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邊通道的妖獸最強大,石門也最特別,那麼這也就說明這扇石門之後的東西將會是最好的。

她一點也不擔心打不開石門,即便找不到宋魁,她也可以請她家門主來,御土門的門主修為直逼混沌境,她相信,以他老人家的修為和手段,絕對可以破開這石門。

在陰陽龍鳳圖裡,周天看了一眼離去的四個御土門人,又是看了眼進入石室的耀金公國和烈恩公國的人,嘴角的笑意愈發的濃郁了。

他所等待的時機似乎是到來了。

「火雀,操縱陰陽龍鳳圖往右邊的石門靠攏。」周天面色平靜,漆黑的眼眸閃爍著精光,道。

「小子,你終於準備出手了,不過這陰陽龍鳳圖只要靠近修真境實力的人,隨時都有可能被發現哦!」陰陽龍鳳圖無聲無息的接近著石門,蛟調侃道。

「這我自然明白,不過這御土門的護法現在傷勢嚴重,實力十不存一,而御土門人也只有一個開光期的在她身邊,此時不動手更待何時!」周天緊握著古樸匕首,深吸一口氣,道:「火雀,一旦被他們發現,就讓我出去,同時把你的所有力量都借給我。」

「好!」

火雀乾脆簡介的應了一聲,隨即便是不在多言。

陰陽龍鳳圖緊貼著地面,其上的圖案隨著環境的變化而變化,和四周融為一體。

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二十米,十米,五米…

隨著陰陽龍鳳圖一點點的接近石門,周天的心臟也是提到了嗓子眼了。

「什麼東西?」

閉目療傷的薛靈喧陡然睜開眼睛,她一掌拍出,旋即一道濃郁的真元匹煉對著不遠處的陰陽龍鳳圖爆射而來。

此時,陰陽龍鳳圖裡離石門僅有三四米的距離,如果薛靈喧沒有在療傷的話,或許陰陽龍鳳圖靠近她十米之內,她便能發現,然而這世間沒有如果。

「咻!」

火雀的力量毫無保留的湧入周天的體內,望著迎面而來的真元匹煉,周天一個跳躍便是躍出了陰陽龍鳳圖,旋即陰陽龍鳳圖在蛟的控制下,變小隱藏在了他的右手臂的衣衫之下。

「給我開!」

周天速度極快,眨眼間便是來到石門前,一把將匕首按在了凹槽之中。

出乎周天意料的,石門竟是瞬間便打開了,來不及多想,周天便是躍進了石室之內。

「真是腳涼了就有人給我送鞋來!」

薛靈喧先是被這突如其來的身影一驚,待等他看清了來人的實力之後,卻是冷笑一聲,當看見洞開的石門時,更是露出了一抹迷人的笑容。

一個開光期的小賊而已,鄭娟也是開光期的修為,在加上她自己,這小賊還不乖乖就擒。

然而,薛靈喧嘴角的笑容僅僅是保持了片刻,便是被錯愕所取代,應為洞開的石門又是在飛快的閉合了。

怔了片刻后,薛靈喧便是不顧傷勢,欲在石門閉合之前衝進石室之內。

「轟!」

一聲山石碰撞的聲音響起,薛靈喧撞在了閉合的石門之上,她終究是慢了半拍。

「該死!」薛靈喧惱羞成怒的踢打著石門。

「薛護法…」守在通道門口的鄭娟姍姍來遲,畏懼的望著薛護法。

「你是怎麼看守通道的,這人都離石門這麼近了,你居然毫不知情!」薛靈喧呵斥道。

「我…」鄭娟一臉恐慌和委屈,她很謹慎的看守通道,然而她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是集中在了耀金公國和烈恩公國的人身上。

「這也不能全怪你,此人隱身之術極其高明。」

望著宛如受氣包一般的鄭娟,薛靈喧氣也消了不少,恢復了昔日的沉著冷靜,道:「而且那小賊只不過是開光期的修為,他遲早都是要出來的,我們只需守住這處通道,裡面的東西一樣會落在我們的手裡。」

「是!」鄭娟被薛護法這麼一說,也是眼眸明亮,欣喜的道:「而且他還為我們找到了開啟石門的鑰匙,要不然,我們還真不知要到何時才能破開這石門呢!」 「這門…居然自己關閉了!」

石室之內,周天回頭望著轟然關閉的石門,眉梢緊鎖,無語的道。

這完全打亂了他的計劃,他原計劃是進入石室后,隨意的拿一兩樣好東西,然後遠遁而走。

現在倒好了,他可以隨意的研究和拿取石室里的東西,然而他想要從原路返回卻是不太可能了,那薛護法必定還守在外面,他一出去,就會被逮住。

「不管了,先看看這石室里有些什麼好東西吧!」搖了搖頭,周天開始打量著四周。

這間石室面積不大,只有近百平方米的面積,四周的石壁之上鑲嵌著十幾顆閃閃發光的星輝石,將這裡照的宛如白晝。

石室內布置很少,看上去有些簡樸與空曠,在石室中央的位置,有著一處座椅,座椅之上,一具枯骨坐立其上,眼眶深陷的骷髏頭,掉落在慘白的大腿骨,這種模樣,在這安靜的環境中,看上去有些恐怖。

在座椅的前方,擺放著一張頗為寬長的淡綠色玉石桌子,在玉石桌子之上,並排擺放著四個古樸的楠木盒子,盒子上面泛著一陣詭異的光澤,如同潘多拉魔盒一般誘人。

「看來真正的好東西應該就在這四個楠木盒子里了!」

蛟和火雀都是從陰陽龍鳳圖裡飄了出來,一左一右的懸浮在周天的兩邊,眼神好奇的盯著四個古樸的盒子,道。

「就讓我看看究竟是什麼好東西吧。」搓了搓手,周天眼眸火熱的走向淡綠色的玉石桌子,興奮的道。

「小子,你就這麼打開這盒子?」就在周天準備打開盒子時,蛟忽然開口,戲謔的道。

「那…那還要怎樣打開這盒子?」周天的手僵硬在空中,疑惑的問道。

「你就不怕這盒子有什麼問題嗎?須知,這些強者留下好東西是為了不讓自己的傳承斷絕,如果連小心謹慎都做不到的話,你說,這墓穴主人會不會把傳承留給”有緣人”呢?」火雀笑吟吟的道。

「我終究還是太嫩了嗎?」

聞言,周天收回手掌,神色落寞,虛心問道:「我該怎麼做?」

「你一直都生活在小小的咸豐城裡,對於這些你不了解,這也正常。」看著少年情緒有些落寞,火雀微笑著道:「你用真元隔空將其拖開就行了。」

「有道理!」聞言,周天眼中的落寞全然不見,點頭若有所思的道。

話音剛落,周天的手掌之上便是有著一縷縷的火紅真元浮現,旋即他曲指一彈,一道指拇大小的真元匹煉便是準確無誤的轟擊在了盒蓋之上。

盒蓋被擊開,周天便是見到,古樸的盒子裡面,一卷綠的捲軸正泛著翠綠光澤,安靜的躺在盒子之中。

看見捲軸,周天眼眸中湧現出喜悅之色,他一掌不急不緩的拍出,旋即一團火紅的真元便是輕飄飄的附著在了綠色捲軸之上,然後他五指彎曲成爪,手掌便是陡然爆發出一股吸力,將捲軸吸到了他手中。

「小子,學的蠻快的嘛!」看著周天無師自通的手法,蛟誇獎道。

並未理會蛟難得一見的誇獎,周天將目光投向捲軸之上,深吸口氣,然後緩緩的將捲軸攤開…


「天階中級功法,青龍木黃功,木屬性功法!」

這卷功法捲軸並沒有太多的介紹,但是就這麼幾個字,卻已經是說明了一切…

天階功法!而且還是木屬性的功法!

這卷功法正好適合現在的周天,雖然神通比天階功法更厲害,然而它對修鍊者的要求極高,憑凝脈境的實力想要把神通即便是最低級的黃階神通煉至小成,這都是不太可能,畢竟這太難了。

就拿周天的心魔大法來說,按照心魔老人的說法,這心魔大法可是地階的神通,比天階功法足足高了三個等階,然而到目前為止,心魔大法在周天手中的威力還不如黃階武技。

所以,天階級別的功法是最利於周天修鍊的功法,而且這卷功法是木屬性的,五行中,木生火,而他還又一卷天階功法—烈焰噬浪決,一旦他將這青龍木黃功修鍊出一些火候,到時候,這兩部功法相輔相成,威力必定不凡。

絲毫不客氣的將捲軸塞進空間戒指里,周天笑眯眯的道:「看看下一個盒子里是什麼東西吧!」

說完,他一指彈出,一道細小的真元匹煉轟擊在了第二個盒子的盒蓋之上。

「還是捲軸!只希望我不要那麼倒霉,讓我遇到火屬性和木屬性的功法就好了!」

看著第二個盒子里的青色捲軸,周天嘴裡祈禱了一句,隨即一把將其吸入掌中,然後緩緩的將其攤開.

頓時,一股勁風撲面而來,將周天的頭髮吹得倒豎起來,讓得他渾身微微的一個哆嗦,但是,他的目光卻是落在了幾個泛著青色的大字之上:「天階低級武技,清風劍罡,風屬性武極!」

「居然是風屬性的武技!」周天眉頭微微一皺,他雖然有風屬性的體制,但到到目前為止,他都沒有修鍊過任何風屬性的功法。

這屬性武技必須要相陪的屬性真元配合施展,其威力才能完全發揮出來。

「小子,這武技還是不錯的,畢竟你現在是用劍,雖然劍法不怎麼滴,但還是可以修鍊一番這清風劍罡,相信我,既然你沒有修鍊風屬性的功法,但這套武技的威力也不會比你的天罡十二劍差,等你以後修鍊了風屬性的功法,這武技的威力必定還會倍增。」蛟點醒道。

「沒錯!」聞言,周天微微一笑,喜滋滋的將武技捲軸收進了空間戒指里。

「希望下一個盒子里的是風屬性的功法吧!」

說著,周天將目光投向第三個楠木盒子,有了前兩次的經驗,周天輕而易舉的打開了盒蓋,只不過當他看清了盒子里的東西時,眼裡閃過幾抹古怪和疑惑。


第三個盒子里的東西,居然是一個通體泛著金色光澤的葫蘆,葫蘆周身刻畫著詭異而繁奧的附文陣法。 「哈哈…!這葫蘆我要了!」

就在周天準備將黑色葫蘆吸進手中看個究竟時,蛟卻是毫無形象可言的大笑一聲,旋即他化作一團漆黑的煙霧,對著葫蘆撲去,幾息之後,蛟迅速的鑽進了陰陽龍鳳圖裡,而盒子里的葫蘆也是消失不見了。

對此,周天目瞪口呆的楞了好半響,才緩緩的回過神來,對著身旁的火雀,問道:「這…神馬情況?」

「你猜猜。」火雀的聲音之中透露著些許欣喜之意。

「難不成,這葫蘆是極陰法寶。」周天心中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猜對了,就獎勵你打開第四個盒子吧!」火雀眼角含笑的道。

「什麼級別的法寶?」

「中品靈器!」

「你確定沒看錯?」

「你還不相信我的眼力嗎?」

「什麼啊?中品靈器!快叫蛟把葫蘆吐出來!」周天的臉都快哭了,大聲道。

「都這會兒了,估計蛟是不太可能把葫蘆吐出來的。」火雀一臉惋惜的道。

「中品靈器!那葫蘆可是中品靈器啊!」周天雙手舉起小巧的火雀,可勁兒的搖晃著,不甘的叫道。

「對於從未見過靈器的你而言,我知道,也理解,你很想保留下那葫蘆,但你再好好想想,就算那葫蘆到了你手裡,當你知道那是極陰法寶后,你會不會把它交給蛟吸收煉化?」火雀有條不紊,不慌不忙的說道。

聞言,周天也算是冷靜下來,的確,憑他和蛟的關係,這葫蘆必定會是屬於蛟的,不過他心中還是很想仔仔細細的觀摩一番他未曾研究過的靈器。



「那蛟吸收了靈器葫蘆后,它的實力會增長到何種地步?」周天也是徹底斷絕了再見見靈器的意願,道。

「說不好,但至少會比現在的我要厲害不少吧。」火雀極為人性化的聳了聳肩,道。

「那你跟蛟的力量能否合在一起,為我所用?」周天目光灼灼的盯著火雀,道。

「嗯,可以是可以,但你的身體未必承受的了。」沉吟了片刻,火雀開口道。

「可以就好。」周天瞥了眼石門,接著道:「現在看看最後一個盒子里有什麼吧,千萬不要是極陰法寶了。」

曲指彈出一道真元匹煉,周天和火雀都是緊盯著盒子,既然功法武技和法寶都出現了,那麼接下來的會是一瓶丹藥也說不定,火雀在心裡默默的祈禱著會是純陽丹藥。

實力這東西,誰都不會嫌多滴!

待得盒蓋打開,火雀眼眸流露出失望之色,最後一個盒子里擺放著一顆火紅的晶石,這晶石只有嬰兒拳頭大小,散發出一股熾熱,讓得冰冷的石室的氣溫都是上升了不少。

「這是什麼玩意兒?」

眉頭微微一皺,周天不解的呢喃道,不過想到能和天階功法武技和靈器放在一起的東西應該不會太差,所以對著晶石發出一股吸力,準備仔細觀看一番。

「小鬼,這東西我要了!」

晶石剛剛離開盒子,一道驚雷般,霸道無比的聲音陡然在周天的腦海中響起,隨即,在周天毫無察覺的境況下,他的腹部竟是伸出一隻鮮血一般的火紅利爪,一把將火紅的晶石握住,然後宛如鮮血一般的真元利爪便是縮回了周天的腹部。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