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厲嚎傳出,那人的身形也是頓時倒飛而去,肩頭之上,血流如注,

見到短短几息時間, 滅神記(血刃冰鋒) ,那剩下的兩人,也是終於恢復了幾分理智,那實力在玄武境中期的高手,都是非眼前這個少年一合之將,莫說是他們幾人,

當下,理智終於是戰勝了yuwang的誘惑,惡狠狠地颳了張暮一眼,他們連忙馱負著那受創倒地之人,逃也似地撤出了石屋,

在那三人撤離之時,石屋之外,再度傳來雜亂的腳步聲,不少人都是紛紛圍到這間石屋附近,不過,在見到以一種頗為狼狽的方式撤出石屋的三人之後,他們眼中也是冒出幾分忌憚,

玄武境中期的實力已經算是不弱,卻是落得如此狼狽的下場,以他們這種玄武境出頭的實力,怕也強不到哪兒去,

因此,雖說他們眼中有所貪婪,但卻是頗為理智地沒有莽撞出手,

在眾人猶豫之間,張暮已經是再度動手,將那殘餘的玄元丹盡數地收取完畢,

做完這些之後,張暮方才轉身,見到石屋之外那些滿眼忌憚之色的人,當下也是不做多留,面無表情地緩緩走出了石屋……

(未完待續) 「三千兩百枚玄元丹……」

通道之中,繼續朝著通道深處前進的張暮,用精神力探測了一番之後,方才真正得到此次收穫的數目,頓時,一種興奮到幾乎令他眩暈的感覺從心底湧出,

不過在興奮之後,他心中也是不免生出幾分慶幸,還好他收取得速度不慢,剛剛人們過來之時,這石屋內的玄元丹已經所剩無幾,

若是讓那些人見到之前那種數以千計的玄元丹,饒是張暮實力強橫,他們也是不免會一涌而上,前來搶奪,

那樣的話,即使是以張暮的實力,都是會有些頭疼,

緩緩鬆了口氣,張暮也是開始大致估量著此次的收穫,

如此多數量的玄元丹,若是換成金幣,恐怕足有幾百萬之巨,這般收穫,不可謂不大,

這些玄元丹,對張暮日後晉入地武境,可謂不小的助力,

這才剛進入遺迹,便是獲得如此收穫,若是到了遺迹深處,說不準還有著何等珍貴寶物,想到此處,張暮心頭也是不由得湧上一抹狂熱之色,

想來,在那遺迹內部,定然有著更多的寶物,那些東西,方才是真正令人眼紅不已的好寶貝,

或許,那種頗為罕見的恢復靈魂力量的奇物,,幻靈青涎,在這裡也是能夠尋到,

壓抑下心頭的狂熱,張暮也是毫不猶豫,繼續朝著遺迹內部掠去,

此時的通道之中,不少地方都是有著人影涌動,而且還極為混亂,看那模樣,陷入也是有著不少人尋到了一些好東西,並且發生了一些爭執,

這樣的結果,無非是不少人爭得頭破血流,寶物不斷易手,最後幾敗俱傷,不亦樂乎,

對著在這大殿之中不時發生的爭奪,張暮也是沒有功夫多做理會,一口氣對著通道深處掠去,

這整個涅槃遺迹,面積極大,條條通道錯綜複雜,不過,憑藉著精神感知的幫助,對於通道之中一些較為特殊的波動,張暮倒是也能有著大致的感知,因此,一路之上,一些尋常的石屋,便是直接被張暮屏蔽而去,

一路奔向,周圍人流也是漸少,想必已經是被中途的一些石屋吸引而去,張暮卻是毫不停歇地掠上前去,不知不覺,竟是已經到達這條通道的盡頭,

到達通道盡頭,張暮微微抬頭,入目的,乃是一道奇特的玉石大門,大門不同於之前的那些石門,而是以一種特殊的寒玉鑄成,光是這外表的裝飾,就足以說明這間屋子的不尋常之處,

張暮上前一步,將玉石大門緩緩推開,不過,在門內有著淡淡的能量波動傳出,張暮也是清楚,這種能量波動,跟之前遇到的那間石屋類似,乃是一種特殊的能量壁障,

對於這種能量壁障,張暮明顯是有了對付的經驗,當下便是凝下心神,將一絲絲精神力滲透而出,對著玉石大門處的能量壁障緩緩涌去,

這般滲透持續了片刻,那能量壁障之處便是出現一道裂痕,張暮見狀一喜,也是毫不猶豫,直接抬腳踏入其中,

進入房間之中,張暮抬眼一望,發現這個房間的面積並不算太大,不過房間之中的裝飾卻是頗為淡雅,整個房間也是幾乎一塵不染,

在進入房間之後,張暮便是感受到一股濃郁的葯香味道,自房間內部傳出,張暮心頭也是頓時一喜,若是不出所料的話,這房間應該是一處收藏靈藥的靈藥室,

若是如此的話,或許能在這靈藥室之中,尋得那幻靈青涎的蹤跡,

抬步踏入房間內部,張暮朝著其中的一處葯架走去,在葯架之上的各處,擺放著不少的精緻錦盒,張暮伸手拿起其中一個錦盒,卻是發現,在裡面裝著的,不過是一株尋常的三品靈藥,

對於這種三品靈藥,明顯是提不起張暮太大的興趣,光是上次在那狼牙寨的藏寶室之中,張暮便是尋得了不下十株三品靈藥,若是這遺迹中的靈藥室之中只有三品靈藥的話,也未必太讓張暮感到失望了,

不過,翻看了半天之後,張暮熱切的心,也是緩緩變涼了下來,因為在這葯架之上,擺放著的,的確只是一些尋常的三品靈藥,這其中,還有一些錦盒,裡面完全是空著的,當下張暮也是有些無語,

這通道盡頭處的靈藥室,未免太過不濟了吧,

光論這些三品靈藥,還不如先前見到的那些玄元丹來的寶貴,


不過,張暮倒也並未罷手,好不容易來到此處,他可不願這麼輕易地放棄,繼續在這靈藥室之中翻看了一陣,卻是並無什麼特別的收穫,將幾株比較特殊的三品靈藥收入囊中,張暮不免暗暗搖頭,看樣子,在這靈藥室是災難有所收穫了,

嘆了口氣,張暮正欲從另一邊的出口離去,腳步一抬,卻是有些敏感地發現,此時腳下所踏的這塊石板,似乎有著幾分不同,

心頭微微詫異,張暮並不認為這是他的錯覺,這靈藥室之中,若是只有這些收藏,未免也太過寒酸了,在這屋子之中,有著某些密室機關之類的存在,也是未必沒有可能,

因此,張暮當下便是停下腳步,蹲伏在地,手掌在先前那塊有所異樣的石板之上緩緩摸索了一陣,

一番摸索,張暮很快在石板上的一處細微地方發現一些異樣之處,隨後,張暮也是不假思索,手掌之中,一絲元氣緩緩湧現,而後對著那一小塊石板狠狠拍下,

手掌拍下,地板立刻便是微微顫動起來,緊接著,那塊巨大石板便是自動地回縮而去,一道階梯緩緩出現在地板之下,

這裡面,果然連通著一處密室,

順著階梯,緩緩走進密室,一處清幽的空間出現在張暮眼帘,而後他很快便是感覺到,在前方,有著濃郁的葯香味道,正從那裡散出,

這種葯香,比起之前房間里的葯香,也是要強上數籌,

張暮上前幾步,很快便是到達這房間的終點,此時出現在張暮眼前的,是一片清澈見底的湖水,在那湖水中央,有著一片完全有玉石堆砌而成的小池,小池之中,長滿了各種各樣的靈藥,看那摸樣,顯然是等級不低,

這裡的靈藥,方才是這靈藥室之中真正的寶貝,

目光在池中掃視一周,他的目光很快便是凝聚在一株奇特的青色靈藥之上,

那株靈藥,通體呈青灰之色,形狀看上去就宛如一條小蛇盤踞一般,再其周圍,一股熟悉的能量波動,不斷滲透而出,那種波動,類似精神力的波動,卻又有所不同,


對此,張暮也是沒有多做糾結,因為,令得他滿眼驚喜的,乃是這株靈藥本身,

「幻靈青涎,」

(未完待續) 「幻靈青涎,」

望著這株青色靈藥,張暮的心中頓時湧上一抹激動之色,明顯是沒有想到,他夢寐以求的靈藥,竟是這麼快便是尋到,

一絲精神力,自腦海之中蔓延而出,宛如一把剪刀一般,將那幻靈青涎輕輕截斷而去,然後張暮手掌一招,便是將其吸入手掌之中,將其四下打量了一番,確認這靈藥便是幻靈青涎之後,臉龐之上,一抹欣喜也是不加掩飾,

小心翼翼地將那幻靈青涎裝入錦盒之內,然後收入魔導鐲之中,張暮方才有著閑心去關注這靈池之中的其餘靈藥,

在這葯池之中,靈藥的品質皆是不錯,在這裡,有著接近十株四品靈藥,這些靈藥,比起張暮上次在狼牙寨取得的那株四品靈藥,也是絲毫不遜,若是放在陽城之中,這些靈藥,都是價值不菲,

算上那足以堪比五品靈藥的幻靈青涎,此次的收穫,可以說是頗為豐厚,

不過,正在張暮準備將這些靈藥盡數收入囊中之時,敏銳的精神感知,令他覺察到上方靈藥室中出現的數道元氣波動,

覺察到此幕,張暮的臉色微微一變,而就在他臉色微變之時,一道急促的腳步聲,已是從不遠處傳來,而後,一道熟悉的人影,便是出現在張暮視線之中,

來人,正是張暮的老對頭,陽城柳家的大少,柳晨,

當張暮發現柳晨之後,後者自然也是察覺到了前者的存在,當下便是一臉不善地望向張暮,

「沒想到啊,張暮,我們可真是冤家路窄啊……」

柳晨冷笑一聲,正說話之間,目光卻是轉移到張暮身後的靈藥池所在之處,雙眼之中,頓時冒出一抹貪婪之色,

「這裡竟是有著如此多的珍貴靈藥,」

目光有著獃滯地望著那滿池的珍貴靈藥,饒是以柳晨的背景,都是不禁有些眼紅,這等靈藥收藏,就算傾盡他們柳家之力,都是難以取得出來,

“呵呵,張暮,看樣子,你在這遺迹之行中,也尋得了不少寶物啊,”

貪婪之色湧上眼瞳,柳晨的目光也是再度盯向張暮,滿臉陰森地冷笑一聲,道:「只要你肯將在此處尋得的寶物都交出來,我們之前的恩怨,可以一筆勾銷,」

「你確定你腦子沒壞掉,」聞言,張暮一怔,而後像看著傻子一樣望向柳晨,笑道,

柳晨臉龐一抽,盯著張暮,不加掩飾的陰寒殺意自眼中湧出,冷聲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只好殺了你,強奪寶物了啊,」

「就憑你,」張暮冷笑道,

「呵呵,我知道你很強,我現在已經不是你的對手,」柳晨笑了笑,緩緩道,

「不過,你別忘了,我可不是一個人……」柳晨手掌輕輕一拍,很快便是有著數道人影,自上方的靈藥室中掠下,

幾道人影出現,其中的一人,見到張暮之時,臉龐之上頓時湧上一抹猙獰之色,眼中殺意也是不加掩飾,

此人,正是柳真,

而在其一旁,還有著數名精銳護衛跟隨,這些人的實力,也是幾乎都在元武境後期之上,

見到來人,張暮的瞳孔也是不禁微微一縮,光是那些實力在元武境後期之上的護衛,即使有著兩名實力處於玄武境初期的,卻也不值得張暮有著太多的忌憚,畢竟如今的他,實力已經是遠遠不比當初,

只是,在這幫人中,還有著柳真這般實力處於玄武境後期的高手,若是加上他的存在,這般陣容的聯手,就算他如今實力頗為不弱,也是感到有些頭疼,

此時的柳真,雙眼微眯,緊緊盯著張暮,冰冷寒意,不加掩飾地流露而出,

之前被張暮擊敗,對柳真而言,簡直是奇恥大辱,以柳真的性子,如何能夠忍受,

不過,短短一個月時間,張暮便是從當初連玄武境都未曾達到的層次,成長到連他都難以抗衡的地步,這種潛力,也是不得不讓柳真心生畏懼,若是再給他一點時間,那還了得,


當然,在這種畏懼成為現實之前,柳真已經決定,要將這種潛力可怕的威脅徹底地抹除,

柳真的一旁的柳晨,目光投向張暮,戲謔地一笑:「張暮,現在,你是否還能拿出剛才的勇氣,」

緊盯著張暮,柳晨上前一步,在其身後,柳真等人也是緊跟其上,呈一種包圍的姿態,將張暮緩緩圍在葯池之處,

目光環視一眼呈掎角之勢將自己包圍的柳晨等人,張暮的面色依然古井無波,平靜如水,

「呵呵,張暮,我知道你現在很強,所以,別以為我會跟你玩什麼單打獨鬥的把戲,我只會用最保險的方法,將你徹底地留在這裡,」

緊盯著張暮平靜的臉龐,柳晨冷笑出聲,

聞言,張暮的臉龐也是暗暗一抽,這柳晨,不愧是一號人物,也的確不是一個只知道蠻幹的蠢人,在這種情況之下,他也是不準備選擇以單打獨鬥的方式擊潰張暮,而是選擇群起而攻之,

這世上,本就沒什麼絕對的公平,不管是採取什麼方式,只要能夠達到目的,那便是最好的方法,成王敗寇,這個道理,誰都清楚,

「真叔,動手,殺了他,」

目光緊盯著張暮,柳晨也是並不准備多說廢話,手指豁然指向張暮臉龐,陰冷的聲音中,充斥著不加掩飾的殺意,

「殺,」

隨著柳晨出聲,柳真也是厲喝一聲,而後協同手下幾人,對著張暮圍殺而去,

面對數人的聯手圍殺,張暮臉龐也是浮上一抹凝重之色,不過他倒是並不慌亂,腦海之中,絲絲縷縷的精神力緩緩冒出,而後鑽進那手腕之處的魔導鐲之上,

隨著精神力的深入,魔導鐲之上的青色結晶也是閃出一陣光芒,而後張暮心神一動,結晶之上,光芒頓時外放,一道道呈青色的凌厲波動,緩緩出現在張暮身體四周的半空之中,

「咻,」

張暮所做的這些,不過是在短短几息時間完成的,而就在眾人對著他圍殺而去之時,半空之中,一道道青色波動,便是宛如刀刃一般,對著沖來的數人暴射而去,


尖銳的青色波動,正如一道道風刃一般,那邊凌厲波動,就連木石都能削成兩半,風刃一出,那前來圍殺的眾多護衛皆是陷入短暫的慌亂之中,

「小心點,」

柳真沉喝一聲,藉助其過人的實力,面對這些尖銳風刃,也是儼然不懼,身形騰躍間,便是直接暴掠至張暮不遠處,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