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是我們族長的兒子傲爽嗎?」。

「是啊,現在傲爽有資格來內院了啊,連傲芳大姐都被他打敗了。」

「可不是嗎?現在傲爽是風頭正勁啊,看來這次族比又出現了一個大敵啊,哎。」

「你可別唉聲嘆氣的了,就算沒有傲爽,你能拿到名次咋的?」

「……」

在演武台上很多少年都對傲爽指指點點,只有一人沒有說話,正是親眼見到傲爽擊敗傲林的,傲奇。

在傲奇旁邊有一個身形比傲聞還要健壯、高大的少年,他是三長老的兒子傲雷,十七歲已經是七級武師,這個年齡這般資質在青雲城已經算是天才了,相信過不了多久便會達到八級武師的境界。

「傲奇大哥,這小子真的這麼厲害?我聽說他前一陣子居然打敗了傲芳?」傲雷光著膀子,一邊打拳一邊問道。

「呵呵,據我猜測,以他的實力,擊敗傲芳,肯定是僥倖做到的。」不怪傲奇這麼說,因為傲奇只看到傲爽擊敗傲林時所用的無相劫指,沒有看到傲爽擊敗傲芳時用的困龍拳,而且殺劍決最後一式也沒有被傲奇看到,如果看到,傲奇就不會這麼說了。

「是嗎?有時間真得和他比劃比劃呀,哈哈。」傲雷生性好鬥,但是好鬥有好鬥的好處,一次次的比試讓傲雷的戰鬥經驗異常豐富,同齡人真是少有敵手。


傲爽在一名侍者的帶領之下走進來內院的一座閣樓內。閣樓之中,九名老者似乎早已經在等候傲爽了。

坐在最上方的正是傲爽的父親,也是傲家的現任族長傲天豪。他身穿著一套金色長袍,束著長發,相貌威嚴,高挺的鼻樑,稜角分明。雙目之間帶著一股莫名的威信,沒有了往日的和藹,讓人不敢直視。

在傲天豪右邊首座的便是二長老傲天源,神色十分古板,整個人心不在焉的坐在那裡。

而在傲天豪左邊首座的是三長老傲天雲,身形消瘦,身穿一襲白袍,給人一種仙風道骨的感覺,一雙眼睛泛著精光打量著傲爽。

在傲天源和傲天雲之下,又分別為四長老、五長老一直到八長老。

帶傲爽進來的侍者向著身坐高位上的傲天豪行禮道「族長,傲爽已帶到」。說罷,他自己退到了最下方的角落目無表情地站著。

傲爽也學著侍者的動作同樣行了一個禮道:「見過族長和諸位長老。」

「你就是傲爽,聽說了前一陣子擊敗了傲林和傲芳?」二長老傲天源說著不忘拉下了自己的老臉,同時一股莫名的威壓也向傲爽壓了過去。

最上坐的傲天豪眉頭一皺,旋即又舒展了開來,沒有阻止傲天源的行動。

頓時,傲爽只覺得一股莫名的威壓從四面八方壓來,讓他呼吸變得急促艱難了起來,身體彷彿被巨石壓迫,只要稍稍一松,他就要跪在地上了。

傲爽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怒火,真是打了小的來了老的,傲爽根本沒想到二長老傲天源居然不顧身份便對自己出手,傲爽只能咬牙堅持著,也不敢說話,只怕一說話這股勁便斷了,雙眼內泛起了一些血絲,嘴唇都已經咬破了,身體也是被二長老的威壓壓得彎曲了起來。

「夠了,二哥,小輩間的正常比試,你還要插手嗎?真要不顧身份以大欺小嗎?」說話的正是三長老傲天雲。

二長老傲天源聽到三長老所說只「哼」了一聲,心中想的卻是:傲爽沒把你兒子打了,你當然這麼說。


威壓盡去,傲爽感覺身體輕鬆了許多,但是腹中一口鮮血卻欲湧出,最後被其倔強的心性直接給壓制住了。

傲爽對著二長老冷笑道「好厲害,壓得小子好生痛苦,二長老,我和傲林和傲芳乃是公平比試,二長老這番出手,真是盡顯二長老的風範!」

二長老人老成精,當然聽出了傲爽這番話中的諷刺之意,立即不悅道「你這話什麼意思,我只是聽說你打敗了傲林和傲芳,看看你是不是憑真才實學做到的。」

「哦,原來如此,這到是我錯怪二長老了」傲爽微微一禮道,接著他又說「我還以為是二長老為你兒子和女兒出頭呢,不過我想二長深明大義,相信不會是不明是非之徒。」

二長老當即點了點頭道「那是自然」。二長老怎能聽不出傲爽話中帶刺,但是自己也不能再說什麼了。

斗破九淵 大哥,你真是生了個好兒子啊。」二長老傲天源撇了撇嘴道。

「是嗎,我看也就那樣,但是能以十五歲的年齡擊敗傲林和傲芳,呵呵,我便不多說了。」坐在最上面的傲天豪淡然的說道。

二長老自然知道剛才對傲爽施展威壓,惹得傲天豪不高興,所以也沒多少什麼。

傲爽看著眾人道:「長老們今天喚小子來,所謂何事?」 傲家內院閣樓內,傲家族長傲天豪和傲家眾長老坐在上方,下方傲爽一個人站在那裡,不卑不亢。

這時傲天豪說話了:「今天喚傲爽和眾長老來,主要就是宣布一件事。我家爽兒還有不到一個月便十六歲了,已經是束髮之年齡了,可以申請入住內院了,所以現在我正式宣布讓傲爽入住內院,眾長老有沒有意見?」

「沒有意見。」除了二長老以外的眾長老齊聲道,二長老沒有說話只是坐在位子上撇了撇嘴,傲天豪看了二長老傲天源一眼也沒有說話。

「好,那我就現在宣布一下,傲爽今日正式入住傲家內院,日後傲爽可隨意出入內外院,可以隨便翻閱靈技閣一、二層的靈技和功法,領取靈器一把或丹藥一顆,每月家族發放金幣從五十兩漲至二百兩,准其一個月後參與家族大比,行了沒什麼事了,都散了吧大家。」傲天豪宣布完傲爽入住傲家內院決議后,便擺了擺手,示意散會了,緊接著說道:「爽兒留下,爹有話和你說。」

正想出去的傲爽轉過了身,傲天豪等眾長老都走後,手隨便一揮,便關上了大門。

傲天豪站了起來,從上邊走了下來。

「爽兒,是不是買到趁手武器了?」傲天豪看見傲爽背後的劍便問道。此時傲天豪沒有一個大家族族長的威嚴,有的只是作為一名人父的父愛。

「嗯,爹,我昨日和綠兒去城裡買的,把你給我的錢都花光了……」傲爽道。

「那都是小事,爽兒,你既然有靈器了,那你便要丹藥吧?」傲天豪道:「你要什麼樣的丹藥呢?」

「爹,孩兒想要練體的丹藥。」傲爽道。

「你要練體的丹藥?不要增加靈力的丹藥嗎?那可是有助於你突破境界的。」傲天豪詫異的道,很多像傲爽這麼大的孩子都是選擇增加靈力的丹藥,因為都想快些的突破境界,得倒家族人的認可。

「不了,爹,孩兒覺得修鍊還是不能操之過急的,需要循序漸進,但是練體就不同了,可以說不管達到什麼境界都有好處,而且修鍊的等階越高,效果越好。」傲爽有自己的想法,魔珠自從進入到自己身體里以後,自己修鍊的速度已經很快了,但是**的強大太重要了,自己**強大了,速度,力量都會得倒很大的提升,困龍拳威力肯定也會更加強大。

「好,爽兒,爹聽你說出這一番話來,很是欣慰啊,看來爽兒真的長大了,但是使用練體丹藥都需要承受很大的痛苦,高級的練體丹藥有的人扛不住都生生的因丹藥反噬而死,這一點你需要小心,練體和修鍊都是差不多的,也不可操之過急。」傲天豪笑了笑,說道。

「是,孩兒知道了,爹。」傲爽經過一個多月的練體,身體素質也是得倒了很大的提高,而且魔珠也在潛移默化的改變著傲爽的體制,現在傲爽的出手速度還有力量都不是剛來這個世界之時可以比的。

「家族可以給你的練體丹藥只有一級練體丹藥「鍛體丹」,還有二級練體丹藥「固體丹」都是能助你練體的丹藥。至於三級的練體丹藥,其實也不是丹藥,只是一瓶五階靈獸,「青鱗獸」的一瓶精血,吸收青鱗獸的精血,也可以達到很好的練體效果,但是青鱗獸的精血只能你在族比上拿到名字才可以向家族索要,爹也沒有這個權利。」傲天豪想了想說道。


「好,那爹,你便去給我拿一瓶「固體丹」吧,順便給我點金幣,我明日要出去買點東西。」傲爽說道。

「好」傲天豪說完便在空間戒之中拿出了一瓶「固體丹」之後,又給了傲爽一萬兩金幣。傲天豪知道自己兒子自從食用了一枚黑色果子之後,身體素質得倒了改善,修鍊速度也變快了,就連腦袋都開竅了。也不像原來似的就知道修鍊了,對於修鍊一途也有了一些自己的見解。傲天豪看到自己兒子這樣也很高興,當父親的哪個不希望自己的兒子是人中之龍?都不希望自己的兒子平庸一生。

傲爽拿著丹藥和金幣后傲天豪告了別就走了,回來的路上還在想著傲天豪手指上帶的空間戒。傲爽很喜歡空間戒這個東西,太方便了,如果在地球有這種東西的話,相信就是m國的勝利女神像自己一個人都能弄來吧。

回到自己的小院,傲爽進了屋關上門便坐在了床上。

「不知道族比的第一名可不可以向家族索要一枚空間戒?如果能的話就好了,剛才應該問問爹的。」傲爽喃喃的說道。

傲爽坐在床上,從裝固體丹的小瓶之中拿出了一枚固體丹后便直接吃了一枚。丹藥入肚之後,傲爽只感覺一股暖流流遍全身,全身上下頓時輕鬆無比,傲爽覺得身體充滿了力量。約莫一炷香的時間之後,傲爽感覺固體丹的藥效可能已經過了,因為自己已經感覺不到那種暖流了。

「看來固體丹對我練體來說應該是沒什麼用了,爹說的練體時會產生痛苦的感覺自己一點也沒有感受到。」傲爽想了想, 總裁追妻:嬌妻拒婚大作戰

「青鱗獸的精血,嗯,那個應該對自己練體有些好處吧,族比時候看來必須全力以赴了,只有半個月的時間了啊。」

傲爽剛要去洗個澡,腦海中便傳來了一道聲音。

「小子,快進來,魔珠發生了一些異變。」魔天的聲音傳來,語氣中帶著一絲驚慌!

「哦,好的,這就來。」傲爽也想知道魔珠到底怎麼了,魔珠在地球上把自己帶到了這裡,傲爽如今能達到六級武師的境界和強悍的**都和魔珠有分不開的關係,傲爽覺得這冥冥之中自有一些定數。

「小子,你幹什麼呢?怎麼還不來,這時候還脫什麼衣服?」魔天喝道。

「前輩,小子這就來,別著急。」傲爽邊說邊脫掉了自己的上衣,傲爽正脫著呢只覺一股吸力傳來,自己就來到了自己的識海內。

「我的衣服啊!」傲爽欲哭無淚。 傲爽還沒來得及脫下上衣便又被魔天強行拉進了自己的識海。

傲爽剛進入到自己的識海之內,還沒來得及說話,便發現了魔珠的異象。只見自己的識海上空,魔珠一邊旋轉一邊揮灑出一道道幽黑色的光,還隱隱有一種吸力傳來,魔天正在苦苦支撐著。

「小子,你快讓魔珠停下來!」魔天此時承受著巨大的痛苦,努力的抵抗著魔珠的吸力,他已經快低檔不住了,如果他被魔珠吸收的話,估計自己那時真的會被煉化成一股魔力吧。

傲爽知道魔天現在已經岌岌可危了,但是自己也不知道具體怎麼去做,只能看著魔珠,靜靜的坐了下來,希望魔珠能牽引自己做些什麼吧。

傲爽的識海內,整個空間都已經變成了黑色,魔珠仍在旋轉著,傲爽坐在那裡,過了一會,傲爽便被魔珠的吸力一點點的吸到了魔珠的正下方。

魔珠一邊旋轉著一邊向下揮灑出一道道黑色的光,沒一會黑色的光便把傲爽籠罩住了。黑光中出現了一道道精美的魔紋,全部進入到了傲爽的身體里。

這時在傲爽的腦海中出現了一個個場景,一道道影像,異常真實。

魔珠也停止了吸力的外放,下方的魔天好受多了,魔天也做了下來,閉上了眼睛,魔天知道魔珠乃是魔族至寶,不管出現在那裡,魔珠都會散發出魔靈力,這對於虛弱的魔天來說正是雪中送炭!

這時的靈玉大陸一片荒蕪,傲爽感覺這可能是遠古時代吧。靈氣異常濃郁,如同仙境。

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空中,此人後背有三對翼,身邊圍繞著一暗、一亮兩個球體,傲爽發現那個略暗的球體不正是自己的魔珠嗎,就是不知道那個白色珠子是什麼?

人影慢慢的動了,右手抬了起來,伸出了右手的食指,對著天空點了一指。這時在此人的身後居然出現了一個高達十米的武道影像,武道影像也點出了一指,和人影點出的一指融合到了一起,對著天空點了出去!

傲爽雖不知道這一指到底有多麼強大,但是傲爽看到一個巨大的手指被黑氣包裹著,一指把蒼穹都生生點斷了!魔指點出斷蒼穹!

畫面一變,此時的靈玉大陸可能剛經過一番驚天殺戮,大地之上滿布屍骨,天空出出現了一個人影盤坐在虛空之中,在人影的身體兩側,有著如同孔雀開屏般的密密麻麻的手,難以計數,且每一支手的手心都有一個眼睛。

風雲突變,空中出現了一道道紅色的雷光,雷光漸漸凝聚成一條條雷龍,向人影襲來。

人影的手動了,同時在人影的身後也出現了高達十米的武道影像,但是每一隻手的動作都不同,化掌一掌掌擊出,拍出一道道掌影形成了一個圓形的防禦層,把雷龍都攔截了下來。人影把手舉了起來,迸發出一道道黑色的神光切割著紅色的雷龍,沒一會,雷龍便消散在了天地間。

千手滅羅剎,千眼觀天下!

畫面又一變,這次是一個威武高大的身影,如同鐵塔一般強壯,雙目一片猩紅,全身透出一股狂暴猙獰的氣息,全身肌肉如同虯龍一般,讓人不難想像這個身體能爆發出來的力量是多麼強大!

風雲再起,天空中再次出現了道道紅色雷光,凝聚成雷龍向人影襲來。人影不為所動,任憑紅色雷龍攻擊自己的身體,人影伸出雙手抓住了一條雷龍,雙手分別抓住雷龍的頭部和尾部,雙手用力,生生的把雷龍撕碎了!

人影似乎有些不耐煩,雷龍太多了,一個一個殺不知道要殺到什麼時候。

定了定身形,張嘴「吼!!!」一聲魔吼,不僅把雷龍都吼碎了,連天空都被他吼出了一個黑洞!一聲魔吼破長空!

——————————————————————————

一幅幅畫面,一個個場景,只能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群魔亂舞」。

人影的每一次出手都讓傲爽感嘆一番,每一個場景都非常真實,傲爽猶如身臨其境一般,能清楚的感覺到,每一招、每一式都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畫面停止了,一個個精鍊的黑色字體從魔珠內流出,閃爍著漆黑的光芒,從傲爽眉心處印入傲爽的腦海中,每一個字似乎都有千萬斤重,只要落在地上,似乎隨時都可能將傲爽識海壓碎一般。

遠古第一魔功,大魔囚天功!

大魔囚天功,囚日囚月囚天地。

傲爽深吸一口氣,神色一肅,眼中驟然閃爍著一抹神光,手指快速的甩動,令人眼花繚亂的化作一道道手印,一股深奧磅礴而厚重的氣息瞬間瀰漫開來,一個個漆黑的古字,從傲爽的眉心處溢出,可怕的古字,透出一股股狂暴沉重的氣息。

修魔功,練魔識,成魔體。

修魔功:大魔囚天功乃是遠古第一魔功,具體等級不詳,大成之時魔功一出,舞日月,撐天地!練魔識:鍛煉靈魂之力,吞噬他人的靈魂來狀大自己的魔識!成魔體:練肉、練筋、練皮、練骨、練內臟、練骨髓、換血練竅、血肉衍生!大成之時只要靈魂不滅,憑藉一滴精血便可重生,不死不滅,魔軀一動風雲怒!

傲爽的額頭上開始出現一粒粒黃豆大小的汗珠,顯得極為吃力,可是他的手指甩動速度卻越來越快,上百個漆黑古字終於從眉心處漂浮出來,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圍繞著他的身形盤旋。

「給我凝!」

傲爽一聲大喝,磅礴的靈氣,從他的丹田中暴涌而出,匯聚在他的掌心,黑色的光芒匯聚,充斥著整個識海。

旋即, 步步驚婚︰前妻,離婚無效

傲爽腦門上的汗珠越來越多,顯然這大魔囚天功極為難練,要不也難當遠古第一魔功之名!

黑色靈氣從傲爽的體內噴薄而出,化作一條條張牙舞爪的黑色巨龍,衝天而起,一口一口的將一個個漆黑的古字全給吞了下去!


不過是片刻之間,那上百個古字已經被全部吞噬,上百條黑色巨龍,化作一股股靈氣,包裹著一個個古字再次傲爽眉心處進去到傲爽體內,匯聚到丹田處。

轟!

丹田震蕩,澎湃的靈氣,從丹田中源源不斷的流淌而出,在傲爽的身後形成了一個武道影像!

魔舞日月!

——————————————————————————————

無敵分割線–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