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虎道:「六尊一起的時候,配合少點,但是五尊就多了一些。」

雷星峰點頭道:「沒錯,我也察覺到這點,而且我感覺,五尊配合后,戰力反而上升了。」

金大亞道:「再召回一尊看看。」

雷星峰依言又召回一尊人偶獸,頓時,剩下的四尊人偶獸配合再次改變,彷彿穿花蝴蝶般,交錯縱橫,看的人眼花繚亂,瞬息間,湯河六人就徹底悲劇了,被打得東倒西歪。

金大亞張大嘴,半晌,他說道:「那麼變態啊!」

雷星峰又召回一尊人偶獸。

三尊人偶獸的動作再次變化,而且攻擊的力度再次增加,沒等雷星峰再召回一尊人偶獸,剩下的三尊人偶獸已經將六人打翻在地,由於雷星峰沒有下令殺人,所以只要六人乖乖躺在地上,就不會被攻擊,很快六人就明白了,只要不動就不會挨揍,六人躺在地上呻吟。

所有人都發出驚嘆聲,這六尊人偶獸給人太大的衝擊,六個九環真人毫無還手之力,他們就連自己的印都沒有來得及放出來,就被人偶獸打得毫無招架之力。

金大胖來勁了,他走到湯河面前,笑道:「胖子,哎呀呀,你哭了啊?」

湯河恨極說道:「你他媽的才哭了!」

金大胖猛地一腳跺下,狠狠踩在他的手上,湯河頓時發出一聲慘叫,他根本就不敢反抗,那尊人偶獸虎視眈眈的盯著他,一旦他動手,可以預料到,絕對會引來暴風驟雨的狂揍。

雷星峰笑道:「湯河是吧,呵呵,你看我都沒有動手……你們就都躺下啦,對了,剛才是誰說……要把我屎打出來的?」

邪佞首席的甜心寶貝 ,金大胖挽起衣袖,說道:「我來,我來! 億萬婚約:神祕帝少心尖寵 !」

金大亞一巴掌就拍在金大胖後腦勺上,說道:「一邊去,要打也是我來打!」

金大胖頓時萎了,退到雷星峰身邊,嘀咕道:「多好的機會啊,我都很久沒有打過人了……真是的,這也搶……沒勁!」

湯河倒是光棍,說道:「別打,我們認輸!」

雷星峰露出笑容來,說道:「認輸啊,不是不可以,但是這樣認輸可不行!」

吳剛氣呼呼道:「你要怎麼樣?」

雷星峰摸著下巴,說道:「付印環吧,起因就是印環,嘿嘿,每人一百印環,我一向很公平的。」這就是獅子大開口了,一百印環對於九環真人而言,絕對是一大筆,很多九環真人都沒有這麼多印環,要知道印環可是消耗品。

湯河頓時大叫道:「啊?啊!你,你怎麼不去搶啊!」

雷星峰笑眯眯道:「我這就是在搶!」

…………………………

推薦一本書,神靈契約,大家有空可以去看看,繼續求票哦。 湯河一愣,忍不住叫道:「我,我沒有那麼多印環!」

黑鳥突然道:「鳥有辦法!」

頓時所有人都愣住了,鳥有辦法?每個人心裡滿是疑問,鳥有辦法? 教練是怎樣煉成的

雷星峰不由得笑了,說道:「好吧,鳥布德,你說什麼辦法?」

黑鳥得意洋洋道:「把他們扒光,吊起來,什麼時候能拿出印環,就什麼時候放下來,嘎,怎麼樣?鳥的方法不錯吧!」

湯河等六人全都崩潰了,修鍊者可是很要臉面的,若是被人扒光吊起來,以後就別做人了,這鳥怎麼這麼惡毒?

金大胖抹了一把汗,說道:「我不如一隻鳥!」

由於修鍊者擁有輪藏空間,所以硬搶是行不通的,就算你殺了他,也搶不到任何東西,除非他主動拿出來。

湯河大叫道:「你們不能這樣侮辱人……我們師門長輩會找你們算賬的!」

雷星峰笑嘻嘻道:「你師門長輩來找我……那也是以後的事情了,現在嘛,嘿嘿,你們可就不妙了。」

湯河幾人真的被嚇住了,這要是被扒光吊起來,可就太凄慘了,他寧願被打得半死,也不願受這種侮辱,所以他崩潰了,連聲大叫道:「我付,我付!」

雷星峰點頭道:「還真是蠟燭啊,不點不亮。」

黑鳥得意之極,嘎嘎了幾聲,這才偏著腦袋看熱鬧。

六個人,每人一百印環,湯河等人乖乖的拿出來,就算其中有人拿不出那麼多,幾人湊湊也就有了。

雷星峰分給金大亞,金大胖和嗜虎每人一百印環,自己收了三百印環,只有黑鳥什麼也沒有得到,黑鳥連聲大叫不公平,可是雷星峰一句話就讓閉嘴,黑鳥可沒有輪藏空間,一百個印環的體積可不小。

沒地方裝,這是黑鳥最無奈的,就算他想要,並且雷星峰也給了,他也沒有辦法帶著走,氣得他使用用嘴巴叼雷星峰的耳朵,以雷星峰現在的身體素質,隨便他怎麼折騰,也不會有任何不適。

得到一大筆收入,雷星峰也很高興,最開心的是金大胖,這傢伙全身身價加起來也沒有一百個印環,這次算是發達了,他心裡想著:「難怪都願意跟著阿峰出去,果然會發財啊!」

付出了印環,雷星峰就將六人放開,他收起人偶獸,說道:「說話算數,既然你們付了印環,那麼我們就兩清了,當然,如果再來惹我,可就沒那麼容易化解了!」他威脅一句,然後帶著幾人來到一處空著的木棚,這才坐下休息。

湯河等人對視一眼,立即起身向外遠處飛去。

金大胖道:「阿峰,他們跑了。」

雷星峰道:「嗯,我看到了,跑了就跑了吧。」

這座木製的小島其實很小,大約百米長,八十米寬,這是一個不規則的小島,一個木棚佔地很小,大約十來平方左右,雷星峰等人坐下。

金大亞說道:「我去打聽一下情況。」

雷星峰笑道:「估計都是新進來的人,應該不會有什麼特別的消息。」

金大亞點頭道:「我知道,也許有些我們不知道的情況,我去去就回。」說著他向著外面走去,雷星峰沒有阻擋,他也希望金大亞得到一些這裡的情報。

由於剛才雷星峰的人偶獸出色表現,這裡的真人對他們四個非常忌憚,沒有人敢招惹他們,所以金大亞詢問很順利,只要他找到的人,都很合作的將自己知道的告訴他。

也就片刻時間,金大亞就回到雷星峰所在的木棚,他笑道:「還是有點消息的。」

金大胖殷勤的端著一張椅子,說道:「我帶了椅子,快坐下休息一下。」

一張桌子,四張椅子,都是金大胖早就準備好的,放在輪藏空間中備用,木棚中什麼也沒有,桌椅就必須自備了,其實雷星峰的輪藏空間也有桌椅之類的生活用品,甚至木床都有不少,同樣金大亞和嗜虎也一樣,這是修鍊者的習慣,基本上背著一個家。

金大胖不但拿出桌椅,還端出各種腌制的蜜餞,各種小食零嘴,要知道胖子的嘴巴永遠不會停,就算吃完飯,他也不停的在吃著小零食。

眾人一邊吃著零食,一邊閑扯。

雷星峰問道:「有什麼情況?」

金大亞伸手拿起一顆蜜餞,放入嘴裡,稱讚一句道:「味道不錯,呵呵。」他接著說道:「這次進來的人大都是各個秘門的護衛和家臣,嫡系子弟很少進來,這裡有幾種凶獸,實力很強,不過對九環真人威脅不大,因為這些凶獸不會飛。」

「而且不會主動攻擊人,除非你去惹它們。」


雷星峰笑道:「這和進來之前的消息有點不同啊。」

金大亞道:「那是肯定的,畢竟之前的消息傳言很多,至於有什麼特產,現在還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消息,估計要靠自己去尋找了。」

雷星峰道:「這很正常,就是不知道這裡會產出什麼東西。」

金大亞搖頭道:「帶著金大胖,實在是有點不方便。」

雷星峰笑道:「沒事,你帶著他就好,我有人偶獸護衛,不怕意外。」

金大胖頓時紅了臉,他也知道自己成了拖累,只是強烈的好奇心,還有想要收集食材,讓他第一次伸出快點晉級的想法,最好晉級到六環真身,就不會拖累其他人了,這次一下子收穫了百枚印環,最少可以讓自己推進一兩個層次了。

金大亞說道:「金大胖,以後努力點晉級,別成天就知道吃吃喝喝!」

金大胖無奈點頭答應,沒法子,金大亞是長輩,他沒法不答應,至於吃他是絕對不會放棄的,如果不能吃,人生就變得毫無意義。


嗜虎笑道:「是啊,別人都瘋狂修鍊,就怕印環不夠,你的印環足夠,卻一點也不努力。」

金大胖急忙舉手道:「我一定努力,一定努力!」看著所有人都要來教訓自己,他趕緊表態,心裡卻嘀咕道:「吃的時候,你們比誰都快,吃完抹嘴,就來欺負我……唉,倒霉啊!」

黑鳥也插話道:「就是,就是嘛,嘎,胖子,你要再這樣吃的話,會越來越肥哦,如果鳥要像你的話,那就是肥鳥了,飛都飛不起來,那就完蛋了!嘎嘎!」

金大胖怒目而視,什麼時候一隻鳥也開始教訓自己了?可他還真的不敢和黑鳥鬥嘴,吃了無數次虧,他很明智的閉上嘴。

雷星峰問道:「金叔,這裡全是沼澤嗎?沒有不是沼澤的地方?」



金大亞道:「目前還不知道,就探測範圍而言,還沒有人找到陸地,都是淺水區,這這裡的淺水區,就是沼澤,還是那種極易陷入的沼澤。」

雷星峰搖頭道:「不對,也許鱷梨沼澤很大,但是絕對不可能整個外世界都是沼澤,這可不合理,嗯,我們可以探查一下,要知道全是沼澤的地帶,就算有什麼寶物礦藏,也很難挖掘,如果是這樣的話,鱷梨沼澤就沒有什麼價值了。」

金大亞贊同道:「我也是這樣想的,不過要試過才知道。」

幾人說笑著,天色漸漸的昏暗下來,然後他們就看到沼澤中騰起無邊無際的黑色蚊蟲,個個都有手指頭大小,蜂擁撲來。

雷星峰驚訝道:「我勒個擦的!這麼兇殘的蟲子!」

瞬間,每個人都毛骨悚然,有人大叫道:「沒事的,只要將印力擴散開來,那些蟲子就飛不進來。」

雷星峰等人語言擴散開自己的印力,瞬間,就將無數飛舞的蚊蟲擋在外面,雷星峰皺眉道:「輪流來吧,一個人的印力就足夠抵擋了。」

金大亞道:「我先來!」

印力擴散,形成一個空間,儘管蚊蟲看上去和噁心人,但是遇上九環真人的印力,它們就毫無辦法了,只能圍繞著木棚飛舞。

蚊蟲一夜騷擾,雖然咬不到人,可是嗡嗡聲實在讓人煩亂,第二天清晨,大群的蚊蟲才消散在沼澤水面。

雷星峰道:「這玩意還真是煩人,搞得我修鍊都不安心。」

金大亞道:「嗯,這裡的確讓人不爽,估計也就這一次過來,以後若是沒有特殊情況,應該不會再來了。」

嗜虎道:「是啊,這蟲子怎麼這麼多,如果普通人進來,估計迅速就吸乾淨血,變成骷髏了。」

雷星峰想想昨天夜裡,這些小蟲子其實力道相當大,只是遇上的是印力,根本就沖不進來,低階修鍊者,如果靠著輪力的話,估計抵擋不了不多久,哪怕凝結輪力鎧也支撐不了多久,很快就會完蛋。

金大胖道:「這地方……唉!」他是有苦說不出,因為他沒法去採集,以他的體型,一旦落入水中,不會有第二結果,一定是一沉到底。

雷星峰笑道:「好了,走吧!」

金大亞背起金大胖,嗜虎突然道:「等一下,有人過來……呃,似乎是昨天那幫人!」

雷星峰抬頭望去,果然是昨天跑掉的六個九環真人,不過他們身後還跟著一個老頭,很快就落了下來,就聽湯河怪叫一聲:「啊哈!你們竟然還在,哈哈,哈哈哈!」

黑鳥突然冒出一句:「這人有病吧!」 雷星峰頓時被黑鳥逗笑了,他說道:「大概是有病,而且病得不輕。」

黑鳥又冒出一句:「該吃藥了!」

湯河的笑聲頓時卡在嗓子里,他咳嗽了幾聲,才算緩過氣來,他死死盯著雷星峰道:「小子,別得意,這次我可不會輕易饒你!」

吳剛說道:「師叔請!」

金大亞頓時緊張起來,他說道:「不好,他們請長輩來了!」

嗜虎也緊張起來,這裡的長輩,最少也是真君,都沒有想到對方竟然輸不起,才被搶走六百印環,就請長輩過來壓制,雷星峰冷笑一聲道:「沒事,他不敢出手!我們又不是流浪修鍊者!怕他個屁啊!」

在外世界,一般真君不會出現,就算出現也不會隨意出手,能夠來到這裡的真人,背後一定有真君,沒有真君的支持,是不可能進入外世界的,這點誰都知道。

湯河趾高氣揚的走到雷星峰身前,說道:「小子,把印環交出來,另外每人再掏二百個印環補償!」

雷星峰掏掏耳朵,說道:「哪來的蟲子叫?」

黑鳥一個忍不住,嘎嘎了幾聲,這大概就是他的笑聲了。

湯河臉色頓時就青了,他說道:「小子,過來見見我家長輩!」

雷星峰才不在乎,他說道:「是你家長輩,又不是我家長輩,我幹嘛要見他,真是奇了怪了,你果然有病!」

黑鳥道:「還病得不輕!嘎!」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