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的神殿門口,一個微高的座椅臺,大陸上光明神的代言人,教皇威廉正在在他的專屬座位上喝着茶,威廉看了一眼身邊的聖殿長老布什,緩緩問道:“布什,你認爲那個神諭中的罪人雷雲沒有死?”

“是的,教皇陛下,經過長久來的監視,那小子的祕密很多,我不認爲他已經死去。”面對教皇,就算是身份尊貴的聖殿長老也恭敬無比,要知道整個聖山上能和光明神薩菲羅斯冕下對話的,就只有教皇一人。

教皇微微整理了一下教宗長袍,看着布什疑惑的道:“那麼,爲什麼他還沒出現,你不是說,要處死的人都是他最重要的人嗎。我們佈下的圈套足足的等了二十多天。”

布什沒有躲避教皇的眼神,冷靜的道:“陛下,今天是最後一天,如果獻祭儀式完畢後罪人還不出現,那麼就可以判定他已經死亡了,這麼做是爲了以防萬一,畢竟,那小子有過一次失蹤,不但沒事,而且變得更加神祕。”

“布什,你來安排吧,無論如何今天的獻祭儀式不能有意外。”

布什自信的回道:“陛下,您放心,四大騎士團全部待命,光明祭祀隊也整裝完畢,而且黑老,白老兩位神修士還沒有回神修殿,別說那小子很可能不是這個大陸的人,就算真是大陸什麼隱祕家族的,也叫他有來無回,陛下請安心的祭祀。”

威廉教皇點點頭表示滿意,布什說的話不是託大,威廉相信,人類任何的勢力別想在聖山上佔得便宜,當然,一些古老的強大種族除外,比如巨龍族。不過就算那些古老的種族,威廉也不害怕,薩菲羅斯的神諭不斷,說明光明神的力量還是巔峯階段,教廷作爲代言人,光明神薩菲羅斯冕下不可能任它覆滅。

廣場中間,一個數米高的平臺,平臺的面積很大,至少可以容納數百人,平臺上有類似於單槓一樣的粗大柱子,而柱子下面吊着幾道人影,仔細一看,正是雷雲的女人卓如冰,盜賊侯三,小艾莉而一側還有一個顯眼的冰塊,冰塊中的人影正是艾莉,艾莉臉上還掛着幸福的微笑,只是白色長裙上的斑斑血跡有些格外刺眼。

卓如冰自從被帶上來吊在這裏就發現了冰塊中的艾莉,她很懷疑,是不是雷雲出了什麼事?當日,幾人在雷雲結束最後的比賽後回去休息,突然出現來歷不明的黑衣強者,他們全部隱藏面容,片刻間,卓如冰,侯三,還有妮可兒就被制住,醒來後就發現在一座陰暗的牢房中。

那是個單獨牢房,只關着他們三人,身上被施加了禁錮,而且牢房本身還有着魔法陣,三人根本逃不出去,妮可兒失去了窺視命運的能力,並不知道未來,直到今天,被帶出到廣場的卓如冰才知道居然是教廷抓了他們,而且還莫名其妙的定罪雷雲爲異教徒,和他有關係的人將全部處死,以獻祭光明神。

看到冰塊中的艾莉後,卓如冰才懷疑雷雲已經出事,她沒有爲自己的狀況擔心,而是擔心着雷雲,如果雷雲沒出事,艾莉怎麼會被凍在這裏?

身邊的小艾米仔細的盯着冰塊中的艾莉,嘴裏不停的楠楠自語。“姐姐,姐姐,艾莉姐姐。”艾米已經從卓如冰口中得知艾莉就是她的姐姐,但是卻在這種情況下相間,艾莉還生死不知,不過,他們大都感覺到,艾莉生存的希望幾乎沒有。

侯三的臉上則充滿絕望,他實在想不明白,少爺與小姐怎麼就成爲了神諭罪人了,異教徒?開什麼玩笑,可是一肚子的理卻無法說,你指望和光明教廷說理?侯三毫無辦法,難道只有等待死亡?側過頭看了一眼不知道在思考什麼的卓如冰,侯三深深的嘆了口氣,難道上天賜給自己的第二個女兒今天也要死在這裏嗎……

下面的人羣中一側,赫然發現聖索菲亞魔武學院的人羣,他們在兩位副院長迪拉森和龍傲的帶領下來到聖山,人羣中有雷雲一起戰鬥過的隊員們,並且從他們的臉上可以看到明顯的擔心,甚至豔華的眼淚在眼眶中直打轉。

其他勢力也都派人過來,因爲第二天將要舉行十年一次的衆神的墓地進入資格比賽,如果雷雲在這裏的話,會發現一些熟悉的身影,魔法師工會的喬,弓手工會的麗蘿,黑暗教會的淺藍這些於雷雲交好的人。他們臉上大多都帶着悲傷……

另一側則是聖山下光明城的原住民,他們都是光明教廷最忠實的信徒,他們看向祭祀臺上的卓如冰幾人充滿了深深的恨意,與興奮。

隨着時間的推移,太陽也達到了一個高度,威廉教皇緩緩起身,白色光芒組成的翅膀出現在他的身後,威廉教皇緩緩的飛起,在大部分信徒狂熱的眼神下降落在中央祭祀高臺。

威廉在高臺上站定,環視了一下四周的人羣,這種高高在上的感覺他非常喜歡。


“各位光明神的子民,以及遠道而來的朋友,我,威廉代表光明教廷向大家宣佈光明神的神諭。”

威廉再次環視了一下四周,發現幾乎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滿意的點點頭,接着道:“光明神冕下降下神諭,異教徒雷雲是罪人,他聯合亡靈聯盟,塗炭大陸生靈,並且本身擁有邪惡的力量,這一點相信參加過競技大會的人們都已經看到過,一位選手被這種詭異的能力變成了廢人,再加上和亡靈聯盟聯合的事實,異教徒雷雲將成爲埃辛大陸的公敵,不過在我們與亡靈聯盟的決戰中,雷雲受了致命的傷,很可能已經以死亡來贖罪了。”

安靜,聽到這個消息的人們反應不一。

卓如冰目光呆滯的看着冰塊中的艾莉,是了,艾莉在這裏,不是雷沒有保護好她,而是雷已經……眼淚悄悄的滑落,卓如冰擡頭看着這個不同世界的天空,難道死亡纔是我們真正的宿命,爲什麼不能讓我們死在一起?爲什麼?

侯三,艾米則都是滿臉的難過,艾米的淚水就一直沒有停過。

下面最傷心的人應該就是豔華了,這個東龍帝國的九公主居然當衆大哭了起來,悲慘的聲音讓周圍雷雲的隊員們一臉沉默,沒有人願意相信這是個事實。

教廷方有着強有力的證據,影像的記錄中,雷雲,艾莉確實和亡靈聯盟一起抵抗教廷,甚至還有他們的同伴莉莉絲。

有人悲傷,但是也有人開心,提利亞爾的三王子伊恩就一臉興奮,沒想到損失一個白金盜賊都沒有除掉的雷雲,被光明教廷給結果了,教廷還真是深知我心啊。伊恩瞥了一眼悲傷哭泣的豔華,心中冷笑。哼,賤女人,果然和我猜的一樣,說不定她已經被那個該死的男人給……等大婚之後,看我怎麼收拾你。

高興的不止他一個,蘭斯帝國隊伍中同樣有人開心,他們都是山姆家族的人,甚至有山姆家族的二號人物,斯蒂文森-山姆,對於這個殺死家族繼承人的雷雲,他們沒有什麼太多的辦法,畢竟,想在大陸第一學院中殺死他們的導師,這基本是不可能的,沒想到光明教廷竟然幫他們報了仇。

威廉繼續振振有詞的說着,身體淡淡的光芒讓人心生敬仰,就算知道這只是光明魔法最低級的祝福術,但是在教皇身上卻顯得格外耀眼。

“而這幾個異教徒則都是雷雲最親近的人,他們也都是邪惡之人,冰塊中的女人叫艾莉,身爲一個牧師卻甘願加入亡靈聯盟,淪落爲邪惡的走狗,他已經被我們教廷的大師用永恆冰封結束了罪惡的生命,這就是異教徒的下場。”

永恆冰封?知道的人全都驚訝了,居然是神級禁咒。

“1個小時後,將進行聖火獻祭,異教徒將會爲他們的所作所爲進行懺悔,他們的靈魂將永遠被奴役。”

威廉教皇緩緩走向卓如冰,義正言辭的問道:“罪人,現在你還有一次機會,如果老老實實的回答我的話,你的靈魂將不會受到煎熬。”

卓如冰仇恨的盯着眼前的教皇,沒有任何表情。

“告訴我你和那個異教徒的來歷。”

卓如冰沒有開口,表情依舊冰冷。

“哼,你們根本不是埃辛大陸的人,對不對?”威廉沒有生氣,依舊緩緩的問道。

卓如冰依舊沉默,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相信威廉教皇已經死好幾回了。

似乎早已知道問不出結果,威廉又象徵性的問了侯三與艾米,然後繼續開始宣讀着亡靈聯盟的罪行,並且透漏了一個重要消息。“亡靈聯盟的盟主,罪魁禍首,已經在聖山的懺悔之地中自行了斷,而她的靈魂也已經獻祭給了偉大的光明神冕下。”

這個消息讓光明神的信徒們高聲歡呼,而接着,他們的聲音變成。“處死異教徒,處死異教徒!”

幾千人,就只有這一個聲音……

威廉滿意的對着衆人揮揮手,示意安靜,信徒們立刻沉默。威廉然後看了一眼祭祀臺的兩名裁判所的執行者,張開嘴,緩緩的道:“時間差不多了,獻祭開始,準備聖火!”

卓如冰絕望的閉上雙眼,美麗的面孔沒有恐懼,而是深深的不甘,她不甘心,爲什麼連死都不能和心愛的人一起死。

侯三則緊張的看着卓如冰,眼神中充滿了關心。

艾米還是一直看着冰塊中的姐姐。


下面認識他們的人臉上都充滿了痛苦,落雨已經取下了眼鏡,她不想見到好友慘死的樣子,豔華的身體已經搖搖欲墜,老牛和鐵山在摩拳擦掌,其他人也有着不尋常的動作,難道他們準備上場劫人?

執行者都有着白金巔峯的實力,他們的手上不知道有多少異教徒的生命,就在兩名執行者準備引發祭祀臺的魔法陣來點燃光明聖火來焚燒所謂的異教徒時,一個蒼老而洪亮的聲音從空中傳來。

“住手!” 第一百二十四章 強勢登場

一個蒼老的聲音從空中傳出打斷了執行者的動作,然後,一隻8級追風獸從空中急速飛降在祭祀臺上,8級追風獸是風系飛行魔獸,除了多了兩隻前爪,其他和雄鷹類生物很像,只不過體型超過2米。

接着,一個青袍老者從追風獸身上跳下,老者面容慈祥,一身青色長袍,落到地面後再次喊道:“住手,他們不是異教徒。”

“爺爺!爺爺!嗚嗚,我找到姐姐了,可是姐姐她……嗚嗚嗚嗚。”哭着的聲音正是小艾米,她第一眼就認出了老者,正是她的爺爺奧蘭多。

而聖索菲亞魔武學院隊伍前方的迪拉森眉頭微微皺起,輕輕道:“奧蘭多大哥來幹什麼?”

威廉教皇的身邊閃現出兩道身影,左邊正是聖騎士肖恩,而右邊則是一個壯年大漢,與肖恩一樣身穿白色盔甲,看樣子實力也不低於聖級,兩人擋在了威廉教皇的身前。

下面各大勢力紛紛猜測光明教廷的強大實力,小小的平臺上就出現了2個聖級強者,而教皇本身應該更厲害……

“大召喚師奧蘭多?”威廉右側的壯漢似乎認識奧蘭多,馬上道出了他的名字。

威廉波瀾不驚的道:“哦?你就是那個號稱大陸第一召喚師的奧蘭多?呵呵,來的正好,據說你曾經教導過異教徒雷雲,希望你能交代他們的來歷,否則只能把你也當成異教徒了。”

奧蘭多立刻面露怒色,喝道:“光明教廷就可以隨便的冤枉別人了嗎?”

威廉教皇不緊不慢的回道:“我們有足夠的證據,而在場的各大勢力都是見證人。剛纔的問題,還希望能如實回答,不然,只能在獻祭名單中增加一個了。”

奧蘭多的性格可不是威廉慢聲慢語能對付的,只見他臉色鐵青,怒罵道:“住口,卑鄙的教廷,你們殘害救人濟世的光明聖子阿蘭-威利斯,還妄圖把他的女兒也剷除,你們光明教廷纔是虛僞的異教徒。”

奧蘭多的這句話聲音很大,不少人道聽到了,許多年長的信徒臉上出現震驚的表情,阿蘭-威利斯這個名字代表着真正的聖者,無私的聖者,不管身份高低,貧窮富貴,他都會盡心盡力的救治,而當年阿蘭-威利斯失蹤後,許多信徒還自發組織尋找他多年,沒想到這個老頭居然說教廷害死了他。

“住口,你這是污衊,阿蘭-威利斯雖然不是我們光明教廷的人,但是,他同樣是光明神的忠實信徒,我們怎麼可能殘害光明神的信徒,你分明是造謠,哼,把他抓起來。”威廉教皇聽到這個消息心中震驚,沒想到當年的事居然有人知道,立刻下令抓住奧蘭多,他擔心奧蘭多還會拿出什麼證據,那就不好辦了,要知道當年阿蘭-威利斯的聲望,一度蓋過教廷。

“哼,虛僞的傢伙,現在你們要獻祭燒死的就是光明聖子阿蘭-威利斯的女兒,光明神的信徒們,你們允許阿蘭-威利斯的女兒被教廷燒死嗎?”奧蘭多的話剛說完,肖恩與另外一個光明聖衛就撲了上來。

信徒們還在消化奧蘭多的話,臺上已經打了起來。只見奧蘭多取出一根古樸的法杖,口中唸唸有詞,法杖揮舞,巨大的紅色召喚陣出現在空中。接着,同樣巨大的鋼鐵傀儡鑽了出來,鋼鐵傀儡身高數十米,身體表面帶着一層淡淡的黃色光芒,兩個眼睛發着紅光,聲音嘶啞的道:“主人,召喚我有什麼事?”

“傀儡之神?”

識貨的人立刻感受到巨大傀儡散發的聖級氣勢,並且通過體型外貌判斷出鋼鐵傀儡的來歷。不錯,它正是奧蘭多曾經召喚過一次的傀儡之神,傀儡界的王者。奧蘭多之所以能成功召喚傀儡之神,代表着一個事實,他成爲了數百年來大陸第一個突破聖級的召喚師,聖召喚師。

傀儡之神擋在了奧蘭多的身前,強大的氣勢迫使兩個教廷的聖騎士停下了進攻的動作,他們清楚的感應到這個傀儡之神有着聖級巔峯的實力,介於傀儡的特殊性,兩人就算聯手也沒有把握能夠勝出。

威廉教皇依舊波瀾不驚的道:“看不出來,你居然是一位聖召喚師,可惜了,如果你不是異教徒還能再發展下去,但是今天,我不得不讓大陸的召喚師們失望了。”

威廉一心想要殺死了解內幕的奧蘭多,但話說的還是冠冕堂皇。

有了威廉教皇的暗示,兩位聖騎士立刻動手,大劍和長槍向着傀儡之神攻去。

“幫我救出那邊的幾人,我的老朋友。”奧蘭多對着傀儡之神道出了目的,後者抵擋過兩位聖騎士的第一波攻擊,大手立刻向前面被幫助的卓如冰幾人抓去。

兩位聖騎士的權利攻擊被輕鬆擋開,這也讓兩人的心中惱火,立刻打開鬥氣翅膀,飛向空中,準備進攻傀儡之神的頭部,傀儡之神的手快要抓住吊着的幾人時候,一道白色的結界出現了,成功的擋住了傀儡之神的大手。而空中漂浮着一道身影,正是教廷的雙系法神,尤拉大師。

神級強者釋放的結界,傀儡之神似乎沒有辦法,幾次突破都沒有成功,而兩位聖騎士的攻擊也給傀儡之神造成了不小的麻煩,畢竟,頭部的防禦相比與身體,還是脆弱多了。

“神級強者,該死的教廷。”已經晉級聖召喚師的奧蘭多立刻感應到空中尤拉的等級,雖然對於教廷有神級強者的傳聞大陸到處都有,但是親自遇到還是讓奧蘭多吃驚。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今天自己的性命也要撂在這裏了。奧蘭多自認肯定不是神級強者的對手。

意外?會有什麼意外?這裏是光明教廷的總部,大陸光明信徒的朝拜聖地,再這裏對抗教廷,能討得好去?

祭祀臺的正上方,兩萬米的高空中一個巨大的影子停留在那裏,高空的能量風暴似乎對這個影子毫無影響。近距離發現,影子正是雷雲的先驅者,進化之後的先驅者在防禦能力上也有了不小的進步,可以輕易到達以前不能停留的高度。

尤拉大師成功的壓制住傀儡之神的行動,等級的差距不可替代,再加上兩位聖騎士的圍攻,很快,傀儡之神就奄奄一息了。奧蘭多看了看艾米,卓如冰,侯三,然後咬了咬牙,身子光芒一閃,看來他準備燃燒魔力來進行二次召喚……

威廉教皇冷冷的盯着奧蘭多,心裏暗鬆口氣,他看得出,無論奧蘭多知道些什麼,都沒有機會再說出來了。

砰!巨大的聲音響遍了整個祭祀廣場,傀儡之神終於被三大強者圍攻倒地,倒地前還試圖用手去抓那幾個吊起來的人,但是結界無情的阻擋了它。

這時候奧蘭多的身體發出紅色耀眼的光芒,他的樣子已經被光芒籠罩,聲音從中傳出。“啊!遠古召喚,魔神,我將以我的靈魂……”

奧蘭多的話音斷了,沒有人知道怎麼回事,紅色的光芒阻擋了大多數人的視線,但是少數的強者們卻感受到另一個氣息,這個氣息根本判斷不出實力來,這讓強者們心中驚訝。

紅色光芒漸漸散去,人們看清楚了,聖召喚師奧蘭多的面前站着一男一女,兩人都很年輕,男子大約二十六七,一身精幹的裝扮很有氣質,女的一身性感的皮甲,火紅的頭髮加上絕色的面容。這兩人是誰?大家都在心中好奇。

“雷雲哥哥?雷雲哥哥!莉莉絲姐姐”

“雷雲?莉莉絲?”

“雷!是你嗎?”

“哥哥!”

“雷雲兄弟。還有莉莉絲?你們沒事?”

“雷雲導師?”

“雷雲閣下!”


一連串的呼喊代表着兩人的身份,不錯,正是被教廷以異教徒罪名通緝的雷雲和莉莉絲。

雷雲看着因爲燃燒魔力是的面色扭曲的奧蘭多,緩緩道:“老爺子,辛苦你了,剩下的交給我吧。”

“小子,你怎麼來了,你這個蠢貨,他們再抓你呢,你怎麼能自投羅網!”奧蘭多怒罵道,罵聲中卻帶着深深的關心。

雷雲從戒指中拿出一枚8級的強效恢復術的卷軸,毫不猶豫的撕開,光芒立刻籠罩着奧蘭多。“老爺子,雷雲會保護親人的,放心吧,您休息一下!”

雷雲的登場讓所有人都震驚了,一般人的震驚是因爲這個被通緝的罪人居然沒有死,強者們震驚的是沒人看出雷雲是怎麼出現的,而且看不透他的實力,至於莉莉絲則被他們忽略了,白金騎士?這裏一抓還不是一大把。

雷雲轉過身,隨手往地上的龐然大物扔了一個8級恢復卷軸,然後緩緩的向着卓如冰幾人的方向移動,而莉莉絲在雷雲的示意下留在奧蘭多的身邊。

“大膽異教徒,邪惡的罪人,竟然自投羅網,趕快束手就擒。”說話的是威廉身邊的聖騎士肖恩,多次見過雷雲的他第一眼就認出了對方,只是,這次雷雲給他的感覺卻和以前都不一樣,竟然讓他的心底產生了敬畏之情。 第一百二十五章 熱血時刻

雷雲沒有理會肖恩,甚至連看都沒看他一眼,還是平穩的速度,走向卓如冰,神級強者佈下的結界似乎根本不存在,它甚至連讓雷雲減緩一下前進的速度都做不到。

這讓空中的尤拉很驚訝,難道雷雲在這短短的1月內已經突破到神級?親眼見識過只有幻靈師等級卻能釋放強大領域的雷雲,尤拉愈加認爲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心中沒來由的有些緊張。

這時候,奧蘭多的身前出現一個不次於傀儡之神的鋼鐵傀儡,它是毫無預兆的出現的,奧蘭多看到這個大傢伙,喃喃的道:“雞懂戰士?怎麼好像有些不一樣了?”

先驅者按照雷雲的吩咐出現保護奧蘭多,戰鬥模式已經開啓,進化出自我意識的先驅者不需要雷雲的駕駛也能很好的戰鬥,當然,如果和雷雲配合,時空之力想通戰鬥力則更加強大。

雷雲已經走到了卓如冰面前,平靜的表情多了一絲柔情,擡起手,吊着卓如冰的繩索立刻斷開,雷雲接住卓如冰,看着她那欣喜加上奇怪,還有埋怨的眼神,深情的道:“如冰,對不起,我來救你了。”

卓如冰知道她的雷回來了,真正的回來了,眼淚忍不住滴落在臉龐。“雷,既然你沒事,爲什麼要來,你不該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