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天龍,什麼事,」電話的那頭傳來一個美妙的聲音,正是張欣兒,

「欣兒,你現在有空么,出來陪我聊聊天,」林天龍輕聲問道,

「哦,好的,你在哪裡,」張欣兒問道,

「我現在就在你家樓下,你打開窗戶看看,」林天龍站在一棟有著三層的樓下,抬頭看向二樓的一個窗戶,

窗戶打開,一個頭髮略有些凌亂的頭探了出來,往下看了一眼,在見到林天龍之後,便是「呀」的一聲,迅速的將頭縮回了房間之中,

很明顯,對方剛才一定是在呼呼大睡之中,被林天龍撥打的電話給吵醒了,

此時,電話的那頭又傳來張欣兒的聲音:「天龍,你等等我,我很快就下來,」

「好的,」

掛斷電話,林天龍蹲在街邊,無聊的等待了起來,每次自己要約張欣兒出來,對方一般都是會讓自己等上十多分鐘,才是會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有一次林天龍提出了這個疑問,問她為何這麼久才下樓來,

而對方的回答竟是,女人出門,一定得打扮打扮,這樣才會吸引到男生,

也正是因為那次,林天龍才是放棄了要對她表白的想法,他認為張欣兒對自己只有好朋友的感情,而沒有那種男女之情,所以,在還沒有嘗試之前,便是放棄了,

事後,他自己也是後悔不已,若是當時沒有退縮,勇敢的去嘗試一下,說不定還真能成功的俘獲對方的芳心,

自打那之後,他便再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因為他知道,也見過很多類似於自己的這種情況,

有著不少人都是在告白之後,結束了雙方那親密的感情,從而滿滿的冷淡、疏遠,最後成為兩個陌路人,

只有著少數的人,才是會告白成功,

為了維持與張欣兒的關係,林天龍打算將這個秘密爛在心裡,只求能夠維持和欣兒的感情,

因為這樣,他就能經常的約對方出來,可以經常見到那美妙的容顏,

約莫十數分鐘之後,一襲紅裙,頭上還幫著個麻花辮的張欣兒終於是出現在了林天龍的面前,

「我說我的大小姐,怎麼每次你都要打扮一番再出門啊,難不成以你的美貌,還會吸引不了男生,」林天龍無奈的說道:「就算你不打扮,蓬頭散發的,也是會有男生追求你的,好吧,」

「你才蓬頭散發呢,我又不是鬼,」張欣兒搬了個鬼臉,隨後便是獨自走在了前面,說道:「說吧,這次又是因為什麼,而心情不好啦,」

「還不是因為工作的事情,我父母讓我出門找工作,我保證今天一定能找到……」林天龍還沒有說完,便是被張欣兒打斷了,

「也就是說,你今天找了一天的工作,都沒有找到合適你自己的了,」張欣兒微笑著問道,

「可不是嗎,哎,當今世界如此之廣,竟是沒有一個合適我林天龍的工作,」林天龍突然感嘆起來:「蒼天啊,大地啊,這是為何,這是為何,」 正在林天龍感嘆之際,一個仙風道骨模樣的老頭出現在他的眼前:「小兄弟,聽你剛才的意思,似乎是找不到工作,」

這突然從一旁站到自己面前的老頭,著實是把林天龍給嚇了一跳:「老頭,你什麼意思,嚇我是吧,我找不找得到工作,關你啥事,」

「天龍……」張欣兒扯了扯林天龍的衣服,道:「你看這老人家都這麼大歲數了,你也好意思嘛他啊,」

「好吧,我道歉行了吧,」林天龍應了張欣兒一句后,便是對著老頭道歉道:「老人家,剛才是我不對,對不起,」

老人哈哈一笑,便是對著張欣兒道:「小姑娘,這小夥子對你的話是如此的言聽計從,難道,你們是情侶關係,」

「才不是了啦,他,他不是我男朋友,」張欣兒頓時臉紅了,隨後便嘟嘴道:「他的眼光高大,才不會看上我呢,」

「喲,我什麼時候說過看不上你了,」一聽張欣兒這話,林天龍就不樂意了,

「你曾經不是說過,要找一個富家女,把自己嫁過去當上門女婿么,」張欣兒白了林天龍一眼,道:「這話,是你自己親口說的,難道還會有假,」

「我自己說的,」林天龍喃喃一句之後,便是自己的想了起來,自己貌似還真說過這話,

那是有一次自己和欣兒在一起聊天,聊著聊著便是扯到男女關係上面去了,欣兒便是問自己,將來想要找一個什麼樣的女孩子當老婆,

而自己為了掩飾對她的喜歡,便是隨口撒了一個謊,說自己要找個富家女當上門女婿,當時對方還說就憑自己這樣兒,人家也不會看上自己,

沒想到,自己都已經幾乎忘記這件事了,而對方還記得這麼清楚,

「呃,貌似我還真這麼說過,」林天龍尷尬的道:「但我那是開玩笑的啊,還不是為了不讓你知道我喜歡……」

說到這裡,林天龍識趣的閉上了嘴,沒有將後面的說出來,若是說出來,場面怕是會更加的尷尬,

「你有喜歡的人了,」聽到林天龍的話,張欣兒便是顯得有些失落,為了掩飾,她裝作開心的問道:「是誰啊,竟然會看上我們天龍,」

「我喜歡人家,但對方卻不一定喜歡我啊,」林天龍說出這話,心中便是有些失落,在心中說道:「欣兒,其實,我喜歡的就是你啊,」

「喜歡就要大聲的說出來,你都沒有試過,怎麼知道對方不喜歡你呢,」張欣兒輕聲道,她何嘗不希望那人就是自己,但現在看來,似乎是不可能的,

「我……」

林天龍剛說出一個字,便是被一個老頭的聲音打斷,

「我說你們兩個,我不就是開了個玩笑么,至於這麼認真,忘記了我的存在是吧,」老頭有些故作生氣的道,

「我說,小夥子,你沒找到工作,而我那裡也正好差一個人,」老者神秘的說道:「跟我走怎麼樣,」

「跟你走,」

林天龍看著眼前那頗有神仙味道的老者,道:「看你這一身道士裝扮,莫非你是要我跟著你去裝神弄鬼,騙吃騙喝,」

林天龍雖然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但自認也不會去做那些裝神弄鬼,騙子的勾當,

「老人家,你讓開,你那活兒我做不了,」林天龍說道:「若是你繼續糾纏我,我立馬報警,你信不信,」

說完,林天龍便是將手機掏出,故作要打電話報警的樣子,

老者見狀,便是立即讓開了去,口中還喃喃道:「現在的年輕人還真是,動不動就要報警,」

「走,欣兒,」

林天龍和張欣兒接著往前走去,在兩人看不到的老者臉上,卻是浮現了微微的笑容:「小傢伙還不錯,既然你對那女孩子如此的喜歡,而她又有著火靈體的體質,倒不如讓她陪著你一起去吧,」

說完,老者便是突然消失在了原地,而過往的行人好似沒有見到這一幕一般,依舊是走著自己的路,

「欣兒,你看,我罵剛才那老頭沒罵錯吧,他就是一個神棍,」林天龍說道:「一般都是那種號稱自己是什麼半仙之內的,去騙人錢財,」

「好了,都過去了,別提了,人家說不定也是生活所迫呢,」張欣兒勸道,

「對了,天龍,剛才你說你喜歡的人,到底是誰啊,」張欣兒好奇的問道:「連我這麼好的朋友,你都不願意說嗎,」

聽到朋友二字,林天龍心中便是略顯得有些失落,但依舊是問道:「你真要聽,」

看著林天龍那麼認真的樣子,張欣兒便是有些猶豫了,若是對方說出的人,真的不是自己,而是另有其人的話,那自己以後該如何面對他,

「看吧,我要說,你又不聽,」林天龍繼續往前走:「還是不說算了,」

「說吧,說出來,說不定我還能幫你一把呢,」張欣兒站在原地,輕聲道,

林天龍一怔,緩緩的停下腳步,背朝著張欣兒說道:「你確定要聽,」

「嗯,我要聽,」張欣兒肯定的點了點頭,

「她叫……」林天龍說道:「她的名字就是,張……欣……兒,」

「啊,」

張欣兒驚叫一聲,立即用雙手捂住了嘴巴,聽到林天龍說出這話,她當真是有些不相信,但這一切,又是那麼的真實,

「呵呵……」林天龍呵呵一笑,隨後又繼續往前走,說道:「我就說不說的,你非要聽,我想,今天以後,我們倆怕是再面對對方的時候,就不再像以前那麼無拘無束了吧,」

「說實話,我從見你的第一眼,就已經喜歡上你了,只是當時年紀還小,我不太懂,但隨著年齡的增長,我也慢慢的發現,自己是真的喜歡你,並且這種感覺,還越來越深,」

「之所以不說,就是怕你會疏遠我,以至於或許連朋友都做不成,」林天龍再次站定,轉身說道:「現在,你知道了,」

然而,當他轉身之後,張欣兒卻是飛一般的撲在了他的懷中:「傻瓜,誰說我不喜歡你了,我很喜歡你,我每天做夢都想聽到你說出這句話,」

「欣兒……」林天龍獃獃的將張欣兒抱緊,道:「我怎麼這麼傻,要是以前就說出來,我們倆也就不會在內心煎熬那麼久了,」

……

約莫一個多小時之後,林天龍牽著張欣兒的手,走在送張欣兒回家的路上,兩人親密的談話,便是證明他們現在已經是在一起了, 兩人終於將心中多年的秘密說出來,皆是感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輕鬆與幸福,

「站住,」

這時,一個黃髮男子站在了兩人的身前,擋住了兩人的去路,

林天龍第一時間便是看了看四周,這裡乃是一片密林,自己與欣兒竟是不知不覺的就走到山上來了,

「你想怎麼樣,」林天龍眯眼望著對方,

自打輟學之後,他可不全是閑在家裡,隔三差五的便是會與社會上那些所謂的「兄弟」一起去打架,這些時間以來,他的名字,在整個鎮子的混混之中,也算是頗有些名氣了,

至於別人為何會知道他,乃是因為他下手的時候,幾乎是不給對方喘息的機會,不管對方多強大,他都是拼了命的上,

基於此,大家才是給他取了一個外號,霸王龍,

「把你們身上的錢,全部交出來,」那黃髮男子惡狠狠的道,

「你知道我是誰么,」林天龍說道:「霸王龍,你聽說過嗎,」

「霸王龍又怎樣,今天不拿出錢來,你們倆誰都別想走,」那黃髮男子嘿嘿一笑,然後便是色眯眯的看著張欣兒,說道:「這小妞也算是有著幾分姿色,倒不如將她留下,我讓你離去,」

「你敢,」林天龍怒吼一聲,隨後便是對著那黃髮男子撲了上去,瘋狂的擊打著對方:「我最討厭的就是有人拿我愛的人來威脅我,你今天這麼做了,我要你死,」

頓時,那黃髮男子便是頭破血流,口中大叫道:「快出來啊,難道要等我被打死了,你們才願意出來,」

「啊,」

在張欣兒的驚叫聲之中,只見道路兩旁的樹木後面,竟是接連走出了將近二十餘人,並且,還人人手持鐵棍、砍刀等武器,

林天龍抓著那黃髮男子的頭髮,將他的頭往地上狠狠的一撞,那黃髮男子頓時便是軟軟的暈了過去,

「呵,這貌似並不是普通的搶劫啊,」林天龍將張欣兒護在身後,擦乾嘴角的血跡,問道:「說吧,到底是誰,對我有這麼大的仇恨,竟然是想要殺了我,難道你們就不怕被抓住坐牢嗎,」


面對手持武器的二十多號人,林天龍自問不可能是對手,但若是真的拚命,自己也不會怕了誰,

只是,欣兒還在這裡,要是等下打起來,萬一傷到了她可怎麼辦,

還有,要是自己都被對方亂刀砍死了,欣兒的結局會如何,那就可想而知了,

所以林天龍才是決定先用警察來嚇唬對方,給自己拖延一些時間想辦法脫身,他知道,警察不一定能夠嚇唬得了對方,

聽完林天龍的話,對方那二十多人之中,至少都是有著半數人都表現得猶猶豫豫的,想要退出的樣子,

林天龍見狀,便是立馬添油加醋,道:「故意殺人罪,想必我不說,你們也是知道的吧,就算你們不是主謀,但作為同謀,那罪責也不是一般的大啊,」

「而且,既然你們是特意來找我麻煩的,想必對於我的手段也是了解一些的吧,」林天龍說道:「要是真的打起來的話,我可是不會留手的,就算是拼上性命,至少也能拉上你們其中的幾個人陪葬,」


當陪葬二字從林天龍口中說出的時候,先前那有些猶豫的人幾乎人人都是被嚇得往後狠狠的退了一步,然後艱難的咽了咽口水,

他們之所以會跟隨前來找霸王龍的麻煩,還不是因為錢,但要是真的如對方所說,他拉上自己一方的人陪葬的話,就算是再有錢,也是享受不到的了,

並且,他們相信,對方絕對有著他剛才說出的那種實力,

「這事兒我們退出,你們自己打吧,」


當即,那十餘人便是立即將手中的刀棍丟在了地上,轉身就逃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