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是一頭高大的妖虎,足有一頭成年公牛般大小。而且還是達到了武師初期級別的妖獸。與武者所不同的是妖獸凝練的是妖晶。此刻若換做是別的同級別武者見到這麼一頭妖虎也會還不猶豫的扭頭就跑。

妖獸與同等級別的人類修煉者相比那絕對是強悍的存在,強悍的身體防禦力和超強的攻擊力都不是人類所能匹敵的,此刻若換做是別的同級別武者見到這麼一頭妖虎也會還不猶豫的扭頭就跑。

當然也有例外。就像現在正在想着妖虎肉好不好吃的蕭青山!

妖虎見蕭青山就這樣站在自己的眼前。毫無顧忌地打量着自己,一雙虎目爆射出兇狠的目光盯着蕭青山。前軀體微微俯下、後身弓起做出攻擊前的準備。一人一獸之間就這樣對視着。


蕭青山也不敢大意,體內氣旋迅速運轉下戰衣附上身體表面。只見妖虎後退發力向蕭青山撲來!臨到近前時一雙利爪更是閃爍着冷冷的寒光,蕭青山頓時只覺一股腥臭味道從妖虎口中襲來。

“哦、這就是傳說中的餓虎撲食,只是這妖虎吃些什麼東西?愣是能薰死個人!”蕭青山還在心裏亂想到,腳下利索的往妖虎左邊閃去。擡手就往妖虎脖頸處劈出一掌,受此一擊的妖虎立刻被蕭青山劈空掌震得整個身軀偏了一下。

被激怒的妖虎趁着身體微偏時,身軀猛扭一道黑影劃破黑夜帶起呼嘯聲向蕭青山掃來。


來不及躲閃的蕭青山頓時被這道黑影掃飛出去。跌飛出去的蕭青山凝神看去,這才發現原來是虎尾。

“應該是虎尾剪,那下一招便是虎爪拍?”被虎尾剪掃飛的蕭青山站起身來晃了晃發暈的腦袋自言自語的說道。

“小武、你不帶這樣玩的好不好,讓我來收拾它!怎麼樣?”正走向前去準備一番大戰的蕭青山,頓時搖頭苦笑在腦海裏說道。

“不要、我要好好玩一會兒這個大貓”稚嫩的聲音淘氣般迴應蕭青山道。

無語的蕭青山只能看着剛纔騰身撲向自己的妖虎,被小武用“揮揮爪”控制住。巨大的妖虎在空中漂浮着一會往地上一會往巨石上撞去,在下方則蹲着一個小獸正小爪胡亂的揮動着。

“嗯、那個…..,小武啊記得別玩過了,摔爛了一會可就沒法給你烤肉吃了”蕭青山擦了擦頭上的冷汗說道。

妖虎心想自己這是招誰惹誰了。只是出來巡視自己的領地罷了,然後就聽見一陣刺耳的歌聲。還在心想這是誰竟敢在自己領地上亂吼,豈不是太不把自己這個山林之王放在眼中了。

就見一個人類眼神直盯着自己嘴角還留着口水的看向自己。沒想到一個人類也敢這麼藐視自己、還是在自己的地盤上,立馬一個餓虎撲食上去。沒想到這小子還有些本事。

正當自己準備一爪掌拍死他時,頓時覺得有一股天地元氣凝聚而成的無形力量束縛住自己,使自己不能動彈。

更讓自己恐懼的是那股來自靈魂深處的壓迫感,竟讓自己連一絲反抗的念頭都不敢生起來!這一切都是來自那個小不點。

“嗚、嗚、.……”

妖虎雖然開啓靈智,更是踏入武師初期級別。卻不能想小武和蕭青山那樣腦海中傳言交流,那是要達到武宗級別的妖獸才能擁有的。只能發出這般聲音來。

“咿呀!嗚、嗚、呀”

蕭青山看着萎靡不振的妖虎和直立起身體,一直小爪卡在腰間、一直小爪指向妖虎的小武問道:“怎麼了,小武?”

“它說要做我小弟、我閒它太醜。我說餓了,它答應給我們找些吃的。還說這一片是它的地盤。不過現在都歸我啦”小武稚嫩的聲音興奮地在蕭青山腦海裏說道。

“嗚嗚….”它說要去找吃的,小武充當翻譯的說道。“好吧,讓它快點。”蕭青山在腦海裏向小武說道。

“小武、你幫我守一會, 珠玉之名 。我要看一下。”蕭青山對小武說完便盤腿坐下。

蕭青山收斂心神,心靜如水地仔細感受體內的變化。不一會功夫體內所有的一切清晰地出現在他的腦海中,最早修煉成蛻凡九重時體內的氣旋如核桃般大小,先前和周興對戰前氣旋更是大了幾分。而此刻身體內的氣旋已經快充滿整個氣海。

按照星空篇記載修煉到蛻凡九重後。體內的氣旋充滿整個氣海、達到飽滿時便可以進入到雲丹初期境界。那也就是武師初期的境界了。而修煉到雲丹初期境界也就可以元氣外放。

“看來還是要努力啊,就差那麼一點了。”蕭青山在心裏說道。

“哦、回來了嗎,餓壞了吧小武?”蕭青山看着正在對着山雞野兔流口水的小獸在腦海裏說道。

“嗯!我都快餓暈了”小武對着蕭青山一陣猛點小腦袋。

蕭青山一陣忙乎過後熟練的翻烤着架在火上的烤肉,望着小武嘴角的口水。加快手中的快速,不一會一人一獸便心滿意足地打着飽嗝躺在地上。

“小武、剛纔剩下的烤肉呢?怎麼一眨眼的功夫就沒了?”

小武躺在地上小爪怕打着圓滾滾的小肚子懶懶的聲音在蕭青山腦海響起:“我也不知道,就是在剛纔我一想到這烤肉吃不了,要是能收起來就好了。它就閃了一下就沒有了”說完還伸出小前爪揮了揮。

只見在小武的小爪上套着一個黑色古樸的戒指。

“拿過來我看看,你是從那弄來的?”蕭青山看着手中的戒指聽小武說道:“就是那個鬥雞眼啊,沒我眼睛大的那個。”

蕭青山把戒指套在手指上,心中默默想着把烤肉拿出來。果然手中憑空出現了剛纔的烤肉。原來是儲物戒啊,記得以前聽蕭叔閒着沒事時提起過這儲物戒。

“小武啊你看這戒指戴在你的小爪上,實在是不方便啊。我就先替你保管着哈”

“嗚、嗚!..”

“嗚呀、嗚、咿呀 !”

“它說有三個人類修煉者,正在往這邊趕來都是武師初期境界。” 小武的聲音在蕭青山腦中響起。

“好!先躲起來看看什麼情況再說!”蕭青山在腦海裏和小武說完,便帶着小武向樹林深處走去。

而小武則站在妖虎的腦袋上指示妖虎跟着蕭青山。自己揮舞着小爪看向遠方,稚嫩的聲音在在蕭青山腦中響起。

“敢到我的地盤鬧事,我很生氣!後果很嚴重滴…..”

聽着腦中傳來小武囂張的話語,走在前面的蕭青山腳下不由一歪差點跌倒。 三人來到衛家府邸門前。

「凌浩少俠,請!」為家來使首先開口道。

「請!」凌浩回敬,然後和衛家兩人徑直走進衛家,此時衛家中除了門衛和下人外,其他人都在大廳,等著凌浩前來對證。

「家主,凌浩來了。」有一長老遠遠的看到衛家來使帶著凌浩向大廳走來。

「好,等一下切記不要動怒,不要問多餘的事情,一切交給我處理。」衛家家主對著衛家所有人提醒道,凌浩實力強大他衛家惹不起,所以定然不能在沒有求證的情況下惹怒凌浩。

「家主,凌浩少俠帶到。」衛家來使一腳踏入大廳,半弓著身子對著家主道。

「好,下去吧。來,凌浩少俠上座。」衛家家主對著衛家的來使擺了擺手,然後對著凌浩笑了笑,手掌伸出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呵呵,衛家家主,請!」凌浩雙手相抱,也對衛家家主做了同樣的動作,別人以禮待他,他便以禮還之。

兩人作罷,凌浩坐在了衛家家主的對面,看這架勢好像是和衛家家主平起平坐。衛家家主同樣的,為了表示尊重他也沒有反對凌浩坐在自己對面。

「聽聞凌浩少俠不費吹灰之力便滅了龍虎幫,實在是英雄出少年。」衛家家主首先對凌浩誇獎道。

「家主繆贊了,龍虎幫本來就是外來者,一群惡徒罷了,滅了他們是好事,何來英雄一說。」凌浩謙虛的回答。

他心中自然是淡淡一笑,別人稱他為英雄這個稱號也滿順耳的。

「凌浩少俠謙虛了,少俠本來就是為名除害,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絕對是英雄少年。」衛家家主的心中此時對凌浩有了新的認識,凌浩此人謙虛有禮,但是從他滅了龍虎幫來看此人又是殘忍、殺伐果斷,很是可怕。

「衛家家主不必在誇獎在下了,想必衛家邀請我之此地肯定是有什麼事情,對吧!」凌浩直蹦主題,自從他隨衛家來使來到這衛家的時候,心中就已經清楚這衛家找自己定然有事,要不然憑自己的實力又和衛家沒有交情,他衛家怎麼可能邀請自己。

「呵呵。」衛家家主尷尬一笑,他邀請凌浩來確實有事,那便是對證,從而可以看出凌浩此子聰明了得。

「家主請說明白吧,早日查出真相。」一名衛家長老是在忍不住了,他目光從凌浩身上掠過,一道寒意讓凌浩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這衛家邀請自己定然不是什麼好事。

「這老者說得對,衛家家主趕快說明白,我也好離開這裡。」凌浩語氣中已經沒有了絲毫的客氣之意,既然衛家邀請自己來不是什麼好事,那麼他又何必熱臉貼冷屁股。

聞言,衛家家主自然聽出來了凌浩語氣中的淡漠,他瞪了那長老一眼,然後面色也變得凝重起來,看向那兩個和衛玲一起出去的衛家子弟道:「你們說,那刺傷小姐之人是誰。」

「是……是……」兩名子弟目光顫顫巍巍的看了看凌浩,然後終於開口,「是凌浩!」

此話一出衛家眾人沒有一個不對著凌浩怒目而視的,衛家小姐都被凌浩所刺傷他們還有什麼理由給凌浩好臉色看。

「我?」凌浩也是頗感意外,「小子,你先把話說清楚!」

凌浩對著兩名衛家子弟喊道,衛家眾人紛紛露出一絲寒芒。

「自己做的就承認吧!在別裝了!」

「是啊,裝什麼裝,以為你實力強大就能欺我衛家?」

「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刺傷我衛家小姐,理應當誅。」

一道道喝聲在衛家人群中響起,其中不乏都是一些少年和小孩子,他們屁顛屁顛大,都不畏懼凌浩,這讓衛家家主背後冷汗直流,要是凌浩發怒恐怕他衛家難保。

人群依然繼續說著,衛家家主面色難看,大喝一聲:「閉嘴!全都給我閉嘴!」

小孩聞言都紛紛閉嘴,只聽見一少年和凌浩差不多大,相貌堂堂,張口閉口的罵道:「凌浩你他媽的,刺傷小姐,你就是不是個人,以為自己實力強大就能欺我衛家,你還早上幾百年!我衛家的底蘊可不是你能夠想象的!你個狗娘養的!」

這下子算是真的把凌浩給惹惱了,別人怎麼罵他都行,但是絕對不能罵他的父親和未見面的母親。

「呼!」

狂風襲過,幽冥之風散發陣陣寒意,那少年全身上下都被幽冥之風包圍。

「嗤~~嗤~~嗤~~」

肉體腐蝕的聲音清晰的像是天地驚雷,衛家人群之間那少年的一隻手臂逐漸消失殆盡,連一滴血液都沒有留下。

然後緊接著那少年的一條腿也是消逝而去,同樣的也沒有留下一滴血,在接著便是那少年的一隻耳朵,一隻眼睛,以及半個鼻子,少年的半個身體被幽冥之風腐蝕,來自於地獄的風,恐怖之極。

「今日我留你半個身軀,你不會死,但是希望你以後嘴放乾淨點,事情搞清楚后在罵人。」

凌浩淡淡說道,人衛家人群不寒而慄,這是何等恐怖的手段,一滴血都沒有流淌出就直接把那少年的半個身體腐蝕殆盡。

「好了,乾淨說正事,說完了我要離開這裡。」凌浩轉身盯著衛家家主,平淡的眼神讓衛家家主以及眾多長老心中顫慄。

「說,你們都知道些什麼。」衛家家主對那兩名為家子弟喝道,他現在心中甚是恐懼,但是自己女兒的事情他也是必須搞清楚的。

「我們……」一時間那兩名衛家子弟說不出話來,感受到了凌浩的強大他們心中如何能不恐懼。

「說罷,我不會對那麼動手。」凌浩示意讓兩名衛家子弟直言。

兩名衛家子弟聞言,心中依然恐懼,但是既然凌浩都讓他們說了,他們豈能不開口。

於是兩人將事情的原委都道了出來。

「黑衣人,自稱是我?」凌浩心中啞然失笑,雖然自己平時穿衣服穿的是黑色的,但也不至於蒙頭遮臉被別人稱作是黑衣人。

「家主……我還記起來一件事。」兩名衛家子弟中有一人說道。

「講!」衛家家主開口,他要弄清楚自己女兒的事情。

「那黑衣人……也就是……凌浩,手中拿著的是一把金色龍劍。」為家子弟說道。

「金色龍劍……」衛家家主看向凌浩,只見凌浩笑著,一道凜冽劍氣掠起,恐怖的意志之威衝天而起。

劍道意志,風之意志,魔道意志!

三種意志交雜在一起,四靈魔劍出現在凌浩手中。

「地階靈寶!」衛家人群倒吸一口涼氣,地階靈寶恐怕他們此生都未見過。

手持四龍魔劍,凌浩緩緩開口:「你們看,這就是我所用的佩劍,乃是真正的意志之劍,四靈魔劍,更本不是你們所說的金色龍劍,況且我的劍乃是地階靈寶,那金色龍劍可以比嗎!」

—————————————————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沒想到這趙飛竟然那麼快就達到了武師中期!還給我來這麼一個下馬威,想想真是不甘心啊”李嚴抱怨道。

“好了吧、老李啊,像幹我們這一行的、整天把腦袋掛在褲腰帶上的人,說不上那天就玩完了!誰手裏沒個幾十條人命!沒幾個仇家,現在他武師中期還能罩着我們點。還有什麼想不開的”何洪向正在抱怨的李嚴說道。

“就、就、就是!你、你聽老何的、準、準、準沒錯!咱、咱們只要有、實、實力才能…….”

“有實力才能站的住腳!”何洪看着文華說的那麼費勁張口接着說道。

文華費了半天勁的的說道:“對、對! 修仙奶爸在都市 、就是那麼個意…思!”


“這個死結巴、誰不想早點晉升武師中期啊,哪有那麼容易啊。我都停留在武師初期快兩年了,不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李嚴暗自在心中想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