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大約二十二息的時間,前方陡然亮起一團火焰。

「左數第三條水道,衝進去!」火焰乍起乍滅,隨之而來的卻是木易的聲音,而雲殊也借著這一閃而過的火焰,看清了第三條水道的所在。

等到木易與青衣人衝進水道后,雲殊也緊隨其後,衝進了水道之中。

只是,這一次卻與剛才不同。

方才進入的坑道,空空蕩蕩,並沒有水流,而這一次進入的水道,卻是蓄滿了河水,雲殊整個人都完全泡在了冰涼的河水中。

「莫非木易是要害我?」雲殊心中自然而然的升起這個念頭。

在這四面封閉的地下暗河中,一不小心,以他的實力也沒有生還的機會,他不敢大意,正準備退回方才的水道,就聽身後傳來一聲轟響。

「轟!」

隨著轟響,一股大力傳來,雲殊整個人猛的被河水裹挾,朝著黑暗不可知的前方衝去。

「糟糕!」雲殊心中暗驚。

只是,此時無論他怎麼動彈,都不能讓自己停下來,只能隨波逐流,飄向不可知的方向。

不過,身後這股大力,來得快去得也快。

三息之後,水流漸漸平緩下來,雲殊發現,這裡的河水竟然淺了許多,只沒到他的腰部左右。

咔!

一聲輕響,黑暗中再次燃起一團火焰,火焰中露出木易的面容。

「蘇先生,快抓緊這裡的藤蔓!」木易沒有廢話,直接說道。


雲殊見到木易還在身邊,心中頓時一松,也沒有多問什麼,就將一根藤蔓牢牢抓住。

「轟!」

一聲轟響傳來,身下的水流驟然湍急,若非雲殊抓住了上方的藤蔓,恐怕早就被這湍急的水流捲入不可知的所在。

三四息之後,水流又平緩下來。

「好了,現在我們有半柱香的時間休息,半柱香之後,我們將回到原來的坑道之中,蘇兄弟有什麼想問的,都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問我!」木易知道雲殊心中必定有著很多疑惑,笑著說道。

「通過地下暗河水位變化的時間差,找到可以通行的時機,如此玄妙莫測的手段,真不知你們木家是如何掌握的!」讓木易驚訝的是,雲殊竟然一語道出水道同行關鍵。

沒錯,這正是水道通行的關鍵,正是暗河水位變化的時間差。

這個世界的其他人或許對這個不是太清楚,也不感興趣,不過雲殊前世卻是見多識廣,知道些許,因此很快就明白了過來。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雲殊道破其中關鍵,明顯讓木易對他刮目相看,就連那一直默不作聲的青衣人也驚訝的看了雲殊一眼。

我在武俠大陸撿屬性 !」木易點了點頭,繼續說道:「家祖之前本是一個籍籍無名的普通武者,有一次誤入這暗河水道,僥倖逃生,后經過十多年時間的研究,方才找到這安全的通行方法,我木家之所以崛起,也正是因這水道之利!」


「原來如此!」雲殊恍然。

至於水道帶來豐厚利益,能讓一個家族崛起,雲殊到並不吃驚。

對一些身份見不得光的人,能有一個安全的出城通道,花費再大的代價,恐怕都願意,就像他這樣。

「只是,經此一事,這條水道,怕是也要廢棄了!」木易輕嘆一聲,說道。


木易早在準備將破障丹運出集雲城的時候,對這個結果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不過他雖有些遺憾,但卻並不後悔。

憑藉暗河水道,木家在石澗城中有了一定的地位,再加上陸續收購的一些店鋪,用來自給自足不成問題,可最多也就這樣了,再想進一步卻是千難萬難。

可是木易卻不甘心,他想要將木家變成十三家族這樣的常駐家族。

十三常駐家族,與普通家族完全是兩個層次的存在,石澗城中所有的資源,幾乎都掌握在這十三家族手中,那些才是家族立足的根本。

而要達成這個目標,唯一的希望就落在了破障丹身上。

他早就聯繫好了一位大家族的嫡系子弟,只要將破障丹獻上,對方就允諾,讓木家成為其中一座屬城的常駐家族。

這是木家興盛的唯一道路!


雲殊明白木易話中的意思,他沉默了下來,沒再說話。

若非有著利益之爭,雲殊倒真有些佩服木易的勇氣,這種孤注一擲的勇氣,不是普通人所能擁有的。

只是,他也有為之拼搏的目標。

早晚大半個月踏入劍氣九層境界,看起來無關緊要,可是雲殊卻知道,這真的很重要。

想一想他如今面對的敵人,雲殊對於實力就越發迫切。

千山堡,石頭堡,以及那雄霸上黨域的八姓之一上黨氏,這每一家都如同一把鋒利的劍懸在他的頭上,只有當他突破到劍師境界,他才能否稍稍喘一口氣。

如果能早大半個月踏入劍師境界,他或許就多一線生機。

因此,他絕不會放棄對破障丹的爭奪!

「不說這個了!」木易輕輕一笑,轉過話題提醒道:「蘇兄弟,等會兒我們再像之前那般,走過兩次坑道,就能出得石澗城。只不過,這水道具體的通過方法,別人雖不清楚,可是水道終點,他們卻能夠找到,所以到時候會面臨一場硬戰!」

水道的進出方法非常玄妙,需要計算時間的特別方法,所以外人很難知曉,可是出口卻只有一個,那些通過木家渠道出城的人,也都知道出口所在,因此那裡並非什麼秘密。

頓了頓,木易又繼續說道:「而到時,蘇兄弟你只管自己逃走,剩下的交給我們就行!」

雲殊表面點頭,心中卻是冷笑。

木易的心思,他如何不明白,只不過讓他當出頭鳥,儘可能多的為他們引開堵門的強者,到時候他們面臨的壓力就會小上很多。

可是他卻沒有點破,這也正是他的打算。

到時候,只要他能將追過來的追兵全部殺死,再悄悄返回來,究竟躲在暗處,靜等最佳的奪丹時機,如此好事,他為何要拒絕?

「既然如此,那蘇兄弟就做好準備吧!」說完這話,木易點了點頭,沒再多說什麼,黑暗封閉的環境再次變得寂靜了起來。

因為走過一次坑道,有些熟悉,因此後面兩次沒有什麼波折,雲殊與米易三人順利來到了出口所在。

果然,如同木易所料,剛剛離開出口,雲殊就看到一群大約十幾個人正堵在前方,見到他們出來,這些人眼睛都是一亮。

「木易,交出破障丹,我們或可饒你一命!」立馬就有一人大聲喝道。

「咦,那小子是誰,怎麼以前沒有見過?」也有人對雲殊的出現感到驚訝。

「一個劍氣八層的小子,沒什麼要緊的!」

「不,木家這麼重要的行動,偏偏帶上這個小子,肯定有什麼其他的打算,我看還是因為小心一點!」

有幾個人對著雲殊指點起來。

見此,木易眼中一絲得色一閃而逝,他低聲對雲殊說道:「蘇兄弟,你現在直接逃吧,剩下的交給我們就行!」

雲殊嘴角帶著一絲冷笑,沒有說話,只是腳步一點,身形如飛般朝著外面疾馳而去。

「那個小子要跑,攔住他!」雲殊這一動,立馬就有人嚷道。

隨即,四個人也身形如電,朝著雲殊攔截過來。

「三個劍氣八層境界,一個劍氣九層境界,倒也算看得起我!」剛剛靠近,雲殊就通過精神感知查探到了對方四人的具體實力。

眼前就要被這四人攔住,雲殊突然斜斜跨出一步,間隙之間竟然突破了對方的封鎖,出現在了對方身後。

這自然是雲殊不久之前方才領悟的無定步法!

所有人都被雲殊這精妙之極的一步驚了一下,倒是那四位攔截雲殊的強者先反應過來,轉過身再次急速朝雲殊追去。

很快,五個人影漸行漸遠,消失在視野之中。

「好精妙的步法,這蘇雲果然有些本事!」木易也是有些吃驚,他自忖就算是自己,在步法方面,恐怕也及不上雲殊,只不過,此刻雲殊的實力越強,對他的幫助也就越大,他到沒有多少擔心,反而有些高興。

眼睛一轉,木易看向堵在前方的人群。

去掉離開的四人,還有十一人堵在那裡,十一人中,五位劍氣九層強者,六位劍氣八層強者。

「還是有些棘手,要是能再少幾人,我的把握也就大的多了!」木易眉頭一皺,繼而又舒展開來,他笑看著那十一人說道:「你們就不擔心,我將東西交給了我蘇兄弟?我這位蘇兄弟的實力,你們也看到了,剛剛那四人,恐怕不一定能夠攔住他吧!」

木易深知虛實之道,如果他咬定破障丹就在雲殊身上,恐怕對方反而不相信,這樣反問似的說出來,反倒可信度更高。

「這……」果然,立馬就有幾人臉色一變。

方才雲殊的步法他們也看到了,的確精妙無比,還真有可能被他逃走。

就在對方這一猶豫之間,木易悍然出招!

他並沒有寄希望於對方會再分出幾人去追雲殊,而是等待這樣一個機會,一個讓他抓住先機的機會!

……

以雲殊的速度,若是真心想走,後面那四位劍氣**層強者根本就不可能追上他,不過他還想著那枚破障丹,因此逃出兩里距離之後,就陡然轉身,朝著後面追來的幾人迎了上去。

「嗯?」

見到雲殊反身殺來,當先那位劍氣九層強者不喜反驚。

他的修為能到劍氣九層境界,心智也並不笨,雲殊如今想要逃走他們根本阻攔不住,但是雲殊卻沒有走,而是反身殺來,這其中必然有著別人不知道的隱藏實力。

而最糟糕的是,由於為了趕上雲殊,他全力之下,已經與另外三人拉開了一段距離,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匯聚到一起,合擊雲殊。

「既然如此,那就戰吧!」此人倒也有些決斷。

呲!

一道火光從他瞳孔之中滑過,體內劍火瞬間引爆,感受著體內強大的力量,他心中也自信了許多,揮劍就朝雲殊斬了過去。

「蝕火九劍!」

長劍斬至半空,一股暴烈的氣勢席捲開來,如火升騰。

「有點意思!」雲殊感受著那透體而來的暴烈氣勢,心中微贊,繼而又搖了搖頭,說道:「可也僅此而已!」

雲殊聲音雖小,卻被那劍氣九層強者聽得清楚。

「狂妄!」那人心中大怒,他已經使出最強勢力,卻沒想到被雲殊如此奚落,憤怒之下,蝕火九劍威勢再增三分。

雲殊搖了搖頭,卻沒多做解釋。

眼前這位劍氣九層強者,實力或許比一般劍氣九層強者厲害不少,可還未達到雲清亭的程度。以他如今的實力,就算是面對雲清亭、石鐵柱、千冷之流,也能一招擊殺,何況是眼前這人?

無定十三劍之第三劍!

雲殊右手自胸前一抹,漆黑如墨的泣血頓時出現在他的手中,他也沒有引爆體內劍火,無定十三劍瞬時就使了出來。

四道漆黑劍影如夢如幻,瞬間劃過!

不過,憑藉無定十三劍最多只能與對方打成平手,雲殊可沒有時間耽擱下去。

腳下斜斜一跨,無定步法也隨之邁出。

一時之間,雲殊一化為二,兩個人影,八道劍光,交錯而過,再然後,屍體墜地,那位劍氣九層強者瞬間身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