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慕雨聞言,剛想找個借口,餘光卻瞄見屋外兩道人影腳步急促的過來,心中一慌,掃了神醫一眼后,一咬牙,突然一聲哎呀,作痛苦狀趴在床上。

果然,神醫公子本能的就趕忙上前來,扶著她,搭了脈搏第一時間查探。

也就在神醫搭上脈的時候,蕭連城與三皇子沖了進來。

原本臉色凜然的蕭連城,迎面與屋內床頭倚靠的蕭慕雨對上,整個人都愣了,「雨兒?你怎麼在這?」

問完話后,第二反應才看到自家閨女竟然裸著胳膊,只裹了床單斜倚在床頭,而一明顯男子打扮之人,正坐在床邊,看不清他在做什麼,但卻看得出他正伸了手拉著自家閨女!

「什麼人?好大的膽子,竟敢非禮玷污蕭大小姐?」三皇子只看著有個男人的背影坐在床邊,眼中一抹得意一閃而過,直接厲聲喝斥!

女兒被非禮玷污了?

在三皇子這話音出來的瞬間,蕭連城只覺得腦子嗡的一聲炸開!

「幫我,不然你就是非禮玷污了我的賊子!」

蕭慕雨原本做痛苦模樣的美麗臉龐上露出一抹威脅,飛快的以極小的聲音在神醫耳邊輕語。

神醫怔愣的片刻間,蕭連城已然沖了過來,劍都拔出來了,卻在關鍵時刻停住,因為他離近后終於看了清楚,這坐在床邊的男子衣著整齊,且手上並沒有亂摸,而是正掐著女兒的脈搏?

以他的眼力自然看的出來,這動作並非是突然變換的,而是在他們進來之前便是如此了!

蕭慕雨這時候有氣無力的開口,「父親,您誤會了……」

「蕭大小姐可是有什麼顧慮?莫要怕,蕭大小姐你可是蕭將軍的長女,又是北安王府老王爺的外孫女,無論何人敢欺辱於你,我們都不會輕饒了他!」

三皇子以為蕭連城突然停止動手,是因為看到了那男人是太子才猶豫了,而一看蕭慕雨竟然企圖要為太子開解?

立馬一臉正氣的開口,順便也走了過來。

只是當他離近了后,才發現眼前這個男子身形雖不算矮,卻極為清瘦,哪怕帶著面具,但也可以一眼看出,絕對不是太子喬裝的!

三皇子直接就怒了,「你是何人?怎麼在這?」

不是說與蕭家大小姐幽會的是太子嗎?怎麼變了人了?三皇子原本打的敞亮的算盤,這一刻有種算錯了的憤憤!

蕭慕雨此刻愈發緊張的看了面前的神醫一眼,眸光中滿含著威脅和祈求!

慕歌平靜的鬆開了蕭慕雨的手腕,淡淡的看過來,「本公子還想問,你們又是誰?突然闖入民居是想打家劫舍不成?這天子腳下你們也當真敢如此沒王法不成?」

蕭連城雖也心下疑惑,卻還是第一時間扯了床幔將女兒又裹了一層后,在三皇子因為慕歌的話而起了怒火將要發出來之時,不確定的開口試探,「敢問公子可是京中最近盛傳的那位年輕神醫?」

聲音中雖帶著疑惑,卻還有幾分難掩的激動在其中……

三皇子眼看著蕭連城不過幾息的時間,便從憤怒轉為了激動,突然覺得事情好像遠遠超出了自己的預料啊!

就算這人不是太子,就算這人沒有當著你的面非禮你女兒,但是你家女兒那衣衫不整的樣子是真的沒錯吧?

地上散亂的衣物也不假吧?

眼前這人看不清臉但的確是個男人吧?

即便這人是什麼神醫那又如何?看病也不需要如此奔放著看吧?


當爹的你一點不滿都沒有也就算了,反倒還一副激動中略帶欣喜恭敬的姿態是幾個意思?

三皇子表示完全懵了?

蕭慕雨原本因為害怕被爹爹看到不雅的一面而驚恐忐忑的內心,這一刻滿滿的都是委屈憤怒和不甘!

三皇子不清楚爹爹為何會這樣,但是她太清楚了啊!

今日自己三叩九拜的事情鬧得那般大,必然瞞不過爹爹的耳朵,自然的這神醫揚言能治好蕭慕歌那痴傻之症的話也定然入了爹爹的耳!

爹爹能如此激動恭敬的姿態,不用想也知道全然是為了蕭慕歌啊!

果然,在神醫點頭默認了蕭連城的話后,蕭連城那張剛毅的臉上直接露出興奮之色,「真的是神醫,聽人說神醫您能治好小女的痴傻之症,可是真的?」

蕭慕雨在聽到蕭連城此話時候,心中愈發悲憤欲絕!

這種時候,爹爹不關心自己,反倒因為蕭慕歌,而全然忘記了自己此刻的窘境?

甚至對著很有可能與自己有染的男子,如此恭敬有禮?

原本蕭慕雨是很想讓爹爹不要過多追究自己衣不蔽體的,可是當爹爹真的表現出如此不在意的時候,為何心中卻是如此的痛?

「爹爹,您要為女兒做主啊,什麼神醫?根本就是個欺世盜名的登徒子,女兒不舒服,他哄騙女兒說要給女兒看病,卻要求女兒脫衣,說這樣能夠探脈更真切,女兒聽信了他的話,原本說好的,只需要女兒遮了床幔伸了胳膊出來便可,卻不料他竟私自掀開了床幔想趁機非禮女兒!」 第116章蒙圈了該怎麼辦

蕭慕雨本不想拿自己的名聲來做文章,但她實在是忍受不了爹爹為了蕭慕歌,竟可以忽略自己到如此地步!

要請神醫給蕭慕歌治病是嗎?

那我就毀了這個神醫,蕭慕歌那蠢貨這輩子都別想好!蕭慕雨內心深處在咆哮!

而面上卻一副受了天大委屈,哭凄凄的姿態。

慕歌微皺眉頭,爹爹的確是因為關心自己而忽略了蕭慕雨,蕭慕雨氣惱不是不能理解,但問題是,自己如今的身份是神醫,在蕭慕雨看來只是個與將軍府上的事情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你蕭慕雨為了不讓自己妹妹好過,便無故牽連一個無關之人,這樣真的好嗎?


而且自己這個無關這人,可是剛剛幫你解了圍,替你圓了你和太子的苟且之事啊,你就算不大恩大德永世難忘吧,但這麼心安理得的落井下石是不是也有點太惡毒了呢?你這是想要趁機要我死呢啊!

「雨兒,你說的可是為真?」蕭連城剛剛露出的驚喜之色,因為蕭慕雨的話而變成了驚愕。

蕭慕雨心中無限委屈,爹爹竟還再問一遍?要是蕭慕歌那傻子說了此話,爹爹必然二話不說就相信了吧!

「爹爹竟是要懷疑女兒嗎?若非為真,女兒怎可能拿自己的名聲來開玩笑?」

「所以慕雨小姐是認定本公子非禮你了?」慕歌挑眉看過來,並不因為蕭慕雨的誣陷而驚慌,反倒眸中閃過一絲妖邪幽光。

蕭慕雨原本下定決心要把這所謂神醫給毀了的心思,突然因為慕歌的這句反問,給問的心中有些發毛,他問這話是幾個意思?

「這地方,只有你我二人,我爹爹和三皇子都看到了,你還想否認不成?」誣陷的話已經說出口,並沒有再收回的可能,蕭慕雨鬧不清楚慕歌的打算,只能硬著頭皮堅持。

蕭連城看自己女兒說的肯定,開始為難,就如女兒所言,她又怎會拿自己的名聲來開玩笑?女兒家的名聲決定著未來一生的路,他雖然不願意相信,卻不得不相信自己女兒的話!

只是這樣的話,他該如何面對這位神醫?

自己小女兒還等著他去醫治,可他竟非禮了自己的大女兒!手心手背都是肉,該讓他如何決斷?

蕭連城的猶豫不決,看在蕭慕雨眼中,簡直就是一擊重創!

自己被人非禮,爹爹竟還要猶豫?

「唉,既然慕雨小姐已經揭穿了本公子非禮她的事情,本公子也不去狡辯了,蕭將軍,您儘管提吧!」慕歌在蕭連城糾結,蕭慕雨不甘之際突然開口。

蕭連城剛毅的臉上表情有些懵!「提……提什麼?」

「聘禮要求啊!既然在下都非禮了令千金了,那令千金豈不是該嫁不出去了?所以在下自然是要負責任的啊,蕭將軍放心,在下雖不是京中這些個貴族人家,但是規矩禮儀還是一應周全的,將軍儘管提要求便是了!」慕歌一揮手,十分豪氣的開口。

蕭連城有一瞬間的怔愣,片刻后,眸中閃過驚喜之色!對啊,只要神醫娶了自家女兒不就好了?既保全了大女兒的名聲,還能不影響給歌兒治病!

「我沒什麼要求,只要你能保證對我家雨兒好,不讓她受委屈便好!另外,你先前說過的可以為我家歌兒治療痴傻之症可為真?」

蕭連城話落,慕歌心中簡直是又感動又無奈!

爹爹你對我這樣好,都到這個時候了最關心的還是我的病症,做女兒的心中真的好暖好感動,只是爹爹你另外一個女兒怕是要恨我入骨了吧……

「自然為真!在下娶了慕雨小姐,日後咱們就是一家人了,雨兒的妹妹便是在下的妹妹,自當用心醫治!」慕歌邊說,邊似笑非笑的掃向蕭慕雨。

蕭慕雨短暫的沉默在慕歌話落後爆發出了強烈的震怒!

「爹爹你瘋了?竟要女兒嫁給這個江湖草莽?只是為了方便給歌兒治病?爹爹你心中可有女兒?」蕭慕雨悲怒交加,第一次這般激烈的與爹爹說話。

蕭連城從未見過自己大女兒如此!

「雨兒,你都說我非禮你了,若我不娶你,日後你還能嫁誰?蕭將軍可是為了你好!」慕歌面具下的容顏浮起一抹壞笑,悠悠的開口,還肉麻的直接叫蕭慕雨雨兒。

你不是想拿名聲來毀我嗎?那我就順勢娶了你,反正你自己都不要名聲了,我無所畏懼啊!


「是啊雨兒,你如今已經失身於人,若現在不嫁,日後可就嫁不出去了!爹爹這也是為你好啊!」

蕭連城就算行事再不拘一格,終究還是這個時代的男子,對於女子應該清白、從一而終的思想卻是難以撼動的,在他看來,這神醫雖不是什麼權貴子弟,但也不錯啊,醫術高明能賺銀子,自己女兒跟著他日後也吃不了苦!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這神醫能治好歌兒的痴傻之症!

僅這一條,在蕭連城那裡就已經閃閃發光了好嗎?

蕭慕雨雙眸悲憤欲絕的看看那揚言要娶自己的神醫,再看看一副已經打定主意要把自己嫁出去的爹爹,突然間臉上一片慘白!

該死!自己一時因為爹爹的偏心反應,氣憤到只顧著毀掉這神醫,不讓他去給那蠢貨治病,竟忘了,自己原先的打算只是說這神醫意圖非禮自己但並未成功啊!

她原本想的是,只要污衊了這神醫想非禮自己,以自己爹爹是大將軍,母族是北安王府,這個神醫絕對難逃一死沒商量!

雖然自己名聲會有些受損,但也無傷大雅!

可如今被這該死的神醫目光一嚇唬,竟直接順著他的話蒙圈的認了自己已經被非禮了?

這若是傳出去,自己日後如何嫁人?任何稍微有點臉面的人家都不會敢來求娶的!

就如爹爹所言,只能嫁給這個該死的神醫了!

「混蛋,你竟敢害我?你可知我是誰?就憑你,也想娶我?我外祖父外祖母是絕對不會同意我嫁給你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關乎終身大事,蕭慕雨再難保持冷靜,憤憤開口。 第117章不姓蕭該有多好

「慕雨小姐這是在說笑嗎?本公子一點也不想娶你啊,是你指認本公子非禮你,何來害你一說?而且慕雨小姐你如今這樣,除了本公子可無人會娶呢,本公子這是在幫你,你看不出來嗎?」

慕歌對上蕭慕雨的目光,分毫不怵,甚至還多了幾縷挑釁,尤其是故意將非禮二字咬重,好似在告訴蕭慕雨,敢污衊本公子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看出來個屁!蕭慕雨直接被氣到臉色扭曲,「就算無人娶,本小姐也絕不嫁給你!」

「慕雨小姐這般慪氣又是何必呢?你說你都失身於本公子了,不嫁給我,你還能嫁誰?別家也不會娶慕雨小姐這樣一個丟了清白的姑娘不是?難不成還要去伴青燈古佛了了此生不成?」慕歌不急也不惱,還十分好脾氣的規勸。

可那一會兒失身一會兒丟了清白的話語,聽的蕭慕雨滿心煩躁崩潰!

「你閉嘴!我什麼時候失身與你了?你再胡說八道,我決不饒你!」畢竟是女子,當著自己爹爹以及其他男子的面,被人一句一個失身丟清白的提醒,怎能承受的住?直接羞憤的警告出聲!

慕歌眸中幽光微閃,似笑非笑看著她,「哦,原來慕雨小姐並未失身於本公子啊……」

「雨兒,到底怎麼回事?」蕭連城也不是個傻子,這兩人你來我往的,讓他聽出點不對勁來,皺眉看向自己女兒。

蕭慕雨自知亂了分寸,情急之下說漏嘴,任她再精明,也很難一下子全部圓回來。

只能恨恨的看了慕歌一眼后,快速做出抉擇,低頭默默抽泣,「爹爹,女兒錯了……」

「說!」蕭連城雖不明白始末,但看女兒這樣子,多少預料到,怕是誤會了這位神醫公子了。

蕭慕雨輕咬下唇,弱弱的看了自己爹爹一眼,最終帶著一抹懊惱開了口,「爹爹,女兒今日去請神醫公子為歌兒看病,神醫公子卻讓女兒自城門口三叩九拜過來,女兒為了歌兒就答應了,可心中著實有些氣不過,便……便……謊稱叩拜完后不舒服引了他來此處,想讓他吃些苦頭…」

「胡鬧!神醫提的要求再過分,你若不願,不做便是,爹爹從未要求過你要為歌兒犧牲什麼,你怎能面上應下,暗地裡報復?還是以自己女兒家的名聲來做籌碼?你真是太讓爹爹失望了!虧得今日沒有別人看到,只有爹爹和三皇子,要是再多幾個人看到,你莫說要污衊神醫不成,自己日後的清白名聲可就徹底毀了!」

蕭連城萬萬沒想到,自己這最乖巧懂事的大女兒,竟會做出這等不靠譜的事情,氣的七竅生煙!

但終究是自己的女兒,雖然是在教訓,但是話中卻隱有拜託三皇子莫要將此事往外傳的意思!

三皇子今日目的是想徹底斷了太子拉攏將軍府的可能,既然沒看見太子人,自然也不會去得罪蕭連城,直接呵呵一笑,「蕭將軍莫惱,大小姐畢竟身份貴重,被這位神醫公子為難了下,心中氣不過鬧些女兒家的小情緒也是可以理解的……」

一句話就把蕭慕雨拿女兒家的清白來污衊男人的出格事情給說成了女兒家鬧情緒,三皇子這是擺明了要賣蕭連城一個好。

蕭連城受了這份人情后歉意的看向慕歌,「神醫公子,都是蕭某教女無方,連累了公子,公子想如何補償儘管說,只要蕭某能做到的,定全力滿足公子!」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