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呆住了,無聲的張了半天嘴,終於垂頭喪氣的低下了頭。

白虎氣的暴跳如雷,低吼道:“老王八蛋你連我也騙,老子今天扒了你的龜殼。”

玄武欲哭無淚的看着白虎:“要不是想和你這老混蛋分享,我和朱雀老姐沒捨得吃,也不會讓那泥鰍惦記,說走了嘴。”


這下輪到白虎呆住了,臉上覆雜之極,感激感動懊喪悔恨全聚在了大臉上。

韋小寶咬牙道:“老鬼你他媽的竟然吃獨食,枉我幹什麼都想着你,老子算瞎眼了。”

秦抗天笑眯眯道:“行了,別狗咬狗了,玄武老祖說吧,到底結了多少仙果?”


這一下所有的目光全望向玄武,玄武陰狠的瞪了一眼涼亭內興奮的手舞足蹈的銀龍,媽的,都是你這雜碎壞事,看老子怎麼收拾你!一絲陰寒迸現破開厚厚的靈氣霧射向銀龍。

銀龍突然感覺後脊樑骨大椎一涼瞬間全身彷彿掉進萬年寒冰裏似乎血液都凍住了,兩眼放射出恐怖至極的光芒,直挺挺的倒在涼亭裏,體內的天龍靈力發出尖銳的叫聲瘋了般沿着周身奇經八脈十二正經以光速運轉了近萬次纔將這縷陰寒逼出體外。

一聲微不可聞的聲響,一條銀亮如髮絲的冰針從大椎擠出,落在地上,瞬間打磨平滑厚厚的白石板結了一層薄冰,銀龍尖叫了一聲,龐大的身子浮在半空中,薄冰飄起一縷白氣消失了。

銀龍驚駭的四處望着,猛的轉過頭瞪向一身泥水諂媚望向自己的遊達,咆哮道:“你他媽的竟敢暗算老子,我拆了你!”

如一縷閃電射到遊達面前,遊達臉上的驚駭剛從眼睛內浮起,排山倒海的龍爪龍尾無差別的以每秒近萬下暴擊在遊達疲憊不堪的身體上,遊達立時陷入慘無人道的摧殘中,慘叫聲一直卡在嗓子眼,心裏不住的哀嚎,求你了,下一拳就打死我吧。

韋小寶和鈕瑟等侍衛震駭的望着發狂的銀龍,身子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戰,鈕瑟喃喃道:“變態!”

秦抗天笑眯眯的看着玄武,眼神中也不斷射出寒星:“玄武祖神我的耐心也很有限,你不會也想讓我這麼親密的接觸你的身體,你才肯告訴我吧?”

元寶白虎韋小寶和鈕瑟等侍衛又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戰,眼睛齊刷刷的從殘忍的虐打望向玄武。

“人蔘果結了二十三個,七彩玲瓏果結了二十三個,青豹果二十三個,忘憂果結了二十三個,還魂草還沒開花因此沒結果,就這麼多了。”

玄武一氣呵成,連氣都沒換一口。

秦抗天懷疑的看着玄武,剛想說話,鈕瑟點頭道:“這話聽着不虛,還魂草極其難結果,應該是真的。”

金曜驚歎道:“孃的,主子的世界簡直讓老金驚羨不已,人蔘果最多隻能結二十三枚,據老金所知,金翅雕族的人蔘果樹不過曾結過兩三次這麼多人蔘果。”

其他侍衛也紛紛點頭。


秦抗天眼珠一轉,嘿嘿笑道:“玄武祖神你應該感激本老祖的這些手下,沒有他們替你講情,今天嘛,哼!既然如此,我就相信你這一回。”

玄武滿頭大汗的大臉這才露出一絲放鬆,輕輕吁了一口氣,諂媚道:“謝謝老祖開恩,我現在就去將仙果如數奉上。”

秦抗天微笑着眼睛望向依舊施虐的銀龍和遊達身上:“你不用這麼急着討好我,我這個人從不虧欠手下,你們四神獸既然都是我抗天老祖的四大祖神,當然青龍祖神是你們三個替他爭取到的,我也默認了。因此每種仙果都會分與你們每人一枚,餘下的我會和兄弟們平分的。”

韋小寶白虎和鈕瑟等侍衛臉上都露出興奮狂喜之色。元寶笑道:“四弟,我就不要了,我還是認爲我的龍熊元力憑自己的修煉最爲穩妥,藉助外力,會讓我的修煉埋下隱患。”

秦抗天深望向元寶,他心裏明白,只有追求自身力量極致的真正武者纔會說出這樣的話,鈕瑟等侍衛臉色開始發紅了,一個個羞愧的瞟着元寶漆黑的大臉。

秦抗天嘆了一口氣,一股悲愴從心底涌出,哭喪着臉道:“我也想憑藉自己的修煉追求武道的極致,可是你們都看到了,這個世界簡直就是個無底洞,老子要是不借助外力,說不定早晚有一天它會將老子都吞了,我心裏苦啊!”

白虎玄武和韋小寶幾乎同時撇了一下嘴,鄙夷之色稍顯即逝。只有元寶同情的點點頭,拍拍秦抗天的肩頭,低聲道:“四弟你的苦,二哥明白。”

半晌,秦抗天臉上浮起猙獰之色,惡狠狠的瞧向銀龍和遊達:“老子會好好欣賞這齣好戲的,老子心裏的苦要全發泄在這雜碎身上。”

這一下所有的嘴都輕輕蠕動了一下,大家腦子裏都是兩個字,變態!

銀龍喘着粗氣終於打累了,又重重的給了遊達一龍尾才怒氣未消的停住了虐打。遊達像堆爛泥癱在了半寸高的泥湯裏,身上所有的鱗片全被銀龍連抓帶抽剝落下來,渾身如同血葫蘆一般,仰面朝天,兩眼無神的望着星空,心裏悲涼的吶喊着,我怎麼會還沒有死?

銀龍氣喘吁吁的來到沖天的噴泉前,暢快淋漓的洗了個澡,興奮的甩了甩龐大的身軀縱身落回涼亭內,吼道:“沒死就給老子滾起來!”

遊達癱軟的身子一顫,無神的眼睛瞬間閃出驚恐,急忙強咬着牙爬了起來,癱坐在泥漿裏,臉上擠出屈辱的笑容望向銀龍。

“看你這副衰樣,老子一看到你這個雜碎,氣就不打一處來,媽的,把你那身醜肉給老子洗洗,過來給老子鬆鬆筋骨,媽的,累死我了。”

銀龍瞪着眼珠子咆哮道。

遊達顫抖着站了起來,來到噴泉前,冷厲的泉水濺打在渾身是傷鮮血淋漓的身體上,鑽心的疼痛疼的遊達直哆嗦,可是身子卻不敢挪動半分,屈辱的眼淚混合着泉水流淌下來,周圍的泥漿迅速染成了紅色。

散落一地混雜在泥漿裏的鱗片,散發出一道道紅芒,化作密如箭雨的紅線射入遊達的身體上,遊達的身子劇烈的哆嗦着,用盡全力咬住牙關不讓自己發出絲毫的聲音。

半晌,遊達抖了抖溼漉漉的身子,一步一趨的走向涼亭來到銀龍身前,銀龍斜睨着眼打量了一下游達,鼻子哼了一下,又將眼睛閉上了,身子放射出耀眼的光芒,龐大的身軀快速的縮小變作了人形,一具銀白色戰甲龍首人身的男子顯露出來。

銀龍閉着眼睛,自我陶醉道:“我這張龍臉可不能變,這可是天上地下最英俊迷人的臉。”

靈氣霧內,韋小寶和金曜同時做了個嘔吐狀。

“雜碎你叫什麼來着?”

“小妖叫遊達。”

“遊達?你老實說,本大人的臉是不是天上地下最英俊迷人的臉?” 遊達巨大的虎臉抽搐了一下,違心屈辱的諂笑道:“銀龍大人何止這張龍臉是天上地下舉世無雙的俊美迷人,就是一根腳趾頭都能迷倒萬千美少女。”

銀龍呲牙一樂,睜眼道:“馬屁拍得不錯,你小子的人形是什麼樣子,給本大人看看。”

遊達龐大的身形瞬間透射出沖天的妖氣,一團血紅的火焰從妖氣內噴涌而出,一名身形高大修長相貌極其英俊的黑甲戰將站在銀龍身後。

銀龍扭頭瞧去,嘴裏嘖嘖連聲:“沒想到你這雜碎長得蠻不錯的嘛。更沒想到的是你一身紅鱗片竟然變作人形時變成了黑色的戰甲。”

遊達躬身施禮道:“銀龍大人誇獎。”

銀龍擡手指了指自己的肩頭,遊達急忙按捏起來,銀龍眯着眼睛一臉享受,嘴裏不時發出**之聲。

玄武撇嘴陰冷的笑道:“孃的,還挺享受的嘛,老子這回找到捏腳搓背的僕人了。”

秦抗天笑眯眯望着銀龍,泥鰍好好享受吧,接下來苦日子可要到來了。

“好舒服,沒想到你竟然有這好手藝,老子問你你這將軍不會是服侍妖皇賞的吧?”

遊達英俊的臉又是一顫,忍氣吞聲道:“末將這將軍是憑真本事做上來的,遊達不是諂媚拍馬的賤人。”

銀龍扭頭打量着遊達,半晌,嘆了口氣:“孃的,美中不足你不是個娘們,可惜了這張臉。”

遊達手一顫,險些蹦起來,驚駭憤怒的望着銀龍。躲在濃厚的靈氣霧內的秦抗天等人強忍着笑意,臉都憋得通紅。銀龍大眼珠子快速的一轉,扭臉***的望着遊達。

“大人,你、你爲何這樣看着我?”

銀龍呲牙一樂:“聽說妖和獸的區別是妖能變化兩次,你給本大人變個美女,讓本大人享受享受。”

遊達驚得向後退了一步,恐怖至極的瞧着色迷迷望着自己的銀龍。突然,撲通跪倒在地,頭像搗蒜一般:“大人,求求你萬萬不可。”

“爲什麼?你不願意?”

銀龍陰冷的看着遊達。

遊達擡起頭,臉上的冷汗如同雨澆一般:“大人,妖的第二變是不能逆轉的,遊達若是變成女人就再也無法恢復了!”

秦抗天扭頭望向玄武和白虎,白虎捂着肚子,身子劇烈的顫抖着,整個臉都笑開了花,強憋着沒笑出聲使勁點着頭。

玄武吸着涼氣,低聲道:“遊達說的沒錯,妖的第二變,又稱奪天牝牡變,是能顛倒陰陽的。只有修煉到大羅金仙品階之上的大妖纔敢第二變,因爲到那時妖才能夠強行逆天,不會陰陽顛倒。成功逆天的妖獸,修爲就會到達妖尊境界。據我們四神獸所知能成功逆天到達妖尊境界的只有三個妖獸,妖皇凱薩是其中之一。”

“另兩個呢?”

秦抗天問道。

玄武笑道:“另兩個都在天界極西的佛界靈鷲山,一個是七彩大孔雀克里奧,另一個是她的弟弟金翅大鵬鳥帝釋。”

白虎低聲道:“咱們滅掉的金翅大鵬鳥迪卡就是帝釋的遠房堂弟。”

秦抗天吃了一驚:“妖竟然在天界?”

玄武嘿嘿笑道:“那個世界很多事老祖只能等你破碎虛空自己去探究了。”

秦抗天望着跪在地上的遊達,陷入了沉思。

銀龍站起身,陰冷的淫笑道:“老子想玩你是看得起你,你要是不想受皮肉之苦,就乖乖變化,不然,哼!”

遊達淚流滿面哀求道:“您不能這樣,您殺了我吧!”

“想死?你大概不知道本大人在原來的世界是幹什麼的,老實告訴你,當年老子是西方天界靈鷲山六道輪迴洞掌管九幽死界中禽獸界的八部天龍,你就是死,老子也能將你的死魂拘回來弄成沒有生氣的娘們蹂躪。”

銀龍淫邪的咆哮道。

遊達撲通癱在地上,臉上煞白恐怖至極的望着一臉淫邪的銀龍。

銀龍貪婪的嚥了一口口水,喃喃道:“孃的,你將老子當年的回憶勾出來了,真懷念死界內那些任老子輕薄蹂躪的死魂獸女。”

遊達一雙英俊的大眼已沒了一絲光澤,喃喃道:“生死兩難,這難道就是我遊達的宿命?”

兩行熱淚滑落下來,仰天聲嘶力竭的吼道:“報應!報應!”

元寶皺了下眉頭,低聲道:“殺人不過頭點地,這條天龍太過分了。”

正要破開靈氣霧,秦抗天閃身攔住,陰冷的笑道:“遊達說的沒錯,這就是對他的報應。”

元寶望着秦抗天,暗暗嘆了口氣,退了回去。

“快說,你變是不變?”

銀龍雙眼血紅,猙獰的咆哮道。

遊達淚流滿面屈辱的點點頭,哽咽道:“我、我、我變!”

銀龍一愣,仰天狂笑起來,尖利刺耳的狂笑中,遊達身上的黑色戰甲發出噼啪清脆的碎裂聲散落了一地,一具修長充滿陽剛之美峯巒迭起的男性身體顯露出來。

銀龍色迷迷笑道:“可惜本大人不好這個調調,要不然,嘿嘿。”

遊達痛苦的閉上雙眼,大吼道:“妖變!”

隨着話音妖氣排山倒海般從體內席捲而出將遊達團團包裹住,妖氣不斷纏繞包裹越來越濃稠,最後竟然凝固成了類似粘液的物質。

銀龍快速喘着粗氣,雙眼血紅,淫邪到極點瞪着面前巨大的快要將涼亭漲破的血紅的仿若蠶繭一般的粘液蛹。

不知過去了多長時間,東方天際隱隱露出一絲白色之際,巨大的粘液蛹突然發出輕微的聲響,緊接着聲響越來越密集,粘液蛹在瞬間佈滿了仿若蛛網一般的裂痕,一縷縷白煙從縫隙內冒出。

銀龍連同靈氣霧內所有的目光全都眨也不眨的瞪着巨大的蠶蛹。又是一聲脆響,蠶蛹迸裂開散落一地,重新化作一縷縷妖氣瀰漫開來,妖氣瀰漫內一具放射着濛濛晶瑩光芒的胴體若隱若現。

銀龍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一雙大眼瞪大到了極限。瀰漫的妖氣突然化作一縷縷妖氣箭倒射而回。終於隨着妖氣的消散,一具勾魂攝魄難用語言描述的絕美胴體顯露了出來。

銀龍身子一軟,險些癱在地上,秦抗天周圍響起了此起彼伏吞嚥口水聲。秦抗天也不由自主悄悄嚥了一口唾沫,貪婪的望着那張緊閉着雙目,娥眉微蹙,似哀似怨,宜嗔宜喜的絕世美容,心裏劇烈的震顫,好美的絕世美人,真是傾國傾城!

美目慢慢張開了,一汪若秋水般清澈深邃的美目流轉,放射出令人氣血賁張無法抗拒的誘惑。除了三妹子和妙香館的戴麗絲小姐人世間竟然還有第三張能與之媲美的絕美容顏,秦抗天內心受到了強烈的撞擊,驚歎的望着已變化成絕世美人的遊達。

遊達哀怨的望着銀龍,低聲道:“大人,奴家現在的樣子,你還滿意嗎?”

聲音婉轉低沉,如泣如訴,哀傷中涌動着難以抗拒的嫵媚。

銀龍打了個冷戰,兩道鮮紅的液體從碩大的鼻孔噴出,雙手狼狽的捂着鼻子,拼命的點頭,含糊不清道:“美!太美了!簡直就是絕色!”

濃厚的靈氣霧一下子被狂涌的暴力破碎成七零八落,韋小寶白虎玄武和鈕瑟等侍衛,全都氣喘如牛雙眼通紅貪婪瘋狂的瞪着斜倚在龍柱不着一縷曲線玲瓏勾魂攝魄的遊達。

“你、你,老祖你什麼時候來的?你們是誰?”

銀龍驚駭的望着突然出現將涼亭圍得水泄不通的玄武白虎韋小寶和鈕瑟等侍衛,立時所有的**都給嚇沒了,兩條腿不住的打着擺子。

韋小寶咆哮道:“泥鰍,這美人是老子的,你給老子滾一邊去!”

白虎也吼道:“是老子的,你們兩個纔給老子滾一邊去!”

玄武更是吼聲如雷:“這是老子的地盤,這裏所有的一切都是老子的,老子現在不歡迎你們,都給老子滾!當然美人留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