蕁歡:“什、什麼?你又想幹嘛?”

守仁吼道:“探病!探病懂嗎?聽不懂中國話嗎?”

蕁歡吼道:“我可是女生耶!一個人住,懂嗎?”

守仁:“哎呀,放心啦!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啦!再說我能打得過你嗎?好了就這樣,待會兒見!”說完就掛掉了電話。

雖然很唐突,但蕁歡也是很開心,畢竟很多年沒人來探望過她了。



雖然蕁歡看着乾淨利索,但畢竟一個人生活很久了,也沒人督促,房間相比男生而言也很是髒亂差!於是她趕緊穿上內衣,然後收拾一下屋子…

在她的“不懈努力”之下,終於完成了打掃工作,她累得癱軟在沙發上。忽然,她意識到還有廚房的碗筷沒洗!於是又是一陣的洗洗刷刷,終於所以能看到的地方都趕緊整潔了。

但是問題又出現了,她發覺自己因爲剛纔的打掃已經是滿身的臭汗!想到這樣子見男生的話肯定會被嫌棄,於是又急急忙忙去浴室洗了個澡,總算是能有比較完美的形象出現在男生面前了,她鬆了口氣。

時間就過得很快,蕁歡想着守仁大概也快到了吧,於是就在沙發上小憩了一會兒。

守仁果然很守時,他準時來到蕁歡所住的樓下,他隱約記得蕁歡的門牌號,爲了給她一個驚喜也就沒有打電話。

他看見門沒有關,心想:蕁歡妹妹真是心急啊,知道我要來看她連門都不關了耶…

“我來啦!等久了吧,寶貝~”。他徑直的推門走了進去,眼前的不是蕁歡,而是兩隻熟悉的生物,原來是之前的狸貓相聲兩姐弟——琪玲和雲蓬!

守仁吼道:“艹!你們兩隻在這裏幹嘛?”

雲蓬:“我纔要問你呢!闖進人家家裏想幹嘛?”

琪玲:“真是自己上門送死的笨蛋啊!好!那我們就新仇舊恨一起算!”

守仁感受到了敵意,手上的眼睛也出現了,所以他根本不怕他們,於是擺出戰鬥姿態,說:“放馬過來吧,手下敗將!讓我看看你們有沒有進步!”

就這樣,走錯門的守仁和相聲兩姐弟打鬥起來,打鬥的聲音很大,把在沙發上小憩的蕁歡都給吵醒了…

很明顯,相聲兩姐弟的實力簡直是弱爆了,他們就是送人頭給守仁而已。守仁三下五除二就打敗了他們,但是由於打得太舒坦,不小心手機給打壞了,看來他是聯繫不上蕁歡了,於是乎只能悻悻的離開那裏。回到家以後,神經大條的他也把探病這件事給忘了。可憐的蕁歡卻依然在家裏癡癡的等待着….

翌日學校。

看起來像沒事發生的守仁,看到蕁歡主動的上前打招呼:“蕁歡妹妹,今天起色不錯啊!感冒都好了吧?”



蕁歡根本就還在氣頭上,上去就是一腳,差點沒把他踢暈過去,踢完之後轉身就離開了,心情也好了很多… 幾天過去了,上學的路上,走狗屎運的守仁撿到一小瓶還未開封過的指甲油。

守仁高興的說:“哈哈~看來今天的運氣真是不錯啊!這麼好的東西都能撿到呀!”

一旁的鶴子奇怪的看着他,說:“有什麼嘛,不就是一瓶指甲油嗎?這是女生用的耶。”

守仁笑着說:“呵呵~這裏沒別人,那我就勉爲其難的收下咯。”

鶴子:“什麼?你要用指甲油嗎?”

守仁:“廢話不是!我怎麼可能用啊!我這是要送給蕁歡妹妹的啦!上次我不是說好了探病後來又不小心放她鴿子了嗎?這個就當賠罪咯,哈哈~”。

鶴子鄙視的說:“切!你真好意思呀!拿撿到的東西送人。”

守仁反駁道:“這可是全新的好吧,我準備個禮物盒就行了呀!”

學校操場邊。

來到學校的守仁利用下課時間把蕁歡約到了操場邊。

“蕁歡妹妹,你別生氣了,我送你個禮物就當賠罪吧!”守仁說完就把準備好的禮物拿給蕁歡。

蕁歡陰着臉,說:“我老早就沒生氣了好吧,你這個不是多餘的嗎?不過還是謝謝你了耶。”

蕁歡打開禮物盒,驚訝的說:“咦~原來是指甲油啊!你居然會想到送這種禮物給我呀!”

守仁尬笑着說:“嘿嘿~是啊,這不是我買的,是我撿…不是, 是我深思熟慮之後,爲你量身選的哈。”神經大條的守仁差點說漏嘴,還好把話圓了回來!

蕁歡淡淡的說:“不過,我平時就沒化過妝啊,但是現在的話我就是第一次用了耶!”

守仁擔心的問到:“你、你不喜歡嗎?”

蕁歡露出幸福的笑容,說:“謝謝你,守仁,我會好好珍惜它的!”

守仁看着蕁歡一臉的滿足和幸福,一股罪惡感油然而生,但是禮物已經送出去了,他也不好意思再拆穿指甲油是撿到的這個真相…

蕁歡的確是第一次收到這種女生纔會用的禮物,她迫不及待的塗在了指甲上,看起來還蠻不錯。守仁看到心滿意足的蕁歡,心裏的罪惡感也減輕了許多。他開心的對鶴子說:“她真的很好耶,不我送的禮物她看起來很喜歡呀!這樣的話我心裏也好受多了哈。”

鶴子無奈的說:“人家蕁歡本來就單純嘛,你這個禮物雖然是撿到的,但人家並沒有嫌棄,說明人家很在意你呀!要不下次你重新買個新的給她吧。”

守仁笑着說:“嘿嘿~你說得對哈,的確該買個新的給她。”

正在他們開心的時候,劉然然着急忙慌的跑了過來。

然然:“出事啦,守仁!”

守仁:“你在樓道里喊什麼啊?還要不要淑女形象呢?真是的!”

然然:“淑女個屁,是你的事情,那個蕁歡同學出事啦!”


守仁一行人趕緊跑去教室查看情況,整個教室已經滿目瘡痍,到處都是蕁歡留下的抓痕,而且她還在地上學着貓咪一樣的動作和神態。

鶴子:“怎、怎麼回事?”

蕁歡趴在地上,抓撓着地板,嘴裏不斷的發出喵嗚、喵嗚的聲音…

守仁驚呼道:“蕁歡妹妹!你在幹什麼?剛纔還在誇你呢,你怎麼這麼經不住表揚呢?”

然然解釋到:“就是剛纔她塗完你送的指甲油之後,就一直到處磨指甲了耶。”

守仁:“不會吧!她又不是貓咪,怎麼會磨指甲呢?”

鶴子尷尬的望着守仁,說:“難道說,是你送的指甲油…”。

守仁這時根本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反駁道:“不會吧,怎麼可能塗了點指甲油就完全失去本性了呢?”

鶴子:“你撿到的指甲油根本不知道是誰掉的呀!要是貓咪之類的妖人的話,就糟糕了。”

“我纔不信呢!蕁歡妹妹你給我清醒點,清醒一點呀!”守仁來到蕁歡身邊使勁的搖晃着她,但是她還是沒醒過來,於是守仁一巴掌招呼過去,整個教室都安靜了,蕁歡也清醒了。

蕁歡摸着臉,吼道:“好痛啊!守仁,你幹嘛打我?”

守仁鬆了口氣,說:“你終於清醒了呀!”

蕁歡:“咦~我怎麼坐在地上,牆上地上怎麼都是爪子印啊?誰把貓帶進來了嗎?”

守仁笑着說:“呵呵~就是你剛纔像貓咪一樣,到處抓的呀!”

蕁歡也找回了點剛纔的記憶,說:“哦哦,對啊,剛纔我好像是在磨指甲什麼的,就是在塗上你給我的指甲油之後,我就好像失去了意識…”。

鶴子附和道:“是嘛,我就說啊!”

守仁回過頭瞪了鶴子一眼,說:“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蕁歡接着說:“然後我就覺得指甲很癢很癢,所以就想抓點東西,很癢…很癢…”。蕁歡說着說着彷彿又失去了意識。

守仁也害怕起來,趕緊叫醒她:“蕁歡、蕁歡!你又怎麼啦?”

蕁歡忽然狂暴起來,照着守仁的臉就是一通亂抓,抓完之後就一溜煙的跑了出去。

守仁痛得尖叫,“哇!好痛啊!我的臉~我可是靠臉泡妞的呀!”

鶴子吐槽道:“活該啊你!還不是你亂撿東西送人家!”

鶴子的確說得沒錯,的確是自己做的孽,所以只能咬牙忍着。


守仁不愧有是有鶴子的血護體啊,他很快就從疼痛中緩過勁來,說:“鶴子!別說這種風涼話了,現在我們要把她抓住,然後把手上的指甲油洗掉才行,你有洗指甲油水吧?”

鶴子吼道:“你看見我塗過指甲油嗎?我哪裏會有啊!”

這時,一旁看熱鬧的張菲同學站了出來,說:“我、我這裏有。”

守仁驚訝的望着她,“張菲同學,你是…”。

張菲小聲的說:“我是山貓妖一族,那個蕁歡同學塗的指甲油,好像是我昨天不小心掉的。”

“你說什麼?!”守仁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都是因爲我到處亂撿東西送人啊!”

“等一下守仁…”張菲同學話還沒說完,守仁就跑去追蕁歡了。



此時的蕁歡已經完全失去了本來的性情,現在的她就像一隻四處搗亂的貓咪一樣,到處亂抓亂撓。

“嘿嘿~我抓到你了吧!”守仁咆哮着撲向蕁歡。蕁歡的實力本來就在他之上,一腳踢向守仁的臉,然後順勢以他的臉爲跳板,逃過了守仁的餓虎撲食。此時的蕁歡敏捷得簡直就像一隻貓咪,守仁捂着受傷的鼻子追逐着她。

守仁:“可惡啊,四隻腳跑得果然很快呀!那好!是你逼我發飆的~”。守仁也顧不上那麼多了,他運用長空教他的運氣方法,把氣運行在腿部,又一個餓虎撲食,終於他捉住了蕁歡!不過由於從後面環抱住蕁歡的腰部,守仁的臉很自然的緊貼住她的屁股,感覺已經快要陷進去似的。

蕁歡驚叫道:“變態啊你!”

守仁開心的說:“蕁歡妹妹,你清醒了呀!”

蕁歡轉過身來就是一頓爆踹,守仁被踢得鼻血爆濺,但守仁並沒有放棄,狠狠的說:“你不要逃啦!你是逃不出我的手心的。”

蕁歡看到窗臺就往上面跳,像只貓咪一樣沿着管道往樓頂爬,守仁也已經急紅了眼,也從窗臺追了出去。終於他把蕁歡追到了樓頂,而她也已經無路可逃了。

守仁喘着氣,喊道:“蕁歡,別亂爬,很危險!”

蕁歡蹲在樓頂的邊緣,像貓咪一樣呆呆的望着他,喵喵的叫着。

守仁也真正開始害怕起來,說:“乖~蕁歡妹妹,即使你真的是隻小貓咪,但從那麼高摔下去也會死的呀!”

蕁歡完全失去了人的本性,看着守仁不斷的靠近她開始炸起了毛,並且一步步朝邊緣爬去。

守仁看到這種情況已然被嚇得快要崩潰,他撲通一下就給蕁歡跪下了,抽泣道:“蕁歡妹妹呀,你可千萬別想不開呀,都怪我好吧,都是我不好,我跟你道歉,我的確不該把撿到的東西送給你,只要你下來,我會重新買一個給你,還會請你吃任何你喜歡吃的東西呀,求你啦,下來吧~”。

蕁歡:“你說的都是真的嗎?”

守仁:“男子漢,一言九鼎呀!”

蕁歡露出了本來面目,說:“呵呵~那我就原諒你吧!其實我早就恢復了,只不過想嚇一嚇你而已。”

守仁擦了擦鼻涕眼淚,呆呆的說:“額~什麼?你是在整我?”

蕁歡坐在天台上,笑着說:“呵呵~也不是啦!怎麼可能因爲是山貓妖的指甲油,塗了之後就會變成貓啊!你也太傻了吧!”

守仁:“所以說你剛纔都是假的咯?”

蕁歡淡淡的說:“肯定是啊,只是對你一個小小的懲罰!”

守仁哭笑不得的說:“那你是早就知道指甲油是撿到的咯?”

蕁歡:“怎麼會!全靠我運氣好,事情是這樣的……”

【以下是蕁歡的回憶!】

“咦!蕁歡同學,你這瓶指甲油看起來很面熟呀?”張菲同學注意到蕁歡手上擺弄的指甲油,於是問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