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巧雲爛醉如泥,還不忘了感謝。

“謝什麼,都是一家人的。”


社長攙着邢巧雲上樓,邢巧雲的手摟着社長的脖子。

這讓社長春心蕩漾,心猿意馬,那手像蛇一樣在邢巧雲的身上來回遊走,邢巧雲怪癢癢的!

“社長,你的手哦……”

“你身上溼,我給你擦擦!”

社長邊說邊向邢巧雲的身上看。上了樓,社長一下子把她抱起來,向值班室跑去。

“社長,你要……”

“我給你脫鞋,這麼熱褲子也脫了吧!”

那社長三下五除二就把第一道手續做完了,第二道手續不用寫了,第三道手續很清楚了。

社長給邢巧雲跪下,親着邢巧雲的雙腳。

“巧雲,我真的喜歡你,你嫁給我吧,我給你跪下了。”

邢巧雲一個黃瓜菜,讓豬給拱了!她狠狠地扇了社長一巴掌。

“接着扇,只要你解氣接着扇!”

邢巧雲扇了幾下就不扇了,事情已經出了,再扇也沒有用了。

她無力在躺在牀上,社長趁機會也躺在牀上,把邢巧雲攬在懷裏。邢巧雲喝醉了酒,哪能掙脫。

沒有不透風的牆,社長霸王硬上弓,先佔了邢巧雲的便宜,然後與人家談戀愛。

這種方式雖然危險,但是隻要女方有一絲絲願意,就可能順了男方。

社長對邢巧雲百依百順,又對她非常得好,邢巧雲逐漸滿意起來。

“你給你媳婦離婚吧!”

“肯定離,只要你嫁給我,肯定離!”

這件事在信用社人人皆知。

沒有不透風的牆,這件事很快傳到了雙方的家裏。

“你嫁給一個老頭,他比你大二十歲,已經有孩子了,這你知道嗎,你怎麼這麼糊塗!”

邢巧雲的父親說。

“我堅決不同意,你要是嫁給那老頭,咱們之間就劃清界限,斷絕一切關係。

你想想,他比你父親小兩三歲,怎麼論輩啊。你再想想,你三十他五十,你四十他六十,你五十他七十,他死了你晚年守寡吧!”

邢巧雲母親說。

家長都說邢巧雲中了邪,邢巧雲清楚,自己已經是社長的人了,沒結婚的不要,結了婚的她也不願意呀。

邢巧雲家長說的沒錯,凡是男方比女方大出二十來歲以上的,有真摯愛情的稀少,都是各有所圖。

三國之中,諸葛亮的最大錯誤就是“嫁”給了不該“嫁”的劉備。那劉備比諸葛亮大二十歲,劉備死了,懂諸葛亮的有遠大抱負的人沒了。

假如劉備和諸葛亮同齡,都活七十歲的話,得天下的就是劉備。

當然歷史不能假如, 秋亦的日記 ,哪怕像孟德那樣,也活到六十五歲,得天下的是曹家。

“想給我離婚,沒門!你當社長,那都是靠我家的關係。現在你翅膀硬了,在外面找了小三,就給我離婚,我告你去!”


社長一聽妻子要告他,噗通一聲給妻子跪下了。

“媳婦兒,你就饒了我吧,我一時糊塗。”

“饒了你,狗改不了吃屎,貓改不了偷腥,我哪天碰見那小妖精了,我把她扇死!”

”媽,你就饒了他這一次吧,他若有下一次就不饒他,我也不會認他!”

社長妻子看在兒子的份上就饒了他。

雙方家長不同意,兩個人一個單位很是尷尬。

社長在哪,邢巧雲就不在哪,社長開會看她,邢巧雲就坐在最後面,邢巧雲故意躲着社長。

邢巧雲的母親找了許多媒人,送了許多禮,可媒人們就是不接。

沒辦法,邢巧雲的母親就找到邢巧雲昔日的班主任甄校長。

甄校長挺可憐邢巧雲,覺得賈和平挺合適的,就介紹給賈和平。

結婚當夜,賈和平就知道邢巧雲不是黃花閨女,他也沒有追究責任,只要以後好好過日子就行了。

結婚後的前幾年,兩人恩恩愛愛,日子過得還算幸福,不到兩年就添了一個小子。

賈和平希望兒子將來好好學習,考上大學,所以取名賈重文。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美女人人喜歡,更何況社長了。

社長依舊對邢巧雲好,百折不撓的追。

女人的城堡一旦被人攻破了,就很難再守住。三十歲以上的女人偷情就像刷碗一樣,邢巧雲也是如此。

偏巧賈和平忙於工作,三天兩頭開會,三天兩頭不回家。

這就像武大郎不知道潘金蓮的需求一樣,邢巧雲這顆有縫的蛋被蒼蠅盯上了。

社長就像西門慶一樣很懂風情,很理解邢巧雲的需要,兩個人又好上了。

邢巧雲明伴喜鵲,暗點鴛鴦,背地裏與社長廝混,只是賈和平不知道,村子大多數人都知道。

賈和平善良的心被蠍子蟄了,心靈極度扭曲,犯了大錯。邢家全怪在巧雲身上,邢巧雲就給親人鬧臭了。

社長妻子已經看透了枕邊的這個人,給他離了婚,兒子隨了她,姓了他的姓。

邢巧雲已無路可走,她邁出艱難沉重的一步,和社長結了婚。

趙構受了金軍的驚嚇,從此成了假太監不能生育。歷史驚人的相似,社長和邢巧雲在一起,也沒有孩子。

“你歲數大了,不行了。”

“不對吧,鄰村一個老頭六十歲了,還生了個兒子。”

社長很自信,結果卻不是他想象的那樣。

孩子,是夫妻關係的紐帶。沒有孩子拌嘴的可能性就大。邢巧雲越來越思念賈重文了。

她曾經多次給賈重文送錢送衣服,都被賈重文丟到垃圾箱裏去。

“衣服可以不要,錢得要呀,錢又沒有對不起你。”

夏昌平說。

“要要你要,反正我不要。”

賈重文態度堅決。

夏昌平就把這些錢買了食品,好兄弟分了吃。

賈重文會不會認親,下集接着說。

謝謝觀看!


偏執總裁的歡脫小嬌妻 邢巧雲家長說得沒錯,邢巧雲四十歲的時候,男方心肌梗塞死了。賈和平出了獄,賈重文死活不認母親。邢巧雲孤苦伶仃去了日本。

商鞅和諸葛亮的錯誤我一樣,都是“嫁”給了一個即願意嫁又不該嫁的人。上了人家感情的當,都是“士爲知己者死,女爲悅己者容”惹得禍。 邢巧雲經常到學校去看賈重文,送錢送衣服的,都沒有打動了賈重文。

還是幾個月前的一天,邢巧雲找到聞人笑語說:“老師,我是賈重文的媽媽,能讓我見一下賈重文嗎?”

聞人笑語感到吃驚,怎麼夏昌平的情節又重現了呢,賈重文不是死了嗎!

賈重文父親鑽監獄的事聞人笑語知道, 其他的事不清楚,他懶得聽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聞人笑語打量了一下眼前這個人,昔日的姿色確實還在,但眼角多了那麼多魚尾紋,臉皮皺巴巴的,再擦粉也掩飾不住歲月的痕跡。

“重文說他媽媽已經死了……”

邢巧雲尷尬地笑了笑。

“我和他爸爸離了婚,這思想那都是他家裏灌輸的,說我人品不好,勾引男人,就不讓和重文往來!”


“那重文見你嗎,現在孩子們比較叛逆,別見了你一面,出了什麼事兒,我可擔待不起。”

“不,不,不,不能讓你爲難,你把我帶到門口,我看上一眼就走。”

聞人笑語確實爲難,帶着一個家長在門口一站,那學生不看纔怪呢。

“你這麼着吧,我把賈重文叫出來談心,你在樓梯那看上幾眼得了。”

聞人笑語的法子不錯,聞人笑語的三班斜對過就是樓梯口,上文已經交代過。

楊躍龍等四大金剛爲白冰報仇,差點在樓梯裏把童雅巧、張一敬的衣服脫了。關注這本兒小說的讀者一定看了。

過去叫不打不相識,現在叫不脫不相識。一脫就成了朋友,十二梟雄爲數不多的女中豪傑。

“那太謝謝老師了!”

聞人笑語沒有說話,徑直走到班裏。他把賈重文叫了出來,瞭解了一下雙小東和喬樑的事兒。

老師有時候和父母一樣,婆婆媽媽磨磨唧唧的,和學生說起來,能說一節課。

賈重文的媽媽邢巧雲在樓梯口注視着賈重文,眼神裏飽含深情。那種注視無法形容,比情人與情人之間的脈脈相望濃百倍。


聞人笑語生怕邢巧雲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跑上來抱住賈重文,那賈重文非給他翻臉不可。

賈重文的性格聞人笑語不是不知道,兩個人鬥爭過好幾次,現在好容易聽話了點兒。

聞人笑語讓賈重文進班,邢巧雲還在那兒落淚呢!

“老師。他爸爸人品不好,以前也是老師,把班裏的女生給那個了。重文跟着他爺爺,他爺爺能教育好他嗎。老師多操心,多關照關照賈重文!”

“那是一定的,你放心吧!”

“這是五百元錢,你幫我給了賈重文!”

“那怎麼行,這錢還是你自己給!”

“他不見我,就放你這,他花的時候,以你的名義給他也行。”

聞人笑語就把錢收下,買書買本的時候,聞人笑語就不讓賈重文掏了,全班人都認爲聞人老師關照賈重文,賈重文也覺得不好意思。

邢巧雲還是對賈重文放心不下,幾乎天天做夢夢見賈重文。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