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好好,看來咱們是真的老了阿義……”魏老五眼睛一眨不眨的與劉猛對視了幾秒突然大笑着感慨了一番,說實話在濱城已經很久沒有人敢和他這樣講話了,他彷彿在劉猛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輕時的影子。

“呵呵”一旁蓄勢待發的洪義冷冷一笑,目光中殺氣十足,他在江湖上混跡了二十多年了,一路從緬北叢林被狠辣的毒梟追殺到濱城,直到被魏老五救了成爲其貼身保鏢,什麼樣的狠角色沒見過,身上背的人命足足有兩位數,豈會被一個二十來歲的小夥子三兩句不知天高地厚的話語震住,不過他也清楚,從之前劉猛不經意間的試探就可以瞧得出眼前這位年輕人有兩下子。

“切,你別聽他胡說八道老爸,您年輕着呢,每次你去學校接我的時候我同學還以爲你是我哥呢,那個臭流氓才老呢,瞧他那身打扮,和個農村老大爺似的!”魏小柔見她犀利的老爹也看不慣劉猛了,上去抱着魏老五的胳膊又搖又晃的撒着嬌小嘴甜巴巴的安慰道。

“哈哈,你個小丫頭片子就別忽悠你老爹了,說着說着還把你老爹的輩分給降下來了!”魏老五見女兒這麼懂事心情大好的捏了捏女兒白皙的小臉蛋。

“哎呀爸,人家都多大了,你還捏人家!”魏小柔躲避着老爹大手的揉捏,繼續煽風點火道:“您到底是不是我爸啊,看你閨女被人欺負了還無動於衷,我不管哈,今天你不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臭流氓,今天晚上的生日晚會我就不參加了,哼!”

“別耍小性子,今天是你的生日寶貝兒,高興點哈!” 重生之女配復仇

洪義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衝劉猛笑了笑:“那咱今天就比劃比劃小夥子?”

“好啊,你都這麼說了,我也只好向前輩討教討教了。”劉猛笑着的點了點頭衝洪義做了個請的手勢,自從告知了魏老五的身份之後一直低着頭不言語程靜梅擔心的拽住劉猛小聲叮囑道:“猛子,你……你小心點。”

“沒事梅姐,這位前輩不是說了嘛,只是比劃比劃,又不是打架。”劉猛微笑着安慰了程靜梅一番,而且故意提高聲音讓魏老五和洪義聽到,意思很明顯,哥已經把話挑明瞭,如果你們真想玩橫的那也別怪哥手黑。

洪義衝劉猛虎虎生風的抱了抱拳,然後朝劉猛伸出了右手,劉猛還以爲洪義會和自己練練拳腳呢,沒曾想搞了半天是比手勁腕力,不過轉而就釋然了,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真正的高手過招根本無需大動干戈整那些沒用的花架子,有時候雙方只是靜靜的對視一番就能分出高低,於是點頭微微一笑,走過去握住了洪義的右手。 第094章 冤家路窄

在魏小柔疑惑的眼神中,兩隻鐵掌緊合二爲一握成一隻鐵拳,洪義剛一開始只使出了五成的力道,他認爲五成力道已經完全可以對付劉猛了,而且用勁很是猛烈,直接發力想讓劉猛儘快明白深淺知難而退,可是沒想到握着自己手掌的那隻大手力道一直很輕柔但緊緊的束縛包裹着自己,讓他有一種有力無處發的無奈之感,他似乎明白了什麼,擡頭望了一眼依舊面帶微笑的劉猛趕緊加大力道,可是他越是發力,那隻大手就束縛的他越緊好似在作繭自縛,直到他使出九成力道的時候仍舊起不到任何作用,腦海中頓時閃現出兩個字:高手,眼前這位年輕人絕對是個不露聲色的頂級高手,很識趣的放棄了全力應對,衝劉猛苦苦一笑。

這時只聽在一旁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的魏小柔疑惑的望着她老爸問道:“咦,他們不是比試武功嗎爸,怎麼握起手成了好基友小夥伴了?”

一直目光如炬的觀察着洪義和劉猛的魏老五破天荒的沒有搭理寶貝兒女兒,從洪義的表情他似乎看出了什麼,正當洪義要開口服輸的時候突然叫停道:“行了年輕人,比劃比劃,點到即可。”

“呵呵,承讓了前輩……”劉猛點了點頭衝臉色略顯蒼白的洪義微微一笑鬆開了蒲扇般的大手,都是行家裏手,確實是點到即可,無需像愣頭青似的毫無章法的亂打一通。


一直勉強堅持着的洪義終於鬆了一口氣,慢慢收回自己快被劉猛鉗斷的右手背到身後試探着握了握,一陣刺痛頓時傳來忍不住皺了皺眉,勉強的擠出一絲笑容搖頭道:“呵呵,看來我真是老了……”

“義叔,你別被他忽悠了,先打他一頓再講,哼!”魏小柔剛被她老爹冷落了一陣子,氣不過的掐着小腰仰着高傲的小腦袋頤指氣使道。

魏小柔雖然在那兒不可一世的發號施令,但洪義仍舊站在原地沒有動彈,剛纔的一番試探他確定自己不是眼前這位不顯山露水的神祕的年輕人的對手,但這並不是他不出手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魏老五並沒有給他指令,不然的話就算是以卵擊石他也會義無反顧眉頭都不帶皺一下的豁出命頂上。

“今天就這樣吧五爺,我還有事恕不奉陪!”劉猛懶得和一個小丫頭片子計較,轉頭與魏老五對視了一眼:“關於此次事故的情況,前面路口的監視探頭都記錄下來了,如果您不相信我說的可以去交警隊調看,而且我想你一定有辦法找到我的……”

“哈哈,言重了小兄弟,小女不懂事,今天多有得罪了。”魏老五眼神中投出兩道精光,盯着劉猛看了幾秒,聲如洪鐘的吩咐管家洪義道:“阿義,給這位小兄弟拿一千塊修車錢!”

“哎呀爸……”一旁的魏小柔聽完她老爹的話氣得嘴撅的老長都快能掛酒瓶子了,她實在搞不明白以前說一不二從不讓她受半點委屈的大佬老爹今天到底是怎麼了,竟然會向一個穿的和拾破爛的似的臭男人服軟。

“還鬧!回頭再收拾你個小妮子!”魏老五假裝生氣的瞪了頑劣的女兒一眼,嚇得魏小柔委屈的伸了伸小舌頭蔫頭耷腦的不再鬧騰,他女兒的脾性他當然瞭解,人家都把話說透了,指定是他女兒的過錯,衝已經掏出錢等待着指示的洪義擺了擺手:“給這位小兄弟!”

“不用了五爺,咱日後有緣再見!”劉猛笑着搖頭推辭道,自己是差那千兒八百塊錢的人嘛,日後指定少不了和魏老五打交道,就當是見面禮了。

“好,今天就算我魏某欠你一個人情,以後在濱城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來找我!”魏老五挺欣賞劉猛的個性說着掏出一張鎏金的私人名片遞給了劉猛。

“走了!”劉猛接過掃了一眼裝進了兜裏,頭也不回的扔下一句話,帶着一直低頭不語的程靜梅正要上車,眼神犀利的魏老五目光掃過程靜梅的時候突然一亮,主動打招呼道:“這不是程大主持嗎?”

“呵呵,五爺您好……”程靜梅擡頭望着魏老五尷尬的笑了笑,她之前一直隱藏在劉猛的身後,就是不想讓魏老五認出自己來。

“好好,你們這是?”魏老五打量着小臉紅撲撲的程靜梅,又看了看她的身邊的劉猛頓作恍然大悟狀:“奧……瞧瞧我,連這點眼力勁都沒有了,看來真糊塗嘍……”

“瞧您說的五爺,沒什麼事我們就先告辭了!”劉猛見程靜梅有些羞澀主動的過去摟住她的腰溫柔的笑道:“咱們走梅姐……”說完非常紳士的爲程靜梅打開車門,在車子經過小太妹魏小柔身旁的時候劉猛的臉上揚起一抹玩味的壞笑。

“哼,臭流氓!”魏小柔顯然接收到了劉猛那個不懷好意的笑容氣得跺着小腳嘀咕着咒罵了一句。

“一個人在那兒嘀咕什麼呢小柔?”魏老五疑惑的看着寶貝兒女兒詢問道。

“就不告訴你,哼!”正生着悶氣的魏小柔沒好氣的白了魏老五一眼:“你女兒我都被那個臭男人欺負了,你不替我出頭就算了,還在那兒低三下四的道歉,還濱城市的老大呢,嘁!”

“哈哈,你個小丫頭片子懂什麼啊,爹以前是怎麼教你的,咱不主動欺負別人,別人誰也別想欺負咱,你敢說今天這事責任不在你?”魏老五揉了揉女兒的小腦袋指着被刮擦的寶馬MINI車屁股笑着問道。

“我……就算是我不小心,那個大壞蛋也不是什麼好鳥!”魏小柔被她老爹看的有些心虛,但仍舊不服氣的狡辯道。

“好了好了乖女兒,我不是和你說了嘛,等你考了駕照再開,你就是不聽,你這樣上路多危險啊,你知道爸有多擔心你嘛!”魏老五笑呵呵的看着女兒苦口婆心的勸說道,說着說着將女兒的紅髮套拽了下來:“還有,你看你這弄得是啥啊,這黑頭髮多好,妝化的和小鬼似的,哎呦,愁死我了可……”

“哎呀爸,你懂什麼啊,這叫非主流,現在就流行這個……”魏小柔最受不了的就是他老爹的嘮叨,因爲她很小的時候母親就去世了,一直是她老爹又當爹又當媽的把她拉扯大,平日威嚴狠辣人見人怕的濱城市地下皇帝,只要一見到女兒就會瞬間恢復慈父和慈母的雙重身份,這不又開啓慈母模式了,魏小柔趕緊一臉求饒的望着她老爹。

“哎,非主流非主流,整天就知道非主流,你就不能主流幾天!”魏老五實在是看不慣女兒那一副社會不良少女的打扮,沒好氣的冷哼一聲。

“嘻嘻,都說了你不懂,你已經跟不上時代的潮流了老魏同志。”魏小柔抱着她老爹的胳膊撒了會兒嬌,突然想起自己的正事趕緊道:“對了爸,我的好姐妹還在家等着我呢,你快讓義叔送我過去。”

“你又哪裏來的好姐妹啊?全家上下都在爲你的生日晚會忙得不可開交,你倒好和沒事人似的到處亂溜達。”魏老五不動聲色的打探道,現在女兒正處於叛逆的青春期,他可得盯緊了,別讓哪個不長眼臭小子給騙了。

“哎呀爸,我不是和你說過嘛,她叫周夢雪,是我最好的姐妹、好閨蜜……”魏小柔着急忙慌有些不耐煩的解釋道。

“奧……我想起來了……”魏老五一聽是乖乖女周夢雪頓時放寬了心,轉身對其中一個保鏢吩咐道:“你留下來把大小姐的車開回去,阿義咱們走,送小柔過去……”說完衝洪義招了招手一起上了那輛車牌爲北B99999的奔馳S600。

當魏小柔一路指引着保鏢來到周夢雪家所在的棚戶區的時候,剛一進巷子就遠遠的看到周夢雪家門口停着一輛小轎車,而那輛小轎車正是剛與其發生過刮蹭的劉猛的帕薩特,魏小柔指着那輛車看着副駕駛的洪義確認道:“你幫我看看義叔,那輛車是不是剛纔那個大壞蛋的車?”


“沒錯,就是那輛帕薩特大小姐。”洪義肯定的點了點頭,之前他早就將劉猛的車牌號不動聲色的記了下來。

“咦,那個臭男人的車怎麼停在夢雪家門口了?”魏小柔歪着小腦袋疑惑的嘀咕了一句,轉而又狡黠的一笑:“哼,真是冤家路窄,我看你個大壞蛋這回往哪裏跑!”

“你又嘀咕什麼呢小柔?”坐在魏小柔身邊的魏老五見女兒又在那兒嘀嘀咕咕的疑惑的看着她問道。

“啊?沒……沒什麼老爸,嘻嘻……”魏小柔古怪精靈的甜甜一笑,叫停了開車的保鏢:“咳咳,那個,行了,就在這兒停吧,我下車了,你們回去吧!”

“小柔,晚上的生日晚會別忘了哈……”魏老五望着蹦蹦跳跳下了車的女兒趕緊提醒道,生日晚會的帖子都已經發出去了,他還真擔心他這個脾氣古怪讓他頭疼的寶貝兒閨女臨時撂挑子。 第095章 撒嬌與撒野

“呃,看本大小姐的心情吧,嘿嘿。”魏小柔轉過身歪着小腦袋衝她老爹擺了擺手:“拜拜我親愛的老爸!”說完迫不及待的走向周夢雪的家,她現在恨不得一下子飛到招惹了自己的劉猛身旁將其暴揍一頓。

“哎,這個小丫頭,整天風風火火的,哪有點大家閨秀的樣子。”魏老五望着女兒歡欣雀躍的背影憐愛的搖了搖頭,一臉寵愛的表情。

“五爺,用不用派個人保護大小姐?”這時洪義盯着不遠處劉猛的帕薩特有所顧忌的詢問道,他雖然還搞不清楚劉猛的身手到底有多厲害,但至少有一點可以確定,就是要遠遠高於自己,他不敢口出狂言自吹自擂自己有多厲害,但活了四十多年闖蕩了近半輩子,還真沒遇到多少對手。

“他真有那麼厲害阿義?”魏老五疑惑的看了一眼坐在副駕駛回頭望着自己的洪義,洪義跟了自己已經整整十年了,可以說主僕二人之間已經無需過多的言語累贅,一個眼神遞過去都能夠做到心領神會。

“嗯,遠遠在我之上……”洪義神情嚴肅毫無隱瞞的點了點頭,本能的握了握被劉猛攥得仍舊殘餘着些許痛感的右手。

“奧?看來咱老哥倆的眼力勁真不怎麼好用了,自古英雄出少年啊!”魏老五突然饒有興致的挑了挑眉頭,在濱城市,以洪義的身手排第二,沒有幾個人敢排第一,看來那個穿着灰綠色軍大衣青黑色老北京布鞋叫劉猛的年輕人確實不容小覷。

“呵呵……”洪義的無奈苦笑一聲,揚了揚自己的右手:“不瞞您說五爺,如果剛纔不是他手下留情,我這手今天恐怕已經廢了……”

“嗯,講話有理有據鏗鏘有力,辦事沉穩老練不卑不亢,最重要的是剛回濱城沒幾天就搞定了濱城市第一大美人程靜梅,這個小夥子不簡單啊,好好查查他阿義!”魏老五聽完洪義的話對劉猛的興趣大增,掏出一支粗大的雪茄叼在嘴裏吩咐道。


“您放心吧五爺,我回去馬上就查!”洪義恭敬的應了一聲,像劉猛身手這樣好的潛在對手即使魏老五不叮囑他也會認真調查的,在沒有搞清楚對方的真正的身份之前絕不可粗心大意。

洪義說完突然想起什麼眼前一亮補充道:“對了五爺,最近濱城道上傳聞說李黑皮那貨手下的幾員大將都被一個穿灰綠色軍大衣和青黑色老北京布鞋的生面孔打了,會不會就是他?”

“你不說我差點忘了,照這小夥子的性格確實能幹得出來。”魏老五吐了口青煙面色沉重的沉思了一會兒,轉而又心情大好的大笑了起來:“哈哈,濱城市這汪渾水也確實需要個人來攪和攪和了,儘快查明這個小夥子的來頭阿義,如果沒有什麼問題,儘量爲咱所用!”

“是五爺,我明白!”洪義點頭應了一聲,又眼神犀利的掃了一眼停在周夢雪門口的帕薩特對開車的保鏢命令道:“掉頭回去吧!”

小太妹魏小柔來到帕薩特車旁,專門轉了個圈到被刮蹭過的保險槓查看了一番,確信沒有弄錯之後,潑辣的擡起腳衝車軲轆上踹了一腳:“竟敢撞我老爸送給我的生日禮物,踹死你個不長眼的東西,哼!”

她剛踹完車子就響起了刺耳的警報聲,嚇得她趕緊灰溜溜的跑進了周夢雪的家裏,正好撞見聽見聲響出來查看的林鳳芝,像個乖乖女似的笑嘻嘻的甜聲叫道:“嘻嘻,阿姨好……”

“你是?你走錯門了吧閨女?”林鳳芝上下打量了一番一頭紅髮褲子上滿是破洞畫着濃妝和小鬼似的女孩疑惑的問道。

“哎呀阿姨,是我,我是小柔,您不認識我了啊?”魏小柔趕緊自我介紹道:“夢雪的同學,魏小柔……”

“哎呦,真是小柔啊,你怎麼打扮成這樣了,阿姨差點沒認出來,快點進來快點進來……”林鳳芝又仔細端量了幾秒鐘,終於從魏小柔的濃妝之下找到了點熟悉的面容,熱情的嘮叨着拉着小丫頭進屋。

“嘻嘻,這不是放寒假了嘛阿姨,換個造型……”魏小柔隨口解釋了一句笑呵呵的率先進了裏屋,她正好奇着劉猛到底和周夢雪家到底是什麼關係呢。

“你來了小柔,快點坐……”周夢雪在屋裏就聽到自己的小姐妹魏小柔的聲音了,魏小柔一進屋趕緊迎了過去。

“等等,這位是?”魏小柔一進屋就將目光投向了坐在椅子上的劉猛,陰聲怪氣的指了指劉猛皮笑肉不笑的問道:“你不給我介紹介紹周夢雪同學?”

“啊?”周夢雪差點沒反應過來,魏小柔怎麼會對劉猛這麼感興趣,但又一琢磨自己這個小姐妹刁鑽古怪的小性子頓時釋然了,指着劉猛和程靜梅爲其介紹道:“這二位是我的姐姐和姐夫小柔,姐姐姐夫她是我的好姐妹魏小柔。”

“呵呵,早就領教過了,就是有點名不副實啊,真沒看出來哪裏柔了,不過‘小’倒是看出來了……”劉猛聽完小太妹的名字玩味的一笑,心說魏老五倒挺會給她女兒起名的,還小柔呢,叫小辣椒還差不多!

“你……”魏小柔一聽那個“小”字從劉猛的嘴裏說出來立即變得敏感起來,頓時火冒三丈雙手叉腰瞪着劉猛跺了跺地:“你才小呢,你們全家都小,哼!”

“你……你們認識啊?”周夢雪望着一見面就嗆嗆起來的二人頓時有些不知所措,看了看劉猛又看了看魏小柔詢問道。

“咳咳,好了好了,人家小姑娘都撒嬌了,你這麼大的人就不能大度點……”這時程靜梅見周夢雪的父母臉上掛着尷尬的笑不知如何是好,趕緊起身解圍道。

“嘿嘿,那叫撒嬌嗎?她那叫撒野,雙手叉腰,小腳跺地,胸部一顫一顫的那才叫撒嬌,你看看她,顫的起來嗎?”劉猛瞄了瞄高傲的仰着小腦袋的魏小柔平坦的胸脯壞笑着揶揄道。

“你……你混蛋!”魏小柔差點沒被劉猛的話氣得當場暴走,咬牙切齒怨恨的用陰狠的小眼神剜着劉猛,被胸衣緊緊束縛着還在發育之中的小酥-胸竟然因爲太過氣憤隨着**輕微的抖動了起來。

“呃……那個快坐小柔……我姐夫他說的不是你,說我呢……”周夢雪聽完劉猛犀利的話語小臉紅撲撲的都快抓狂了,但又不得不極力的勸說,急中生智的拽着像一頭憤怒的小母豹似的魏小柔安撫道。

“我……”魏小柔背地裏瞄了一眼周夢雪和自己差不多平坦的胸脯氣瞬間消了不少,程靜梅見狀也趕緊配合的拽了拽劉猛的衣角小聲提醒道:“周叔和林阿姨都看着呢,和個小丫頭計較什麼……”

“嘿嘿,好吧,其實也不是太小哈……”劉猛也意識到現在這個場合說這些東東有些大叔大媽不宜,微微一笑做出了讓步,不過說實話像魏小柔和周夢雪這個年紀,倆人的咪-咪已經不算小了,剛纔魏小柔的顫動的ru波他可是瞧得真真的,那叫啥,魯迅爺爺不是說過嘛,ru溝就像海綿裏的水,擠擠總會有的。

“切,小不小關你屁事,再小也比你的大,有本事你顫一個給姑奶奶看看,哼!”魏小柔嗔怒的白了劉猛一眼奚落道。

“呵呵,那個……既然都是自家人,趕緊坐下,阿姨給你們做飯去……”林鳳芝雖然是個農村婦女,但活了大半輩子眼力也活泛的很,見劉猛和魏小柔不對付趕緊笑呵呵的撮合道。

“您別忙活了林姨,我們還有事,陪周叔嘮會兒家常一會兒就走……”劉猛起身客套道,周夢雪家的情況他和程靜梅都清楚,他們本來也沒打算在這兒吃飯,更何況現在魏小柔這個小太妹,這黑-道大佬家的小姑奶奶指不定還會出什麼幺蛾子呢。

程靜梅也起身夫唱婦隨的拉着林鳳芝的手笑着勸說道:“是啊林姨,您坐下來咱們說會兒話,快過年了都挺忙的……”

“不行不行,你們又買肉又買酒的給我們買了這麼多年貨,怎麼能連飯都不吃呢……”林鳳芝說什麼也不幹,死死的抓着程靜梅白皙的手挽留道,劉猛和程靜梅對他們一家來說不光是恩人更是貴人,她雖然不懂什麼大道理,但知恩圖報的老理永遠不會忘卻,唯恐自己挽留不住忙不迭提醒女兒道:“小雪,還愣着幹嘛,趕緊去幫媽媽擇菜。”

“嗯……”周夢雪乖巧的點了點頭,眼巴巴的望着劉猛和程靜梅,目光中充滿了渴望:“姐夫、梅姐姐,你們別走好嗎?”

“哎呀他想走就讓他走,給他點洪水他就氾濫,給他點陽光他就燦爛,給他個破筐,他‘啪’的就能在裏面下個蛋!熊樣吧,還擺起譜來了呢,嘁!”這時坐在周夢雪身旁一直和劉猛不對付的魏小柔小嘴一撇嘚吧嘚狠狠的將劉猛奚落了一番,然後笑嘻嘻的望着林鳳芝嚷嚷道:“嘻嘻,他不吃我吃林姨,我就喜歡吃您做的菜!”

衆人被魏小柔那小妮子搞怪的話逗得忍不住捧腹大笑,由於周夢雪一家人太過熱情,尤其是周夢雪眼巴巴充滿渴望的小眼神,程靜梅實在不忍心再次拒絕,苦笑着望着劉猛:“那個……要不就留下來吧猛子?” 第096章 沒長對地方

“好,你說了算,我一切聽媳婦的。”劉猛與程靜梅對視了一眼微笑着點了點頭,眼神中滿是柔情。


“啊嘔……”一旁的魏小柔聽完捂着小嘴做嘔吐狀鄙夷的小聲啐了一句:“真噁心,怕婆子的軟骨頭!”

相對於魏小柔的憤憤不平作爲當事人的程靜梅聽完劉猛這不經意間的真情流露差點沒感動的流淚,要不是因爲這麼多人在場,她早就一記香吻送上去了,紅着小臉嬌羞的給劉猛送了一個風情萬種的秋波,心裏甜蜜蜜的,溫柔的點了點頭,從昨晚一直縈繞在心頭的陰霾瞬間一掃而光。

“好好,這纔對嘛,那個老周,你陪着她姐夫聊天,我和小雪張羅飯去……”林鳳芝見劉猛和程靜梅終於答應留下來吃飯了高興的給丈夫和女兒分配着任務。

“我幫您林姨……”程靜梅賢惠的跟着林鳳芝出了裏屋往院子走去,魏小柔見屋裏只剩下了她和倆大老爺們,最讓她難以忍受的是坐在對面的那個臭流氓時不時用他那不懷好意的眼神在自己的特殊部位瞄來瞄去,惡狠狠的給劉猛拋了個衛生眼,起身顛顛的追了出去:“等等我夢雪,我也去幫忙……”

三個女人,不,確切的說如果算上魏小柔這個千金大小姐的話應該是三個半女人一起忙活,飯菜很快就做好了,雖然都是些家常菜,但卻很豐盛,能看得出來周家人對劉猛和程靜梅的招待級別已經屬於最高等級,吃慣了大魚大肉山珍海味的魏小柔見到一桌子的白菜蘿蔔青菜豆腐,饞的都快流口水了。

“嗯……阿姨你做的菜好好吃耶……”魏小柔迫不及待的夾了一筷子菜邊咀嚼着邊嘟嘟囔囔的感慨道。

“呵呵,好吃你就多吃點小柔……”林鳳芝樂呵呵的往魏小柔碗裏夾了塊肉。

“來她姐夫,今天我陪你喝點……”難得心情大好的周雲朋拆開劉猛買來的高檔白酒笑着招呼道。

“哎呦這可不行周叔,您千萬得注意身體,再說了我一會兒還得開車呢,不能喝酒。”劉猛趕緊制止道。

“這……”周雲朋面露難色的望向了媳婦。

“哎呀她姐夫既然不能喝就別喝了,你也不能喝。”就丈夫這身體哪能喝酒,林鳳芝將丈夫手中還沒有拆開的酒瓶奪了下來,不停的給劉猛夾着菜:“快吃她姐夫,別停啊……”

“嘁,你就是不喝酒車開的也不咋的……”魏小柔一聽到開車就想起她那被刮蹭了的心愛的寶馬MINI,氣呼呼的嘟囔着白了劉猛一眼。

劉猛懶得搭理這個一碰就炸動不動找茬的小太妹,忽略掉魏小柔頻繁的衛生眼,這頓飯總的來說還是在歡樂祥和的氛圍中步入了尾聲,魏小柔撫摸着吃撐了鼓鼓的小腹像個幸福的小豬似的哼哼道:“哎呦,撐死我了可……”

“人不大飯量倒不小……”劉猛笑呵呵的接了一句。

“嘁,小姑奶奶我樂意,你管得着嘛!”靠在沙發上的魏小柔一聽劉猛搭腔頓時來了精神與劉猛鬥着嘴:“姑奶奶我還能長身體還能發育,哪像你個長殘的半大老頭子,這輩子也就那樣了,哼!”

“確實還能長,就是這肉沒長對地方。”劉猛玩味的瞟了一眼魏小柔微微隆起的小腹和平坦的胸脯嘖嘖有聲的感慨着:“該長的地方一點也沒見長,不該長的地方倒挺長膘,愁死人了可!”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