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凡突然又想到什麼,說道:「對了,掌門人師傅,血羅門中的侯長老也知道這個事情,因為弟子在那個山洞中發現了侯長老的孫子,就將他給殺死,之後侯長老便到了那個石洞中,所以侯長老也肯定會想到那個石洞中的不一樣的地方。」(未完待續。。) 「什麼,你把侯長老的孫子給殺死了?」掌門人猛地瞪大了眼睛,開口說道,如果殺死一個血羅門長老,只要是有理的話,那就是沒有什麼事情,可是,這突然就將侯長老的孫子給殺死,還真的有些頭痛不已的。

「都誰知道這個事情?」掌門人嚴肅地問道。

江凡想了下,雖然說,當時並沒有任何人的看到,可是,自己畢竟是從血羅門侯長老的家裡頭出來的,那麼侯長老也一定會猜到是自己,於是說道:「雖然說,沒有人看得到,可是弟子感覺,侯長老也一定猜得到是自己做的,更何況,這一次進入死亡絕地都是年輕人,只要稍微打聽一下的話,那麼久能想得到時自己做的。」

「額,江凡啊,江凡,之前我不是給你說過嗎,侯家除了侯長老之外,還有一個尊者,尊者的實力,即便是我跟眾長老們一起聯手,都抵不過的。我看現在事情還沒有鬧大的,你趕緊帶著柳遠仁他們一起走吧,到無極觀中,先躲避一段的時間。」掌門人額頭上都是汗珠,慌忙的說道,至於什麼寶物的事情,估計早就忘記到了九霄雲外啊。

江凡也意識到這個事情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簡單,如果連自己的師傅都這麼忌憚的話,那必定是有著很大的危險,自然沒有多問,直接點頭出去,回去之後,看到柳遠仁他們幾個,正在大口的吃東西,江凡開口說道:「我們現在有危機,大家趕緊收拾一下東西跟我走,不要留在這裡了。」

「啊?」柳遠仁愣了下,滿臉都是不解。

「啊什麼啊,如果你想被血羅門的人給殺死,你就留在這裡。」江凡瞪了一眼。沒好氣的說道,血羅門中的尊者實力,江凡是見識過的,自己這樣的實力,在尊者的面前,也只不過是是被挨打,而且也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有沒有搞錯吧,我們現在可是在星光教中的,就算是血羅門的實力在強大,難道我們星光教海中還會害怕一個小小的血羅門嗎?」柳遠仁再一次開始嘚瑟起來。還拍了拍江凡的肩膀,說道:「你放心吧,不會有危險的,你可是咱們星光教中的天才人物,掌門跟長老們都是對你十分的疼愛的,如果血羅門的長老找你麻煩,那麼星光教的長老會保護你,如果是血羅門中的那些老怪物的話,呵呵。咱們星光教中也肯定有著很厲害的人物。」

「……」

江凡額頭上都是黑線,這個傢伙說的這些,江凡自然很清楚,可是。這又有什麼用額,掌門人都讓自己趕緊離開這裡,肯定不會害自己的,於是說道:「李涵。我們走,讓這個傢伙接著在這裡嘚瑟吧,明明知道老子沒有時間解釋的。還一直浪費時間的。」

「嗯。」

李涵愣了下,獃獃的點頭,因為李涵從來沒見到過江凡這麼生氣的樣子,還狠狠的瞪了一眼柳遠仁,似乎在說,讓你走你就走吧,還一直啰啰嗦嗦這麼多幹什麼的啊,真是一個胖子。做什麼事情,都要讓別人著急的。

這一次,除了張敬軒之外,他們都直接的來到了鳳凰城池外的,張敬軒嗎,不是江凡不帶,是因為江凡分析了下,如果將張敬軒也帶走的話,那麼張敬軒肯定是會被懷疑,跟殺死侯公子的事情有淵源的,如果不帶走這個傢伙的話,反而這個傢伙是安全的,因為,整個星光教中的人,都不認為,江凡跟著張敬軒的關係好,所以根本就不會受到任何的質疑。

出來之後,他們又繼續趕路了兩天之後,江凡確定身後沒有血羅門人追殺過來才放心,開口說道:「好了,大家可以休息一下了。」

「呼呼。」

柳遠仁是直接的癱軟到地上,都差點給累死,眼中閃過一抹疑惑的光芒,看了一眼江凡,說道:「兄弟,現在可以告訴我到底是什麼事情了吧,這兩天來,咱們都沒有停下過吃飯的。」

江凡鬆了一口氣,接著說道:「我之前殺死了侯長老的孫子,侯長老肯定不會放過我的,當然了,如果只是一個侯長老的話,那我也不會擔心害怕什麼的,關鍵是,這個侯長老,呵呵,怎麼說呢,他上面還有一個尊者,如果是那個尊者按照家務事處理的話,星光教的尊者也都是沒有任何的辦法。」

「啊,這個侯家還有一個老怪物?」柳遠仁瞪大了眼睛,滿臉都是鬱悶,怪不得那個侯公子的實力不是很高強,卻成天嘚瑟,每一次犯了事情,就算是長老級別的人物,都會給他幾分面子,只是讓他道個歉,事情就這樣的過去的。

江凡點了下頭,滿臉都是嚴肅,接著說道:「當然是因為這個,要不然的話,掌門人怎麼會讓我趕緊離開這裡的,只要我們到了無極觀之後,就不會有事情。」

「嗯,好吧。」柳遠仁點頭。

之前,他們就是打算要去帝都,尋找什麼無極觀的,不過因為星光教掌門人的召喚原因,一個個都又回去了,沒有想到,這麼快他們就會在一次奔上這一條路,看來,他們註定是跟著無極觀有著很大的淵源。

「你早給我說,是去什麼無極觀,是去什麼帝都啊,這樣的話,咱們也不用這麼一直的走路,我這裡之前就準備好了陣法,就是去帝都使用的,這一次,正好用得到啊。」這個時候,柳遠仁從口中抬出一樣的東西,滿臉都是得意地說道。


「陣法?」

江凡驚訝,如果有這個陣法的話,那麼他們一日之內必定可以達到所謂的帝都,只要到了帝都之後,那才是真正的安全。當然了,江凡也白了一眼,說道:「我也真服了你,咱們都已經走了兩天兩夜的路,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得出來。這明明是朝著帝都方向去的啊。」

「呵呵,我這不是以防萬一吧,好了,不說那些廢話,咱們還是趕緊的趕路吧。」柳遠仁尷尬一笑,打開了陣法,所有的人,都立即鑽入了那個陣法之中,開始被傳送過去。

帝都,這是江凡夢寐以求的地方。

因為這裡有很多的高手。江凡就一直很想跟他們見識一下,這些人魔獸合體的人,到底有多麼強大的實力吧,反正事情到了這一步之後,江凡心裡頭還有一個很關鍵的事情要做,那就是找到龍雪,將過去的誤會給說清楚,這樣的話,就不會有什麼事情了。

「轟隆」一聲。

就在江凡想的正入神的時候。突然聽到一個沉悶聲音,下個瞬間,他們直接從法陣中給甩了出來,也包括這柳遠仁的。這似乎是太過於突然,反正所有的的人,都根本沒有任何的防禦措施,尤其是李旭。本來就是這裡面實力最差,而且還是個女的,摔得眼淚都流淌出來。可憐兮兮的樣子。

「喂,你搞什麼啊。」江凡如果不是剛剛實在想事情的話,呵呵,也不會摔了一個狗吃屎的樣子,可是,現在也是沒有任何的辦法,只能拿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對著他鬱悶的說道。

柳遠仁摸了摸腦袋,好像還沒有反應過來,站起來后,四處看了下,看到眼前的景物之後,才開口說道:「這裡是哪裡啊?」

「我們還問你的,剛剛是你控制的法陣,怎麼突然就將我們都給甩出來呢?」江凡沒好氣的說道。

「啊?」

柳遠仁再一次發獃,幾秒之後,終於反應過來,氣呼呼的說道:「我還鬱悶的,我駕馭的能力這麼好的,突然就這樣被丟出來,剛剛肯定是遇到了什麼強大的結界,我們根本就不知道,否則的話,不會翻出來的。」

「結界?」

江凡愣了下,抬頭望去,好像這裡距離帝都不是很遠了,雖然說,這裡都是一片森林的,可是有路,可以通得過帝都的,也可以看得到帝都的城門,難道是說,這個帝都跟著鳳凰城一眼,都是有著一個強大的法陣嗎?

這個結界,要遠遠比鳳凰城強大的很多,怎麼說呢,畢竟嘛,鳳凰城中的結界,只能阻止御劍飛行這類型的,不準人在天空中飛過,可是,法陣還是可以通得過去。這帝都是將所有一切的東西,都給阻擋住,只能靠著雙腿走過去。

「啪!」

就在這時候,江凡聽到了清脆一聲,愣了下,是在不遠處,難道這裡還有的其他人嗎,直覺之中,江凡還是走過去,查探一下狀況的。

「小子,趕緊將錢都給拿出來,否則的話,老子就要將你的胳膊給砍斷!」一個大漢手中掄起一把大刀,兇巴巴的說道。

「哼,本公子有的是錢,可是你們這一幫的傢伙,有手有腳不知道自力更生,反而選擇著一種方式,打劫賺錢的,就算是本公子再有錢,也不會給你們的,因為本公子最瞧不起的就是你們這一種人啊。」那個身穿繁華的衣服的少年,抬起頭來,沒有絲毫的害怕,滿臉都是憤怒的說道。

「……」

這倒是讓江凡有些驚訝,光從這衣服上就可以看得出來,這個少年的家世背景肯定不一般,但是面對著土匪的時候,卻沒有絲毫的害怕,甚至還要教訓他們,當然了,只不過是口頭上的教訓,江凡也看得出來少年身體中沒有絲毫的真氣跟能力,完全就是手無縛雞之力,怎麼可能是人家的對手啊。

「哼,老子愛怎麼賺錢就怎麼賺錢,跟你有什麼關係,我再問問你一般,你到底拿不拿出來,要是不拿出來的話,老子現在就送你下地獄!」大漢再一次的威脅說道,還看了下自己手中的大刀,完全是沒有任何的同情的表情。(未完待續。。) 「不給,就算是殺死我,我也不會給你們的!」少年也極力掙扎的喊道。⌒

江凡也真心是佩服這個少年,勇氣可嘉,可惜,也是沒有任何的用處的,原因很簡單,就是人家完全可以殺死你之後,再加上你身上的金錢都給搶走啊,你這樣犧牲自己的性命,值得嗎?

「助手!」

就在那個大漢要砍斷對方胳膊的時候,江凡最終還是忍不住站出來,大聲地喊道。不過,那個土匪回頭看了一眼江凡,尤其是看到江凡身上邋遢的樣子,心裡頭覺得江凡肯定是一個乞丐似的,在加上江凡的歲數也不大,所以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接著去砍眼前這個少年胳膊。

「找死啊!」

江凡大怒,自出道以來,從來沒有任何一個人,這麼藐視自己的,還沒有等對方反應過來,江凡就一腳踢在了土匪的肩膀上,土匪慘叫一聲,倒飛出去,與此同時,少見也閉著眼睛,仰天慘叫,還喊出拉一句話:「啊,就算是砍死我,我,我也不會給你們這些突然一分錢的。」

「……」

江凡額頭上都是黑線,真心的是佩服這個傢伙,不過,看對方完全是閉著眼睛,感情是還以為剛剛刀砍到了胳膊上,於是伸出手,輕輕的拍了拍對方的臉頰,說道:「喂,你睜開眼睛吧,沒事的,你的胳膊還留在肩膀上的。」

「啊?」

少年愣了下,才緩慢的睜開眼睛,看到自己的胳膊安然無事之後,才放心下來,當然了,抬頭望去,看到不遠處,那個土匪匍匐在地上。鮮血娟娟流動著,不斷的是從口中流淌出來,不由嚇著向後倒退一步,臉色蒼白,問道:「他,她怎麼了?」

江凡聳聳肩膀,真不知道,這個少年到底是個英雄,還是沒有見過世面的小孩子,只能說道:「沒事的。只不過是身受重傷,五臟六腑受傷了吧,不過,也不一定會會死的,只要及時的相救,就會沒事的。」

「額。」

少年聽完之後,擦去額頭上的汗珠,彷彿是鬆了一口氣,回頭看了一眼那些嚇著目瞪口呆的小土匪們。沒好氣的說道:「喂,你們還愣著幹什麼,趕緊將你們的老大給抬回去啊,要是死了。那可是麻煩了,我就沒有辦法向父皇交代了。」

父皇?

江凡愣了下,這個傢伙剛剛說父皇,難道是說。眼前這個傢伙,是帝王的孩子?還有,給父皇交代。這到底是搞什麼,難道他們都是認識的。

「咕嚕。」

終於有一個人反應過來,狠狠地看了一眼江凡,那完全是充滿怨恨的目光,江凡愣了下,因為剛剛還散亂的幾個人,瞬間訓練有素,很快就將地上的人抬起頭,朝著帝都中跑去,感情,這些人是軍隊啊。

「你,你們這是?」江凡有些鬱悶。

「呵呵,沒事,就是鬧著玩的。」少年單純笑著說道。

我靠,這也能鬧著玩?

江凡無奈的搖了搖頭,要不是自己剛剛看到對方土匪是一個沒有什麼實力的傢伙,早就一拳頭將跟對方的命給要掉。畢竟嘛,現在江凡的實力,要是殺死一個人,簡直就是輕而易舉。

「不過,也不是純鬧著玩的,我都在這裡玩了好幾天了,就是想看看,有沒有路人會出手相救,可是,他們有的人就是不屑的看了一眼,直接的走開,還有的人,看到之後連坑都不敢吭一聲,畏畏縮縮的逃跑去,也有的人,先是上來阻止一番,看到對方根本不鳥自己的之後,就慌忙的逃走。」少年這個時候,又解釋的說道。

呵呵。

江凡聽完之後,只是乾笑著,當然了,不屑離開的,應該是看出來這是假的啊,畏畏縮縮的人,肯定能夠是覺得自己不是土匪的對手,而且只不過是普通人,能離開還是趕緊的離開吧,至於那些上來說一番的,那都是已經算是不錯的。

「剛剛多謝你了,你讓我看到了帝國的希望,帝國之中正是因為有你這樣的不畏懼勢力的人,才會有今天,也會有更遙遠的將來。」少年滿臉都是燦爛光芒的說道。


江凡只能是無語,要是讓對方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可是跟著南疆王朝有的很大的關係,那肯定就不會這麼說了,畢竟嘛,南疆王朝是最有勢力取代現在帝都的,當初的確也是使用卑鄙無恥的手段,否則的話,現在的帝都,肯定就是南疆王朝的啊。

「既然你沒事的話,那就別過了。」江凡擺了擺手,暫時還不想跟帝王的孩子,有太多的交集,因為對江凡而言,這個帝國,也許也是自己最大的敵人罷了。

少年愣了下,慌忙追了上去,說道:「你別走啊,我剛剛說的都是認真的,而且我有本事,讓你直接到帝國中做一個大將軍的。」

「呵呵,坐大將軍沒有那麼簡單,將軍是保家衛國的,不是個人廝殺,江湖中有那麼多的高手,可是,讓他們做將軍,反而他們會做不好的。」江凡始終沒有停留下來腳步,只不過是因為看這個少年天真單純,所以也不會將所有的事情都遷怒到這個少年身上,只是淡淡的說道。

「啊?這樣啊,那沒事的,兵法是可以慢慢的學習啊。」少年緊追不捨。

江凡猛地停留下腳步,對方身體不穩,差點撞到了江凡的身上,不過,卻是狼狽不堪的跌倒在地上,不過少年沒有絲毫的懊惱,身上的塵土連看都不看的,直接的站起來,接著說道:「相信我,我真的是有本事,將你你弄進去的,而且,以你伸手,以及膽識,肯定會給國家到來更多的豐功偉績。」

江凡有些無語,將來自己說不定還會將這個國家給覆滅的。只不過看對方的單純樣子,江凡才沒有忍心出口,說道:「呵呵,就算是這樣,我也想要靠著自己的真憑實力進去朝廷之中,如果你現在幫我,就算是讓我進到了朝廷之中,那麼多多少少也會人說閑話的。」

「額,對啊,這倒也是。放心吧,以你的實力,肯定是一個武狀元了。」少年再一次高興激動地說道。

「……」

江凡算是有些無語,畢竟事情到了這一步之後,江凡也懶得多說一些什麼,說道:「我朋友還在前面的,就下次聊吧。」

「啊,你朋友,太好了。我還以為你們這些少俠,都是獨來獨往的,沒有想到你還有這朋友,你是一個少俠。那你的朋友肯定也都是少俠,我也想認識他們一下,請他們一起的吃飯。」少年高興地說道,彷彿根本就沒有離開的意思。

不過。正好這個時候,少年看到了江凡的朋友,雖然說。一個個都是氣質不凡,可是現在狀態都是有些狼狽,畢竟剛剛突然發生了事故,讓他們都暈暈乎乎的狼狽不堪跌倒在地上。突然看到江凡帶回來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之後,還疑惑不解,這到底要幹什麼?

「江凡,他是誰?」柳遠仁疑惑的問道。

江凡聳聳肩膀,現在還不想講少年得真實身份說出來,只是平淡的說道:「剛剛他被土匪打劫,所以我就將他給救了回來。」

「額,原來這帝都邊緣地帶也會有打劫啊,真心的很頭痛,我還以為帝都很安全的。」柳遠仁嘆了一口氣,彷彿有幾分是失望的說道。

李旭眼中閃爍著明亮的光芒,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這畢竟是帝都,帝都中的高手如雲,而且還有許多的年輕高手,都是跟著魔獸合體的,構造成一股強大而力量,一般情況下,根本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擋得住的。

江凡眼中閃過一抹冷厲的光芒,接著說道:「你們也不用多想,現在我們正要要去帝都,他就是帝都中的,咱們一起進去吧。」

「嗯,嗯,我叫蘇若,很高興認識你們,我請你們吃飯。」少年滿臉都是微笑,禮貌的說道。

「呵呵,謝謝你啊。」

眾人也只能是尷尬笑著,他們是第一次到帝都中,看到這麼熱情的少年,還真的有些不知所措,更何況嗎,人嗎,總是走一步算一步。少年身體中沒有任何的能量波動,他們還是可以感應的出來,也就是說,這個少年就是一個普通的人。

普通嗎?


江凡心裡頭可是很清楚,這個少年是一點都不普通,因為這個少年可是帝國的王子,當然了,江凡沒有說出來,如果不是因為龍雪的原因話,也必定不會到這個帝都中來的,至少,現在還是不是時機的。

「咿?」

就在這個時候,江凡突然看到,少年脖頸上帶著一個小石板,那可是江凡一直想要尋找的東西,怎麼出現在這個傢伙的身上。蘇若似乎也感覺到,江凡註釋這他的胸前小石板,於是逃出來,說道:「這個嗎,是我父王送我的生日禮物,雖然我看不出來到底是什麼東西,也找人鑒定過,也沒有看出來,到底是什麼玩意,但終究是我父親送我的,不過你要是喜歡的話,這個就送給你,就當做是您對我的救命之恩。」

江凡愣了下,本來是想要跟這個少年撇清關係,可是看到這個小石板,以及對方說的話之後,江凡還是猶豫了下,接過小石板,說道:「好,那就恭敬不如從命啊。」

「嗯,你拿著啊,我拿著真的不知道有什麼用,在遇到危機的時候也不能救我,而且沒有錢的時候,他也不值錢,平常要是帶著脖子上的時候,還會感覺到很沉重。」反正在少年的眼睛中,都是對那小石板的抱怨。

「呵呵。」江凡只是尷尬一笑,沒有說什麼。

蘇若倒是有些好奇,看到江凡小心翼翼的將石板收起來后,疑惑問道:「這個小石板到底有設么用,可以給我說說嗎?」(未完待續。。) 江凡想了下,也知道,眼前這個少年,將來很有可能是自己的敵人,所以還是不要將事情說得太過於清楚為好,於是只是說道:「我有一個朋友,很喜歡收集這些小石板,他喜歡上面的拼圖,一直在收集,所以我看到之後,都會幫他收集一下。『」

「啊,那肯定是一個女的。」蘇若突然蹦出來這麼一句。

「啊?」江凡有些不解。

「嘿嘿,如果不是女的話,你怎麼可能會幫他收集的,肯定是你喜歡的女子。」蘇若又開始自作聰明的說道。

不過嗎,江凡倒是覺得,這樣也是挺好的,自己隨便一個謊言,讓對方讓想到一些什麼,這樣的話,自己也不用解釋的太多,只是點了下頭,沒有說話。可是,這個蘇若的好奇心更是起來了,一路上,滔滔不覺,問東問西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