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是一個頭上包了紗布的青年。”

“好了,我知道了,我過一會就過去。”

掛了電話,龍哥環視了一圈,在他面前站着老羅幾個人,龍哥的眉頭皺了一下,“張興,這董鵬帶來的現在人已經到了,怎麼辦?”

“要不然我讓他們出去躲幾天吧。”老羅面色變了一下。

“躲也不是辦法。”龍哥摸着自己的下巴,想了想,“下去看看吧,先聽他怎麼說,畢竟我張大宇混了這麼久了,又不是他們隨意能捏的。”

“要不然我多叫點兄弟們?”老羅在後面說。

但是張大宇卻一擺手,“不用了,我自己去。”

其實張大宇也有點不舒服,他曾經和董鵬混過,因爲家裏拆遷得了一些錢,做上了生意,雖然現在名頭是董鵬的手下,但是實則已經不是了。“

不過在這北區,董鵬真的不大好得罪呀。

自己的人想要保護沒那麼簡單,實在不行的話就聊一聊,大家坐在一起,把話說透了,聊開了就好了。

可是他說什麼都沒有想到董鵬根本就不給說話機會。

張大宇剛一到卡臺之後,董鵬直接用了命令的語氣說,“把昨晚那兩個女的給我帶過來,安排個房間給磊少弄爽了,這件事情就算結束了。”

張大宇的表情愣住了。

來的人實在太多了,但大部分的人都是站着的,就代表是手下,能坐下的人也不多。

想了一下之後的張大宇臉上換出了一絲油膩的表情,拿起了空杯,倒入了半杯酒,就對着董鵬說着,“鵬哥,這一次歡迎你過來,我先喝了,不過侯哥我聽說昨天的事兒就是一點小事,沒有必要這樣吧,那兩個女孩兒都是王牌,人挺難請的,這鵬哥能不能給小弟幾份面子呢?”

話一說完,場面一下子就尷尬了起來,還是在邊上董鵬的那個所謂的管家則是緩緩的站了起來。

他的態度已經很明確了,如果張大宇我不處理好這個事情,那麼就要動手了。

在邊上的張興心中不爽啊,活了這20多年,還被人女人用酒瓶在自己的頭上給開花了,這事說出去,自己還混不混了。

“這樣吧,鵬哥,我這一次就給大家賠罪,大家接下來一週的時間內在我們這裏是消費也好,還是管別的也好,全都不花錢。”

“賠罪,我他媽用你來賠罪?你算個什麼東西就在這裏和我吱吱嗚嗚的。”

張興立刻就站了起來,語氣之中充滿了憤怒,好像這張大宇不是在商量賠罪的事情,而是在罵他。

張大宇搞得自己一點面子都沒有,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深吸了一口氣。

他的面色也微微變了,自己被人騎在頭上這麼罵,當真我張大宇是一點面子都沒有的嗎? 想到這裏的張大宇剛想說些什麼,但是在邊上一直沒說話的張興的父親賈行玉就說話了,“小磊呀,話不能這麼多說說,我們不願意道歉就不願意道歉吧,但是我相信,董鵬老闆在這裏肯定能把這個事情給處理好的。”

說到這,賈行玉就把眼神看向了在邊上的董鵬,董鵬點了點頭,對着張大宇說,“聽到了嗎?磊少現在不願意道歉,你好好想想吧,你究竟應該怎麼辦。”

聽這話,張大宇就知道這事情沒有什麼商量的餘地了,但是他還有最後的一招,如果這招要是不行的話,那是真的沒有什麼用了。

“這個,現在我也沒什麼辦法呀,她們兩個人並不在夜總會之中,應該是休假了是吧?”

說着話,張大宇就把眼神看向了在邊上的老羅。

與此同時對着老羅擠了擠眼睛。

老羅當然明白這張大宇是什麼意思了,他就對着那些人說道,“哎呀,不好意思,今天是週日,週日就應該是他們休息的時間,我們也沒什麼辦法呀。”

說到這裏,老羅臉上露出了一絲尷尬。

“少給我整這什麼幺蛾子,你們現在跟着我一起去抓人去,我倒想看看他們有沒有休息。”

張興又站了起來,臉上流露出來的全都是憤恨,他明顯是不滿意於他們的態度。

而且他看出來了,張大宇心中究竟打的是一個什麼樣的主意?

張興拉起來張大宇和在邊上的老羅他們兩個人,向外面走着。

一邊走着張大宇一邊對着老羅使了一個眼色。

老羅當然知道張大宇是什麼意思,他在自己的手中按動着手機,他最近一個電話就是打給周彤的,這一個電話打過去之後他可以直接聯繫到周彤。

“對不起,我接個電話。”老羅按一下撥號鍵之後就把手機放到了耳邊。

“那個錢少啊,這一次你就先別過來了,給你定的那個位置已經給出去了,正在招待着張興賈少爺呢。”

電話接通了,那邊周彤說什麼老羅也沒聽清,他只能聽到自己耳邊傳來的風聲,還有一聲大罵,“我去你媽的。”


老羅便感覺自己的頭被人打了一下,跌倒在了一旁。

老羅剛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就看到張興把手指向前面,“就是那兩個**,給我抓住他們。”

而另外一邊的周彤正拿着手機,老羅心中嘀咕了一聲,壞了,這一下子,可是把自己都給搭進去了,完蛋了,這說什麼也解釋不清楚。

但是在這種情況之下,老羅心中想的很清楚。

“快跑。”他最後大聲的喊了一句,便被張興打倒在了地面之上。

而另外一邊的周彤和蔣玉看到這情況自然是向着外面跑的。

這些人烏泱泱的,誰知道他們要幹什麼。

她們兩個人正跑到外面的室外停車場的時候,被聽到後面傳來了一聲,“站着。”

這一聲就好像是一記重錘一樣,一下子就錘在蔣玉的心裏,他雙腿一軟啪嗒一下子帶着周彤兩個人倒在地面之上。

而後面立刻就十幾個人圍了上來,他們的力量和這十幾個年輕力壯的男子比起來差的還是太多了。


張興和他幾個朋友此時就跑到了這邊,指着周彤他們兩個人,“媽的,臭**跑啊,你們他媽再跑啊?媽的,告訴你們兩個今天你們誰也跑不了,不給你們制的服服帖帖的,老子就不姓賈。”

蔣玉哪見過這事,她見狀面色一變,周彤倒不是很怕,不過他也沒說什麼別的。

老羅走了過來看着這邊的情況,嘆了一口氣,知道他已經暴露了,跑,也沒有什麼地方好跑,他只能咬着牙硬撐。

“還有你,媽的,敢跟我玩花樣。”

張興直接就對着老羅拳打腳踢了起來。

“夠了。”

老羅沒吭聲,但是周彤看不進去了,大喊了一句,拿出來手機,“我報警,星空酒吧附近有一個人打算綁架我們。”

話剛說到這還沒說完,張興笑了一聲,心裏充滿了怒意,上去一把就抓過了周彤的手機給摔在地面上摔的粉碎。

“臭**。”罵了一句,張興就一巴掌向着周彤打了過去。

這個時候卻突然傳過來了一道引擎聲音,嗡的一聲,接着他轉頭過去就看到了一輛黑色的轎車直奔自己而來。

還有黑色轎車前面的那兩個大燈。

張興手下的人反應很快,一下子就躲開了,而只剩下張興自己一個人瞪大了眼睛,瞳孔縮小。

這輛車直接就撞在了張興的面前,吱嘎一聲響了起來。

張興在地面上翻滾着,腦袋同時又被撞出血了。

靠,這幹什麼啊?

衆人心下一驚。

僵族護衛


一陣整齊的開關聲音響起後,下來了20多個年輕男子,穿着清一色的黑西裝,冷冷的環視着。

張興裏手下的人都愣了,這他們是地下勢力呀,他們是強勢的一方啊,這怎麼看起來的好像比自己還猛。

老羅也有點懵了,這來的是什麼樣人,敵人還是朋友?

周彤一下子就想到了什麼,他把眼神看向了爲首的那輛車。

就在她的視線之下,一個臉色平淡的人從車裏面走了下來。

“沒事吧?”周彤愣住了,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而石傑則是笑了一下,捋了一下週彤的頭髮,對着她說道,“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這話對於女孩的殺傷力是極大的,周彤也是一個女孩子,怎麼可能不爲這話所感動的。

她指着張興的說,“沒來晚,剛好。”

石傑點了點頭,一臉笑意的指着指正在站起身的張興,“是他嗎?”

“是。”周彤也點頭回答。

“我知道了。”這石傑就轉過了身,可是就這麼一瞬間, 緝拿小逃妻 ,他面色一寒,身體當中的氣息一下子就爆發了出來。

而石傑就這樣一步一步的向着張興走了過去,每一步就像是一個錘子一樣垂在地面之上。 他雙眼直視着張興,可是卻沒想到張興現在就像是瘋狗一般喘着出氣,“我操你。”

可是話還沒罵完,石傑便如鬼魅一般閃到了張興的面前,踢出一腳直接就踢在了他的腿上。

只聽得咔嚓一聲,張興一下子癱倒在地面上,腿形成了一個不自然的形狀,明顯是被踢折了。

系統幫我當警察 ,石傑擡起了自己的腳,重重一跺,咔嚓一聲,這張興的兩條腿全都廢了。

可是張興卻反而站了起來,不是因爲別的,正是因爲石傑已經拎着他的領子給他拎了起來。

“除了他,還有誰?”石傑環視了一圈,把眼神看向周彤。


只不過這個時候他的臉上又露出了一絲笑容。

邊上那些人看着石傑心中大汗,這是個什麼人呢?

這人狀態變化的實在是太快了,看起來就不像是一個好惹的人。

所以他們那些人都哆哆嗦嗦的。

“除了他們之外,還有什麼人?”

“我,我不清楚。”

在邊上的周彤說了一句。

沒有了吧,就這些人吧,石傑就這麼想着。

而這個時候就突然有人說話了,就在邊上的一個董鵬的保安一下就站了起來。

“你知不知道我們是誰?我們老闆就在裏面喝酒,在這種情況之下你還敢打我們?真的是不知死活了。”

石傑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這些人才是真正不知死活的人。

而在邊上的周彤都已經看呆了,之前他本來以爲石傑就是給自己哥哥手下一個辦事兒的人。

平時也不見山不漏水的。

沒想到這一次變得就像是一方豪強一般,以這種特殊的狀態在自己的面前,是怎麼可能不讓周彤驚訝呢?

看到經周彤這驚訝的樣子,石傑也沒有說什麼,掰了掰手就對着手下的王彪等人說道,“來,把他們帶到一邊好好的處理一下吧。”

一邊說着石傑一邊來到了之前說話的那個保鏢的邊上,一把拎着他的領子把他拉了起來,對着他說道,“剛剛說的話再和我說一遍。”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