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吃點復血丹,再擦點藥酒就好了。”雲蕭蕭輕輕撫摸着冷毅的額頭。忽然,她的目光落在冷毅手中的龍鱗片上。“小毅!這是什麼東西?”

“哦!這是我偶然撿到的,從一個怪物身上掉落下來的。”冷毅笑着答道。他把龍鱗遞給雲蕭蕭:“如果你喜歡的話,我就把它送給姐姐。”

雲蕭蕭接過龍鱗仔細看了看,撫摸了一下冷毅的小臉蛋笑着答道:“這好像是從高階魔獸身上掉下來的東西,這東西可以破比它級別低的聖光護防。剛纔那禽獸身上的紫色聖光,就是被它給破了。”

雲蕭蕭端詳了好一陣子,將龍鱗還給冷毅:“小毅!這是一件不錯的寶貝,姐姐有聖光護體,用不着,你留着的用處會更大一些。”說罷,她引動體內黯淡的聖光,從右手腕的儲備鐲中取出一個黑色戒指。

只見她將戒指套在了冷毅左手的無名指上:“小毅!這是一個儲備戒,是不需要引動聖光便能儲備物品的儲備戒。空間不是很大,但很方便,裏面有一些藥品、乾糧、衣服,在啓動儲備戒時,你只需要想一想姐姐的樣子,便可隨意將物品收納或取出。雖然空間不是很大,但我想,對你還是有很大幫助的。”

冷毅好奇地打量着儲備戒指,閉上眼睛,想了想姐姐的樣子,然後對着龍鱗喊了聲:“收!”果真龍鱗不見了。


雲蕭蕭又在儲備戒的兩側捏了捏。戒指表面散發出一陣金燦燦的光芒,光芒像投影儀一樣,立即顯現出裏面所存的物品。她隨即取了幾個藥瓶和衣服。“來!把復血丹吃了,休息一晚,你的傷就完全好了。”

雲蕭蕭將一個玉瓶擰開,從裏面倒出一顆黑色丹丸,輕輕地塞到了冷毅的嘴裏。

一股暖流迅速從心間升起,冷毅倍覺神清氣爽。見冷毅開心地笑了,雲蕭蕭也將一顆丹丸塞進了嘴裏,不一會兒,臉色便紅潤起來。

“來!”雲蕭蕭又將另一個玉瓶擰開,遞到冷毅面前:“小毅!幫姐姐擦些藥酒。”說罷撅了一下嘴巴示意冷毅幫她把酒藥倒在身上。

冷毅倒了一些藥酒在姐姐的胸前,輕輕地幫她按摩了好一陣,見胸前的於血漸漸散去,這才放心地收了手。

雲蕭蕭靜靜地望着冷毅幼稚的臉寵,心裏忽然升起一股憐愛之情,她忍不住在他的小臉蛋上親了一口。

酒藥塗畢,雲蕭蕭將衣服穿好。忽然,她伸出右手用力在自己的中指上咬了一口,瞬間,滲出一滴殷紅的鮮血。她一把抓住冷毅的右手,將鮮血滴在了冷毅的儲備戒指上。然後,暗運體內聖光,在藍色聖光的照耀下,殷紅的鮮血緩緩地滲入了儲備戒指當中,最後在表面形成一顆如露珠一般血紅剔透的細珠,牢牢地鑲嵌在儲備戒指上。

雲蕭蕭輕鬆一笑:“好了!姐姐在你的儲備戒指上留下了我的血印,以後我無論走到哪裏,只要還活着,儲備戒上就會有我的靈魂印記,血印的顏色是紅的,則說明我還活得好好的,如果變成黑色的,那就情況不妙了。等你有一天成了一個聖光強者的時候,你甚至能夠用靈識,探搜出姐姐具體存在的位置了。”

說到這,雲蕭蕭的神情也黯淡下來,變得有些沮喪。一是因爲冷毅體內根本就沒有聖光,她說這話,無疑是給小毅徒增傷感;二是因爲自己還不具備靈識探索的能力,離這個層次也還遠着。

雲蕭蕭輕輕嘆了一口氣,手掌落在冷毅的小腦袋上,自言自語道:“看來,姐姐是要努力修煉了。”

冷毅知道姐姐仍在爲剛纔不能保護自己而心存愧疚。想到此,他氣憤地站了起來,走到中年男子身旁,在他的屍體上猛踢了兩腳。“禽獸!畜生!都怪你惹姐姐生氣了。” 忽聽“突”的一聲,冷毅只覺腳趾有些隱隱作痛。他低頭一看,中年男子的手腕上有一對黑乎乎的東西,像是鐵做的。

冷毅好奇地蹲下了身子,“姐姐!快來看,這是什麼東西?”

雲蕭蕭走到跟前一瞧,興奮地叫了起來:“是玄鐵護腕,屬於聖光武士階層的高階首飾,它可以一物兩用,即可以當儲備手鐲,又可用作防護,有效保護手腕部分。”

聽到這,冷毅興奮地將中年男子手上的一對黑色玄鐵護腕取了下來,戴在了自己手上,做了一個格鬥的姿勢,喊了聲:“哈!”

雲蕭蕭“撲哧”一笑,用蘭花手一指冷毅的小腦袋。“小屁孩!是不是又想打架了。”話剛說完,忽見,雲蕭蕭的臉色一疑,“咦!這是什麼?”目光落在那對黑色玄鐵護腕上。

這時,冷毅也發現了護腕的奇異之處。那黑乎乎的玄鐵護腕,看上去平淡淡無奇,可仔細一瞧,護腕的平面每隔個幾秒,便會顯現出一隻血紅的狼頭,看上去很恐怖。看來這隻護腕來歷不簡單。雲蕭蕭心中總覺得看着有些不舒服,大概是因爲那隻血紅狼頭的緣故吧。太噁心了。

不過,她見冷毅喜歡,只好勉強露出笑臉:“也好!有了這玩意,以後你又多了一件防身的寶貝。”

不去多想了,明天還要去冰峽谷抓冰蟲呢。雲蕭蕭欠了欠身子,打了個哈欠。“好了!小毅,姐姐要睡覺了。來,你就躺在姐姐的懷中睡吧,這樣不會冷,我有聖光護體,這點冰寒受得住。”

“姐姐!我不怕冷。”冷毅堅定地答道。

“好了,臭小子!姐姐又不是別人,還會把你吃了?別逞強了。”說罷,雲蕭蕭一把將冷毅攬在了懷中。冷毅只是嘟了嘟嘴,倒在了姐姐的懷中,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臉。

清晨,茫茫雪路中一個看上去只有十六歲左右的少女牽着一個八歲小男孩的手往冰峽谷走去。這在魔獸出沒的冰天雪原是難得一見的一幕。

別說是兩個孩子,就算是常年活動在冰天雪原的傭兵們,也極少有人會落單行走在這險惡之地。

當然,雲蕭蕭是一個例外。不僅僅因爲她是一個六級聖光武士,更多的是她體內繼承了父親的勇猛和剛毅。在她的腦海裏,從來就沒有過害怕兩個字。

“小毅!看!前面是什麼。”

“冰峽谷到了?”冷毅驚訝地瞪大了小眼睛,顯然被眼前壯觀的景象所震憾。

順着雲蕭蕭手指的方向望去,展現在兩人眼前的是一個晶瑩剔透的冰晶世界。厚厚的積雪壓在低矮的樹枝上,像是長了一層茸茸的白毛,在樹葉的邊緣,那欲化未化的積雪,形成晶瑩欲滴的冰棱,高高低低像風鈴。

峽谷中的溪流像是被魔法師施了魔法,瞬間凝固,那水欲流未流。崖壁上突兀的石塊, 梨花薄似風過境 ,下面便是萬丈深淵,稍不小心,跌落下去便是粉身碎骨。

“小毅!抓緊姐姐的手,穿過這條冰棱路,就到峽谷的中心了。”

兩人就這樣緊緊地握着,目光死死地盯着腳下的路,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向前走着。前方的峽谷越來越近,兩人的心像緊崩的弦,手心、額頭都滲出了細微的汗珠,生怕一個不留神,便掉了下去。

還有十丈、八丈、五丈……雲蕭蕭只覺冷毅的小手越來越溼滑,“小毅!千萬別鬆手啊!”雲蕭蕭心裏暗祈禱。

正當她牽掛之際,忽聽“啪!”的一聲,冷毅腳底一滑,整個身子猛然往下一墜。

“小毅!……”雲蕭蕭體內藍光一涌,用盡全身力氣,緊緊地握住了冷毅的手。

此時的冷毅像一個鐘擺一樣,懸在峭壁上。雲蕭蕭慢慢地彎下身子,另一隻手也抓在了冷毅的手腕上。

只見她銀牙一咬,喊了聲“起!”,一股巨大的力量,將冷毅提了起來。

“好險啊!”冷毅站在只有一尺寬的冰棱路上,驚魂未定。

兩人驚出了一聲冷汗,眉頭皺得比先前跟緊了。“一步、兩步……小毅,跳!”雲蕭蕭拽着冷毅的小手,猛地,一大步跳了過去。

“謝天謝天,總算到了。”雲蕭蕭望着天空,雙手合十作了個祈禱的動作。

“姐姐!那是什麼?”順着冷毅手指的方向,只見崖壁上一隻拳頭大的白色甲蟲,一張一合地鼓動着一對長長的鉗子,正“哧!哧!哧!”地吃着冰塊。

“是冰蟲!”雲蕭蕭臉上露出了喜悅之色。她彎下身子,用手在冰蟲的兩側輕輕捏了捏,正要將那小傢伙收進儲備鐲中。豈料,“哧!”的一聲,從冰蟲的屁股處噴出一團橙色火焰。

好在雲蕭蕭迅速縮了回來,纔沒被燙傷。

雲蕭蕭娥眉微蹙,有些生氣地罵了句:“小傢伙!看你還調皮。”說罷,凝聚體內聖光,喊了聲“流雲拳,碎!”一拳打了過去,一陣勁風落在了冰蟲的甲殼上。

冰蟲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哈哈!終於搞定。來!小毅收好。”

冷毅正準備將小手伸了過去,忽然,奇怪的一幕出現了:瞬間從冰層和積雪中,鑽出上百隻冰蟲來,那些冰蟲,張揚着額前一對鋒利的鉗子,向冷毅襲來。

眼見上百對鉗子就要落在冷毅那弱小的身子上了,忽聽“當!”的一聲,一道劍芒向那冰蟲削去。

雲蕭蕭將冷毅一把拽了過來,擋在了他的身前,對着冰蟲再次揚起了劍:“流雲劍,殺!”凌空一道藍色光芒劃過,形成一個漂亮的弧度。伴隨着強大的氣流,向那冰蟲削去。

只聽“突!突!突!”數聲,十來只冰蟲的鉗子掉落在地,接緊着一動不動。

“小毅!我們發了。”雲蕭蕭興奮地叫了起來。

話音剛落,忽見數百隻冰蟲聚集在一塊兒,形成一個方陣,一排排,非常整齊。冰蟲通體發出幽幽的橙光。

雲蕭蕭先是愣,可很快臉色陰沉下來,大叫一聲:“不好!小傢伙會結陣。”立馬凝取體內聖光,雙手結印,由頭至腳劃了一道藍色光痕,身體的表面即刻形成了一層蛛網狀的防護罩。

這時,冰蟲已經結好陣,一隻黑色冰蟲,體內散發出幽幽的黃光,站在方陣的最前方,看來這是一隻冰蟲王。

只見冰蟲王“哧”的一聲,擡起左邊一隻腳,往地上一跺,閃出一道橙色聖光。所有冰蟲,似乎接到命令,不約而同地將左腳跺了下去,剎時“轟”的一聲巨響,一股強大的勁風夾着冰雪席捲而來,一下將雲蕭蕭和冷毅蓋在了厚厚的積雪中。

雲蕭蕭立即起身扒開了積雪,一手將冷毅扶了起來。“小毅!你先到一邊去。快!”說罷,她再次凝聚體內聖光,揮舞着手中的利劍,向前衝去。“流雲劍,破!”

一道藍色劍芒,從冰蟲上方劃過,猶如電光一般“咻”地一聲,劈在冰蟲的方陣上方,眼前整齊的方陣將被劍芒劃破。

就在劍芒即將落下的瞬間,冰蟲方陣,整齊地踏出了第二腳,“轟”的一聲巨響,一道橙色氣旋,如巨浪一般掀了過來,只聽“蓬!”地一聲,打在雲蕭蕭身上,將她震出三丈開外。

雲蕭蕭一抹嘴角的鮮血,眼神中滿是憤怒和不服,甩頭一吼:“拼了!”

只見她一個挺身,站了起來,雙手持劍,橫眉向前,一股暗勁從丹田處緩緩升起,如急流一般流向指間,最後,涌向劍鋒,形成一道道藍色光環。

“流雲劍,第二式,烏雲追月,破!”雲蕭蕭一聲怒吼,攜着一道深藍色聖光劍芒疾速向前衝去。

伴隨着冰蟲王左腳落下,冰蟲方陣,再次閃出一道橙光,與雲蕭蕭的藍色聖光劍芒疾速相撞,只聽“蓬!”地一聲,冰蟲方陣被打亂,數百隻冰蟲,被巨大的衝擊波震飛,冰蟲屍體落了一地。

與此同時,雲蕭蕭也“啊!”地一聲,被震飛四五米遠,倒在雪地上,捂着胸口中,痛苦地**。

“姐姐!”冷毅臉色驚慌地跑了過去,將雲蕭蕭扶了起來。“姐姐!你沒事吧。”

雲蕭蕭一抹嘴角的鮮血,露出笑容:“沒事!還能挺住。”說罷,兩眼一黑,昏了過去。

“姐姐!……姐姐……你怎麼啦!快醒醒!”冷毅抱着雲蕭蕭柔軟的身子忍不住哭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雲蕭蕭緩緩睜開眼睛,笑道:“沒事!這次消耗了不少鬥氣,還好留了一絲聖光護體,沒受重傷。吃顆回氣丹就好了。”

說罷,她引動體內聖光,從儲備鐲中取出一顆回氣丹,往嘴裏一丟,伴隨着一陣清香入嘴,不一會兒,臉上便恢復了紅潤的氣色。

“快撿冰蟲!”望着滿地的冰蟲屍體,雲蕭蕭吩咐道。

見滿地的冰蟲屍體,冷毅興奮地彎下了腰,準備將它們一一收入儲備指戒當中。

“住手!這裏的東西,誰也不能撿。”陡然間,從冷毅的身後卻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 雲蕭蕭和冷毅同時回頭一望,只見一個身着黑色長袍的年輕男子雙手交叉在胸前,冷冷地望着眼前的少女和男童。

“爲什麼?”冷毅揚起下巴,不解地問道。


“爲什麼?我需要和一個小屁孩解釋嗎?”年輕男子冷冷地答道。

雲蕭蕭握緊了手中的玄鐵劍,她非常清楚,在冰天雪原這個魔獸出沒的地方,常常會有傭兵爲了魔獸的晶核而爭得頭破血流,打架殺人的事常有發生。

“大哥!這些冰蟲都歸你。我們只要抓十隻回去就好了。”儘管雲蕭蕭不清楚眼前男子的實力,但以她現在的狀況,沒必要也沒資本去得罪任何人。

“不行!一個也不行。”此時,一個女子從男子身後的一塊冰石旁鑽了出來。

只見女子身着紅色長袍,嘴上塗着鮮紅的口紅,看上去不過二十來歲。女子屁股一扭,搖了搖還算不錯的腰身,雙手依在男子肩膀上,撒嬌道:“哦!漢克,我們抓了一大早的魔獸,好不容易纔發現幾隻該死的冰蟲,本想抓幾隻來當寵物養,結果全給他們打死了。你說,他們是不是很討厭。”

男子點了點頭,並沒有作聲。

女子有些生氣地擰了一下男子的耳朵,“喂!漢克!我和你說話,你到底有沒有聽到?別忘了,你是我父親手下的一個打手而已。”

名叫漢克的男子低下了頭,小聲應了聲:“大小姐!我會幫你出這口氣的。”

說罷,他狠狠地瞪了冷毅一眼,吼道:“喂!小鬼!快把冰蟲放下。這是我們家大小姐先發現的。你們一個也不能帶走。”

冷毅憤怒地朝叫漢克的男子瞪了一眼,伸手將兩隻冰蟲撿了起來。

“找死!”漢克一個箭步上前,一腳將冷毅踹倒在地。雲蕭蕭揚起重劍“咻”地一聲,朝漢子刺去。

漢克一個轉身,重重地向前拍出一掌,不偏不倚落在雲蕭蕭的肩頭,雲蕭蕭一個踉蹌向後退了幾米,險些跌倒在地。

此時,漢克已凝聚體內聖光,調動鬥氣,渾身閃爍着熒熒的紫光,不一會兒,在他身體的表面便結了一層細細的蛛網狀的紫色防護網。

紫色聖光?七級聖光武士?哦!和山洞中被小毅殺死的那禽獸同一個級別。雲蕭蕭心中暗暗叫苦,看來,自己這點本事還真心不能獨自來魔獸出沒的冰天雪原闖。父親說得沒錯,她還是一個孩子。

心中雖有些悔意,不過雲蕭蕭清楚,後悔和抱怨是於事無補的,只見她暗聚體內聖光,調動體內那微落的鬥氣,勉強將鬥氣貫入指間。忽然,她的臉色一沉,怒目而瞪,道了聲:“流雲劍!衝!”旋即,端起劍身向前衝去。

漢克只是淡然一笑,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就在雲蕭蕭劍鋒即將落在漢克喉頭時,只見他身子一側,躲過劍鋒,彎下身子,用肩頭朝雲蕭蕭胸前狠狠地撞去“蠻牛開荒,去!”

“蓬”地一聲,雲蕭蕭被震飛四五米遠。漢克得意地笑道:“小妞!這苦是你自找的……”

話未說完,只聽“咻!”的一聲,漢克只覺背後一陣巨痛,他本能地反手一掌,向後擊打過去。“砰!”地一聲,一個小男孩被他一掌震飛。

倒在地上的冷毅正捂着胸,目光狠狠地盯着漢克。

“小毅!別和他鬥。算了我們不是他的對手。”雲蕭蕭關心地爬了起來。

“不行!冰蟲是姐姐打死的,誰也不能阻止我將他它們帶回去。”說罷,冷毅已爬了起來,緊緊地握着手中的龍鱗片,準備向那漢克身上砍殺而去。他絕對不能放棄冰蟲,他知道只有得到冰蟲自己纔有機會成爲一名強者,纔有機會一恥沉潭之恨,他要親手殺了穆拉神父。


漢克用手抹了抹後背的鮮血,驚訝地望着眼前這個只有八歲大的男孩。“我說呢!一個小屁孩能有多大本事?原來手中有法寶啊!看來,這寶貝是要易主了。”漢克一聲冷笑,朝冷毅走來,目光中流露出無限貪婪。

冷毅一咬牙,衝了上去……

“小毅不要……”雲蕭蕭話未說完,冷毅便衝到漢克身邊,對着他的身體一陣亂劃。漢克只是吼了聲“小鬼!來吧!”瞬即,以一個龍爪手便將冷毅的雙手緊緊地抓住。

龍鱗雖可破聖光防護,但畢竟冷毅只是個八歲的孩子,在鬥技和戰鬥經驗方面遠遠沒有漢克那麼老道。所以正面攻擊時,只要漢克稍加註意便能躲過他的攻擊。

眼見龍鱗即將得手,漢克心中一陣竊喜。正要伸手去奪冷毅手中的龍鱗,哪知冷毅忽然張口嘴巴,一口咬在了漢克的手臂處。漢克只覺隱隱作痛,憤怒之下,雙手一擲,將冷毅甩出了七八米遠。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