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什麼都沒看見。」就在藍家長老要改日而來的時候,巡邏的士兵看了一下宋青,結果說出一句出人意料的話。 「我們什麼都沒看見。」

這一句話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巡邏士兵走上前來的時候還是要管這件事的,然後看見了宋青之後就不管了。

宋青想起了在城門衝撞守城士兵的那一幕了,這些士兵都是一夥的,得罪了一個,就等於得罪了全部的士兵。

對於他們來說,最看不起的便是世家子弟,憑藉自己在世家的資源而修鍊來的,不是靠自己的能力。

在越陽城的守城士兵中,每一個士兵都是憑藉自己的能力打拚出來的,他們是最團結的,幾乎很少人會去惹他們,守城士兵雖然實力都差不多是煉體訣第九層的修為,但是守城士兵都是城主府手下。

這些守城士兵最看重的便是同袍之誼、手足之情。


「哈哈,連守軍都幫你,看來你還真是老鼠過街人人喊打,我最後說一遍,快把青漿果交出來。」藍家長老陰沉地說道,略顯的有些不耐煩。

「你知道我是誰嗎?」宋青的眼睛逐漸的變成了黑色,奇瞳一下就顯現出來。

「桀桀,奇瞳都出來了,不就是宋家家主宋白山的兒子宋青嗎?那又怎麼樣?你要是不把青漿果交出來,今天這事就別想了。」藍家長老看了一下宋青的眼睛。

「你想要?那你就動手來取,拿不了只能怪你自己沒有本事。」宋青不屑的說道。

「不用我十六叔動手,我來。」藍楓搶先說道,宋青的名字早就聽說過了,就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那麼厲害。

突然,藍楓一聲大吼,腳步猛地一踏,地面一下子震裂開來,使得人心震動,他的速度也非常快,就像一匹馬,連半秒都不到就衝到了宋青的面前,一陣剛烈的勁風也隨之而起。

四周都雅雀無聲,此時在街道看到這一幕的人也很多,但都屏住了呼吸,這已經不是他們能夠參與的了,世家爭鬥,一不小心捲去就是死路一條。

藍楓的速度很快,趁宋青還沒有注意的時候就發起攻擊,時機拿捏的很准,分明是化勁修鍊到巔峰的人物。

「不愧是藍家戰堂的子弟!」

就這麼一下衝撞,藍楓衝到宋青面前兩步距離,一拳向著宋青的面上打去,一拳向宋青胸膛衝去,招式凌厲,每一拳都向著宋青的要害之處。

這一招就讓在場的人看得心驚。

如果藍楓面對的是普通的煉體訣第八層的修士,那麼就這一招,那個修士便會落敗。

但宋青不是普通的修士,他面對的是擁有奇瞳的宋青。

儘管藍楓的動作很快,但在宋青的眼中,他的動作很慢,所有的破綻都無所遁形,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在宋青面前就沒有什麼破不了的。

宋青右手上挑,把藍楓的拳頭隔開,然後進步向前貼著藍楓,左手成掌刀,向著藍楓的肚子插去。

藍楓頓時就感覺腹部一陣刺痛,全身都提不起力氣,宋青一手抓住他的右腰,一個背摔,藍楓就飛了出去。

這一背摔宋青沒有手下留情,藍楓被摔得十分嚴重,地面都摔出一個坑,要不是藍楓穿著鎧甲,就這一下,就這一下藍楓就要受重傷,幸好他穿著鎧甲,不過也倒在地上起不來了。

「畜生,你敢?」藍十六看到藍楓竟然被宋青一下子打敗,當即大怒。

這宋青雖然是煉體訣第八層,卻一下子能夠把煉體訣第九層的人打敗,實力當真是強悍,不過藍十六早就聽說了在宋家族比的時候,宋青就憑著煉體訣第七層的實力將宋家的那位天才宋石峰打敗。

今日一見的確是有些名副其實。

藍十六的靈力一下子散發出來,「臨」境高手的威勢不同凡響,宋青感覺到了從所未有的壓力,這是他第一次正面和「臨」境交手。

靈力一發動,果然是氣勢驚人,在宋青的眼裡,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藍十六的全身都被藍色的靈力覆蓋住了,在藍十六的體內的筋脈,那藍色的靈力清晰可見。

這就是煉體的「臨」境,靈力分佈在全身筋脈,一身力量遠比常人,按照宋青的實力,宋青幾乎沒有能夠撼動藍十六的招式。


「臨」境高手的靈力分佈在全身各處,宋青的眼中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這幾乎是無處可破,因為宋青的明勁還比不上靈力。

若是沒有能夠攻破靈力的招式,宋青是打不贏藍十六的,藍十六是「臨」境第二層的人物,只要進入「臨」境,每一層都是極難再進步了。

那隻二級初期的鐵背蜥蜴也只是剛晉級,憑藉妖獸的強悍實力也只不過和藍十六打了個旗鼓相當,最後還是讓藍十六給逃走了。

宋青剛一打敗藍楓,藍十六就暴怒起來,一個閃身便不見,然後宋青就聽到在自己的左側風聲咋起,毛孔都感覺到刺痛。

「好厲害。」

觀看的人都暗嘆,臨境果然是厲害,一下子就發動了猛烈的攻擊,宋青的奇瞳雖然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藍十六的動作,但由於藍十六的速度比藍楓的快了很多。一下子也沒有反應過來。

宋青離地一個旋轉,晃過身來,兩手一抓,擋住了藍十六向自己襲擊而來的手刀,只是藍十六手上傳來的靈力讓宋青感覺非常不適。

沒想到,藍十六突然一變,化掌為抓,剛才還是手刀的,一下就五指關節爆響,轉化為鷹爪,這一爪正抓向宋青的腹部。

「不好!」宋青頓時就覺得這利爪如風,不能抵擋,連忙後退。

多虧了宋青的奇瞳,能夠看穿對手的招式,才讓宋青能夠先人一步,不然剛才那一爪宋青就難於躲過。

「這宋青好生厲害,他好像只是煉體訣第八層的修為。」

「竟然連臨境高手都不能制服他,真是厲害。」

「煉體訣第八層在臨境面前都不落敗,真是百年難得一見。」

「不愧擁有奇瞳,這奇瞳助力極大。」

在一旁觀看的人們,不由得對宋青喝彩,煉體訣第八層的實力竟然能在臨境高手的一招之下躲過來,無疑是非常厲害了。

能夠進入臨境,藍十六的武術造詣自然不差,煉體本來就是在武術上見長的,宋青通過奇瞳,在武術造詣上幾乎是不會比藍十六差的。

宋青唯一比不上藍十六的便是威力,宋青能夠看穿藍十六的每一招,也能在藍十六使用招式的時候提前一步,但宋青也不敢跟藍十六硬拼。

宋青的明勁威力在藍十六面前還是非常稚嫩的,只有靈力才能傷得了靈力,以宋青的明勁去跟藍十六的靈力硬拼就等於以卵擊石。

「好你一個宋青,怪不得敢在我面前搶青漿果,還把青漿靈樹都連根拔走,如果你以為臨境就這樣的話,那你就大錯特錯了,就讓你看看臨境的實力,若是沒有臨境的實力,不管你奇瞳多厲害,也是沒用的。」藍十六看了一眼宋青說道。

藍十六隻身站立,衣服咂咂作響,好像天地靈氣都往藍十六身上聚集,這就是臨境,臨境能夠引動天地靈氣。

「好厲害,這一招我擋不開,這是臨境高手的全力一擊,這是要引天地靈氣為自身使用滅殺敵人,我要是中了這一招,不死也得重傷。」宋青這個時候真的是有些心驚了,在奇瞳的眼中,這一招竟然看不穿,這已經不是煉體能夠做到的了。

藍十六抬起手,一根手指指向宋青,天地靈氣都往藍十六的那根手指聚集,龐大的能量聚集一點,宋青看到了非常恐怖的靈力,難道自己要逃嗎?

宋青有些害怕了,這還是宋青第一次感覺到害怕,臨境高手果然不是煉體訣能夠對抗的,自己害怕嗎?

難道就因為面對的是臨境,自己就害怕了嗎?

這一招憑藉自己的實力怎麼都是接不下來的,這不是武術了。

這是只有進入了臨境才能激發的招式,可那又怎麼樣?

這世界這麼大,就連臨境也只是螻蟻,我絕對不會後退的,就算是難以抵擋,自己也要勇敢面對,如果臨境就不能面對的話,自己以後怎麼面對那些高手。

這一次不能後退,如果後退了,就會使宋青的求道之心動搖,如果連求道之心都動搖的話,宋青這一輩子都不會有什麼成就了。

不管有多麼困難,不管有多麼恐怖,不管有多麼無力,自己都要勇敢面對,只有拋棄一切,只是一心打倒對方,自己也許還會有條生路。

宋青在心裡想了很多,剛開始看到這一招,宋青是有些害怕了,可隨後就不再在乎了,修鍊必定是充滿了危險,自己絕不能就此退卻,哪怕自己會死也要勇敢面對。

藍十六手指上的靈力越聚越多,只見一個靈力小球在他的手指上凝聚而成,要向宋青發射而去,大家都以為宋青會後退,沒想到宋青竟然向藍十六奔跑而去,就像一隻野獸,要擇人而噬。

就在宋青快要一拳打到藍十六的時候,藍十六手指上的靈力向宋青衝擊過去,這一下子,宋青不死也會重傷,在這一瞬間,宋青笑了。 藍十六看到他的笑容很詫異。

他的笑是釋然的笑,是面對死亡平靜的笑。

藍十六作為藍家的長老,此生殺人也不在少數,但他從未見過有人在臨死前還可以這樣笑。

這是一種境界。

本來藍十六是沒有殺心的,只是要懲戒一下宋青,讓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畢竟宋青是宋白山的兒子,要是宋青被他殺死了,一定會承擔很大的責任。

可藍十六看到宋青的笑,他動了殺心,如果這樣的人不死,以後必然會有大患,就算有什麼後果,自己也一力承擔,也要將宋青殺死。。

藍十六的靈力向宋青衝擊而去,以宋青的實力,宋青不能閃躲,也不能抵擋,躲不過,也擋不住。

咻!

就在全部人都以為宋青要死在這一招的時候,劍光一閃,藍十六的靈力被一斬而開,沒有傷到宋青。

「閣下是誰?這是我和宋青的私事,不要多管閑事,敢出來一見嗎?」藍十六被這一劍嚇得不輕,這人的實力當真恐怖,藍十六能感覺到這是一個高手,而且比自己厲害很多。

宋青也以為自己要死,沒想到,一下子藍十六的招式被*了,想起剛才的劍光一閃,宋青想到了那位供奉長老,自己怎麼把他忘記了?家族可是專門派了長老暗中守護自己。

「私事?你若敢傷他,我必殺你,我是宋家的供奉長老,奉命守護我家少主。」一名老者在人群中緩緩走了出來,他的臉是瘦削的、黑色的、那眼角和嘴角布滿了凌亂的的皺紋,像一塊老柏樹皮;他凸出的前額上刻著幾條深深的皺紋,細小、微黃的眼睛,他的背佝僂著,青色布衣的身後宛然有一把劍。

這把劍散發著法器的光芒,和老者的氣質沒有一點撘。

但誰也不敢小瞧這名老者,剛才藍十六的一招,就被這麼一位貌不驚人的老者輕而易舉的化解掉。

藍十六心中暗嘆一句,沒想到,引出來這麼一位厲害的老傢伙,而且還是一名劍修,藍十六從來都沒有見過宋家的這位長老,甚至聽都沒有聽說過。

越陽城裡的幾個世家都是煉體世家,沒想到宋家竟然有這麼一位劍修長老,這無疑讓人非常驚訝,不過想來也是,宋青是宋家家主的兒子,又擁有奇瞳,宋家必定是會派人保護的。

「不知道,這位長老怎麼稱呼?你一個堂堂的劍修竟然做了宋家的長老不是很可笑嗎?」藍十六眉頭微皺,這人的實力遠遠超過自己,雖然對方只是一個老傢伙。

「不管劍修還是煉體,都只是增強自身實力的方法,更沒有什麼可笑不可笑之說,你若是打得過我,你要的東西便拿去,你若打不過我,就自行退去,你若是要傷我家少主,我必殺你。」劍修長老淡淡的說道,聽不出是喜是怒,卻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

這也是宋青第一次看見劍修長老現身,宋青也遇到過幾次刺殺,劍修長老都是沒有出面就解決了,可這次不一樣,以前是暗殺,死了就死了,現在是明斗,就不能按照暗殺的那一套辦了。

也要讓那些打宋青主意的人都知道宋青是宋家的寶貝,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對他下手的。

一個奇瞳者的意義重大,若是成長起來,成就不可估量,讓宋家成為越陽城之主都有可能,甚至還可能成為敬州的一大世家。

對於越陽城其他世家來說,這宋青是必殺的一人。


現在還沒有動手,不代表以後不會動手,而且已經有人的蠢蠢欲動了。

「竟然如此,那藍某就先告退了。」藍十六冷哼一聲,扶起一旁的藍楓,便在眾人的注視下走開了。

藍十六倒是一個識時務的人,那名宋家的劍修長老分明不是一個好惹的,在糾纏下去決定討不了好,只是那青漿果要打水漂了。

「宋青見過長老,多謝長老為我解圍。」宋青對著劍修長老稽首,這可是自己的護身符,自己可不能懈怠。

「你小子,要不是你趁人家脫不開身的時候,把青漿果搶了,青漿靈樹都連根拔起,這傢伙怎麼會找上門來,你簡直就是膽大包天。」劍修長老嗔怒的說道。

「這好東西當然要搶了,這傢伙都不要臉,以大欺小,自己沒本事,事後竟然還找上頭來。」宋青知道劍修長老是背後保護自己的,當下也不顧忌。

「小子,越陽城最近會有大變,還是低調一點好。這一不小子就可能是殺身之禍。」劍修長老深邃的眼睛看了一下天空。

「沒關係,這不是有您護著我嗎?別人也殺不了我,長老要不你和我去一趟楚家工堂?」宋青轉了轉眼珠子,眼下最要緊的還是向楚家借靈爐,早點把法器裝備套裝給打造出來。

「我才不去,要幹什麼是你自己的事,和我沒關係,我只會在暗中保護你,若是有人對你下暗手,那麼我就暗中對他們下殺手,如果他們明著來,那麼我便會顯身,至於你自己的事情,還是你自己去完成,別想忽悠我,你小子忽悠的人也不少了。」劍修長老狡黠的說道。

「好吧,我只好自己去了。」宋青無奈的說道,本來宋青想要拉著劍修長老一起去楚家工堂的,有這麼一位臨境高手,自己借靈爐也能大幾成把握,可劍修長老完全不給宋青這個機會。

現在也只有自己去楚家了。

越陽城並不小,城池中的大半生意都被世家壟斷了,每年這些世家得到的利潤都很可觀,而這些資源都被世家子弟拿來修行了,世家的實力也越來越強。

而那些平常人家也只有耕地種田才有收入,或者在世家的產業里做工,而這些往往一輩子都干不出頭,而那些平常人家的子弟也只有投靠城主府,幫城主府做事,才可能有所成就。

因此城主府的實力是最強的,而這些年隨著城主府實力的逐漸增強,城主府里一直有聲音要消弱世家的力量。

越陽城本來是六大世家的,楚、池、宋、寧、藍、江,而現在只剩下五家了,而隨著池家的沒落,池家的資源又掀起一場腥風血雨,其實在其他世家聯手滅了池家的時候,城主府就已經開始接手池家的生意。

這一點各個世家都清楚,只是表面上沒有說出來,而這次的城比當然是至關重要的,比往年的城比會慘烈很多,今年城比哪個世家能夠取得冠軍,哪個世家就可以得到池家的資源。

這無疑是很大的**。

最重要的是今年的城比,迎來了一位奇瞳者,這是城比中各個世家都想下黑手的對象,而且宋家又新添了一位臨境高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