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沫這樣想着,反而自動的過濾掉了自己對邱落的不好印象。

就這樣在不知不覺間李沫對邱落的印象好轉了。

郝仁看在眼裏,欣慰的笑了。

這兩姐弟,實在是太不容易了!

雲落天這一行人其實是很不錯的,能和他們認識,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吧!

隨後兩方人馬,開始討論起這三個被圍困的人應該怎麼處理。

李沫只有一個意見,那就是不管最後的結果是什麼,她都希望自己能夠親自動手!

隨後就任由其他人討論起來。

只不過條件有限,能夠想到的辦法也很有限。

突然,在大傢伙討論着怎樣讓他們三個人死得不那麼容易的時候,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傳了過來。

“你們在這裏討論怎麼處置我們,有沒有問過我們會不會不同意?”

之前看到雲落天這邊的人紛紛清醒過來,知道已經無力迴天的三個人放棄抵抗、自暴自棄的站在火圈裏面。

直到聽到他們討論起要怎麼來處理自己的時候,面如死灰的三人,這才反應過來一般。

特別在聽到了他們像是在安排牲口一樣,討論安排自己三人的死法時,終於忍不住出聲了。

看到雲落天和李沫他們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自己吸引了過來,三人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擡起了手。

被擡起的手裏,握着之前準備對雲落天他們偷襲時候的匕首,二話不說就衝着自己的脖子紮了過去。

可惜三人的主意雖然打得好,在無法反抗的情況下,索性就放棄了反抗,爲了少受些折磨,就乾脆自己動手。

但是三人的速度卻比不上火圈的動作。

其實一直也在聽着事情發展的燼空蛇王,顯然也知道大家是不打算就這麼讓這三個人輕易的死掉的。

更何況,這三個人還打算殺掉雲落天,要不是自己醒了過來,自家血主就被殺死了!

而這樣的結果是什麼?那就是自己也要跟着一起死!

這怎麼可以?

雖然血主是很不讓人省心,但是那必須不能死!

燼空蛇王怒了,表示這三個人做的事情,當真是:人可以忍,蛇不可以忍!

想要就這麼痛痛快快的死了?問過自己沒有?

相當不滿意的燼空蛇王,直接操控火圈收縮了一下。

在將三人手裏的匕首直接融化的同時,順便燒光了三人身上的毛髮和衣服!

當然這次動手,燼空蛇王可沒有像之前“教訓”雲落天的 時候那麼的“溫柔”!還要顧及到不能傷到雲落天。


這三個人,怎麼樣都無所謂!

這一下,弄得三個人渾身都被燙出了大大小小的傷。

“啊!”場上的三個女生,在火圈從圍攏到再次分散開的那一瞬間,突然發出了一聲尖叫!並且忙不迭的轉過了身。

她們實在沒有想到,僅僅是電石火光之間,就發生了這麼大的轉變。

從三個人意圖自殺逃避接下來更加痛苦的一切,到火光一閃,三個人就被燒光衣服,還順便脫了一層皮。


這三個人卻感覺不到周遭的一切了。

全身的皮膚都被灼燒一遍之後,三個人只感覺渾身上下,全部都疼。

那種劇痛中帶着一絲絲的麻癢,滲入骨髓,讓三個人一邊在地上打滾,一邊不停的抓撓。

在這個過程中,三人的哀嚎聲不斷的響起,身上的傷口隨着他們的抓撓越來越多、越來越深。

看到三個人這樣的慘狀,突然大家都滿意了。

越來越難受的三個人,甚至慢慢的開始用頭一下狠過一下的撞在地面上,希望能緩解身上的疼痛和癢意。

只是這樣有什麼用呢?不過是飲鴆止渴罷了。

李沫背對着三個人,聽着三人的動靜,咬咬牙,還是重新轉回身體,看向了他們三個人的方向。

死死的看着他們三個現在這樣一副痛苦萬分的樣子,面上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這一場以頭搶地的大戲,結束在顧苗的不忍心上。

在顧苗勉強的聽了他們三人的慘叫聲好一會兒之後,終於把頭埋在已經來到她身邊的夢子都懷裏,一邊發抖,一邊帶着哭腔小聲地說着:“就這樣算了吧!給他們一個痛快吧!我……沒法在聽下去了!他們這樣實在是太慘了!”

面對這樣的情況,對比起折磨這三個人,更在意自家女朋友感受的夢子都,只好徵求大家的意見。

好在這三個人現在的慘狀,已經勉強算得上讓大家滿意了,就算是給夢子都顧苗一個面子,現在解決掉他們也沒什麼不可以了!

也就同意了給他們一個痛快的建議。

然而,就在大家送這三個人上路之後卻發現燼空蛇王露出一副戒備的姿態,看向了其中一個進入小廳的通道口…… 注意到目前大家都是異常狼狽的狀態,除了實力較弱的李沫這邊,大家還算是狀態不錯。

除了李浩之外的其他人,只不過是因爲剛剛那一場背叛的戲碼讓人感到心傷。

而云落天這邊卻幾乎是人人帶傷。

考慮到這一點,不管來的是人還是其他的什麼兇獸,對大家都十分的不利。


於是雲落天和李沫雙方重新組合出來的隊伍乾脆的選擇了避戰。

選擇了之前李沫他們進去暫避的通道鑽了進去。

四個並沒有受傷的人攙扶着四個受傷最嚴重的人,李沫則背上自家弟弟李浩,跟着情況稍微好一些的扈平和邱落,用比較快的速度離開了小廳。

由於走得太過匆忙,一行人並沒有做什麼善後工作,也根本沒有注意到,原本要殺死的三個人中,有一個人依然一息尚存。

那個人同樣也沒有變化容貌,一直是自己的本來面目。

當然啦,被燼空蛇王一番動作之後,原本的樣子是什麼樣的,恐怕也只有他們自己還記得吧。

奄奄一息、滿身血紅的人,用手捂住自己的傷口,掙扎着爬了起來!

如同野獸一般嗜血的眸子,看向雲落天他們離開的方向,強忍着疼痛伸手在自己的個人端上點了起來。

把好不容易積累起來的積分,全部都花費了出去,選擇將連同王貴在內剛剛死去的人,都治療好。

節目組在這種事情上的效率很高,直接就通過不知的機關將他們四個人全部帶走了。

這邊王貴四人剛剛被節目組那邊接走,那邊之前燼空蛇王戒備的盯着的通道口中就鑽出了一隊人馬。

這一隊人並不是很多,只有四個人,身形多少有那麼一點狼狽,但是整體看起來卻還好,絲毫不影響行動。

有傷的地方也已經完全被處理包紮過了,還算好看的臉色,看得出也不是什麼缺少積分的人;或者說是本身實力不錯,能夠搶奪到不少積分的人!

他們是被之前慘叫聲吸引過來的,但是在即將過來的時候,被刺鼻的血腥味和驟然安靜下來的情況,驚了一下。

也就沒有立刻出現在這裏。

最後是考慮到無論如何也要過來談查一下情況,這纔到了這邊。

他們一出現在小廳裏,就忍不住閉上了眼睛,眼前的這一切,實在讓他們難以想象!

不過也只是那一瞬間罷了,遊戲進行到現在這個地步,情況比現在這個小廳更加慘烈的也不是沒有。

所以,雖然一時間有些難以接受,但並不代表四人會產生什麼其他更加深刻的情緒了。

相反,他們最終還咬咬牙,踏進了這滿是血泊,有着七倒八歪的屍體的地方。

……

雲落天幾人卻是對小廳之後發生的事情完全不瞭解,在郝仁的幫助之下,避過了好幾個機關,找了一個勉強算得上安全的地方,暫時停了下來,休息整頓。

只是節目組顯然沒有讓雲落天他們好好休息的打算。

就在雲落天所有人剛剛毫無形象的癱坐在地上,準備拿出揹包中的營養液,稍微填一填肚子,並且稍微閉目養神一下的時候。

雲落天幾人和李沫身上的個人端同時響了起來。

不用看,大家就知道是非懸賞玩家和懸賞玩家的定位再次被髮送了過來。

點開一看,距離雲落天他們這一組懸賞玩家最近的非懸賞玩家,除了李沫這一組已經和雲落天幾人達成協議的玩家之外,另一組現在就在雲落天他們被堵截的小廳之內。

這個距離一個不小心就會被追擊上!

好在……大家的視線落在了找這個地方的郝仁身上,心裏默默的慶幸:現在他們的隊伍裏有這麼一個人!

接着大家的視線看向來時通道那似乎沒有任何問題的通道上。

那裏是雲落天和李沫一行十三個人剛剛通過的地方。

通過的方法卻是一個接着一個,不敢有絲毫怠慢的踩着前一個人踩過的地方,戰戰兢兢的過來的。

隨後雲落天讓燼空蛇王憑藉自身的優勢,掃除了大家經過的痕跡。

因爲那個地方是一個真正的死亡機關,如果不能夠用正確的辦法走的話,就會觸動機關。

而一旦觸動了機關,那麼就再也沒有辦法活着離開那個地方了。

當然一進去就觸發了機關,或者是最後一步踏錯這種當然還是有機會逃離的。

這也是雲落天幾個人給接下來要追過來的隊伍奉上的一份大禮!

至於這份大禮有沒有機會被觸發,就要看最近的那一隻隊伍能不能收到定位信息了。

不過在這之前,雲落天他們還是要稍微移動一下自己的位置,畢竟明晃晃的在這裏等人過來,這明顯就是在提醒別人有問題。

而大家之所以對這裏滿意,就是因爲前面不遠處就有一個分岔口,正好可以讓他們躲藏進去,不至於被發現,從而讓整個陷阱變得沒有意義。

大家互相扶持着,鑽進其中一個岔路口,並沒有走多遠。

其實不是雲落天他們想要看什麼結果,只是受傷頗重的他們,就算是有人攙扶,也實在是難以爲繼。

只好躲藏好了之後,讓情況比較好,實力最強的邱落和扈平先頂住。

如果那幫人也有法子在不觸發機關的情況下,來到這邊,也能有個反應的時間在裏面。

只是等了好一段時間,就連雲落天他們估摸的最慢速度都應該到達的情況,依然沒有什麼動靜。

不由得讓人有些懷疑是不是節目組弄錯了!

就在這個時候,燼空蛇王卻收緊了纏在雲落天手腕上的身體,仰起自己小小的三角腦袋,不斷地吞吐着蛇信!


儼然是一副戒備的姿態。

人!來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