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日時間轉眼即過,元昊整日呆在龍軒居里,美其名曰休養生息,爲了明日進入玉闕玄雷崖做準備!

夜晚,一陣飄渺地聲音引起了元昊的注意,他小心戒備地跟隨那陣聲音來到了那日同張叔說話的山崖上,定睛一看居然是冷傲霜!!??

“張叔說得果然不假….”元昊心中暗暗嘀咕。

也不行禮,元昊就這麼靜靜地站在她身後,等待着她的發言。

冷傲霜轉過身上下打量了下元昊,眼中神色實難叫人理解!

“明日開啓雷崖,你可準備好了!?”

冷傲霜聲音柔和地問道。

元昊點點頭:“嗯,沒有問題。”

“那就好,不過你要小心巫碌等人,我猜他們會想在雷崖中使壞,務必要提防!”冷傲霜滿是關懷神色地道,似乎看不出來什麼異常。

“唔….好的,我明白了!”元昊也不多問,只是暗中記下了。

“還有…..”冷傲霜頓了一下,隨即沉聲道:“玉闕玄雷崖最中心處是正陽宗凝鍊玄級雷脈的地方,你千萬不可踏足其中,雖說裏面的東西對雷脈之人很有好處,但你修爲不夠,很容易受到力量反噬,造成重傷!”

元昊感激地點頭答應,心中卻是奇怪,張叔說她不懷好意,但這怎麼好像是在提醒我不要進入到雷崖中心去呢?

不過玉闕玄雷崖如此神奇,還能夠凝鍊玄級雷脈,對我也是好處頗多了!?

一定要去探查一番!

元昊心中暗下決定,冷傲霜目光望着元昊,他眉目間的神情變換怎麼逃得過這雙老辣的眼睛!

無聲地輕嘆一聲,冷傲霜目的已經達到了。沒有明確告訴元昊該怎麼做,但她知道,凝鍊雷脈的誘惑是任何一位修煉雷脈的人不可能拒絕得了的!

轉身便走,她或許並不是一個冷血之人,但此時卻是不得已而爲之。

“她就跟我說這些?”元昊心中奇怪,默默目送冷傲霜的離開。

……

天雷山頂,此刻四大派別的人馬紛紛聚集在一起,等候着玉闕玄雷崖的開啓。

作爲本次金雷武會的獲勝者,元昊將同連天豪一塊進入祕境之中,三個時辰之後,其他三家的獲勝人員才能進入其中。

“好了,人都來得差不多了,現在就開啓玄雷崖吧!”連洪眼看來得人的都差不多了,沉聲對其他三家說道。

連洪率先從懷中拿出一件像是鑰匙的東西,齊南海也掏出一件相似的但是顏色不同的鑰匙,等到石霸海和樑一刀各自拿出之後,四人對視一眼,齊齊將靈力灌入到鑰匙中,緊着往空中一拋,頓時四把鑰匙像是在空中被黏住一般,靜靜地散發着光華。


щшш¸ тт kān¸ ¢O

沒過一會,山頂上空一層原本看不見的靈光被打開一個小門,層層光暈從中折射出來,煞是奇妙!

“元昊天豪,速速進入祕境,一切小心!”

連洪沉聲囑咐道,和齊南海交換了一個眼神。

元昊和連天豪點點頭,縱身一躍,跳入那道小門之中! “這…..就是玉闕玄雷崖內!!!”元昊帶着震驚的神色四周打量着這處靈氣無比充盈的地方,四周靈氣乾淨純淨,不帶絲毫的雜質!

這裏的青草有外界的兩三倍長,鮮綠稚嫩!這裏的灌木長得如同巨杉,攀天摩地!到處是散落的妖獸內晶,有低階的連成片,中階的隨處可見,就連高階的見到好幾塊!!

不知生長了多少年的靈藥,都快成精似的,感覺到有人來了以後紛紛將枝葉收攏!

元昊好奇地走進一根跟手臂一樣粗壯的靈藥,手輕輕觸碰一下,居然膽怯地將自己整枝地縮回土裏!!

“好神奇啊!”元昊驚歎一聲,如果能在這裏修行數年的話,那修爲肯定猛漲啊!

連天豪興奮地拿出一個空靈袋,肆無忌憚地大肆搜刮起來!!

元昊目光閃了閃,居然是一個完整的空靈袋!!!想必一定是冷傲霜搞出的手筆!

除此之外,連家堡應該沒人能夠這麼有實力拿出一個完好無損的空靈袋!就連元昊至今都還只有一個殘缺的低級空靈袋!

這些東西雖然是一個勢力想要快速發展不可缺少的戰略物資,但對元昊來說卻是沒有多大吸引力。

他是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反正現在又不缺靈石,以他的能力,只要斬殺一頭中階妖獸,獲得內晶之後出售,自然就有大比的靈石得來!

饒有興趣地四處觀看,只望見這處地方確實是一個單獨的空間,顯然獨立於外面世界!

因爲這裏沒有太陽,頭頂之上是一片金色雲霧籠罩着,元昊凝望着那漫無邊際的雲霧,只感覺其中的雷霆之力很是強勁,自己的金雷跟那一比,完全就是小巫見大巫!!

幫着連天豪搜刮了打量的高級靈石以及市面上罕見的靈藥以及一籮筐的妖獸內晶,元昊跟連天豪繼續向中間靠攏……

突然間一陣靈氣波動,連天豪面色一驚,作爲第二次有幸前來玉闕玄雷崖的他知道,三個時辰在這處空間之中卻是很快,現在,飛鷹閣其他三家人馬已經進來了!!

元昊看着面透殺氣的巫碌,臉色一沉喝道:“怎麼,原來你們是想在這裏動手嗎?”

由於元昊將梁平在第二輪的時候就已經淘汰,所以這次代表驚刀門而來的只有一人!

但是飛鷹閣同樣也是三人,不過面對站到元昊這邊海鯊幫齊嶽等人,他們似乎很沒有優勢可言啊!

“這裏,我想你也不感興趣,怎麼樣,有沒有膽子隨我往裏面走,我要跟你單獨決戰!!!”

巫碌鷹眼一閃,殺氣凜然地沉聲道。

元昊笑了笑,他聳聳肩道:“正有此意!天豪,齊兄,其他人交給你們了!”

連天豪皺眉道:“元昊,你不知道!其實這裏只是玄雷崖的最外圍而已,但是裏面實在危險,就算你身具雷脈,但也扛不住那密佈的雷霆襲擊啊!”

元昊道:“無妨,我本就是來這尋找一樣東西,你們到時候先走,不必管我!!!”

連天豪還想說什麼,元昊擺擺手堅決要往裏面深入,無奈之下連天豪只有與齊嶽等人在這裏繼續搜刮。

巫碌獰笑一聲,身形飛速往裏面而去。

元昊也不慢,幾個縱身就看不見人影。越往裏面走雷霆之力越是強烈,元昊面色冷靜,心中卻是早已戒備起來!

金色雷霆在這裏隨處可見,那時不時從天而降的金色閃雷將地面擊出一個大坑,但奇怪的是,那土地不一會就會自動填平,什麼也看不出來!

“就這裏吧!”巫碌停下身形,望着元昊森然道。

元昊左右看看,確實是一個殺人越貨的好地方啊!

“你雖然靈脈等級比我高,但功法卻是不如我,現在投降或許我還能留你一命!”巫碌冷笑道。

“廢話少說,我倒想看看你的真本事如何!”元昊扭扭脖子,活動一下筋骨。

“嘿嘿,就讓你見識一下地階下級的靈脈武學—天虹雷音!!!忘了告訴你,這可是出自正陽宗的功法靈脈武學哦!!哈…..”巫碌一聲狂笑,氣勢如虹,身後好似輪轉着一個巨大**!!!

“好強的氣息!!!”元昊大吃一驚,沒想到地階下級的靈脈武學居然有如此威勢!!

“正陽宗?你是正陽宗的試煉弟子?”元昊冷聲問道。

“嘿~~”巫碌撇撇嘴不屑道:“試煉弟子算什麼,老子還是正式弟子呢?!”似乎不想多說,巫碌爆喝一聲,身子消失在雲雷之中!

長髮飛揚,身姿狂傲無比!整片天雷都被他攪動的形成一個漩渦!如同匹練般的金色雷芒一瞬間降落在元昊頭頂!!!

“唰!唰!唰!”身形運到極致,元昊堪堪躲過這一次攻擊!!

“你根本不是靈照圓滿境的高手,剛纔那一擊已經突破了靈照境的能力,你是出玄境的高手!!!”元昊身形稍稍虛浮在半空之中,望着身上被劈得有些焦黑的地方惱怒地大喝道。

“哈哈哈……沒錯,老子確實就是出玄境,要不然怎麼能成爲正陽宗弟子呢!!!”

巫碌狂笑道,人卻高高虛空站立,聲音隨着雷霆響遍天穹!!

“天虹雷音—–雷殺!!”

一聲好似九天之上的怒喝響起,巫碌伸出左後狠狠對着元昊一指,一陣奇怪的雷霆波動以快得沒法想象的速度往元昊而去!!!

“危險!!!”元昊魂識驚覺,心神狂跳之下登凌縱運到極致,一道絕強的閃耀着奪命之音的無形波動就已經來到元昊面前!

“喝!!”

無奈之下只得雙手託舉,整條靈脈之力迅猛而出,灌注在手掌之中!!


三元玄級雷脈的強橫此刻已經淋漓盡致地體現出來!這就說明了爲什麼靈脈等級在一定程度比修爲等級重要的原因了!

“嘭!”

一聲悶哼,元昊有些狼狽地擦擦嘴角流下的血跡!沒想到巫碌隱藏這般深,怪不得他不敢在外面和他對決,以他的實力一旦全力展開,是比引起正陽宗的注意!!這巫碌一定是從正陽宗跑出來的的!!!

元昊暴怒無比,好久沒這樣被人追着打了!他心中卻是沒有絲毫恐懼之色!!

敵人越是強大,越能調動起他的戰鬥能力!!爲戰鬥而生的男人!

運起靈力灌注於雙腳之上,元昊勉強凌空飛行一段時間。

“天雷破!!”

“哼~雕蟲小技!”巫碌望着頭頂着涌起的如同蜘蛛網一般的閃雷,冷笑數聲,身形連續飛舞,仰頭衝着那道雷雲怒喝一聲:“破!!!”

天虹雷音的力量隨着巫碌的施展徹底散發開來,人階上級的靈脈武學在他面前就如同耍鬧一般,毫不起眼!!


一個破字出來,元昊胸膛就如同被重擊了一下,絲絲鮮血順着他的嘴角流下!

雙目赤紅地不甘地望着巫碌輕鬆出破自己的攻擊,那種無力之感令他深深煩惱!

這已經不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決鬥了,一個完全就是依靠自身靈脈力量戰鬥,一個卻是能調動天地之力!

雖然出玄境界的修爲在調動天地靈力的時候還不是太成熟,但那流露出的力量也不是現在的元昊所能抗拒的啊!!!

“可惡!”元昊劍眉倒豎,怒髮衝冠地衝上前去對着他一陣狂打!


兩人就在空中掌對掌,拳對拳地相互擊打了數百個回合。突然,元昊胸口被狠狠拍中,身子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砸向地面! “混蛋!!我根本不是對手!!”元昊憤怒地一拳砸到草地上,身上數道傷口鮮血流出,但都絲毫沒有引起元昊的注意,他爲自己的無能所深深憤怒!!

就在這時候,空靈袋中一陣輕輕顫動,元昊疑惑地將魂識沉入其中,卻是發現一直以來都老老實實地七血煉魔槍此刻卻是黑光大作!似乎很是不滿主人居然在這種重要時刻都不用它,無法讓它展現魔威!!

元昊楞了楞,魔槍的威力他自然知道,但是如果讓他身具魔脈的事情暴露,那他也不要在妄想加入宗派了,直接投奔魔門算了!

“哈哈哈…..小子,我叫你狂!!啊?”巫碌面色猙獰地一陣瘋叫,“告訴你,這裏完全就是另外一個天地,任何能量都無法從這裏流出,今天我就殺了你,也不會有任何人知道!!哈哈….”

元昊目光閃了一閃,任何能量都無法從這裏流出嗎?

終於,元昊心中的魔力瘋狂滋生起來,瞬間就遍佈了他的身心!佔據了他的靈魂!

手掌猛地一下握住了七血煉魔槍冰涼的槍身,元昊星目馬上變成了一片漆黑!!

戰魂!!!魔脈主導意識的戰魂覺醒!!這將是多麼恐怖的時候啊!

巫碌的狂笑聲戛然而止,心頭之中隱現出一絲不安!

他驚訝地發現,元昊冷漠地表情上帶着一絲無上威嚴,挺拔的身軀屹立天地之間,黑色長髮無風自動,右手虛握一下,一片黑氣慢慢瀰漫在他的四周!

此刻,元昊身體裏的魔胎突然間睜開了眼睛,完全就是一個縮小版的元昊,小臉上露出一個恐怖的笑容,伸出青黑色的舌頭舔舔嘴脣,樣子無比邪惡嗜血!!!

“這種力量…..這種力量真的是我的嗎?”腦中僅存的清明有些遲疑,一直以來牴觸的魔脈之力居然如此強橫!!

“難道…我天生是魔?”

“難道…這般邪惡的力量纔是我應該具備的!!!”


元昊魂識中的清醒慢慢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冷血嗜殺的念頭!!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