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還是爺爺想得周全,孫兒明白了,事不宜遲我這就吩咐文含那小子去安排此事!”

聽着雲霧中那四面八方迴響起來的笑聲,剛纔還眉頭不展的灰衣大漢,瞬間身形一扭,便又變幻成了那株巨大的黑色迷花模樣。

……

與此同時,死亡山脈三層某處密林之中。

“搞毛呀,墨跡了這麼半天!我勒了去!”

剛剛感應到小呆位置移動的洛凡,心裏不爽的暗罵道。

其實也難怪洛凡會不爽了,他之所以在看到刺客公會的兩大強者死後,便果斷的第一時間離開,還不就是爲了少點口舌,怕麻煩。

可是沒想到在離開後竟然一等就是半個多時辰,要不是這特殊的星獸僕人,始終都處在他的感知範圍內時刻掌握着其生殺大權,他早就跑過去看看到底小呆那傢伙在搞什麼了。

“請主人恕罪,屬下來遲了!”

順着靈魂契約之間的感應,片刻不到魔音蝠便出現在了洛凡的上空,一邊傳音請罪,一邊快速的落了下來。

“你還知道來遲…嗯?你的實力徹底穩固了?怎麼會這麼快?!”

看着從高空落下化爲黑衣青年的小呆,正想興師問罪的洛凡在感覺到它化形時,那瞬間暴露出的星力波動後,震驚的問道。 “是的主人,屬下現在已經徹底穩固在了尊級初階境界,黃金犀王那傢伙非要堅持看屬下穩固後才肯回去覆命,這也正是屬下來遲的原因。”

聽到洛凡這個主人溫怒的問話,化作黑衣青年的小呆趕緊惶恐的跪在地上,恭敬地回答道。

“回去覆命?回哪去?又向誰覆命?對了,剛纔以爲時間緊迫還沒來得及問,小呆,你到底在星獸中是什麼身份,爲何突破時會有這麼多的星獸趕過來守護呢?”

瞬即抓住小呆話語中關鍵點的洛凡,順勢問出了心中早已存在的疑問。

“回稟主人,屬下的身份如果按人類的說法,也就相當於超級世家的繼承人吧,黃金犀王一脈正是屬於我們魔音蝠的附屬種族而已,而他自然詩會山脈最中心的禁地,向我族前輩皇者覆命了。”

“你的前輩皇者?它是什麼實力?”

這下洛凡是真的震驚了,魔音蝠是什麼?那可是萬中無一的完美變異星獸,通過影殺的記憶洛凡知道就是在千年前星獸最爲繁盛的年代,也只是出現過一隻而已,就是這一隻就已經讓人類的強者談之色變!

而小呆的意思很明顯了,現在它的存在還並不是唯一的,在死亡山脈的中心還有一隻更加恐怖的魔音蝠,這怎麼能不讓本打算突破後一探中心區域的洛凡忌諱莫深。

“這個當然是皇級了,也就是相當於人類中的半神,還其實屬下也沒有見過這位前輩,這些都是從黃金犀王那聽來的,而他這次來就是等屬下突破之後,帶屬下前去中心禁地接受這位前輩皇者傳承的。”

“我勒了個去!沒想到本公子的運氣居然這樣好,隨便收一隻星獸都能搞到一隻來歷這麼恐怖的傢伙!既然這樣,那…嘿嘿。”

正處在關於第二隻魔音蝠震撼中的洛凡,在聽完小呆進一步的解釋後,當即眼睛就亮了起來。

要知道他可是前腳剛剛從百里家那裏得到了星獸中有兩大半神級存在的祕聞,這後腳就把其中之一的嫡系繼承人,給搞成了完全掌控生死的靈魂僕人,這一飲一啄怎一個巧字了得!

在得知小呆這驚人的身份背景之後,本來還對其那有些雞肋的超音攻擊不爽,打算在利用其完成突破後,看情況把這個白佔一個寶貴僕人名額的傢伙捨去的洛凡,心裏一下子活了起來。

洛凡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和百里家的處理辦法一樣,通過小呆這層關係,看能不能把綜合實力絕對不弱於任何一個超級世家的星獸一方,拉入到自己影族的陣營裏。

如果事情能成的話,那麼他們這三方聯盟,不僅在將要爆發的大戰中有了絕對的自保之力,甚至有了角逐那最後霸主的資格!

不但如此,他還會因爲素心和小呆的關係,成爲三方聯盟的核心紐帶,使他或者說影族成爲聯盟中最不可或缺的一方,徹底擺脫現在仰人鼻息的尷尬處境,大大提高在聯盟中的地位。

一想到因爲簽訂小呆這個僕人,而可能出現的意外良機,洛凡此時再看向這個一直都不爽的白瞳傢伙,突然感覺順眼多了,其嘴角不由的又翹了起來。

“主人,這是您要求屬下帶來的尊級赤紅毒蟾的獸核,還有一枚存儲星戒,您也知道這種東西對於我們星獸來說可是很難得的寶貝,所以屬下實在是找不到理由去和黃金犀王要另外的兩枚,請主人恕罪!”

化作黑衣青年的小呆,哪裏知道此時的洛凡正沉浸在對以後三方聯盟的意淫之中,看着洛凡那緊盯着他的眼神,以爲他是在等自己拿出方纔的戰利品,急忙取出了洛凡走時的交代之物,惶恐的說道。

“呃!沒事,星戒這東西本主人多的是,這枚就當是賜給你的見面禮吧!呵呵。”

被打斷遐想的洛凡隨手接過了那枚突破所需的獸核後,訕笑起來。

“小呆謝主人賞賜!”

“對了,小呆就算你們星獸不會鍛造星器之法,但每年進入山脈的強者那麼多,隕落的也不在少數,只要有點實力的應該都帶有星戒的,你們怎麼還這樣看重這種東西呢?”


看着大喜之下的小呆,竟然就這樣迫不及待的當着他這個主人的面滴血認主起來,洛凡又有些不解了。

“這個主人有所不知,我們星獸和人類是有過約定的,必須要按照本身的級別呆在特定的區域內,不得隨意越界,不然就會引起發人類的強烈報復,您也知道現在我們星獸一方的實力遠不及人類,所以……”

“原來如此,那剛纔黃金犀王所說的那兩人也出現在不應該出現的地方,又是怎麼回事?”

聽到小呆說到這裏,後面的洛凡自然也就想到了,各級別的星獸都層次分明的劃出了活動區域,而人類只要不是腦殘的,沒有把握誰會跑到高級的星獸地盤找死呀?!

因此別看每年都有許多實力不錯的強者隕落,但相比星獸一方所損失的數量來說,絕對要少的多,尤其是尊級以上的人類強者,不僅數量比星獸少很多,而且哪個都是人精的存在,更不會輕易的涉險了,在這種情況下,尊級以上的星獸想要獲得星戒的機率也就可想而知了。

“回稟主人,這個問題剛纔屬下也問過黃金犀王,他的回答是這是約定中對人類一方的限制,不然如果我們星獸按實力劃好地方了,要是有尊級高階的人類肆意的斬殺我尊級族人,在我們星獸一方不能越界的情況下豈不是要被滅族了?!”

“所以就約定能進入死亡山脈狩獵的人類實力,最高不能超過尊級中階,這樣在我們星獸的本命天賦下,就算尊級初階的族人遇上,也不算太吃虧,相對公平些,並且這些事情也只有實力達到尊級的族人們纔有權力知道。”

小呆現在雖然成爲了洛凡的契約僕人,但不要忘了契約只是在對於涉及到有關洛凡這個主人的想法和命令時,纔會有強制性的改變,並不是變成毫無思想感情的傀儡,所以小呆在那根深蒂固的星獸思維方式下,一提到人類對它們族類的欺壓時,不自覺得就把那仇恨的情緒帶了進去。

洛凡自然也聽出了小呆那語氣中的變化,但是對於它的這種恨意,洛凡卻不怎麼認同,值得一提的是,洛凡不認同的原因並不是因爲他自己本身就爲人類一員的關係。

在他想來物競天擇,弱肉強食,如果星獸一方的實力徹底壓過了人類,他相信到時人類的處境絕對要比現在的星獸還要悲慘的多,最大的可能就是直接被滅族了。

所謂的公平規則,那是隻有強者纔有資格去計較的東西,被欺負了就怨天尤人空發恨意,那除了引來強者更加強烈的打壓外,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意義。

其實洛凡的這種忍而不發的性格,完全是以前在楊家飽受欺凌之時養成的,多年的被人欺負讓他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沒實力被欺負這沒什麼好說的,你說得越多,罵的越狠,那對方打的你就會越重!

如果真想說什麼的話,那也要先用實力把敵人幹倒了,以勝利者的姿態纔會說。

“好了,爲了等你已經耽擱了太多的時間了,我們還是早點離開爲妙。”

考慮到剛剛被他設計給陰死的那三個刺客公會強者,洛凡用腳想也可以猜到其身後那強勢的樂正家族,因爲魂令的關係,肯定在第一時間就得到了三人死訊,現在說不定正有更加恐怖的追兵向這裏趕來。

洛凡可不希望在此地墨跡半天結果被其給堵個正着,那樣可就真的悲劇到家了,所以在獸核到手後,突破在即的洛凡馬上便選擇了儘快的遠離這個是非之地。

“主人,要不要屬下背您呀?!”

也不知道是靈魂契約對於星獸的效果太過強大,還是因爲洛凡那星戒的賞賜起到了甜棗的作用,飛在空中的小呆突然變回了它那星獸的本體,居然主動的對洛凡傳音討好般詢問了起來。

“什麼?揹我?!我勒個去!這傢伙的本體怎麼會這麼大!”

收到傳音的洛凡當下沒有反應過來,疑惑的同時便向着契約感應中的位置擡頭一望,等看到小呆那恢復本體後的樣子後,當即便暗罵了起來。

原來在洛凡的印象中蝠類星獸都是那種體形較小的星獸,自始至終洛凡所見到的都是小呆化成人形的樣子,而此時小呆在變回本體後,身形不僅沒有變小,反而因爲多出了那對兩米多長的翅膀關係,看起來大了不是一點半點。

照小呆這樣的體形,洛凡絲毫不懷疑別說騎上去了,就是躺在上面,以他的實力問題也不是很大。

“嗯,也好,你下來吧!”

見到竟然有這樣意想不到的好事,早就嚮往飛行的洛凡哪有不同意之理,當即便從急速中停了下來,欣然同意了這位星獸僕人的建議。 不同於前面兩層的雜亂獸吼,因爲死亡山脈三層中的星獸不僅數量上大幅減少,而且實力最低的都已經達到了初啓智力的王級實力,所以入夜後除了那陣陣的蟲鳴,山風葉響之外,在也聽不到其它聲音了,顯得格外的寧靜。

“這就是飛翔的感覺嗎?不錯,果然不錯!哈哈。”

今夜月朗星稀,高空中盤坐在魔音蝠背上的洛凡,一邊感受着急速狀態下那撲面而來的凜冽勁風,體會着那種無拘無束的自由之感,一邊趁着那銀色的月光,俯覽着下方那依稀可見的山峯林瘴,心裏不由的感嘆着。

心曠神怡的洛凡,此時就像是小孩子得到了最愛不釋手的玩具一般,樂此不疲的沉浸在這首次飛行的樂趣之中。

“嗯!怎麼回事?!”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正陶醉於這種翱翔九天,俯視山林意境中的洛凡,突然感覺到身子一輕,便跟隨小呆的身形急速的向着下方俯衝而去。

“主人,我們有麻煩了!”

就在洛凡疑惑的同時,腦中緊接着便傳來了小呆那突兀的傳音之聲。

“該死的!剛纔竟然走神了!”

被小呆這一示警,被從意境中拉回現實的洛凡,這纔想到他現在正處於危險的死亡山脈三層之中,瞬間反應過來的他當即暗罵了一聲。

“小呆,你在躲什麼?”

快速的掃了一眼周圍,出乎意料的是洛凡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妥,但是小呆的反應讓他覺得肯定是發生了什麼異常的情況,所以在不解之下本能的就詢問了起來。

“主人,在我們後下方正有一隻體形不大的飛行星獸快速的接近中,剛纔屬下爲了不打擾您休息,已經用超音攻擊過一次了,通過對方受到攻擊後的反應時間來判斷,其實力應該在尊級中階,而且對方的速度明顯比屬下快得多,所以考慮到主人您的安全,屬下才打算先把您送回到地面,在想辦法對付它。”

靈魂傳音就是方便,瞬間小呆便把它要想表達的意思傳遞給了洛凡。

“我勒了去!習慣害死人呀!孃的!”

原來洛凡剛纔是快速的觀察了一遍周圍的環境不假,但是他卻忘了此時他可是在空中的事實,根本就沒留心後下方的位置,聽到小呆的解釋後,洛凡此時哪還有丁點飛行的快感,暗中發動慢放之境的同時,扭頭向後下方看了過去。

“呃,小呆你確定沒有感應錯嗎?”

洛凡不看還好,這一看之下當下更加的鬱悶了,因爲在他的視線中除了地面上那沐浴在銀色月光下的山林外,他居然沒有發現小呆所說星獸的半點影子。

“主人不會錯的,屬下肯定後下方,不現在對方已經在我們正後方百米左右了!”

小呆的回答不僅確定了對方的存在,甚至把具體的距離都報了出來。

“什麼!難道…小呆,超音攻擊!”

看着後方百米外那依舊空無一物的虛空,震驚的洛凡瞬間便想到了一種可能,那就是對方很可能是具有像影族化影術隱匿效果天賦的星獸,反應過來後馬上便對小呆下達了攻擊命令。

洛凡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利用小呆的超音攻擊把那隻他看不見的星獸給逼出來,不管怎麼樣,至少也先要知道對方是什麼星獸,心裏有底了,那纔好準備接下來的戰鬥。

這就不得不說星獸自身天賦的好處了,要知道洛凡的靈魂攻擊雖然比小呆的超音用起來更加方便,但是就攻擊距離和次數上而言,相差的可不是一點半點了。

百米多的距離,別說現在洛凡因爲看不到目標根本就用不出靈魂攻擊,就算看到了,這麼遠的距離也早就不在靈魂攻擊的有效範圍內了。

而小呆的超音則就不同了,對於小呆來說,它的超音感知範圍也就是他的攻擊範圍,簡單點說說是,只要它能“看”到的,那就可以攻擊到。

超音攻擊!

在收到洛凡傳音命令後,小呆沒有絲毫的遲疑,瞬間就無聲無息的把一道凝如實質的超音攻向了對方。

而就在小呆的攻擊完成後,處在慢放之境下的洛凡,終於看到了那隻突然出現在後方視線中星獸的樣子。

原來這是一隻體形半米左右,狀似鷹類的飛行星獸,灰黑色的覆羽,彎鉤狀短喙,腹部收縮起來的一對金黃色的長腿上,分別長着三根細長尖銳的黑色爪子,長長的尾部上帶有三道明顯的白色橫紋。

白紋夜鷂!

“果然是會隱身的傢伙呀!這要是沒有小呆,本公子還真危險了!我勒了去!”

在看清對方的樣子後,洛凡瞬間便通過影殺的記憶信息認出了這隻星獸的來歷。

衆所周知,在所有飛行類星獸中,鷹類星獸無疑是最爲兇猛的一種,而鷹類星獸具體形的大小可分爲三類,體形最大的雕,體形中等的鷹,和體形最小的鷂。


別看鷂的體形最小,但是它卻是鷹類星獸中活動最爲靈敏,短距離內速度最快的一種,簡單點說鷂在飛行星獸中就相當於人類中刺客職業一樣,飛行無聲,擅長瞬間加速突襲獵物,以靈巧多變的身法和速度著稱。


而白紋夜鷂,更是所有鷂類是最恐怖的一種,之所以說它恐怖,不僅是因爲它高達尊級中階的實力,和其是同類中唯一一種在晚上活動的詭異性,最重要的是它有一項幾乎令所有人類都無語的天賦能力,夜間隱身!

影殺記憶裏對其的評價是:夜間的刺客王者,尊級高階實力以下者的噩夢,極度危險!


“小呆,回身準備戰鬥!”

此時雙方之間的距離已經不足百米,並且還在快速的接近中,而洛凡他們現在還處在百米高的虛空,洛凡暗中對比了一下敵我雙方的速度後,瞬間就計算出按照現在的情況,對方絕對會趕在自己落地前攻擊臨身,當即便對身下的魔音蝠下達了命令。

“孃的!居然這麼快就恢復了!”

本來洛凡考慮到現在正處在高空之中,他又不會飛動起手來多有不便,就打算是想趁着白紋夜鷂失神的剎那讓小呆調個頭,然後以小呆主攻,他用靈魂攻擊輔助一下就完事了。


可是沒有想到就在小呆調完頭,他剛要準備靈魂攻擊之時,卻突然發現對方竟然不見了!

在失去了目標的身影后,直接就讓洛凡後續的攻擊計劃胎死腹中了,不僅如此,要知道小呆可是剛剛用過超音攻擊了,正處在冷卻時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