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進步的人,或者在進步路上的人,肯定都會非常注意的,這是實情,也無可厚非,對個人而言,混也好,不混也罷,肯定是不想被人說不稱職的。

話說人逢喜事精神爽,自從上了樓以後,這貨和張萍的關係也有了突飛猛進的進展。

什麼陳莉、馬醫生,陳莉不用說,本就沒影兒的事情,就是一開始林雲覺得這個挺符合自己內心中的那個女人的,慢慢的這個身影被馬醫生擠出去了,再然後張萍在不經意間又擠了進來。

沒有突破的關係本就在可與不可之間,這是人之常情,吊死在一棵樹上的是專情,但也是憨子。

人的內心很小的,我們可以想起很多人,但裝下來的,只有一個,自己反覆衡量中會分析出自己覺得最重要的那個人的。

這本就是無可厚非的,人生並不算太短,來來往往於我們生活中的人很多,但最終留下來的纔是最重要的。

也不一定,這人生一切都是充滿變數的,只有願意留下來的人,我們又願意留的人才是最重要的吧。

變數這個東西是真實存在的,雖然也是偶然的必然性,但是終歸有一定的變數,像林雲,代理工程科長一直沒扶正,但現在搖身一變就成了副總工了,明年一定得建造師考下來了,哪怕是二級的,還有職稱也得往上提一提了。

至於李波會調走留下的空缺,肯定輪不上他的,先得把副總工坐熱乎了,這萬一沒有總工來,我這副的就和正的沒啥區別,哈哈。

其實所有的小人得志都是這種狀態!

想當總工,還早呢,高級職稱呢?

這貨天天說老蔣是助理工程師,自己又何嘗不是呢,不過林雲最大的優勢是比老蔣年輕,明年要是再評不下來,就得找其它途徑了,聽說湖南長沙那邊是全國職稱以考代評的試點,每年都有組織考試的。

得找個人瞭解一下細節才行,一定要抓緊,看看是怎麼報考的,而且以考代評不用考英語,這是好事情呀,對英語渣滓來說這是天大的好事,也許人家設置的初衷就是爲了某些歲數大點的沒有英語基礎的人,可憐林二桿子也沒辦法想混跡其中了。

管它呢,偉人不也說了嗎,不管白貓黑貓能抓到老鼠就是好貓!

那麼多人蔘加,那麼多人考下來的實際例子擺在眼前,這又相關職稱補貼,切身利益的事情,再說了,堂堂大項目副總工是個助理工程師傳出去也讓人笑話。

人蔣大勇不說了,四十歲的人了,你這個三十出頭的人,就說不過去了。

企業有企業的規定,每進一步都有相應的職稱,要不是李波有高級工程師職稱,他也做不了這個總工。

而自己這個副職呢,倒是要求沒那麼多,但自己得要求自己呀。

自從任命下來以後,林雲就思索了好幾天這個問題了,像自己這種副職,又沒有相應的職稱,名字連投標文件都進不了。

職務有了,職稱沒有,這不就是德不配位最好的寫照嗎!有名無實的事情多少讓林二桿子有點心虛的。


思考完畢,這貨打着彙報工作的幌子來到了李波的辦公室,這下雪了嘛,雖然沒事兒,但是有些形式還是需要的,好歹也算個領導了,可不能給小夥子們起了不好的帶頭示範作用。

“來來來,我給你泡一杯茶吧!”

“嗯,謝謝!”

不知道的還以爲兩人的職務顛倒了呢,這李波也是,自從任命下來以後,是越發的爲人謙和了,MD,活該你當總工。

人也能幹,職稱也有,建造師也有,老婆也漂亮,女兒也漂亮,這李波的父母都是退休老師,把個小女兒教得乖巧非常,林雲和他能相提並論的除了女兒,一樣都比不上,倒不是嫉妒,這兩人關係挺好,只是有點羨慕。

“票買了沒!”

這兩天項目部也開會確定了放假時間,集體定於過年前一天回家,但是票不好買呀。

值班什麼的都是家離得近的幾人輪流值班,聽說這汪飛好像過年不回家,這傻大黑粗還真能吃苦,也是,這小子是個能幹又苦命的人,要不是這次林雲還不知道這小子是父母雙亡的。

一家人只有一個姐姐了,還出嫁了,父母不在了,家就沒了,姐姐在的地方是別人的家呀。

感情沒變,但是感覺變了,人呀,這輩子可得對父母好一點,因爲父母總有一天會離我們而去的,努力努力再努力吧。

過年是所有人的闔家團圓,沒有家的人又是何種心情呢,父母沒了,像汪飛這種只能等着自己結婚生子才能享受到家庭的樂趣了。

有些人就在身邊,但是我們沒有去了解,所以我們不知道他們的苦。

林雲想提前兩三天回去,因爲家比較遠,而重慶成都這條線路也比較熱,所以開會下來以後也給曾經理說了這個事情,反正現在曾經理還沒走,做主的人還沒換,人又快成公司領導了,鍾胖子也說不了什麼。

曾經理同意了,但是代價是提前三天回去,但是得提前四天回來值班,林雲毫不猶豫的就一口應了下來。

真要是幹工作肯定還得過了元宵以後,這是中國老百姓的傳統,工地上還是得以農民工的時間爲主,管理人員倒是回來了,工人沒來,也幹不了一點活的,這是事實。

國家規定的法定假日只有那麼幾天,但是管不上工人呀,所有工地都是這樣的。

“買好了,大年二十六一早的票!”

“你搶到票了?”

“啊!”

“可以呀,哪個軟件搶的?”

這段時間項目離家遠的每個人都是電腦開着幾種搶票軟件,手機也開着,就爲了搶一張回家的車票。

“我有中國銀行的白金信用卡,有VIP預留的!”

“啥銀行?”

“中國銀行呀。”

“看來我也得辦一張了。”

還別說,這個服務很貼心,但凡不是太緊張的時間都能預留車票,而且還能選靠窗,像林雲這些只能抵近過年等開會通知以後才能確定歸期的人,確實有用,而爲了在大熱線路上出票成功呢,這貨又提前了三天,那自然是沒啥問題的。

這春運回家,最難的票的就是除夕當天和前一天了,到了大年初一隨便哪裏的票都好買。

而且最近網上在熱議的反向過年這個思路也是好的,但對林雲這些人來說不適用,那些在大城市裏邊上班的白領是完全可以這樣操作的。

這中國人一到了春節,平常越熱鬧越繁華的城市就越空,人都往小城市跑,往鄉下跑,聚會,祭祖什麼的。

過年時候,大家都回鄉下了,城市裏邊反倒冷冷清清的,其實搞那些本土外鄉這一套確實很煩人,這種莫名其妙的優越感真的是一道鴻溝,會撕裂我們的。

沒有這些背井離鄉的人的努力,哪裏來的繁榮,固守的某些觀念真的是不可取的,現在都什麼年代了,地域歧視和地域黑真的是夠了。

只有流通才能刺激經濟,不但是貨物,還有人,你可以看不起我沒有本事,你可以看不起我沒錢,但是你要是因爲外鄉的原因給我打上莫名其妙的標籤,是個人都心裏會不舒服。

林雲正和李少波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呢,張萍來了。

“你正找你呢,原來你在這兒!”

這話是對着林雲說的。

“啥事兒呀,小張。”

這孫子翹着個二郎腿,手裏端着李波泡的茶,笑眯眯的擺出一副領導模樣望着張萍,這兩天小張,小張的是叫得越來越順口了,不過也許是這樣把張萍叫年輕了,這女人也挺樂意。

“我重新調整了值班表,值班的最後四天把你加上去了。”


“我?”

“老闆說你提前三天走,提前四天回來,必須把你加上去!”

林雲本來是想好了要耍賴的,回來的時候以買不到票爲藉口怎麼也能多賴兩天呀,看來某些人是不想讓自己鑽空子了。

“加就加吧,我肯定會準時到的,你放心。”

“不是,這個必須確定,要報財務室的,值班有津貼的!”

“津貼?”

“啊,基礎工資以外兩倍津貼!”

“……”

我去,還有這等好事兒,林雲這些年都是背井離鄉,沒值過班,看來還真是孤陋寡聞了。 工程人生

第一卷

第五十二章 生不與牲畜同坐

這些天一直在想一個問題,思想和財富的問題。

很多人會說,思想和財富沒有關係,其實不然。


思想和財富的關係大了,不過某也一直沒想明白這個關係,直到某試着用先有雞還是先有蛋這個思路去破解這個謎題。

這一下就是就迎刃而解了,肯定是先有財富的,財富是先於人的思想產生的,甚至是先於人這個物種產生的。

好像也不全對,畢竟財富這個概念是人爲創造出來的,財富一直都在哪裏,不同的時期對應不同的價值。

遠古時期,一塊漂亮的石頭,一片漂亮的貝殼,一根漂亮的羽毛,都是先人們的財富。

而有文字記載以來,出現了金銀這種貴重金屬,然後慢慢的有了銅和鐵,這些都是財富,因爲那生產力低下,金屬是很值錢的。

但隨着時代的進步,生產力的提高,除了金銀以外,我們還有了紙幣,而紙幣的出現是劃時代的,因爲便於攜帶和支付。

現在呢,電子支付就更便捷了,連紙幣都用得少了,那手機上的一串數字就是財富。

這一連串的舉例,你們有沒有發現一個問題,財富是人爲的去定義的,不同的時期是不同的。

但這裏邊有一個貫穿始終的東西,那就是人,沒有人爲的去定義財富,財富就沒有意義。

所以至始至終人都是最重要的,我們也可以理解爲人其實才是最大的財富。

仔細想想也是,財富是用來幹嘛的?滿足人的一切需求的具有交換價值的東西呀!

所以,正解就是由人的思想去指導和控制財富,而不是財富反過來指導和控制人!

追求財富是無可厚非的,但是萬不可被財富控制了思想。

————————————-

離別的車站,沒有離別,無人相送,這輩子出門也罷,歸家也罷,唯一送過自己的人,大約就是馬醫生了。

這女人,終究是不屬於自己的,家庭,地位,財富,一切都是巨大無比的障礙,兩情相悅是可以卿卿我我,也不必去在意這些,但是在婚姻面前,這是無法跨越的天塹。

修橋鋪路的本事林雲是有的,修到心裏的橋也是早已建成,但是橋的那一頭寫着此路不通。

還是那個車站,林雲爲了增加出票成功率是從起始站買到終點站的,而現在是中間站,所以必須取票。

因爲起始站買的票不取票的話,在中間站是上不了車也進不了站的,其實每一次林雲都取票的,因爲這是報銷憑據。

就算報銷不了的,也可以留下來,留個念想,但是每次時間一久都扔掉了。

很多東西已然成爲了記憶,深深的印刻在了腦子裏面,沒事兒的時候想想,也是一個樂趣,這就是經歷賦予我們個人的意義。

林雲本來想着去省會城市呆一天的,去看看那天下聞名的湖,但是太冷了,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這南方的城市下雪也是有的,像這樣時大時小的持續一個星期以上的時候卻很少,過車站來的時候是小羅開車送過來的。

這小子沒有開結冰路面的經驗,路上出了兩次狀況,一次是踩剎車太急差點追尾,一個是車差點沒爬上橋,早上走得太早,除冰的養護工人還沒有出來。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這橋上是最容易結冰的,因爲橋樑和大地比起來太單薄了,而且橋上面也冷,下邊也冷,無法保持溫度,而去冰呢,最好的辦法就是撒鹽,別笑,北方的人都明白,因爲人家看得多了。

這撒鹽確實是路面或者橋樑解凍最方便有效的方法。

水的溫度達到0℃時,會結冰。如加入鹽,結冰溫度就會降低,10%的鹽溶液會使凝點降到零下6℃,20%的鹽溶液會使凝點降到-16℃。意味着如果把鹽撒在結冰的道路上,就可以讓冰融化。

鹽可以溶解到冰裏的液體水中,從而降低凝點。由於鹽溶液的熔點一般比純水的低,所以撒鹽可以融雪。融雪過程吸熱,所以路溫低。

鹽遇到水後溶解產生熱量,使雪的溫度達到熔點,雪融化,道路不會積雪。汽車在道路行駛,與路面摩擦產生熱量,短時間內部分水變成水蒸汽,時間長,道路就不會結冰。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