的冷美人曖昧的說道:“女王警察大人,這是我貼身睡覺的被褥,你親手給我收拾是不是就意味着咱們兩個有間接的肌膚之親呀?嘿嘿••••••”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冷美人回頭白了趙二彪一眼,然後扭過頭說道:“你想得倒美!”

就在趙二彪還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忽然有人進來了。

“兄弟,豔福不淺呀!”進來的那個人看了看冷美人又看了看趙二彪說道。

聽到那個人這樣說話,趙二彪趕快回頭望去,而剛剛一回頭去,趙二彪便發現來的不是別人,正是自己這幾天剛剛結交的“債主”。

這個人是趙二彪“公司”內部裝修的負責人,刷刷塗料,修修房屋,可是,由於手頭緊,趙二彪還有一筆錢沒有交付給他,所以,那個人說起話來有一點點的囂張。

趙二彪沒有去接那個人的話茬,而是對着那個人說道:“哥,你來這裏幹什麼呀?”

由於欠着這個人的錢,趙二彪下意識的唯唯諾諾的對着那個人說道。

見趙二彪這樣,那個人的囂張氣焰更盛了,對着趙二彪頤指氣使的說道:“幹什麼?你說我幹什麼!我來要錢!我也給你刷完塗料了,修完屋子了,你怎麼不給錢呢!我告訴你,你可別給臉不要臉,牆上的塗料我們能夠刷上去就能一點點的摳下來,修理好的東西我們也能夠讓它再壞了!”

趙二彪尷尬的笑了笑,然後對着那個人說道:“大哥,實在不好意思,手頭有點緊兒,你能不能••••••”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坐在牀上的冷美人猛的狠狠的拍了拍牀,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你想什麼呢!”

見冷美人這樣,趙二彪猛的反應了過來,意識到自己已經有錢了,瞬間便挺直了腰板,對着那個人說道:“你先出去等一會兒••••••”

“你又想耍什麼花招?”

“叫你出去你就出去!我保證一會兒就把錢還你!”趙二彪對着那個人不耐煩的說道。

那個人稍稍的猶豫了一下,然後看了看冷美人,又看了看趙二彪說道:“你要是敢耍什麼花樣!有你好看的!你女朋友也逃不了••••••”

那個人剛剛走出去,冷美人便沒好氣的對着趙二彪說道:“你找來的這些都是什麼人呀?!”

“甭管他是什麼人了,趁着他現在不在趕快拿點兒錢出來好還他!”

趙二彪吃力的從牀鋪地下拿出了黑色的行李袋後,然後從裏面拿出了十小摞,可是,稍稍的猶豫了一下,趙二彪又拿出了五小摞。

就在趙二彪剛剛將錢拿出來的時候,那個人猛的又從外面竄了出來,見趙二彪在牀上窸窸窣窣的弄着什麼,就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對着趙二彪說道:“你個臭小子,我就知道你不是什麼好東西,剛剛竟然還騙我一會兒就有錢,現在竟然收拾東西準備跑路了!”

“不是的••••••”

“不是什麼!?我看就是!你就是一個窮鬼!沒錢竟然還想學人家開公司!你以爲這是過家家呀!沒錢你裝修個屁呀!我告訴你,沒錢你也得把我們的錢給付了!要不然扒你一層皮讓你好看!他媽地!哪來的窮鬼!今天就讓你知道知道爺爺我的厲害••••••”那個人一邊鄙視着看着趙二彪這樣說道一邊舉着拳頭,躍躍欲上前來。

見到那個人這樣舉動,趙二彪微微的愣了愣,然後猛的從身後拿起了一摞紅彤彤的票子朝着那個人砸了過去。

一邊扔趙二彪一邊說道:“說我是窮鬼?!今天我就用錢砸死你!” 趙二彪一口氣朝着那個人扔了好幾摞紅彤彤的票子後才停了下來。

趙二彪剛剛停下來便看着對面不知所措的那個人說道:“怎麼樣?有沒有錢?我是不是窮鬼?這些錢還你夠不夠?”

那個人低頭看了看散落一地的紅票子,放下了舉起的拳頭,然後尷尬的嘿嘿一笑,對着趙二彪諂媚的說道:“兄弟,你是不是誤會了?我剛剛沒有別的意思,我就是和你開玩笑的,我就是開玩笑的••••••”

那個人的態度轉變之快讓趙二彪感到咂舌,不過,趙二彪並沒有就此罷休。

趙二彪打斷那個人的諂媚的話,學着剛纔那個人對自己的樣子對着那個人說道:“別說廢話!我就問你夠不夠?”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那個人臉上明顯的抽搐了一下,然後強擠出笑容,慢慢的蹲在地上將地上的錢一張一張的撿起來。

一邊蹲在地上撿錢,那個人一邊對着趙二彪說道:“夠了!夠了!錢夠了!不僅夠了!還多了!多了!”

聽到那個人這樣說話,趙二彪的虛榮心一下子得到了滿足,毫不猶豫的對着那個人一擺手,然後大手一揮的說道:“告訴你!今天就讓你看看我是不是一個窮鬼!地上的錢你能夠撿起來多少你就拿走多少!告訴你,我不差錢!”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那個人一邊加快了撿錢的速度一邊對着趙二彪說道:“兄弟,剛剛你絕對是誤會了!我沒有別的意思的!我也知道兄弟你肯定有錢,要不然能開公司嘛!我就是和兄弟開玩笑的,哈哈••••••”

趙二彪滿足的看着那個人蹲在地上撿錢,心中覺得暗爽無比,同時也在心中暗暗的感嘆有錢真好。

這樣的情況讓趙二彪忍不住想說點什麼,可是,趙二彪以前實在是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不知道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應該說點什麼。

突然之間,讓趙二彪好好的裝一回,趙二彪還真的有點不適應。

不過,趙二彪可不是白在社會上混這幾年了,雖然對於裝*趙二彪不是特別的在行,可是,吹牛*趙二彪可是一等一的高手。


趙二彪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然後對着蹲在地上撿錢的那個人說道:“我告訴你!你聽好了!我可不是什麼窮鬼,我是有身份的人,不過,具體是什麼身份的人我是不會告訴你的••••••”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那個人慢慢的擡起了頭,然後諂媚的對着趙二彪說道:“我第一眼看見兄弟你便知道兄弟不是一般人,兄弟的頭上好像有閃閃的光環••••••”

趙二彪點了點頭說道:“你還真就說對了!我還真就是頂着光環的人物!不過,具體是什麼任務我是不能夠告訴你的!反正就是不方便說的大人物!”

“知道!知道!看兄弟這樣的出手我就知道兄弟一定是大人物!”

趙二彪眼珠輕輕一轉,然後對着那個人繼續說道:“我這次下來手裏面是握着好幾個億的大項目的,本來我是想四處的考察一下,看看哪一家比較適合這樣的大單子!”


聽到趙二彪說幾個億的大單子的時候,那個人的眼睛忽的放出光來,眼神懇切的看着趙二彪,彷彿在對着趙二彪說:“給我吧!給我吧!我要!我要!”

就在趙二彪微微的頓了頓的時候,那個人忽的對着趙二彪說道:“兄弟,我們公司合適呀!我們公司特別合適••••••”

趙二彪白了那個人一眼,然後對着那個人說道:“哈哈••••••你們合適?!你覺得你剛剛的表現真的合適嗎?”

“兄弟,剛剛真的是誤會,你不要往心裏去呀••••••”

趙二彪害怕一會兒說的太遠,自己不能夠圓回來,趕快打斷那個人的話,轉移話題說道:“告訴你!剛剛你說我是窮鬼,我特別的不滿意!我可是從來就不知道窮字怎麼寫的主兒!”

“看出來了!看出來了!兄弟,有錢!一看兄弟就有錢!剛剛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兄弟別往心裏去••••••”

此時,那個人說的每一句話都讓趙二彪有一種感覺飄飄欲仙的感覺,而此時此刻,趙二彪也明白了爲什麼社會上那麼多的人喜歡在別人面前炫耀自己,雖然這種行爲很可恥,可是,還是很爽的,而這也讓趙二彪想起了一句歌詞。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