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這一擊,蘊含了宇文天十成的功力,罡氣與肉身的力量融合為一,自然是強大異常了,他只不過是被反震力逼退了十丈有餘,而是原則是被宇文天一擊轟入了地面,砸出了一個深深的大坑。

這時候,它才意識到宇文天的強悍,之前自己似乎佔據的優勢,原來都是群獸合攻而來的,它只不過是比其它的石獸強大一些而已,但並沒有宇文天強橫。

「吼……」

這時候,其餘的幾隻石獸都狂奔過來,對著宇文天飛撲而來。

「滾!」

宇文天暴怒,這群大傢伙,真會挑時機,剛才與石猿的一次對抗,他消耗了不少的罡氣,這時候對敵群獸,自然是萬分吃力,不過,他卻沒有一絲害怕,只有無盡的冷漠。

他收斂了罡氣,手中噬神槍翻飛,瞬間沖入了石獸群中,他要以純肉身的力量來對抗這群恐怖的大傢伙。

雖然這樣做危險重重,但是他宇文天向來不怕危險。

「唰……」

他身輕如燕,迅捷似電,穿梭在獸群之中,一槍一槍砸在石獸身上,而石獸,卻是無法捕捉到宇文天的身形,還經常相互間衝撞。

「吼……」

石猿已經從深坑裡出來了,彷彿受了奇恥大辱一般,他對著數十丈外的宇文天怒吼一聲,腳步一蹬,幾個呼吸便跳將過來,巨大的拳頭對著宇文天轟來。

「怕你不成!」

宇文天冷喝一聲,右拳凝聚了自身的最強力道,猛然擊出,直接與石猿的巨拳撞在了一起。

「轟……」

石猿被宇文天的力量逼退了數丈,身形微晃,而宇文天則是被石猿撞飛了三十丈之遠,不過卻沒有受傷。

甩了甩右拳,宇文天疼的齜牙咧嘴,瞪著遠處的石猿,狠狠地罵道:「這該死猩猩,力量怎麼會如此恐怖,都趕上那石人了!」

「吼……」

石猿可不知道宇文天在嘀咕什麼,暴吼一聲,再次沖了過來,而那些石獸,則是先於石猿沖向了宇文天,畢竟,他們可不懂的什麼戰鬥規則,只要將宇文天殺掉,拿回石獸之心就好了。

宇文天神色不變,瞬間騰空而起,噬神槍對著石虎的後退強橫抽出。

「轟……」

這次的力道非常強悍,直接將石虎的一條後腿給抽斷了,失去了平衡,只能在地面上打滾,行動受阻。

一擊之後,宇文天趁著其它的感覺還沒有到,再次抽出了一擊。

「轟……」

「吼……」

石虎慘叫一聲,另外的一條後腿也斷了,這下它在短時間之內便無法行動了。

這時候,一股猛烈的勁風從左側襲來,宇文天身形一轉,瞬移了三丈的距離,便看到一隻巨大的熊掌向著石虎拍下。

「轟……」

石熊的這一掌,力量十分霸道,直接拍在了石虎的后腰上,生生拍出了一個巨大的掌印,留下了道道清晰的裂紋,石虎吼叫連連。

宇文天此時抓住機會,對著石熊的後退猛然一棍擊出,只聽得「轟」的一聲,石熊的後腿瞬間出現了一道巨大的槍痕,如同壕溝一樣,周圍還有數不清的裂縫。

「吼……」

石熊暴怒,一掌對著宇文天拍了下來,殺意凜然,宇文天神色微變,身形瞬間消失,堪堪避過了對方的霸道一拍,同時,他再次對著石熊後腿上的那道裂痕,大力轟出。

「轟……」

「咔咔……」

一聲巨響,石熊的後退終於斷了,失去了平衡,石熊轟然倒地,宇文天乘勝追擊,再次將另外一條腿也給打斷了。

這時候,其餘的石獸都沖了過來,向著宇文天撲去。

宇文天神色鎮靜,沒有絲毫慌張,與群獸纏鬥在一起,半天下來,除過石猿之外,其餘的石獸皆被宇文天轟斷了後腿,無法行動。

這時候,宇文天才對著石猿沖了歸去,嘴角微微翹起,傲氣凜然。

「死猩猩,解決了這群礙手礙腳的傢伙,就輪到你了!」宇文天的聲音十分洪亮,只峽谷中回蕩著,如同鐘鳴。

「吼……」

石猿暴吼一聲,一躍二十丈,向著宇文天衝去,兩隻巨大的手掌帶起了真正勁風,隱隱夾雜著破空之聲。

宇文天緩緩舉起了噬神槍,身上的氣勢瞬間凝聚到了巔峰,身後顯出了十六丈高的金蓮佛影,寶相莊嚴。

「修羅屠神!」

宇文天眼睛猛然一睜,身上凌厲的殺氣衝天而起,噬神槍幻化出一道十六丈長的紫金色槍罡,瞬間刺向了石猿。

「轟……」

巨響震天,地動山搖,石猿被噬神槍震退了二十丈遠,狼狽地倒在地上,而宇文天亦是被反震之力彈飛了二十多丈遠。


不過,宇文天的速度和控制力豈是石猿可以比擬的,他迅速穩住身形,直接施展空間意境,瞬息便到了石猿的身前,噬神槍猛然刺出。

石猿剛剛站起身來,還沒穩住身形,便看到恐怖的槍罡刺來,它已經來不及反應,只將右臂伸出,阻擋在前。

「轟……」

一聲震天巨響,石猿的右臂直接崩碎斷成一堆碎石散在地上,而它的身形倒飛而出,砸在了石壁上。

宇文天畢竟是攻擊方,只是被反震力震退了一丈,便再次掠向石猿,噬神槍化作長棍,猛然砸下。

「轟……」

「吼……」

石猿被宇文天打了個措手不及,只能是倒在地上怒吼連連。

「殺!」

宇文天殺意如潮,手中的噬神槍彷彿是一把大斧,對著石猿的四肢猛然劈下。

「轟……轟……」

在一陣陣怒吼聲結束之後,石猿的雙臂齊斷,兩隻後退也受了不輕的傷,借著宇文天喘氣的瞬間,它猛然沖將起來,巨大的身軀對著宇文天砸來。

「吼……」

宇文天神色微變,身形一閃,直接移到了一邊,噬神槍高舉,正欲砸下,卻發現石猿突然改變了方向,快捷無比地沖向了峽谷。

「休逃!留下吧!」

宇文天眼神微眯,身形一動,追擊而去,怎奈石猿的後腿太長了,一步三十丈,連翻帶滾,很快衝進了峽谷深處。

宇文天追了兩百丈后,便停下了腳步,神色冰冷,看著石猿消失的方向,冷聲道:「別讓我遇到你,不然就掏了你的心!」

說完,便身形一閃,回到了剛才的戰場,看著七隻傷殘地倒在地上怒吼連連的石獸,宇文天的心情才好了起來,拿出了一把復氣丹服下,稍運丹田將之煉化,才向著最近的一隻石獸走去。

「轟……」

「轟……」

……


片刻之後,場上的七隻石獸變成了一堆碎石,宇文天將七顆石獸之心拿走手中,感受著其中散發出來的濃濃的大地之道的氣息,他欣喜不已。

找了一塊平整的巨石,宇文天盤坐其上,稍稍平復了激動的心情,將十二塊石獸之心全部放置在腿上,稍運丹田,慢慢將之煉化。

!! 數個時辰后,宇文天才睜開了眼睛,識海中的那枚大地之道的麥芽還是沒有萌發,但已經處於一種突破的狀態,隨時都有可能萌發,使得宇文天感應到一絲大地之道,領悟大地意境。

「呼……」

宇文天無奈地嘆出一口氣,緩緩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便向著峽谷的深處奔去。

按照宇文天的預料,十多顆石獸之心,應該可以使自己領悟大地意境的,但是,結果卻讓他有些失望,他不知道那一層薄薄的阻礙什麼時候能夠打破,希望早一點吧!

一個時辰后,宇文天已經進入到了峽谷深處,他總感覺自己所行的路線是迂迴曲折的,但是視覺上卻一直是直線前行。

宇文天此時已經停下了腳步,神色略顯凝重,他思索著,怎麼走過眼前的這段路。

面前是一片石林,一望無際,怪石嶙峋,林中有石獸形象的巨石,有的一丈多高,有的則是十丈來高。雖然視線之內看不到有十一丈以上的,但是宇文天相信,這只是石林邊沿的情況,在石林深處,恐怕還有更為恐怖的石獸存在,二三十丈高的恐怕都不足為奇了。

更讓宇文天覺得奇怪的是,這座石林,並非傳統意義上的石林,而是真正的森林,一棵棵樹形成的林子,只不過,這些樹都是石頭形成的。

這時候,宇文天不禁猜想,是不是這裡之前本身就是一片真正的草木森林,林中的有這真正的妖獸,被大神通者以絕頂神術將這裡全部變成了石頭,石樹,石草,石獸。

如此一想,宇文天不禁脊背發涼,如果他的猜想是真的話,那麼這會是一件多麼恐怖的事情。

將一方世界變成石頭,這種本事,恐怕又是一些傳說之中的存在!

宇文天雖然極想參悟大地意境,但是,他不想在這裡斬殺石獸,以免引起暴亂,引出強大的石獸,那麼他的路就不好走了。

運轉《斂息訣》,將自身的氣息收斂起來,彷彿沒有存在一般,但卻有一個人影存在,緩緩地進入了石林之中。


深入了一刻鐘,宇文天並沒有引起石獸的注意,無驚無險,不過,讓他嘆息的是,進入石林的路程中,他遇到了許多株靈藥,全部都是石頭的,冰參,黃精等等。

這時候,宇文天不禁暗自咒罵起了那位絕頂強者,白白浪費了這麼多靈藥,雖然那位強者很有可能是自己虛構的。

宇文天的腳步很慢,注意力高度集中,二十丈外的那隻石獸,足足有二十丈高。宇文天相信,他在這隻石獸手中,過不了幾招,對方的力量很可能超過了他的想象。

「咔咔……」

忽然,一陣輕微的斷裂聲響起,宇文天立即停下了腳步,將自己的身形隱匿在那隻巨獸無法捕捉到的巨樹後面,警惕性提高到巔峰狀態,目不轉睛地看著那隻巨大的石獸。

「咔咔……」

斷裂聲再次響起,那隻巨大的石獸的腦袋似乎動了動,從左邊偏到右邊,尾巴從右邊挪到左邊,做前爪舒展開來,腦袋枕在上面,似乎在睡覺。

半晌過去了,石獸再也沒有發生一點聲響,似乎恢復到了之前的平靜狀態。

宇文天輕輕地呼出了一口氣,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有驚無險,這確實讓他緊張了一會兒。

他再次檢視了一下自己的隱匿情況,發現並沒有什麼漏洞,便起身饒過巨獸,向著叢林深處走去。

宇文天不知道,在他悄悄地饒過石獸的時候,他剛剛躲避的那顆巨樹,發生了一些難以想象的變化,只見一丈高的樹榦處忽然起了一些褶皺,形成了兩隻眼睛,一個鼻子和一張嘴巴,看起來極為詭異,盯著宇文天消失的地方,似乎露出了一絲笑容。

只不過,這一切都是一瞬間發生的,根本沒有任何生靈注意到。

漸漸的,石林中憑白起霧了,淡淡的白霧,普通至極,並不能阻止神識的探查,但卻可以阻擋視線。

宇文天倒是有些奇怪,這些霧氣從何而來?會不會有什麼特殊的現象或情況?

他的腳步更加輕捷了,彷彿與霧氣融為一體,饒過了一隻只巨大的石獸,這半天下來,宇文天真的是心驚膽戰,因為他看到了不止十隻三十丈高的石獸,還有一隻四十多丈高的石獸。

他不禁想,什麼樣的境界,可以戰敗或者斬殺這隻龐然大物?

幾乎是成了霧氣了,他的速度很慢,很謹慎地遠離了這隻四十多丈的巨獸,繼續向著深處走去,或許,那裡還有更為恐怖的石獸存在。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