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青年文士的彷彿受到了極大的驚嚇一樣,他的眼睛兀的睜開,臉色也瞬間變得鐵青,他感覺眼前的視線一陣的模糊,頭腦彷彿被千萬鋼針刺中一般,劇烈的疼痛不已。

青年文士淒厲地慘叫一聲,雙手抱住腦袋,支撐不住癱倒在地上,他的手指深深地插進如絲的黑髮之中,慘白的面容變得甚是猙獰。

青年文士的身體不停地顫抖,手腳併攏着蜷作一團,看起來他此刻正在經受極大的痛苦。他身着的黃褐色道袍,彷彿充了氣一般高高的鼓起,併發出嘶嘶的響聲。他感到體內的元力躁動不安,在身體裏面來回直撞,原來他體內的元力竟然在這一刻開始不受控制的外泄。

爲了滿足內心的貪慾,青年文士毅然選擇以自己的身體爲代價,來飼養既傷人又傷己的噬金蟲,這期間他損失了太多的精血,甚至早已超過了他身體所能承受的最大負荷,可是爲了達到自己的野心,青年文士並沒有因此而選擇放棄。他利用祕術強行壓抑住身體的不適,可是正所謂,千里之堤毀於蟻穴,這些弊端最終還是徹底的顯露出來,甚至來勢洶洶,一發不可收拾。恐怕此番他即便可以保得性命,也絕逃脫不掉境界跌落的下場。

豆大的汗珠從青年文士蒼白的臉頰上止不住的流下,他的眼神中露出一絲絕望,以及萬般的不甘心。他爲了提升自己的修爲而飼養這種血煞之物,可是他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費勁了心血,最後卻是自食惡果,竹籃打水一場空。

青年文士憤恨地朝天怒喝一聲,一陣倦意如潮水般的突然襲來,他只感到頭腦中一陣模糊,眼前的景色一黑,險些昏厥了過去。

青年文士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厲色,又逐漸地開始變得無神,一個金色的小人從青年文士的天靈飛出,在其身體之上來回的徘徊,神色甚是焦急,而這個小人的容貌和青年文士竟然一模一樣。

原來這便是青年文士體內的元神,他現在身體的狀況已經達到一種糟糕之極的程度,甚至連元神都被逼的強行出竅,將那具殘破的肉體捨棄掉。

修仙者在突破鍛體期之後,元神便會凝聚成嬰兒的形象,不再像以往那樣只是虛幻的一團,這對於修仙者來說可是個再好不過的事情,一旦他們的肉體在戰鬥中被敵人毀壞,元神也可以趁機逃走,只要元神不滅,還會有重生的機會。與妖族體內的妖魂有着異曲同工之妙。


只不過修仙者的元神極其的脆弱不堪,一個最爲低級的火球術便可將其徹底滅殺。所以失去了軀體的元神若想繼續存活下來,唯一的方式便是重新奪舍一具軀體,瞞天改命,只不過這所需要的條件甚是苛刻,這具軀體主人的境界必須遠低於奪舍之人,而且二者的屬性還需要完全相同。

奪舍的過程中也冒着極大的風險,需要經歷心魔反噬,失敗的機率絲毫不比渡九九雷劫差上半分,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青年文士的元神焦急的在其頭頂上徘徊一週,望着那具殘破不堪的軀體,他的小臉上滿是糾結之色,他又何嘗不想捨棄這具軀體,重新進行一次奪舍。 快穿之女配要自强 ,不但境界會倒退,而且在日後的修行當中也會艱難萬分,可是如今的這具身體已經糟糕到了極點,若是不盡快痛下決心,恐怕到時候連元神也很難逃出來,只能隨着這具殘破的軀體一起煙消雲散。

噬金蟲在吸取青年文士精血的同時,對他的元神也造成了極大的傷害,天空中懸浮的那個元神小人的身體幾近透明,甚至出現了即將消散的跡象。

金色小人望着那具陪伴自己近百年的軀體,最終還是嘆了口氣,緩緩地飛落了下來,從天靈之處融入了軀體之中。現在他只期待其他幾名御靈宗弟子可以尋到那神靈聚元草了,即便精血損傷的問題依然不能解決,起碼神識絕對可以恢復如初,甚至遠勝於從前,一旦到了那個時候,即便是真的要走奪舍那一步,也會多上幾分勝算。

雖然青年文士心中已經認定自己是被師弟所欺騙,但是他就是不願意承認這個事實,這已經是他目前唯一的希望,即便那絲希望極其的渺小。

微風拂過山頂,掀起了昏迷着的青年文士的衣角,那三個金色的小字“御靈宗”隨風飄舞,可是現在看起來確極其的扎眼,充滿諷刺的意味。

揹負着“御靈宗”這個神聖但又沉重的名字,青年文士在這一生當中拋棄的實在太多,爲了可以實現愈加膨脹的野心,他不擇手段,可是最終還是功虧一簣,作繭自縛,這大概就是天意吧!

“御靈宗”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要是說起其歷史,比與其齊名的“縹緲宗”還要悠久上許多。

雖說近千年以來,御靈宗在明面上的實力稍遜於異軍突起的“縹緲宗”,但其宗門內所暗藏的底蘊誰也不清楚,但是所有人都可以肯定是,那絕不會比“縹緲宗”差上半分,畢竟一個如此龐大的宗門,可以屹立於這個血雨腥風的修仙界長達萬年之久,若是沒有足夠的資本的話,恐怕早被其他的宗門給連根拔起,取而代之了,怎麼可能延續至今。

“御靈宗”位於中土的西方,與盤踞東方的“縹緲宗”相互輝映,共同受到天下修仙者的敬仰,他的位置距離曾經的“天靈門”倒是極爲的接近。

明面上,御靈宗與縹緲宗的關係極其的融洽,好的簡直可以穿同一條褲子,但正所謂一山不能容二虎,實際上兩家在背地裏也是明爭暗鬥,畢竟同樣作爲修仙界的領軍人物,他們都是有着自己的傲氣,怎麼會願意屈居人下?

“御靈宗”聞名於修仙界,最主要還是因其獨特的功法,以及仙術神通。凡是御靈宗弟子,所修習的功法皆是御靈宗的不傳祕術“蟲玉仙訣”,聽這名字也知道,肯定與那些靈蟲有關。

而御靈宗弟子所使用的仙法,也是依靠靈蟲進行進攻和防禦,碰上這樣的對手,着實難纏的緊。如同青年文士等人,僅僅憑着五人之力,便可擊殺數百名修爲不低的修仙者,無一人逃脫,實在是恐怖之極。 (預計下一章將會在兩點半左右……求收藏、求推薦、求鮮花……)今晚,月黑風高,海面上平靜的沒有一絲波動。

處在這樣的黑夜之中,即便是有人從身邊走過,若是感知不靈敏的話,那也是無法發覺。


而這樣一個大好時機,美妙月夜,黑暗中的住民們要是不活動,那可就真是太愧對了這樣一個美妙的月夜了。

海面上,幾頭劍齒鯨之上,站立著一道道身著黑袍的人影。銳利的目光,直接是穿透濃濃黑幕,降臨到了那十二座島嶼之上。

每個人的眼中,都是流露出了嗜血的光芒。

互相間打了個手勢,沒有言語,直接是在接近皇道十二宮十二座島嶼之時,上千人同時自劍齒鯨背上跳躍而起,腳踏海面,如履平地一般迅速進入島嶼。

「暗中行動,一擊不中,遠揚千里!」

夢天的聲音,在每個人的腦海中響起。然後上千人同時點了點頭,身體幾乎與地面平行一般極速向前掠去。

這一夜,註定是個不平之夜……

「嗤……」

「噗……」

輕微的聲音,在這黑夜之中不斷的想起,那一道道塗滿了黑墨的長劍揮舞間,便是將十二宮第一座島嶼之上的外圍守衛盡數幹掉。

皇道十二宮,分別位於十二座島嶼之上,對應天道十二皇,由低到高分別為:須彌宮、凌諾宮、碧林宮、厄難宮、無憂宮、清玄宮、天邪宮、幽袁宮、始界宮、波漣宮、血迷宮、飄渺宮十二宮殿。

而如今這第一座島嶼之上所在的,便是十二宮之中力量最弱的須彌宮。

在三大至尊以及數十名聖階以及上千名玄階強者暗殺之一,轉瞬之間,便是來到了須彌宮的宮殿之所。

此刻的須彌宮宮門之外,早已是血流成河,無數屍體橫亘在地上,看起來頗有些陰森之意。

無數黑影開始緩緩包圍須彌宮,然後三大至尊同時潛入其中,外面的上千人雙手結印,直接是發動一道通體黝黑的陣法,將須彌宮個包裹而進,直接是阻隔了所有的聲音。

這道陣法本身便是黑色,在這黑幕之中,更是顯得奇黑無比,肉眼根本無法辨別是黑夜還是其他的東西。

所以,這道陣法一張開,那麼他們便是直接放手任由它升上天空,不再去理會。

上千人直接是分散開來,潛伏到了島嶼四處,以免有人打擾。

而在須彌宮之內,燈火通明,只不過此刻,氣氛卻是有些凝重。

「你們是什麼人?」

突然閃現出來的三道身影,令這位須彌宮的宮主心中一驚,然後直接抽出身後長劍,遙遙指向了對面的三人。

長劍之上,紅色光芒瀰漫,一股股凌厲的氣息,自其中爆發而出。由此可見,這應該也是一把神器,至於品階,應該只不過是半步神器而已。

這種半步神器,倒是與惡魔之眸每一名隊員手上的弒天劍仿造體相同,都是半步神器巔峰的存在。


而這名須彌宮宮主本身的修為,也使得到了至尊後期的地步,再配合上一柄半步神器,那絕對是一個極為強悍的組合。

只不過,他現在碰上的,卻是舞動、葉晗以及莫問三大至尊強者,而且他們每人手中,還都是有著一件真正的中品神器。

而這位須彌宮的宮主名為彌磷,本是皇道十二宮須彌宮之中的一名長老。但卻是因為上一任的皇道十二宮須彌宮的宮主不知是何原因,突然離世,這才僥倖的登上了須彌宮宮主的位置。

說來他也是特憋屈,自從坐上這個位置之後,便是一直被其他十一宮中的人欺壓。其中的原因,自然是他的修為一直停留在至尊後期,不得寸進。

又因為他是皇道十二宮須彌宮之中唯一的一名長老,而須彌宮的宮主卻沒有兒子,所以他才走了狗屎運一般的登上了宮主之位,底下自然有人不滿。

而如今見到三個黑衣人出現在自己的房間之中,這個須彌宮的宮主彌磷大人,卻是立刻警惕了起來。

「來取你命的人……」

莫問陰森的說了一句,然後三人不再廢話,皆是拿起手中武器,然後便是對著這位須彌宮的宮主衝去。

「你們……」

這位公主大人頓時勃然大怒:「我就知道是你們幾個混蛋!天天惦記著這宮主寶座!看今日老夫不宰了你們幾個混蛋!」

說著,那名老者竟也是揮劍沖了上來。

這一下,反倒是輪到莫問三人氣憤了。

丫的,老子好好的來刺殺,竟然還被當成了背黑鍋的,卧槽!

三人忍無可忍,無法再忍,心中怒火中燒之下,直接便是不要臉一般的一起對著須彌宮的這位公主衝去。

刀光火影之間,一道身影,頓時狼狽的飛了出去。

「你們三個老混蛋,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須彌宮的這位宮主彌磷大人心中頓時感到駭然,這三個老不死的混蛋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以前就算他們三人聯手,也不一定似乎自己的對手啊。但現在,卻為何……然而,還不帶他多想,三道身影依然而至。

「卧槽!老子才二十一歲,竟然敢叫老子老混蛋,我不砍死你!」

吳東脾氣本來就不好,如今一聽這話,頓時不幹了,手中長劍頓時劈下,帶起了一道凜冽的攻勢。

「卧槽!」

其他兩人也是大罵一聲,皆是對著彌磷攻去。

撞臉夫婦[娛樂圈] ,便是被斬殺了去。

收好了那柄長劍,三人便是其哼哼的轉身,直接飛身而退,想著下一座島嶼而去。

但是,也就是在這一刻,異變突生。

無數皇道十二宮的弟子被驚醒了起來,原來,在凌諾宮之外,有著一層結界。這層結界的主要作用,就是用來預警的。只要是一有人進入,便是會被凌諾宮之中的人發現。

如今更是如此大規模的人員進入,頓時引起了無數凌諾宮弟子的注意。頓時,廝殺聲滿天。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御靈宗門下的格局與縹緲宗大不相同,縹緲宗對衆弟子採取一視同仁的態度,而御靈宗卻剛好恰恰相反,他將宗門分爲外門和內門,外門弟子佔了絕大多數,他們大都是中上之資,而內門弟子則是將其的稀少,盡皆千里挑一的修仙奇才。

外門弟子所駕馭的靈蟲大都是極其普通之物,可是威力卻不容小覷,想想那種靈蟲鋪天蓋地而來的場景,就讓人感到頭皮發麻。至於御靈宗的內門弟子,更是了不得,無一不是身經百戰,天資卓越的精英,不僅一身道法深不可測,連飼養的靈蟲也是比外門弟子厲害上許多,很多內門弟子的本命法寶甚至是在“太古靈蟲榜”上赫赫有名的靈蟲。

凡是可以登上“太古靈蟲榜”的靈蟲,皆是集天地之造化的產物,它們不僅殺傷力巨大,而且防禦力也極其之強,尋常的仙術根本難以傷其分毫,真可謂是刀槍不入,水火不侵。

當然,正所謂福禍相依,這些靈蟲的繁殖能力卻不盡如人意,而且“太古靈蟲榜”上越是排名靠前的靈蟲,數量越是稀少。至於排名前幾的靈蟲,據說已經在這個世間徹底的絕種,上萬年以來再沒有出現過。

由於高高在上的地位,造就了御靈宗內門弟子嗜殺成性,高傲自大的性格。

千年之前,曾有一二流宗門無意間得罪了一名“御靈宗”的內門弟子,結果瞬間激起了那人滿腔的怒火,他大發神威,僅僅只是放出了十幾只靈蟲,便在一夜之間,將那個二流宗門的所有弟子屠殺殆盡,甚至連孩童都沒有留下,真可謂是狠辣之極。

按理來說,這位御靈宗的弟子所造成的滅門慘案極其的令人髮指,應該有人出來主持公道纔是,可是各大門派再三考慮之後,卻不約而同地選擇了保持沉默,沒有任何人願意出來指責,畢竟在這個實力爲尊的修仙界,這是時常發生的事情,被滅門只能說明你沒本事,怨不得別人,更何況誰願意爲一個二流的宗門強出頭呢,還是個已經被滅門的二流宗門。

若是因此而得罪御靈宗的那羣傢伙,實在不是什麼明智之舉,御靈宗的內門弟子地位極其之高,皆被御靈宗當做寶貝一樣的供養起來,一旦有人和內門弟子爲敵,那便意味着與整個御靈宗爲敵。這需要付出的代價,絕不是修仙界任何一個宗門可以承受的,包括縹緲宗在內。

火龍谷內,青年文士此刻已然甦醒過來,他目前的境界已經由鍛體五層跌落至鍛體三層,足足兩個境界,想想當年爲了突破這兩層境界,耗費了自己多大的心血,青年文士就感到黯然神傷,如今恐怕只有從頭再來了。

“師兄,我們已經把這火龍谷徹底找遍了,並未尋到那‘神靈聚元草’,是不是您得到的消息有誤?”

那些御靈宗弟子中,有一人長得略嫌老相,滿臉的周圍,他眉頭緊蹙,考慮再三之後,還是緩步走上前來,朝着青年文士深鞠一躬,對其恭敬地問道。他的聲音略微帶有一絲顫抖,似是對這青年文士極其的懼怕。

這名御靈宗弟子的年紀看起來比青年文士要大上許多,但是因其身份地位不同的原因,故而只能喚他作師兄。

青年文士聞言,陰沉的臉龐之上閃過一絲厲色,他原本就因爲境界的滑落而心煩不已,此刻竟然還被人澆了一頭冷水,不由得怒火攻心。

青年文士轉過身去,閃電般地伸出手掌,死命地掐住那名御靈宗弟子的脖頸,將其不甚高大的身體提了起來,怒聲喝道:“你再敢給我說一遍試試。”

青年文士手上的力道極大,勒的那名御靈宗弟子臉色鐵青,額頭的青筋根根凸起,險些喘不過起來。

“師兄,您請息怒,高義他不會說話,那神靈聚元草肯定是藏在某個隱蔽之所,只是我等尚未發現而已。”


其餘的幾名御靈宗弟子見狀,害怕他會被青年文士活活掐死,連忙走上前來求情,青年文士這才稍減怒氣,他一鬆手,將那名叫高義的御靈宗弟子狠狠地丟在地上。

青年文士彷彿依舊有些不解氣,他擡起腳來,朝着高義的肚子又死命地踢了幾下,痛的高義捂着肚子,蜷成一團躺倒在地上。青年文士的這幾腳用盡了渾身的力氣,高義感到自己肋骨都要被踢斷了。

“消息絕對不會有錯,那神靈聚元草肯定位於此地,你們再去仔細的找找,一處地方也不要放過。”

青年文士的眼神散發出嗜血的光芒,似乎對這幾位外門弟子的辦事效率極其的不滿,他陰冷的目光在那幾名御靈宗弟子臉龐之上掃過,他們連忙把頭深深地埋了下去,唯恐一個不小心再次激怒眼前之人。

高義此刻也是強忍着疼痛,捂着肚子爬將起來,畢恭畢敬地俯首立於一旁,仔細地聽着青年文士的訓斥,只不過他的眼神中暗暗掠過一絲殺機。

“再給你們三天的時間,若是還尋不到,你們就自己回宗門領取責罰吧!”青年文士冷哼了一聲,將手倒背至身後,不再言語。

那幾名御靈宗弟子連忙點頭稱是,他們隨後御起各自的蟲雲,朝着遠方急速的掠去。他們可不敢忤逆青年文士的意思,即便是他此刻想拿自己出氣,也只能咬着牙認下來,畢竟青年文士陰狠殘暴的行事手段,與其長期相處的這幾位同門可是最爲清楚不過,絕對是個披着人皮的禽獸。

“早就懷疑他不會安什麼好心,我這次真的是太急功近利了,竟一不小心着了他的道兒。”

青年文士心中很是憤恨,微風吹拂起他的衣襬,露出了腰間的一塊兒綠白相間的玉佩,其上一面雕刻着“御靈宗”三個大字,另一面則鐫刻着一個“內”字,原來這個看似陰險狡詐的青年文士,竟然是御靈宗以蠻不講理聞名於世的內門弟子,怪不得其他幾位對他這麼的尊敬和忌憚。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