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對一百到底要怎麼打?

然而,就在這時,其餘的人,都是消失在擂台之上,然而在鄭天的面前,出現了一位武者,然而就是這樣,鄭天更加驚訝,不是說一對一百嗎?現在怎麼是一個人?

「不是說一百個人對一個嗎?現在怎麼只有一個人對一個人?」很多不知道規矩的人都是震驚的說道。

但是,那些懂得規矩的人,則是搖了搖頭,這一對一百,並非是一個人同時挑戰一百個人,而是一個人連續挑戰一百個人。

如果一場沒敗,那就直接晉級了。

「殺。」鄭天也不管別的了,隨機出手,一道磅礴的力量陡然從鄭天的手中出現,這鄭天的修為乃是武聖帝巔峰的存在,這樣的武者已經算的上是前幾名了。

然而,在鄭天眼前的這位武者,乃是武聖帝中期的修為,可想而知,瞬間就被鄭天給擊敗。 當這位武者被鄭天給打落在地之後,陡然一道光影出現,將這位被打成重傷的武者給穿走。

然而,這位武者卻沒有生命危險,只是有一些重傷之身而已。


這也是龍魂九聖門對這些武者的保護,只要是身受重傷之後,都會擁有直接被傳出去,當被傳出去之後,雖然以免死去,但是卻已經被淘汰了。

但是,即便是被淘汰也會再次站在擂台之上,因為這裡是隨機的抽選,不是讓武者自行選擇的。

隨即,又一位武者跳上了擂台。

當這武者站上擂台之後,鄭天則是再次爆發出自己的力量,瞬間將這位武者給震飛。

一招敗敵。


隨後,便是又換上一位,鄭天也是一個個的擊敗。

就這樣,鄭天,已經連續擊敗了五十人,雖然臉上帶著自豪的神色,但是卻也沒有那麼的放鬆,反而氣喘吁吁。

因為自己的力量消耗的非常的大。

然而,就這樣,當鄭天把第五十一名武者給打飛之後,則是大口喘著粗氣。

臉色有點蒼白,雖然這些時候,他沒有受到傷勢,但是卻也因為消耗太大,快要不行了。

當第五十二名武者來到擂台之上后,鄭天則是眼皮一跳,因為現在上來的武者乃是一位武聖帝後期的武者,與自己的修為相差不多。

而且戰力與自己也是相近。

「呵呵,鄭天,你現在的力氣已經快要用勁了,雖然有點勝之不武,但是卻也可以讓你敗下陣去。所以你應該感謝我,讓你解脫。」那位武者帶著譏諷的語氣說道。

隨後便是出手。

鄭天則是一怒,頓時將自己所剩無幾的氣,也是運用出來,當這氣運用出來之後,鄭天的臉色更加蒼白。

「天際。」

突然,鄭天散發出恐怖的力量,因為鄭天知道,這眼前的武者根本不是現在虛弱的自己可以隨意擊敗的,所以直接運用了武技。

當武技運用出來之後,瞬間一道磅礴的漣漪爆發出來,那漣漪裡面的恐怖能連個,也是散發出來,。直接將這位武者給掀飛出去。

這位武者,則是被光束給傳了出去。

「哈,哈,哈。」

鄭天大口喘著粗氣,如果要是在讓他運用一次這樣的武技,那鄭天根本抗不下來。

就在這個時候,更加恐怖的事情出現了,一位與他的修為相似,但是戰力卻與鄭天的戰力相同,就這樣的一位武者來到擂台之上。

沒等兩人說話的時候,這位武者便是出手,當這位武者出手之後,瞬間將鄭天給打飛出去。

鄭天直接落在擂台之下,一口鮮血吐了出來,隨後昏了過去。

這時,眾人才之後,這一對一百乃是車輪戰,比的不僅是勢力,而且還是耐力。

「下一位。」

就這樣,這場戰鬥持續了很長時間,但是因為力竭,最後這位武者則是站在擂台之上,累昏過去了。

「下一位。」

「下一位。」

「孫冰上。」

「下一位。」

……………………

就這樣,很快便是過去了很長時間,這些武者都是沒有成功的直接進入。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第一百名上擂台,風鎮天。」

隨後,風鎮天陡然來到擂台之上,當風鎮天來到擂台之上后,突然一道身影來到風鎮天的身前,然而這位武者乃是擁有了武聖帝前期的修為,而且還是擁有著逆天六品的戰力,與現在的風鎮天戰力相同。

當這位武者看到風鎮天之後,則是冷笑著說道「呵呵,你碰到我,是你的敗筆,因為我曾經被成為,武聖帝初期最強著。」

風鎮天則是看了看,隨後笑著點了點頭「嗯,知道了。」花落,風鎮天身影如雷,瞬間出現在這位武者的身前,一拳擊在胸口,將這位武者給打落擂台。

這位武者跌落到擂台之下,都是帶著滿臉的不解,看著擂台之上,此時,風鎮天帶著淡淡的笑容看了他一眼,隨後便是負手而立,等待這下一個武者上台。

當下一個武者上台之後,風鎮天則是再次運用這種招式,直接將這個人送下了擂台。


就這樣,一個個武者上來,一個個武者被風鎮天送下去。

此時,風鎮天已經連勝了二十場。

當第二十一場的武者上台之後,則是帶著嘲笑的笑容說道「呵呵,你這個小子,不錯,在武聖帝初期堪稱無敵,但是你不知道,武聖帝初期與中期,可是相差甚遠。」

花落,這位武者直接爆發出恐怖的力量。

當這力量爆發出來之後,一道道能量也是隨機出現,那恐怖的力量,彷彿凝成了一個恐怖的龍捲風一般。不斷的充斥著天空。

此時,眾人都為風鎮天捏了一把汗,雖然他們本來就不看好風鎮天,但是還是比較在意風鎮天,因為風鎮天單憑著自己的武聖帝初期的修為,就一招落敗二十名武者。

這已經要比第一場的鄭天相差無幾了。

就在眾人為風鎮天捏一把汗的同時,風鎮天突然出手,口中念叨「無極陰陽拳。一道磅礴的力量從風鎮天的雙拳當中爆發出來,瞬間將那恐怖的龍捲風給擊碎。然而這位武者也是直接來到了擂台之下。」

滿臉震驚的看著風鎮天。

這時,眾人則是震驚的看著風鎮天,不知道誰高呼了一聲,隨即便是沸騰起來。

「第二十二名武者上台。」

「無極陰陽拳。」

「第二十三名武者上台。」

「小子……」

「嗯,我是小子,下去吧。」

「轟」

「第二十四名。」

「無極陰陽拳。」

「哇」

………………

「第五十名武者上台。」

這時, 喚你醒來之半月如夢 ,堪稱恐怖的存在。

當第五十名武者上台之後,眾人的臉上都帶著一些驚悚的神情,因為這次上台來的則是武聖帝後期武者,面帶著奸笑看著風鎮天。那個笑容彷彿在對風鎮天說道,你要被終結了。我將會是擊敗你的存在。 但是,風鎮天卻沒有絲毫的在意,反而是淡淡的笑容看著眼前的這個武者。

「本少爺乃是武聖帝後期的武者,而且還是擁有著逆天六品戰力的武者,所以你還是自動認輸吧,因為你的戰力也就只有逆天五品而已。」事實上,當這個人說出這樣的話后,則是有些吃驚,因為風鎮天的戰力是逆天五品,但是他都是一招敗敵。


其中不乏逆天六品戰力的武聖帝中期,但是這個少年則是認為,當初的那個人有些大意,所以才會被風鎮天一招擊敗。

但是,風鎮天則是淡淡一笑,手中陡然出現一柄普通不能在普通的劍,然而身上的氣息也是在瞬間爆升了起來,當氣息爆升之後,其修為也是直接爆升到了逆天六品。

當眾人看到風鎮天手中突然出現的劍之後,滿臉的震驚,因為他們看到了,那個恐怖的人物,此時的風鎮天與傳說當中那恐怖的少年十分的相似。

然而,這位少年則是不知道, 拍賣小寵妻:爹地,媽咪要改嫁!

「哼,就算你拿出這破劍,也沒有任何的用處,只是身上的氣息有些……」就在這個少年想要繼續說的時候,才發現,風鎮天身上的戰力也是暴漲了起來。

已經攀升到了逆天六品。

這讓他滿臉驚愕,然而風鎮天則是,口中念叨「仁皇劍法,第一式,仁斬。」話落,風鎮天陡然出手,身體突然消失,再次出現,手中的劍已經揮舞了出去,當劍揮舞出去之後,這位少年,則是倉促抵擋,但是沒等他的武技出手呢,便是被風鎮天的劍直接刺中。

右肩。隨後,一道光束直接將這位少年給包裹在內。

「第五十場風鎮天勝。」這時,那位武者,再次呼喊到。

然而,那位少年被傳送下去之後,則是一臉的不服,隨後大聲喊道「幹什麼?剛才他根本沒有贏我。」

「哼,無知小兒,如果剛才不是九聖龍出手,你早就已經死在這個少年的劍下了。」這時,那位半武聖神後期的老者,冷哼一聲,頓時讓這位少年,渾身一顫。

隨後,第五十一場的武者來到了擂台之上。

當這位武者來到擂台之上后,風鎮天依舊是一劍。

隨後,便是被送了下去。

「第五十二場,上。」

「下去吧。」

「第五十三場,上。」

「仁皇劍法。」

「哇」

……………………

「第五十九場上。」

「去死吧。」

「仁皇劍法。」

風鎮天依舊是運用仁皇劍法直接將這些武者擊飛出去。

然而,就在這時,第六十名武者也是來到了擂台之上。

當這位武者來到擂台之上后,突然一道磅礴的力量散發出來,這股力量要比之前的武者強大許多,因為他的修為,乃是武聖帝巔峰,更恐怖的則是,這位恐怖的武者,乃是擁有著逆天六品的戰力。

然而,風鎮天的情況也是不好,此時也是有些滴汗。

但是,卻沒有什麼大事,只要給風鎮天一會休息的時間,風鎮天便是能恢復過來。因為風鎮天乃是擁有木屬性的武者。


「你不錯,竟然可以堅持到我上場。」這位武者帶著無比的自信說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