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風無言以對了,確實,修真者算是半個仙人了,說他們不是人還真沒說錯。

“柳風,來,咱們比劃比劃,我還真沒跟修真者打過,你們太神祕了。”一聽柳風是傳說中的修真者,莫鳴直接就眼冒綠光了!

“柳風,別理那個戰鬥狂,你還是好好休息一下準備鐵血三關吧。”風吹走很不客氣的打斷了莫鳴的話。

“不錯不錯,鐵血三關重要,柳風,等你考覈完畢一定要跟我打一場啊!”

“好的,沒問題。”柳風終於明白莫鳴是想跟自己打架而不是看上了自己,懸掛在半空的那顆粒心終於安全着陸了。

“柳風,既然你是修真者,我個人認爲你根本沒必要進行考覈了,不過規矩在這裏,而且,我覺得闖一闖鐵血三關對你還是有好處的,你有沒有什麼問題?”

“隨時都可以開始了。”柳風笑道,“不過,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當然,說。”

“難道滅妖特警組裏就沒有修真者嗎?”

“除了那次事件外,基本上就沒出現過修真者的蹤跡了,我們也知道他們是一羣特殊的人羣,而且他們也給了我們一個承諾,如果神州大地再次陷入毀滅的危機之際,他們一定會出現的,所以我們也沒去刻意尋找他們,當然,不怕你笑話,就算我們想找,也沒什麼可能找到你們的,是吧。”

“原來是這樣。”看來地球上的修真者還不清楚仙人和仙界的真相。

“鐵血三關已經準備好了,你需要準備一下嗎,什麼時候可以開始了?”

“剛纔喝了一杯好茶,現在正精神氣爽、精力充沛呢,隨時能接受考驗了。”

歐陽劍鋒不由豎起大拇指贊聲道:“好樣的,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我現在就通知下去,馬上就開始舉行鐵血三關的考驗,你先在旁邊坐一下,養足精神,很快就會準備好的,讓我們二組的成員什麼是修真者!莫鳴你這混小子可不許打擾柳風啊!”

說完,在一陣豪氣的笑聲中,歐陽劍鋒走出了比武場

шшш• ttκд n• ¢ o

“好小子,想當初我聽說要過鐵血三關的時候,緊張到站都站不住了,你倒還悠哉悠哉的,還喝什麼茶,真不知道你是根本沒把鐵血三關看在眼裏,還是不知道它到底是什麼!”莫鳴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望着柳風,不過,他倒是猜對了,柳風確實是什麼也不知道!所以無知者無畏嘛。

“哦,那你過了幾關啊?”

“我啊,只過了第二關,唉。”

“我直接放棄了,我可不喜歡打打殺殺的。”看到柳風望向自己,齊妙先回答了。

“好了,大家先別聊天了,讓柳風休息一下。”風吹走說完,首先走到一邊坐下,其他人也跟着過去了,“柳風哥哥,加油哦!輸了也不要緊的,我請你吃雪糕。”林蓉忽然轉過身來,作了個鬼臉,笑道。

聽了大家的話,柳風暗暗苦笑,看來鐵血三關真的不是什麼好玩的遊戲了!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的樣子,歐陽劍鋒和楊思梅再次出現在比武場了。

歐陽劍鋒直接走到柳風面前,神色嚴肅的說道:“柳風,我以滅妖特警組第二組組長身分再問你一次,你是否願意接受鐵血三關的考驗?並且至死不怨?在這我要告訴你,這是你最後一次反悔的機會,如果不願意,你儘管說出來沒關係,你只是少了一些權利而已,如果你要接受,就要有接受鐵與血的殘酷考驗!”

柳風站了起來,與歐陽劍鋒的目光相接觸,只覺歐陽劍鋒的眼光中充滿了鼓勵的意味。柳風堅定的說道:“我願意接受鐵血三關的考驗。”

“好樣的,我沒看錯你,上去比武場吧。”

柳風剛走到比武場中央,比武場上空立刻落下數十道激光,整個比武場就變成了一個大鳥籠。

“鐵血三關第一關——困獸之鬥!”隨着歐陽劍鋒的話音一落,柳風就感覺有三道激光柱消失了,緊跟着十隻流着口水的灰狼立刻撲了進來,接着激光立刻落下,真的是困獸之鬥了!

“柳風,你聽好了,這些可不是普通的狼,他們是妖狼,具備很強的攻擊力,而且,它們吃得飽飽的,不過我們給它們打了足以讓他們具備雙倍攻擊力的興奮劑,你小心了。”歐陽劍鋒提醒道。只有傻瓜才用餓狼去考驗人,你說是餓狼有攻擊力還是吃飽的狼有攻擊力啊!

竹馬男神在隔壁 ,柳風也不敢大意了,妖獸不比普通野獸,他是見識過妖獸的厲害的。

“嗚……嗷……”吃得飽飽得又被打了興奮劑的妖狼紅着眼睛看着柳風,發出一聲聲獸嚎。

看着已經把自己包圍起來的那十頭對自己虎視眈眈的、巨大的、露出猙獰恐怖的牙齒的、眼睛已經通紅了的巨狼,柳風立刻運轉劍氣護住全身,但是,他顯然有點小看那羣妖狼了,只是十幾秒種,僅僅是十幾秒種,柳風的衣服已經變爲破布了,身上條條血痕讓人看了觸目驚心。

險險避過一頭狼的攻擊,但是柳風似乎忘記他面對的是十頭妖狼,情急之下柳風雙手中指連彈,四道指劍碎空出擊,可惜,他似乎忘記了他面對的是妖狼,只見那四隻攻向柳風的妖狼眼中紅光一閃,身體便作了一個不可思議也是絕對不可能的扭曲,四道指劍幾乎是貼着妖狼的身體而過,“妖閉空間!” 狹陸相逢挽挽勝 ,一個躲閃不及,於是,他身上又添加了三道血痕。

痛!這是柳風現在最強烈的感覺。

忽然,柳風猛然停下腳步,靜立着!


柳風不動,那十頭妖狼亦驟然不動。

柳風只感覺到身體傳來的陣陣灼痛感覺,柳風的血沸騰了,心在咆哮,不知不覺中,他的眼睛竟然變成和妖狼的一樣了,像要滴出血一樣的血紅色的眼神充滿着必死的決心,只聽柳風一聲暴喝:“來吧!畜生!”

身體的疼痛刺激着柳風,而被妖狼擊傷更是一種恥辱,他流着高貴的鳳凰的血液,竟然被這種低級妖狼擊傷,不可原諒,絕對不可原諒,終於,在肉體的痛覺和心裏的憤怒下,柳風的妖性發作了,妖性戰勝了理智,他的最後一絲理智只能勉強控制不露出妖氣來。

此時的柳風已經完全被妖性控制住了,他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把眼前的妖狼全部殺絕,就算是拼個同歸於盡,也絕不退縮逃避,雙目中遂流露出一種近乎瘋狂的懾人眼神,渾身上下散發的殺氣讓人不寒而慄。

柳風正前方的妖狼與柳風異樣眼神一觸,瞳孔立時收縮,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剛纔還兇殘異常的妖狼與柳風對視後,竟然像是老鼠見了貓一樣,頓時將整個身軀縮成了一團,頭平貼着地面,身軀還微微的顫抖着。那是一種不由自主的畏懼,來自本能中最深的恐懼,以及一種臣服,絕不敢起異心的的強烈感覺!柳風雙目冷冷掃過剩下的九隻妖狼,跟第一隻一樣,所有妖狼都慢慢後退了。

動物有一種判斷對手的本能,柳風身上所散發出的殺氣已經懾服了它們,一時間竟沒有一隻妖狼敢主動衝上來,只是伏在地上盯柳風,因爲另一種本能告訴它們:這個對手不會放過它們。

現在的柳風可不想和妖狼們玩大眼瞪小眼的遊戲的,也不管妖狼們能不能聽懂,“你們不來,我就上了。”說着,左手五指成爪,以迅雷不及掩身之勢,一爪插入一隻妖狼的天靈蓋,再一掄就把這條死狼的屍體當作鞭子掃了開來,旁邊兩隻躲避不及的妖狼被掃到了半空中,眼看是活不成了。

妖狼們雖然恐懼,但是狼就是狼,兇殘是它們的本性,它們自然不甘心束手待斃,在柳風展開攻擊的同時,三頭妖狼不約而同的同時向柳風發起了攻擊。柳風放棄了防禦,突然向前一躍,左手駢指而立,整個手掌上貫滿了金色的劍氣,這劍氣形成的手刀比真刀可要鋒利得多,在一瞬間手臂一振,三發手刀並列發出,一刀一個狼頭,三個狼頭一齊脫頸飛環,直衝上天,那叫個乾淨利落,比殺雞還快。

場上只剩下四頭妖狼了,柳風忽然笑了,笑得讓人看了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只見柳風雙手緊握成拳,拳頭微微泛着金光,猛得一聲大喝,四道金拳呼嘯而出,剩下的四頭妖狼的血肉在中拳的一剎那瞬間四散飛濺,骨頭更是不知道飛到哪裏去了。

結果了那十隻妖狼,柳風冷冷的站在那裏,任憑那熾熱的液體從臉上流過,慢慢的平復心中的妖性。

站在血於殘骸中間,聞着鮮血的腥臭,柳風終於明白什麼叫鐵與血了,也明白什麼叫戰鬥了!

戰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鐵血第一關是過去了,但是,鐵血第二關的對手,柳風是做夢也想不到的…… “剛纔發生什麼事了?我不是眼花了吧,要不就是放錯狼了,我怎麼看到妖狼在退縮!”莫鳴歪着頭一副懷疑的表情問旁邊的風吹走。

“我師傅跟我說過,不管是修煉武術還是進行其他修行,修煉到一定的境界,在因緣湊巧的突破了人體的極限之後,就將進入一種所謂超凡入聖的境地,就會產生一種勢,剛纔你不是眼花,狼也的確是妖狼,它們之所以退縮,是因爲柳風的勢,如果沒有楊大姐的結界的話,我們就可以體會到妖狼羣爲什麼會害怕了。”風吹走解釋道。

“勢?是不是我們通常說的高手的氣勢啊?”林蓉忽然插嘴道。

“不是,我們所說的高手所謂的氣勢是在戰鬥中,刻意的將自己的氣放出,已造成敵人的畏懼,跟這種突破身體的極限而形成的勢完全不是一個層次上的東西。”

“不會是書中說的那些王者之氣什麼的吧。”

“王者之氣?我看王八之氣還差不多!師傅跟我說過,當一個人修煉到具有勢的境界的時候,他只要光是站在那裏,他的敵人自己如果沒有勢相對抗的話,便會受到他的勢的影響,進而產生了類似他是無法打倒的感覺,宛如一座高山或是深潭擺在面前而無從下手,甚至未戰就已先敗了。”

“風老大,你說得會不會有點玄乎了啊。”莫鳴有點不敢相信,反而是一直滿臉殺氣的任天明,看向柳風的眼神變得熾熱起來了。

“妖狼的厲害,你我都領教過,你說說,就算是現在的你,能不能在幾分鐘內搞定十隻妖狼啊?”風吹走反問道。

“給我武器的話,別說十隻,二十隻也不在話下。”

“柳風有使用武器嗎?”

“切,他是修真者啊,修真者都是強得變態的,這是歐陽組長說的,所以,我們怎麼能跟他比呢。”莫鳴反駁道。

“好好好,你有理,跟你多說那是浪費口水,對了,剛纔誰說要跟柳風比劃比劃的啊。”

“別用激將法,不錯,我是戰鬥狂人,但我不是捱揍狂人,這種明知道是捱揍的架我還是去,那我就是傻子!”莫鳴大聲迴應道。


莫鳴和風吹走在一邊鬥嘴皮子,歐陽劍鋒心裏卻起了驚濤駭浪,五分鐘內殺掉十隻妖狼,自己雖然也可以做到,但是自己是經歷了無數次生與死的考驗的,而柳風,看他的戰鬥姿勢就知道絕對是菜鳥!想到這裏,歐陽劍鋒心裏越來越激動,這下可真讓他揀到寶了!

不管比武場外的人是怎麼想的,柳風心中的妖性已經慢慢平復了,過了一小會,緊閉的雙眼終於慢慢睜開了,微微帶點紫色瞳孔裏似乎多了點什麼,但是到底多了什麼呢,卻讓人很難說得上來,但是,柳風確實更剛纔不一樣了,聞着濃厚的血腥味,他感覺不到之前的噁心了,或許,這就是戰鬥帶給他的成長吧。

看到興奮過度的歐陽劍鋒,柳風問道:“我,過關了嗎?”

歐陽劍鋒平復了一下激動的心情,大聲道:“全部妖狼已經死了,你又全身而退,所以,我宣佈,柳風通過困獸之鬥關!”

“那我可以去休息下嗎?我累了,想明天繼續考覈。”柳風確實是累了,不是身體上的累,而是心靈上的累,今天畢竟是他第一次殺生,儘管對象是妖狼,但也是生命啊!

“不行!”歐陽劍鋒的回答讓人感到很意外,“除非你放棄接下來的考驗,否則的話,你必須一直站在比武場上,除非是你死了,或者是自動放棄考覈,這就是鐵血三關對你心性的考驗!”

“好吧,繼續第二關吧。”柳風沒有多廢話,傲然道。

柳風話音剛落,冰涼的清水立刻從天花板上噴射下來,沖洗着柳風身上的血跡和地上的血肉。“鐵血第二關,心性大考驗。”等柳風和地面都被沖洗乾淨了,歐陽劍鋒才沉聲道,而比武場下一半以上的人聽到這句話後,臉色都變得極其難看,難道第二關真的有那麼恐怖?

出乎柳風的意料,不,應該是讓柳風大跌眼睛,出現在他眼前的竟然是一隻母羊和一隻小羊羔,難道這就是第二關的對手,天啊,負責放妖獸的同志是不是喝高了啊!於是,柳風立刻把疑惑的眼神投向歐陽劍鋒,歐陽劍鋒沒有解釋什麼,站在那裏笑而不語。

就在柳風詫愣的時候,那隻小羊羔已經走到他面前了,小羊羔看到陌生的柳風,開始是害怕,慢慢的,出於好奇,它用身體輕輕碰了一下柳風,然後立刻跑到羊媽媽身後躲了起來,伸出半個小頭窺視柳風的反應,見柳風沒有動,小羊羔的膽子大了起來,慢慢開始圍繞着柳風轉了起來,還時不時的“咩,咩,咩”的叫喚着。

看着溫順可以的小羊羔,柳風實在是沒辦法下得了手,心性大考驗?難道滅妖特警需要的是冷血之人嗎!

“柳風,殺了那隻小羊羔!”

“柳風,殺了那隻小羊羔!”

“柳風,殺了那隻小羊羔!”

……

是歐陽劍鋒的聲音,歐陽劍鋒只說了一句,但是,那句話卻不停的在柳風耳邊播放,而且,那句話好象帶有什麼魔力似,柳風竟然慢慢舉起了右手,五指成爪……


“柳風,殺了那隻小羊羔!”當耳邊再次響起那句話的時候,柳風徹底迷失了自己,“啊!”一聲暴喝,他的右手瞬間插入羊羔的天靈蓋,羊羔微弱的**和母羊的悲鳴喚醒了柳風的神智,看着手上的鮮血,回想着小羊羔剛纔那活蹦亂跳的樣子,鮮血的腥臭讓柳風感覺到陣陣噁心,只感覺到胃在收縮,“是誰,剛纔到底是在做手腳!”柳風怒吼道。

“是我。”歐陽劍鋒平靜的答道。

“爲什麼要那麼做,滅妖特警組要的是毫無血性的冷血動物嗎?那跟妖怪又有什麼區別!”柳風可不能像歐陽劍鋒那麼平靜。

歐陽劍鋒再次笑而不語。

就在柳風要再次質問的時候,讓人震撼的一幕發生了,那隻母羊圍繞着小羊羔的屍體哀鳴了好一會之後,竟然慢慢走向激光柱子,然後,一個衝刺,狠狠的撞向激光柱,一次,兩次,三次……撞到滿頭鮮血仍舊沒有停止。

“夠了。”柳風跑過去一把抱住母羊,“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不管母羊聽不聽得懂,柳風嘴裏一直說着“對不起”三個字。

看着柳風,母羊忽然像是瘋了一樣張口咬向他的臉,距離太近了,別說是普通人,就算是訓練有素的戰士,也根本反應不過來的,實在是太近了。但是,柳風身體裏流淌着鳳凰的血液,前面已經說過,動物有一種判斷對手的本能,它們的這種本能比人類的感知要敏銳得多了,所以,在母羊攻擊的的一瞬間,出於一種本能,柳風的身體已經開始暴退了,儘管他還沒能反應過來。柳風剛退幾步,只覺眼前一亮,一道白光一閃而過,等柳風停住身影,母羊已經倒在血泊中了,那雙充滿仇恨的眼睛,卻圓睜着盯着柳風。

剛纔發生的事情,寫出來雖然有好幾百字,其實只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從母羊假裝自殺到被激光擊殺,最多不超過一分鐘而已。


母羊和小羊羔的屍體被拉走了,柳風心中卻久久不能平靜,尤其是母羊臨死前的眼神,柳風很清楚想要忘記它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柳風沒有說話,比武場下面的更是鴉雀無聲,整個空間忽然陷入出一種讓人很不舒服寂靜之中。

“爲什麼,爲什麼要這麼做?”柳風首先打破了這個寂靜。

“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在戰鬥中,我們需要的是狠!而不需要什麼同情心。”歐陽劍鋒的兩句話乾淨利落。

“爲什麼要控制我殺那隻小羊!”

“身爲滅妖特警,首要任務就是絕對的服從上級,就算你的上級有錯,也要在執行完後再提出異議!這就是紀律,你明白嗎。”

“第二關就是要看我是不是肯乖乖的聽你們的話,做一隻聽話的狗?!”柳風嗤笑道。

歐陽劍鋒的城府有夠深的,柳風的嗤笑他當作完全沒聽到,“俗話說,狗逼急了會跳牆,兔子急了還會反咬人一口呢!羊是我們公認的最溫順的動物,但是你剛纔親身體會了它的計謀和攻擊力。羊都如此,你想想我們將要面對的妖怪!它們擁有比羊更強大的力量,更高的智商,如果你在對敵的時候還有今天的所謂仁慈的話,你害的將不僅僅是你一個人,還有你的戰友!因爲,在你們真正去戰鬥的時候,是沒有一隻激光槍在保護着你們的!”歐陽劍鋒正色道。

“……”柳風沉思不語。

“妖怪最擅長的就是僞裝,如果你還是那麼仁慈的話,如果你連對一隻羊羔都下不了手的話,在戰鬥的時候,就算你有再強大的力量,也有可能會成爲一個失敗者!戰鬥中的失敗者,只有死亡!戰鬥不是兒戲,戰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好好想想我所說的話吧。”

“……”歐陽劍鋒所說的每一個字柳風都聽得清清楚楚,但是要他霎時間真正接受歐陽劍鋒說的全部,他做不來,畢竟,他還是一個剛剛高中畢業的孩子而已,一個戰士,除了鮮血的洗禮,如果沒有真正經歷無情的戰鬥的話,永遠也不算真正成長了!

這次,整個空間寂靜了半個小時之後纔再次被柳風打破了,“那,第二關,我有沒有過呢?”

“你殺死小羊後並沒有立刻擊殺母羊,本來不算過的,但是,你卻在危機關頭能避開母羊的攻擊,而第二關的要求是‘全身而退’,所以,你過關了,但是,我還要忠告你一句,在對付妖怪的時候,是不需要什麼仁慈的,希望你能記住我這句話。”

“第三關呢!”柳風淡淡的說道。

“鐵血第三關,能力測試。”歐陽劍鋒剛說完,一個穿着豔麗的妙齡女子就出現在比武場上了,她一上場,柳風似乎就感覺到一股掩藏不住的靈秀之氣撲面迫來,細看眼前的女子,脖頸長秀柔美、皮膚幼滑白、黑色的雙眸顧盼生妍,有如放電,配以披肩的長髮,火紅的長髮綻放出一種狂野的美麗。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