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頭,撐住點,醫院馬上就到了!”

“師傅,麻煩你開快點!我女兒不能等!”

———

“爸爸,媽媽去哪了?”

“媽媽去到了一個很美的地方,她一直看着我們呢。”

“哦,爸爸,那你告訴媽媽,說楓兒想她了。”

“……”


———

“凌天龍!媽媽是不是被你逼走的!說!是不是!”

“是的。”

“爲什麼?你爲什麼要這麼做!你能理解一個沒有母親的孩子這麼多年是怎麼熬過來的嗎?”

“沒有原因,理解,我都理解!只是……”

“你不理解,你什麼都不懂!”

“你不用解釋了!我沒有你這個父親!你還是去好好享受你的權力吧!”

“楓兒!”

———

———

一場場,一幕幕和爸爸在一起生活的點點滴滴就像電影中的倒帶,無比清晰卻又令人心生酸楚的浮現在凌洛楓的腦海裏。

早已讓凌洛楓泣不成聲。

當魏步騰走出病房後,便徑直向醫院走廊的拐角處走去。

只見走廊的拐角處一個留着一個光頭,普通身材,一雙陰狠的眼睛時不時閃着精光的漢子等在那裏。

“魏騰,事情辦的怎麼樣了?”魏步騰扶了扶金絲邊眼鏡,沉重聲音問道。

“魏哥,事情都辦的差不多了,只要……嘿嘿,那血盟幫就是我們的了!”光頭漢子露出滿口黃牙猥瑣地笑着說道,滿臉的貪婪盡收眼底。

“嗯,做的不錯,只要事情辦成,我會答應你的條件,希望我們合作愉快。”魏步騰嘴角的冷笑一閃而過,隨即淡淡地說道。

“大哥夠爽快!”魏騰笑着說道,頓了一下,臉色一沉:“你確定這次那老東西能玩完麼?”

“哼,除非華佗在世,不然有誰能發現我每次都在增加藥性?我又沒下毒,法醫都檢查不出來!這老東西這次鐵定玩完!”魏步騰輕笑着說道。

“還是魏大哥聰明啊,不過,爲什麼不找人直接……”魏騰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哼,難怪你成不了大事,我接近他,想要取得他的信任當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這兩年我已經成功取得了他的信任,還掌握了他的不少機密,正是因爲這樣,我們辦起事來才更容易,你懂嗎?這是陽謀!”魏步騰說完冷冷地笑了一聲。

魏騰聽了這話意味深長的點了點頭:“原來如此,高啊,實在是高!”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魏步騰聽了很是受用,滿意的點點頭,說道:“只要你按照我說的做,以後女人、房子、車子、票子,什麼都有!”

魏騰聽了這話狠狠地吞了口口水,臉笑得越發的燦爛了,彷彿看見了美好的未來正在向他招手。

“行了,瞧你這德行,好了,你先走吧,免得被人看見落下口舌,那計劃就泡湯了。”魏不騰輕喝了一聲。

“得嘞。”魏騰滿心歡喜地朝醫院外面走去。

魏步騰看了一眼離去的光頭背影,冷冷的笑了一聲,眼眸的殺機一閃而過。

隨即,恢復平常的模樣,朝特護病房走去。 凌浩宇只不過從病房出來片刻,就沒見到自己的魏叔,不禁有些擔心,作爲血盟幫現在的代理幫主,他有責任守護好父親打下來的基業和弟兄們。

剛準備派人去看看魏叔去哪兒了,就發現魏步騰正朝着病房走來。

“魏叔,你剛纔去哪了?浩宇剛準備派人去找您,您可是父親身邊最重要的人,現在這關鍵時期,還有勞您多費心了。”凌浩宇趕緊迎了上去,神色恭敬地說道。

對魏步騰這樣一個長輩,他還是很敬重的,畢竟魏叔從小看着他和自己的妹妹長大,所以也是相當於父親般的存在。

“哦,浩宇啊,剛纔魏叔去了一下衛生間清洗了一下臉,怎麼?找我有事嗎?”魏步騰見凌浩宇走了過來,又恢復那慈愛地笑容說道。

“哦,沒事,只是您一直在父親身邊幫忙打理日常生活,所以怕有突發情況,還有好多事需要麻煩到您的地方。”凌浩宇抓着魏步騰的手說道。

不過凌浩宇有些疑惑,三樓的衛生間不是在另一邊嗎?怎麼魏叔跑那邊去了?

隨即凌浩宇搖了搖頭,肯定是魏叔太過於悲傷,以至於認不清方向了。

魏步騰見凌浩宇面帶疑惑的看着他,然後看見另一邊纔有衛生間指示方向的箭頭,不禁瞭然。


隨即,拍了拍額頭,打着哈哈笑着說道:“哎呀,你看我老眼昏花,再加上剛纔心情實在悲傷,你看,我連衛生間的方向都搞錯了,你看我這老糊塗。”

凌浩宇見狀苦笑着不禁搖了搖頭:“魏叔,您老也別太傷心了,父親吉人自有天相,一定會醒過來的。”

“嗯,我相信天龍一定會好過來的,我們過慣了刀口舔血的生活,這些小病打不倒我們的。 重生校園:男神,別撩我! ,你也別太傷心啊。”魏步騰微笑着拍了拍凌浩宇的肩膀,隨即朝另外一邊的衛生間走去。

魏步騰扶了扶金絲邊眼眶,一抹精光一閃而過,嘴角不屑之意更濃,臭小子,還想跟我玩花樣!你老頭子都玩不贏我,救你這小雜毛,哼!遲早都會弄死你的!

凌浩宇看着魏步騰離去的背影,深吸了一口氣,漠然道:“哎,父親病重不起,牽動了太多人的心絃,希望老天保佑,父親能夠早日康復。”

說完,擦了擦眼角的淚水,轉身推開病房的門走進去。

走進門,再沒聽見自己妹妹的哭聲,發現自己的妹妹已經趴在了牀邊,紅着眼眶,但是手還是緊緊握着父親的手。

凌浩宇見此一幕,男兒淚再也忍不住流了出來,走過去,將一件外套披在了自己的妹妹身上。

眼裏充滿着柔情,輕輕地拭去了自己妹妹眼角的淚水,輕輕地撫·摸了一下妹妹的頭髮,隨即站起身來,向窗戶邊走去。

望着夜晚燈紅酒綠籠罩下的靖海市,凌浩宇一拳重重打在牆上,眼裏透露出一股堅韌與倔強。

輕輕呢喃:“我一定要讓父親好起來!葉神醫,不管你在哪,我一定會把你請過來!”

隨即,眼眸又恢復了淡淡的悲傷,就這樣默默地盯着海市的繁華夜景發呆……

———

———

當然此時正在深度修煉中的葉無雙並不知道自己已經成爲了別人眼中的神醫。

葉無雙拼命的想要再次回到那個神祕的修煉福地幻境當中去,可是試了很多次,仍舊沒有進入,便死了這條心。

葉無雙在心中暗想,也許是自己太心急了吧,自己剛突破進入到虛氣境中期的境界,對於在這個靈氣匱乏的地方來說,已經很不錯!

自己卻還貪心不足,還是心境不強啊。

想通了,就不再做這些無謂的嘗試,繼續開始慢慢一點一點地積累靈氣,穩定剛突破的境界,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葉無雙是深刻明白這個道理的。

一夜無話。

當第二天的太陽剛升起的時候,葉無雙才緩緩地睜開了眼睛,伸了伸懶腰,吐了一口濁氣,頓時感覺神清氣爽。

便哼着小曲兒,走進衛生間衝了個澡,換上了一套乾淨的衣服後,見天色還早,便打開了電腦。

“哈秋!”

葉無雙打了個噴嚏,便抽出紙巾捏了捏鼻子,然後隨手丟在了地上。

“難道是水土不服?還着涼了!”葉無雙嘀嘀咕咕。

不過葉無雙也沒太當回事,畢竟以他的體質,一點頭痛腦熱,傷風感冒還是可以自行恢復的。

現在的重要任務是徹底將這個時代的文化、科技……全部吃透!

畢竟現這個年代的一切事物對於葉無雙來說還是很陌生的,而且這裏的不管是人或物對於他來說都是非常新鮮的,所以葉無雙不肯放過任何機會汲取知識,畢竟能夠汲取一點是一點。

葉無雙正好奇地瀏覽一些人文地理網站的時候,忽然間電腦裏彈出一個窗口,頓時被吸引了過去,下意識地移動鼠標點了一下。

頁面打開來,一陣陣男女的喘息的靡靡聲音響起,葉無雙一下子眼睛睜的滾圓,一陣面紅耳赤。

頁面上盡是一些男女之間苟合交織和一些女人裸·露的圖片,葉無雙還是個小處男,顯然是受不了這麼刺激的畫面,口乾舌燥的感覺讓他很不好受,便哆嗦着手急忙點關閉的頁面。

可是非但沒有將網站關閉,反而圖片跳出來的越來越多,還不小心點擊了影片窗口!

一部影片播放了起來。

一陣靡靡之音又開始響起來…

葉無雙嚇得一下子呆住了!手足無措,關又關不掉,不知如何是好!

現代人也太過於開放了吧?竟讓將行房之事放在網上!

“……”

“咚咚咚”

門外想起了敲門聲。

“葉無雙,你在不在裏面啊?怎麼這麼吵!?”


唐魚雁已經起了牀,見大廳和廚房都沒有葉無雙的身影,又發現他的臥室門還關着,所以就來敲門。

“啊?!唐……唐姑娘你怎麼起的這麼早!?”

葉無雙聽見是唐姑娘的聲音,頓時嚇了一跳,心裏撲通撲通直跳,這要是讓唐姑娘看到了那該如何是好!

“葉無雙,在不在裏面啊,怎麼不開門?”唐語嫣再次敲了敲門:“咦,不對,他在看影片!”

楞了半晌。

“嗯嗯…”

“啊…啊……”

“啊!葉無雙!你這大流·氓!你在看什麼鬼東西!”

唐魚雁顯然是明白了葉無雙看的是什麼,因爲她聽見了男女的靡靡之音和**聲,頓時一下子明白了,面紅耳赤!氣急敗壞!

葉無雙聽見這一聲驚叫,嚇得一哆嗦,飛快地拔掉了電源,終於畫面一黑,聲音也沒有了。

此時,葉無雙早已汗流浹背,臉上的潮紅還沒消退。

真是傷風敗俗!看吧,嚇到唐姑娘了吧!

罪過罪過……

葉無雙一邊嘀咕着,一邊打開門,見坐在沙發上的唐魚雁正紅着臉,把頭扭到一邊,顯然是很生氣!

昨天葉無雙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是那麼高大,今天他卻看這些鬼東西,那僅存的高大形象一下子轟然倒塌!

葉無雙見狀,無奈地擾了擾頭:“這個,不是我要看的,是它自己跳出來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