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房門,映入眼簾的跟江浩想象的完全不一樣。

他原本還以爲那是一個房間呢,有牀什麼的,然而這些都行卻都沒有,有的只是幾張椅子和一張茶几,看着像是一個獨立的小客廳。

“逛了我家一圈我想你也知道我家的條件了。”江浩剛剛坐下, 妻約到期︰總裁,不玩了 :“你覺得我家的條件怎麼樣?”

“還可以吧。”江浩平靜的回答。

雖然這別墅豪華到超乎他的相信,但是面對這個問題他也不能慫了!不就是房子比普通家庭大了點而已嗎?自己有什麼好慫的?


簡單的過場之後,劉蕭萍也就直入主題了:“你有一百萬嗎?” “啥?一百萬?”劉蕭萍這話一時讓江浩找不着北了。

她問自己這話幹啥?一百萬?她是要借錢還是咋滴?

“沒錯,你有一百萬嗎?”面對江浩的疑惑,劉蕭萍是一臉得意道:“你剛剛也看到了,李洛一出手就是八十萬!而且他今晚帶過來的那些東西,其價值也不會低於一百萬!”

“我想你應該知道我們的意思,我們張家想和李家聯姻,從門當戶對的角度上來講,也只有李洛才能配得上我的女兒了!”

“這剛纔張老爺子不是說過了嗎?現在可不是婚姻包辦的年代,你想讓夢辰嫁給誰也得聽聽她的意見吧?”雖然自己是個假男朋友,但是江浩覺得這劉蕭萍的做法可謂是有些太絕了,這完全是封建思想。

“這是我們的家事你管不着。”沒想到聽到江浩這話,劉蕭萍卻是冷冷的說道:“至於我沒有權利管我女兒喜歡誰,但是作爲母親的,我有權利讓誰離開我的女兒。”

“我不管你是海歸也好還是本國的高校畢業生也好,只要你沒有一百萬,就請你離開我的女兒吧江先生。”

“畢竟以現在的社會,學歷不一定比背景和實力更爲重要,況且我張家近百年的努力難道比不上你的十年寒窗苦讀?”

劉蕭萍:“而且我只要求你有一百萬而已,這要求不過分吧?”

作爲一家資產過億的公司,劉蕭萍給江浩開出的條件已經算是很低的了。

而這也不算是她什麼大發善心了,而是她根本就堅信江浩沒有這些錢!她提出的數目越低,無疑對於江浩的打擊是越大的。

“這劇本好像不對吧?”聽了劉蕭萍的話江浩臉上是浮出一抹冷笑:“一般不是你給我一百萬讓我離開你的女兒嗎?怎麼你反過來向我要一百萬了?”

江浩覺得這傢伙的腦子可能是有病,想讓自己離開她的女兒還不給自己點好處,這如果是一個正常人徬上這麼一個富二代女朋友,沒有點好處誰會離開啊?

但是如果這劉蕭萍能給自己一百萬的話江浩倒是可以離開張夢辰的,畢竟自己可是他租來的假男朋友。

雖然說一天給開三百塊錢是工資,但是身上的衣服六萬塊已經夠自己賠的了,如果她能給自己開出一百萬的支票了,自己完全可以跑路了!

當個假男朋友風險還那麼大,關鍵是還吃不飽,這他媽誰想當啊!

“你想多了江先生。”劉蕭萍呡了一口茶,說道:“想這麼隨便的從我們張家撈錢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要想接近我女兒必須有些實力,而要離開我的女兒沒有些實力可能會死得很慘。”

劉蕭萍說着眼神之中是抹出了一股寒光,看得江浩整個人都直哆嗦。

“我覺得……我覺得錢不錢的不那麼重要吧。”看到劉蕭萍的眼神江浩是有些慌了,看來這傢伙是個狠角色:“我覺得只要有實力,這賺錢怕不是什麼問題。”

“你覺得你有實力嗎?”劉蕭萍是意味深長的看向了江浩。

先不說江浩的嘉利頓大學身份是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又能怎麼樣呢?

如果江浩真的跟自己的女兒在一起,那麼以後公司肯定會轉交到他手裏,而嘉利頓大學的學歷,在沒有經驗和背景的情況下,在她看來也就只能夠在他們公司當個主管而已。

畢竟公司之間的上層與上層都是有理不清的關係的,簡單點說就是圈子和人脈,沒有這些生意根本就進行不下去。

“不試試怎麼知道?”江浩是自信滿滿的回答了劉蕭萍的問題。


一直以來江浩都是不相信命運這種東西的,他相信的只有一句話,那就是“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好吧,既然如此,給你一百萬你離開我的女兒怎麼樣?”看到江浩是一個難纏的角色,劉蕭萍是破例開口給江浩一百萬。

“這……”面對劉蕭萍開出的這個條件,江浩無疑是有些心動了。

雖然說現在自己的工資一個月八千,但是自己不吃不喝也得存好幾個月呢!況且現在還不知道自己能當多久呢!

而且拿了這一百萬自己也不虧啊!自己又不是張夢辰的真實男朋友,他們之間只存在僱傭關係而已,這一百萬無疑是不要白不要的東西!

要是自己真的跟張夢辰是男女朋友關係的話江浩倒是堅持自己的立場的,畢竟做了張家的女婿,那好處可不止一百萬!

但現在的關鍵是他們不是真正的男女朋友關係不是?

看到江浩有些心動了,劉蕭萍又繼續添油加醋:“竟然你這麼相信自己有實力,何不用這一百萬去闖蕩一下?”

“你這個做法還……”

砰!

然而就在江浩把話說到一半的時候房間的門卻是被突然推開了!

進來的正是張夢辰:“媽!你也太過分了!你真的以爲江浩真的愛錢纔跟我在一起的嗎?收回你的臭錢!”

張夢辰說着是一把奪回了江浩手中的支票,一把塞給了劉蕭萍。

“我……這……”看到手的支票就這麼被退回去了,江浩是一臉的絕望。

這誰說自己不喜歡這臭錢的,自己很喜歡好不好?這可是一百萬啊!自己的車貸房貸都能還清了!自己能不喜歡?

這他孃的眼看就要到手的錢,這支票還沒捂熱呢就飛了!

“這什麼這,你跟我走!”張夢辰剛剛一直在門口偷聽着,從江浩的語氣上她早就知道這江浩抵不住誘惑了!

還好她來的快,要不然這擋箭牌就跑了,自己又得成天面對李洛那舔狗了!

“夢辰,你可要想清楚!我這麼做可不單單是爲了我自己,還爲了整個張家你知道嗎?”看到張夢辰離開的背影,劉蕭萍是急忙把她叫住了。

劉蕭萍:“這李洛你不想嫁也得嫁,想嫁也得嫁!你自己看着辦吧!”

“我不能嫁!”張夢辰是義正言辭的回道。

“爲什麼?就爲了這傢伙?”劉蕭萍是指着江浩怒道:“你別想了,剛纔我已經將他打發了!支票他已經接過去了!”

“不是因爲他!”

“那是爲什麼?”劉蕭萍是不依不饒。

“因爲……因爲……因爲我懷孕了!”張夢辰思來想去,是直接吐出了這句話來。 “什麼?懷孕了?”張夢辰這話,是成功將外面的張欣盛引了進來。

而當他得知這個消息之後,是氣得差點沒有暈過去!

自己的女兒未婚先孕這對於他來說是一個什麼概念?怎麼說他們張家在常青市也算是有頭有臉的,要是這種事情傳出去豈不是要將他張家的臉面都給丟盡了!

“是誰幹的?你給我說出來!”一旁的劉蕭萍此時也是忍無可忍了,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對着張夢辰質問道。

那種感覺,江浩覺得是有要把張夢辰一口吃掉的衝動。

然而面對父母憤怒的質問,張夢辰卻是得意的說道:“還用問嗎?當然是我男朋友江浩的了!”

張夢辰說着是挽起了江浩的手臂,同時臉上還滿是幸福顏色。

“這……這不是,我……”張夢辰這突如其來的動作是讓江浩一臉的懵逼。

看着張家夫婦剛剛的眼神像是要把張夢辰給吃掉一樣的,而現在張夢辰挽着自己又算是怎麼回事?

自己是答應給她當個假男朋友,但是可沒答應他要當個接盤俠啊!這孩子關自己什麼事啊!

早知道這職位有喪失生命的風險,當初就是給他開一天五百他也不幹啊!

“原來是你這小子!張家的臉都被你給丟盡了你知道嗎?”聽完自己女兒的解釋,張欣盛是一臉憤怒的揪住了江浩衣領,直接把他按到了沙發上。

“不是……這真不關我的事啊!”一招被制服的江浩是一臉無辜的看向張欣盛。

“你還不敢承認了是吧?你還是不是男人?”說着張欣盛是狠狠的給了江浩幾下。


此時的江浩是想死的心都有了,這好好的怎麼就成一個背鍋俠了?這有理也說不清啊!

而當江浩可憐巴巴的看向張夢辰想讓她解釋清楚時,張夢辰卻是在那裏一臉的傻笑呢。

張夢辰自然是懂江浩的意思的,但是她非要給江浩一個教訓不可!

這傢伙來的時候明明就跟他說好了,要有職業道德!然後呢?這傢伙竟然爲了一百萬要把自己出賣了,非得給點點苦頭嚐嚐不可。

“夠了老爸!你別打他了!要是把他打死孩子以後沒有父親怎麼辦?”一旁的張夢辰看着還不過癮,還不忘添油加醋。

“都到現在了你還護着他?”張夢辰的話是徹底的把張欣盛給激怒了:“好!我今天就打死他!然後也把你給打死算了!”

“哇!”張欣盛說着是抽出了自己的七匹狼腰帶,江浩是被收拾的嗷嗷叫!

“行了老爸!都成這樣了你打他又有什麼用?”看到自己的老爸越打越狠,張夢辰是急忙拉開了他,一把護住了江浩。

“行啊你!”此時的張欣盛火氣還沒有消:“都學會護着他了!我還是你爸嗎?”

“是,怎麼不是。”張夢辰開始變得認真起來:“但是是我的爸爸更不能把他打死了,打死了你還得坐牢!你覺得划算嗎?”

張欣盛想想這話還算有理,氣也就消了很多了。

“什麼時候的事?”一頓鬧場之後,幾人是平靜的坐了下來,此時劉蕭萍是忍着心中那股火氣問向張夢辰和江浩道。

而此時的江浩是有苦說不出,坐在沙發上的他還感覺屁股陣陣的發痛,這張欣盛下手可真狠啊!

“就,幾個星期前。”看到江浩的模樣,張夢辰是強忍着心中的笑意表情嚴肅的回答着。

“很好,時間不算是很長!”劉蕭萍是鬆了一口氣,幾個星期前的事情,這件事還有些挽回的餘地。

“不過要想當上我張家的女婿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劉蕭萍說道:“這學歷你有了,這背景你可沒有,這個我不強求,但是實力你總該有吧?”

“實力?”對於劉蕭萍這話江浩是一臉的莫名其妙。

看他認真的樣子像是真以爲這事是自己乾的了?而這一切不過都是在演戲而已。

況且如果讓自己給張夢辰當接盤俠,江浩可不幹!

怎麼說他都是一個大男人的,會爲了錢戴一輩子的綠帽子爲別人養孩子?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沒錯!”劉蕭萍開口道:“如果你想當張家的女婿,你必須通過我的考驗!”

“什麼考驗?”雖然不願意接盤,但是這張家的考驗嘛江浩當然是有興趣打聽一下的。

畢竟這張家可是大戶人家,其考驗肯定是不一般的,如果是考驗讓自己一個月花光幾個億的話,他倒是有興趣試一試的。

“其實這考驗也很簡單,不過是簽訂合同的問題。”劉蕭萍一本正經的說道:“最近我們跟金礦公司有一項協議需要簽署,不如這樣吧,如果你能簽署好這份合同,我就答應你做夢辰的男朋友。”

“而且只要你能夠簽好這份協議的話,我可以把公司一部分的股份劃分給你!”

“此話當真?”劉蕭萍這話頓時讓江浩眼前一亮!

江浩感到興奮的倒不是這考驗的內容,而是這公司的股份!

如果持有張元珠寶公司的股份,自己就是他們公司的股東了,到時候自己還爲賺錢苦惱嗎?只要等着每年的股利分紅就行了啊!

而且就這還算是考驗嗎?這明顯是鋪路啊!

雖然自己沒有參加過什麼簽署合同的事情,但是這一幕自己在電視上可是看得多了,江浩覺得這份考驗自己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然而江浩的話剛出,一旁的張夢辰便是瘋狂的暗示他不讓他接。

她的心思江浩怎麼能不明白的,只是現在他並不想理會張夢辰。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