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那獅子一眼,小白走了過去,拿出了獸核,走到了珈藍的身邊,將手中的獸核放到了地上。

珈藍見此,又才抱起獸核,背對著他們放到了空間裡面,而不是儲物戒。

小白見珈藍已經把獸核放進去了,也慢慢變小,回到了珈藍的肩膀上。

珈藍摸摸它的頭,說道,「小白,真厲害。」

「那是。」 燈色眷戀,深情盡負 ,「也不看看我是誰。」

珈藍只是笑笑,沒有說話。

赤炎獅子已死,眾人又都回到了原地。

這赤炎獅子是十三級的靈獸,雖然獸核被夙夜拿了,但是身上還有其他的地方值錢,他們又都是傭兵,難免有些心動。

珈藍見他們眼睛一直盯著赤炎獅子的屍體看,自然是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於是說道,「我沒有別的東西要拿了,這獅子的其他的東西不拿也可惜了,你們要是想要,就去拿吧。」

眾人聞言,都有些驚訝,隨即問道,「夙夜,你真的不要了?」

「恩。」珈藍點頭,不要了。

「既然如此,我們就不客氣了。」 金牌前妻 ,「還麻煩赫炎公子稍等一下了。」

赫炎微微一笑,說道,「你們都是在拿命賺錢,去吧,耽擱一下沒關係。」

「多謝赫炎公子。」

眾人得到允許,便都圍在了獅子身邊。

原地就只有珈藍和赫炎兩個人在。


「夙夜閣下真是真人不露相,沒想到還有這麼一隻強大的神獸。」赫炎看著珈藍肩膀上的小白說道。

珈藍聞言,微微蹙眉。

就算是大家覺得小白強大,也應該會以為只是比赤炎獅子更高階的靈獸,但是這赫炎卻知道小白是神獸。

「赫炎公子也是深藏不露,連小白是神獸的事情都知道。」

這句話,無疑是說他這副柔弱樣子是裝的,一樣看出來靈獸與神獸的差別,說明他很厲害。

「彼此,彼此。」赫炎淡然一笑,「我聽紅玉姑娘說過,夙夜閣下是後來安排進來的,不知道夙夜閣下為什麼一定要去血城那個地方?」 珈藍聞言,看了他一眼,說道,「去血城找人。」

「原來如此。」赫炎嘆息一聲,沒有再問下去。

那些傭兵的速度很快,沒一會就將獅子身上值錢的都給收颳了。

所以他們也沒等多久就離開了。

一行人繼續往山脈前面走去。

這一路上走去,遇到的靈獸也不少,不過都是大家一起對付。

珈藍給小黑收集了不少的獸核,所以這一天下來,小黑也吸收了不少的力量,身體裡面的裡面又要比之前高很多。

赫炎看著走在前方的珈藍,微微蹙眉。

他這一路上只要了獸核,而獸核是靈獸儲存力量的晶核,難道說他身上還有什麼獸寵?

想了想,赫炎又覺得不可能,畢竟神獸那麼高傲的獸寵,是很難接受自己主人還有其他的獸寵。

走了許久,又是夜幕降臨,大家還是原地休息。

這一次珈藍沒有再和他們坐在一起,而是坐在了一顆大樹邊,背靠著樹榦,閉目養神。

眼睛閉上的那一剎那,珈藍又唰的一下睜開了眼睛。

眼前只有那些傭兵圍坐在一起說說笑笑的樣子,沒有什麼其他的東西。

珈藍揉了揉眉心,剛才的一瞬間,她彷彿看到了夢中的那個女人。

那個連她都覺羞愧的女人,她的長相,她自愧不如。

應該是太累了,所以出現幻覺了吧。

沒有多想,珈藍又閉上了眼睛,腦海裡面卻浮現出了大片大片的曼珠沙華。


宛如血海,一片火紅色,美的妖異,美的不可思議。

而珈藍,就身處花海之中,在她的前面,是一位身穿白衣的女子,她只能看到她的背影,而看不到她的正面。

珈藍覺得,她的背影讓她有些熟悉。

火紅的花海之中,女子就那麼站立著,風吹起她的頭髮,在風中起舞,白袍在風中獵獵作響。

那麼的孤單……

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珈藍竟然發現自己流淚了。

好在帶著斗笠,沒人看見,伸手擦掉了眼淚。

珈藍覺得有些奇怪,夢中的人應該和她有著某種關係,不然的話,她不至於會流淚。

一晚過去,天剛亮,眾人又開始趕路。

山脈雖然危險,但是可以將一個月的路程變成半個月,所以晚上的休息是不耽擱的。

傭兵隊長走在珈藍的身邊,問道,「夙夜,你有那麼厲害的靈獸為什麼還要做傭兵啊?」

他們都是因為缺錢,才會來當傭兵,接受任務,給家裡賺點錢用。

像夙夜這種人,有靈獸在手,去哪裡都會受到好的待遇。

珈藍聞言,笑了笑,說道,「我不可能一直依靠靈獸。」

沒錯,強大的獸寵是她的助力,但她自己不強大起來的話,在好的助力都沒用。

隊長點點頭,「難得你會這麼想。」

一路上,珈藍也和這個所謂的隊長聊了起來。

而走在傭兵中間的赫炎沒有說話,只是目光一直都看著珈藍。

這一點,珈藍就是想忽略都不行,因為他的視線實在是太強大了。

看的她都不耐煩了,所以珈藍減慢了速度,退到了赫炎的身邊,低聲說道,「一直看著別人,是很失禮的事情。」 赫炎聞言,卻只是笑笑。

「你笑什麼。」珈藍有些無語,她和他說事情呢。

「我之所以會看著你是好奇,好奇你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

他不光好奇這一點,他還好奇他糾結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珈藍挑眉,淡淡的說道,「赫炎公子,對一個男人過分好奇不好吧?」

赫炎又怎麼會聽不出她話里的意思,嘴角上揚,「我倒是覺得沒什麼。」

珈藍徹底無語了,實在找不到話題和他說,於是又到了隊伍的前面。

經過半個月的時間,一行人總算是到了雷月國的國都。

客棧裡面,傭兵隊長對著眾人說道,「 續,夢醒千年 ,明天一早集合。」

眾人一聽有一天可以休息,都高興的不得了,說道,「隊長,你放心,我們明天一早肯定準時集合。」

珈藍看了外面的景色一眼,這裡離聖靈學院不遠,她想去看看大哥他們。

話說著,珈藍將目光落在了外面的街道上面,卻看到三道身影,而其中兩道正是她再熟悉不過的……

大哥和承風。

下一秒,珈藍就跑下來追了出去。


一旁的隊長見此,有些無奈,「這麼著急,也不吃了飯再出去。」

從客棧裡面出來,珈藍就追了上去。

「承風。」珈藍喊了一聲。

前面,和君瀾還有一位老者往前走的君承風停住了腳步。

君瀾見他停下,有些疑惑,「承風,怎麼了?」

「大哥,有人在喊我。」君承風說完,就回頭看去。

君瀾見此,也跟著看去。

只見人群之中,一個全身都是黑色的人朝著他們一步步走來。

等到了三人面前,珈藍微微一笑,拿下了頭上的斗笠,露出了原來的面容,也只是一會,就戴上了斗笠。

「珈藍。」君瀾有些震驚,珈藍離開都快半年了,終於看到她了。

「嗯。」珈藍點點頭,「大哥,你們怎麼在這裡?」

按理說,大哥這個時候應該在聖靈學院裡面才對啊!

「君瀾,這位是……?」一旁的老者打量著珈藍,蒼老的面容上帶著一抹疑惑。

君瀾聞言,急忙說道,「師父,這就是我跟你說過的妹妹。」

「原來是你,當年第一次看見你的時候,你還很小。」老者有些感嘆,「沒想到十一年過去,你都長這麼大了。」

珈藍聞言,笑了笑,說道,「尊者見到我的那一年我才六歲,這麼多年沒見尊者,我已經忘記了尊者,還請尊者不要介意。」

君瀾聞言,心中一驚,問道,「珈藍,你記得你見過師父嗎?」

看著他的樣子,珈藍自然知道他在擔心什麼,搖搖頭,「不記得,所以才覺得抱歉。」

君瀾鬆了一口氣,從懷裡拿出一塊月牙形的玉佩,說道,「珈藍,這是你小時候的東西,之前一直沒給你,如今你也十七歲了,可以自己保管了。」

這玉佩,是爹娘將珈藍帶回來的時候,就在珈藍身上的東西,應該是珈藍親人留給她的,她已經隱瞞了珈藍,不能再留著她的東西! 珈藍看了哪玉佩一眼,伸手拿了過來。

「謝謝大哥替我保管,要是一直在我這裡,恐怕早就丟了。」珈藍笑著說道。

這是說的真的,如果一直在她身上,以這玉的品質,早就被沐天雪她們那走了。

「無事。」君瀾微微一笑,「珈藍,你會回聖靈學院嗎?」

珈藍沉默了一下,說道,「大哥,我還有一件事沒有處理,等處理好了,我就回去找你們。」

君瀾聞言,也沒有問她要處理什麼事情,而是點點頭,「既然如此,在外面一切小心。」

「嗯。」珈藍點頭,「玲瓏怎麼樣了?」

「已經到三班了,她很好。」一旁的君承風說道。

珈藍聞言,也就沒有什麼牽挂的了,只要他們好,她就放心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