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然而,黑塔竟是嗡的一響,四周的黑氣猛地運轉起來,在它的四周不斷旋即,將其包裹在了其中。

「咻!」

毫無阻礙一般,那巴掌大的黑塔直接一閃便是衝破那水牆,直接向著遠方循去。

天邊光華一閃,那黑塔竟是瞬間消失在了他們的視線之中,李天逸猛地施展精神力快速覆蓋,想要尋找什麼,但那黑塔眨眼之間便是已經逃離出了他精神力所能覆蓋的範圍。

「逃了!」

李逍遙一臉的鬱悶之色,這下可不得了了,明月宗的幾大高手,竟然都逃了,搞了半天,他們還真沒多大收穫,權穎草等人雖然受傷了,但那傷修養幾個月便是能夠痊癒的,根本算不得什麼,唯一的收穫就是死了幾個聚靈境和一個連雲尊者。

可這收穫令他們想要吐血,四大靈皇境,整個王朝的頂級實力了,居然留不下對方,太可惡了,反而令這些四處逃散的明月宗餘黨全部聚集在了一起,而且還出現了一個強大的堪比靈皇境前期的張楠,這更是令他們無語,這可比十個連雲尊者的對於他們的威脅都要大啊。

通天塔內,權穎草望著這裡空曠的空間,不由微微一陣出神,而且是在那一個角落,還拜訪著好幾百的一品仙靈草,這更是令他們直接呆愣的原因,夢寐以求的東西,這裡居然有著這麼多?太不可思議了!

望著眾人呆愣的神色,張楠苦笑,這一些只是放在這裡給通天塔用的,讓它慢慢的恢復實力用的,其他的寶物都在他的戒指中呢。

「咳咳,你們還是先坐下來恢復傷勢吧?」

張楠微微咳了兩下,盤膝坐了下來,手掌一翻便是取出一顆極品靈精石來恢復自己的靈力。

被張楠一提醒,他們才從震驚中恢復了過來,即便是一向冰冷的權穎草,剛才也是直接被那堆仙靈草給吸引住了,現在心裡還在懷疑自己看到的是不是真的。

「臭小子,你小子現在居然這麼厲害了,比我都厲害了,果然是名師出高徒啊!」


斷劍尊者大笑,拿出一顆療傷丹藥服下,當他看見張楠手中的極品靈精石的時候,也是不由眼睛一亮,暗道這小子什麼時候變得有錢了。

慕寒和天韻尊者二人皆是拿出丹藥服下,立即盤坐了下來,心裡哭笑不得,這斷劍尊者這是在誇自己的徒弟,還是在誇獎他自己啊,這麼大年紀了,還真是改不掉這老頑童的性格啊。

「我們現在逃出去了嗎?」

權穎草眉頭微皺,一邊恢復傷勢和靈力,一邊擔心的問道,她的傷勢最為嚴重,也不知道張楠的這個寶物頂不頂得住對方的攻擊,速度怎麼樣,要知道要在靈皇手中逃脫那是很難的,而且還是在四個靈皇手中逃脫,那更是難如登天。

「呃,已經到青青草原了,你出去叫他們進來吧!」

張楠現在實力驚人,迫不及待之下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只有暴露通天塔的存在了,再說了這通天塔既然已經徹底的認主,也不是誰都能夠搶奪的了的。

聽見張楠的話,權穎草腦袋感覺像是短路了一般,這才多長時間啊,他們才說幾句話的時間啊,居然就已經逃出來了,還到了青青草原了,這是真的嗎?

青青草原上面,這裡很多的明月宗高手皆是在這裡等待著,一個個累得大口喘著粗氣,累得大汗淋漓,卻是皺著眉頭,一個個滿是擔心之色。

ps:哎呀,那麼晚了居然活活碼了一章出來。 「咦剛才問我們話的那個前輩到底是誰啊?我怎麼沒有見過呢?」

終於停下來歇息一會兒,站在人群中的一個聚靈境弟子喘著粗氣問道,他進入明月宗的時候,張楠已經離開明月宗了,自然對張楠沒有什麼印象。

「你還不知道他?他便是張楠啊,斷劍尊者的那個徒弟啊,嘖嘖,我也是想了半天才想起來了,若非和焰池裡面那石像差距不大,我也不敢相信,嘖嘖,居然都突破到尊者境了,還記得他剛進入宗門的時候,我便是丹靈境中期,他那個時候還是控靈鏡呢,哎,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一丹靈境老祖抱怨起來,十幾年時間,他修為也是略有增長,但還是停留在丹靈境中期,可當初他記憶中的那個小傢伙,卻是一躍成為了尊者前期的高手,他都應該稱呼其為前輩了,這令他心裡只能不斷嘆息。

「原來他便是那個張楠啊,真是厲害!」

之前問話的男子,一臉的崇拜,十幾年的時間,突破到了尊者境,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迹,是他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他這樣一個驚世絕艷的天才,不知道能不能救出幾位尊者和少宗主?哎,真可恨,我們實力太差了,真的幫不上什麼忙!」

另外一名弟子開始抱怨起來,心裡也不盡懊惱,更是為權穎草等人的生命安全感到一絲擔憂,對方可是四名靈皇境,那實力太強了,在他們眼中完全就是龐然大物。

「不知道,我只知道張楠前輩是真正的天才,只要他活著,我們明月宗就有希望,你知道嗎?我們宗門內那個天賦驚人的小丫頭,那個雪兒姑娘,那就是張楠前輩的妹妹。」

那丹靈境老祖再次和大家聊了起來,那小丫頭一直被稱為明月宗的第一天才,但很多知道張楠存在的人,心裡才明白,張楠是一個比這小丫頭都還要變態的傢伙。

正在他們聊天之時,面前突然出現一個小小黑塔,黑塔很快變大開來,那裡有著一道門戶呈現。

「這。。。」

明月宗的宗人皆是不明所以,但很快他們便是認出來了,這面前的黑塔絕對是一件寶貝,只是這寶貝為何會出現在這裡?而且寶塔還能變大,看起來無比的奇異。

正在他們詫異之際,從那黑塔的光門之中緩緩走出幾個人來,那走在最前面的正是權穎草,而後面的則是斷劍尊者幾人。

「哈哈,太好了,太好了!」

看這幾人都沒有死,都逃出來了,一個個皆是眉開眼笑,原來他們還有這等厲害的寶物,而且看樣子,這寶物的速度極快啊。

再次見到這些明月宗弟子,權穎草也一臉的欣慰,這些人沒有令她失望,對明月宗一片忠心,可昭日月。

張楠微微一笑,通天塔立即縮小融入在了他的體內,通天塔不能使用太久,若是使用太久,怕引起仙界注意,雖然張楠也不知道為什麼,但不到萬不得已之下,他也不會使用,現在太揣測,或許這通天塔就是仙界之物,但看樣子好像還有仇家什麼的。

「大家先陪我去一個比較隱蔽之地吧,爭取讓大家都能夠有所突破,好好的休養一翻,到時候我們再從長計議!」最後,張楠想了想道。

他說完之後,然後望著權穎草道:「要不我帶你吧,你傷得比較嚴重!」

權穎草白了張楠一眼,一下子飛了起來,冷冷道:「這點傷勢算不了什麼,我還是能夠飛行的,不過這次倒是真的多謝你了!」

眾人皆是感到一陣意外,讓權穎草說出多謝二字,那可是比登天還難,而這次。。。。不過,這次還真的多虧了張楠。

「呃,那走吧!」

張楠苦笑了一下,旋即在前面帶頭起來,他的心裡很是激動,之前在通天塔之內,他便是看了看和權穎草的親和力,居然是百分之百,這太出乎了他的意料,沒有想到和權穎草之間竟是有著這般的親和力。

但令他苦惱的事情很快便是來了,他吸取了上次的經驗和教訓,在發現了這親和力的時候,立即便是偷偷問了通天塔,要如何才能覺醒第三靈魄,要知道現在他體內的第三個區域可是有著一黃色的光暈在不但的閃爍。

「黃色代表什麼,你自己心裡清楚吧!」

這是當時通天塔這貨的原話,說這話的時候,明顯通天塔有些幸災樂禍,令張楠當時心裡就咯噔了一下。

「你難道說的是av?」

張楠有些不確定的問道,第一靈魄覺醒,方法是說我愛你三個字,第二靈魄覺醒,卻是要接吻,這第三靈魄的覺醒不知道是什麼奇葩方式,難道是哪什麼嗎?張楠心裡無恥的想到。

「哎呀,果真是孺子可教啊,你說對了,黃色就是和你說的那個差不多,咳咳,第三靈魄的覺醒,自然需要你跟她合歡才行,只有這樣才能覺醒,我相信你的魅力!」

通天塔這話,差點沒讓張楠直接暈倒,這難度實在太大了,對方可是權穎草啊,雖然他能夠看出來權穎草心裡對自己有一絲感覺,但他心裡清楚,權穎草心裡更多的則是那個仙界的張楠,不然她也不會想要去仙界問個明白,這或許是一種不死心,而這種不死心,更是代表她愛的極深。

所以,現在的張楠飛在最前面,心裡是一陣忐忑,這任務太艱巨了,對於他來說,感覺像是當年紅軍過草地一般的艱巨,心裡想著要怎麼樣才能打動她,強上?這顯然不是張楠的形式風格,他是一直鄙視這種人的。

他愛權穎草,自然希望對方也能真心的愛上自己,並不是為了覺醒靈魄而覺醒靈魄。

「哎,慢慢來吧,我相信總有一天會融化這座冰山的。」

最後他嘆了嘆氣,心裡卻是無比的堅定,不是有一句話叫做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繡花針嗎?雖然這話看起來有些俗,但張楠認為這話還是很有道理的,所以下定了決心,要走長期軟磨硬泡的路線了。

很快,他們便是越過了黑風森林,天域城也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ps:恭喜我的小蘋果,13886308758,地獄血魔尊等等書友升級舵主!今天兔子聚餐喝得有點暈,還是堅持碼了一章,哎,睡覺了,欠了大家不少章節,下個星期夜班了會爆發返還的。 望著面前這個雖小,但卻十分繁榮的城市,權穎草不由心中一陣感慨,還記得當年的張楠,面對一名丹靈境都是那麼的素手無策,要自己出手相救,而現在,才十幾年的時間,竟是一切都顛覆了,竟是他的出現才救下了自己等人。

「仙女姐姐!」

城內的人都飛了出來,飛在最前面的是清純的雪兒,顯然她和權穎草的關係很好,看見權穎草等人也是一臉的激動,一飛過來便是挽住她的手,令張楠只能羨慕嫉妒恨。


最令張楠想不到的是,權穎草似乎也很喜歡雪兒這丫頭,對著她露出了難得的笑容。

「哈哈,雪兒丫頭,沒有想到你們都在這裡啊,真好,斗碧等人也都還活著,你們可都是我們明月宗以後的希望啊。」

斷劍尊者一臉的欣慰,這飛出來的這些人之中,他發現了很多的熟面孔,現在大家終於再次聚集到了一起,令他心裡不由百感交集,當初的明月宗是多麼的輝煌啊,而如今。

「咻咻咻!」

很快,又有好些身影飛了出來,一個個望著明月宗的人,表情十分淡漠。

「嘶!」

這下,明月宗這邊的人馬皆是倒吸一口冷氣,這些飛上來的人,至少也有上千人,居然大部分都是丹靈境,而且最令他們感到震驚的還是那最前面的幾人,居然全部都是尊者境的強者,而且那裡還有一個尊者後期巔峰的女子,這股力量著實不小啊,而且城中還有不少丹靈境的高手正在修鍊,所以沒有出來。

「張楠,這是怎麼回事?還有那女子,不是以前搶奪你葬天劍的女子嗎?怎麼你和她私混在一起了?」

斷劍尊者一臉的驚訝,立即上前問道,心裡暗自給張楠點了三十二個贊,這股勢力很強大,但是這些尊者他可是從來沒有見到過,這些人都是來自哪裡?他可只見過那尊者後期巔峰的女子,那女子可是幻獸,實力驚人,可以媲美靈皇境的強者,現在想想都令他感到有些心悸,那實力太厲害了。

不僅是斷劍尊者,即便是權穎草等人也是把目光望向了張楠,顯然他們也很是迷惑,要知道那女子可是搶奪了張楠的寶物,還差點要了他的命,難道這麼快,張楠便把對方給收復了嗎?剛才看兩人曖昧的眼神,那可明顯不一般啊。

「咳咳,我為大家介紹一下吧,我這些年去了北郡的青神王朝,順便建立了一個宗門,叫做南宗,而她便是我的太上大長老,叫做紫嫣,並不是當年那個紫衣女子,那女子叫做紫霞,是她的孿生姐姐。」

張楠略微感到一陣尷尬,介紹完了之後,又把這裡的一些人相互給大家介紹了一下。

權穎草等人早就驚訝到難以附加了,感情這是張楠建立的宗門啊,他們心裡還以為這是那女子建立的宗門呢,看對方和張楠很熟的樣子,還捉摸著看能不能讓對方幫忙,一起為明月宗復仇呢,原來這股強大的勢力,竟是張楠建立的,這讓他們看到了勝利的希望啊。

「這。。。這麼說來,我們想要崛起明月宗,應該要不了多久的時間了?」

有一個明月宗宗門的聚靈境男子大喜,激動的身體發抖,他們一直都盼望著一天能夠殺回去,看來這一天,不會太遠了。

「呵呵,大家先好好休養幾天,十天之後明月宗的人可以去你們少宗主那裡去領取仙靈草,一人一株,好好的修鍊吧,爭取大家的實力有一個大的突破,到時候好迎接大戰。」

呵呵一笑,張楠轉身對著明月宗的所有人說道。

「什麼?天啊,我沒有聽錯吧,我也有一株嗎?仙靈草啊!」

一聚靈境後期的男子,一臉難以置信的大叫,他有信心,若是真的能夠獲得一株仙靈草的話,他能夠突破到丹靈境,成為丹靈境老祖,這可是一個質的飛躍啊,這樣的寶物,這樣的好事,怎麼會砸到他的頭上了?在他心裡,這樣的寶物可是尊者的前輩都很難獲得的,他居然也有一份兒嗎?

「天啊,沒有聽錯,張楠前輩說的,一定不會有錯,他娘的,有一株仙靈草的話,我說不定能夠突破到尊者境界,我停留在丹靈境後期五十多年了,就是缺少點機緣,這可是我的天大機緣啊!」

一丹靈境後期的老祖更是感動的淚流滿面,這麼多年了,他連九品靈草都很少得到,仙靈草這種可遇不可求的東西,他更是只聽說過,沒有見到過,而他現在居然有機會獲得一株,還是這麼輕易的獲得,這令他看到了希望,他一副信心滿滿的樣子,似乎看見了突破后那個強大的自己。

「仙靈草,真的,張楠前輩剛才說的真的是仙靈草三個字!」

「天啊,老夫也有使用仙靈草的一天,這輩子就算死了也是值了。」

越來越多的人高興的大叫起來,有的人甚至抱頭痛哭,太高興了。

凌悅兒微微感到一陣咋舌,青神王朝有著萬幽魂椓淵這樣的奇異之地,她不能感受到這些人的激動,萬殤王朝並非青神王朝,沒有萬幽魂椓淵這般奇異的地方,很少遇見什麼大批量的仙靈草,偶爾出現幾株,都會迎來拚命的搶奪。

權穎草則是臉上微微抽搐,她手中連一株仙靈草都沒有,哪裡拿得出來那麼多啊?明月宗的這裡可是有著近千人啊,那不是說需要近千的仙靈草嗎?而且張楠把此話說出口,見到大家激動的模樣,她還不能說她沒有,她不想看到這些明月宗弟子從天上掉到地下的那種失落。

「大家先去休養吧,過十天來我這裡拿!」

最後,權穎草只能冷冷的說道,她相信張楠既然敢說這話,定然他那裡有吧,若是這傢伙感告訴她沒有仙靈草的話,到時候她非狠狠揍他一頓不可。

「是!」

一個個皆是激動的離開了,而張楠眼神一晃,卻是發現一個身影不斷的在明月宗弟子中尋找著什麼,他的表情無比的失落,好像失去了他最心愛的東西一般,而這個人,居然是李斗碧。

張楠正準備走過去詢問一下,卻是被權穎草攔住了:「東西呢?你可別告訴我你是說大話。」

見權穎草伸出芊芊玉手向自己索要東西,張楠微微一笑,把一個空間戒指放進了她的手掌中,但指尖卻是不小心觸碰到了她的手心。

這一刻,兩人皆是頓了頓,特別是權穎草,更是微微皺起了眉頭,旋即立即把手縮了回去,整個人好像觸電一般,那一直以來冰冷的臉上,也是微微露出一絲微紅,猛地轉過身去。 權穎草萬萬沒有想到,在張楠指尖觸碰到他的一刻,她那這麼多年來一直平靜如同一潭死水的心湖,竟是微微泛起一絲波瀾。

這樣的感覺這麼多年一直不曾出現過,這令她感到有些害怕,立即轉過身,低聲道:「我先去養傷去了。」

說完,她立即逃也似的飛身離開,張楠則是獃獃的站在那裡,不由感到一陣錯愕,權穎草果然在冰冷的外表之下,有著一顆純真的心靈,只是她一直把自己的那份熱情掩蓋在了自己的虛假的面具下面。


苦笑了一下,張楠便是向著李斗碧飛了過去,這時候很多人都飛入到城內去了,唯有李斗碧還失落的站著那裡,好像失了魂一般。

「斗碧兄弟,你這是在找什麼人嗎?」

向前兩步,張楠很是關心的問道。

「哎,張楠大哥,這麼多人都回來了,怎麼沒有看見唐伊凌呢?她該不會出事了吧?該不會被三大宗門的人抓住了吧?我記得當初那次大戰她也是逃脫的了啊,前幾個月,我還打聽到了她的消息,只是後來我趕去那個地方,又沒有找到她的人,哎,不知道她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