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內的空氣依舊異常的炎熱,感覺想要將人烤乾一樣,曦晨舔了舔已經有些乾裂的嘴脣,艱難的嚥了口口水,在這種地方修煉,還真是難捱,修爲的進步,伴隨的是同等的磨難,果然沒有什麼事情是一蹴而就的。

曦晨的嘴脣已經幹得滲出了血絲,他伸出手,將嘴角流出的鮮血拭去,無意中粘在了手中握着的玉佩上。玉佩上的小金龍的眼睛,在不經意間亮了一下,曦晨沒有發覺,將其重新揣入懷中。

“這種事着急也沒用,還是靜下心來慢慢地參悟吧,沒準兒會有所發現”,曦晨重新進入修煉狀態,引導着體內元力的運轉。突然玉佩上的小金龍輕輕地搖了搖尾巴,晃晃了嘴邊的龍鬚,從玉佩上再次遊了下來,在曦晨的胸前遊蕩了幾圈,徑直鑽進了他的身體裏面。

曦晨驚恐的睜大了眼睛,他體內的變化,他自然是知曉,可小金龍的速度太快,他幾乎沒有太多的時間去考慮,更是來不及阻攔,小金龍便飛也似地鑽了進去。

曦晨一把撕開胸前早已破破爛爛的衣襟,低頭望去,皮膚光滑細膩,未有任何的疤痕,根本看不出剛纔竟有東西破體而入,可曦晨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玉佩正面雕刻着的龍已消失不見,只剩下背面那些奇異的文字。

想起當日襲擊自己的那個黑衣人被小金龍鑽進體內的悲慘下場,曦晨頭皮陣陣發麻,雖知道這條小金龍肯定不會威脅自己的生命安全,卻仍舊有些惴惴不安,不知道他要呆在自己身體裏面多久,要在裏面做些什麼,萬一他要是餓了怎麼辦,自己身體裏的那些東西,可不是任由他享用的。 (頭有點痛,暈乎乎的,連電腦都有些看不清了……今天就八更了,對不起各位,我實在是頭暈,先睡覺去了……明天我會補上)回到了小院,夢天便是帶著紫衣少女來到了客廳。

如今這處小院,已是比起幾天前冷清了許多。

夢天一個人獨自居住在這裡,其他人,都是被夢天派了出去,不完成任務休想回來。


「這裡就你一個人?」紫衣少女有些驚訝的打量著偌大的小院,發現竟然只有夢天自己一個人的時候,不由得有些詫異。

「怎麼,很奇怪么?」

紫衣少女點點頭:「你這二十三區的區長當的,身邊竟然沒個守衛?」

「我不需要。我先煩,也嫌麻煩。有事的話我自己能解決。」夢天極為自信的一笑,然後便是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你就對自己的實力那麼有自信?」紫衣少女眼中寒芒一閃,雙眼微微眯起。

「因為我知道,你殺不了我,也不敢殺我。」見夢天一句話便是猜出了自己的心思,紫衣少女崛起了小嘴,然後便是在凳子上做了下來。

「別忘了,現在你是我的女僕,主人沒讓你坐下便擅自做下,可是要受懲罰的哦。」夢天溫和的笑容,看在少女的眼中,怎麼那麼討厭?

「哼,還真把自己當我的主人了?想得美!」

紫衣少女眼前一花,然後便是多了個影子。

夢天緩緩托起少女白皙的豆腐般的下巴,手感那叫一個好。

「你……」少女俏臉一紅,便是對著夢天怒目而視。

「你什麼你,你就是一個奴隸,現在你是我的女僕,明白了沒?把你的大小姐脾氣收起來,如果你還是這般的話,搞不好哪一天爺心情不好把你上了。」

夢天繼續威脅道,他現在也是學會了一些無賴的方法。

「流氓……」少女前臉唰的一下紅到了耳根,低聲嬌嗔了一聲,便是不敢再怎樣了。

「哈哈……」夢天哈哈一笑,然後緩緩打量了一下:「不管怎麼看,你都跟慕容依然那個小妮子很像啊。」

「廢話!不是說了我是她姐姐么?」紫衣少女一撇嘴,但旋即發現自己說錯話了。

「啊,我錯了,放過我……」夢天看著少女擺出的楚楚可憐的模樣,到十幾位可愛的。

「那你就是慕容輕語咯?」

「嗯。」慕容輕語極為乖巧的點了點頭,她現在可不敢亂說話了。

對於夢天這個人,她已經在心中狠狠地打了個紅叉叉,早已歸為了流氓一類了。

對於這種流氓無賴,慕容輕語可是打著能不招惹盡量不招惹的旗幟的。

「說實話,我對你那個妹妹,有點小記仇啊……」夢天奸笑一聲,然後緩緩低下了頭。

「你、你要幹嘛?」慕容輕語向後靠了靠,雙臂下意識地護在了胸前。

「你妹妹害我來到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對於你妹妹的行為,我很生氣,我就是小氣!你是不是該為你妹妹負責一下呢?」

夢天現在就猶如一個怪蜀黍,在嚇唬著無助的少女。

「負、負什麼責?是那小丫頭害的你,又不是我。」慕容輕語無助的樣子,倒是裝的挺像。

「我現在先收點利息,沒問題吧?」夢天一臉壞笑著緩緩靠近少女。

「不要!」慕容輕語的頭搖的跟撥lang鼓似的,抬起腳來就對著夢天的下肢提取。


「我靠!算你狠!」夢天一把抓住少女修長的腿,然後往前一拉,便是將其拉了起來。

然後夢天直接坐到了椅子上,將慕容輕語身子反轉了過來,按到了自己的大腿上,一巴掌便是對著慕容輕語挺翹的小屁股打了過去。

「啪!」

一聲清脆的響聲之後,慕容輕語本就紅透的俏臉現在更是紅了幾分。紅紅的臉頰,似乎快要滲出水來了一般。

「讓你不對主人我尊敬……」

「啪!」

又是一巴掌,慕容輕語小嘴一憋一憋的,都快哭出來了。紅彤彤的俏臉,一隻延伸到耳朵,極為可愛。


「讓你踢我……」

「啪!」

又是一巴掌,慕容輕語羞得直接把臉埋進了衣袖中。

「啪!」

「看你以後還敢不敢!」

「啪!」

「啪!」

「啪!」

「……」

「嗚,嗚嗚……」

慕容輕語終於是羞得哭了出來,從小到大,她連手都沒讓男人碰過,又何曾以現在這般羞人的姿態跟男人接觸呢?而且還是被打!

想到這裡,心中委屈的慕容輕語便是哭了出來。

「額……」

夢天也是一怔,顯然沒料到慕容輕語會哭。這一下可好,夢天頓時愣在了那裡,有些不知所措。

「貌似下手重了點……」這貨摸了摸鼻子,手上還殘留著一股少女的體香。

「你慢慢哭,我先走了……」

夢天尷尬一笑,然後直接閃人。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小金龍鑽進曦晨的體內後,沒有像上次在黑衣人身體中所表現的那樣,順着經脈到處的遊竄,而是徑直的鑽進他的丹田內,嗖的一聲飛進了那片元力凝化而成的水窪。

曦晨目前只有凝氣期六層的修爲,體內的元力自然不是很多,好在小金龍的體積也甚小,躺在裏面倒也剛好合適,曦晨似乎感受到了體內的變化,自嘲的笑了笑,“竟然將我的丹田當澡盆了,但願不要在裏面搞破壞纔好啊,要不然我的小命可就堪憂了。”

丹田作爲修仙者最重要的地方,爲修仙者的精元最爲集中之處,如今裏面竟無緣無故多出了一個生物,曦晨也不知究竟是好是壞,好像從未聽說過其他人有過類似事情,不過曦晨並不是很擔心,這個玉佩曾多次拯救他的性命,總不至於要加害於他吧。

既然多想無益,曦晨索性將其拋之腦後,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船到橋頭自然直,與其在此杞人憂天,倒不如多感悟一下第七層的境界。

不知是不是玉佩發生異變的作用,曦晨在繼續修煉了一日後,突然觸摸到了第七層的瓶頸,自己內心那種若有所失的悵然也消失殆盡。

“這次可能真的猜對了”曦晨心中暗自高興,玉佩果然是媒介,至於它日後會帶給自己什麼,曦晨不清楚,只是感覺一定對自己的修仙之路大有益處。

既然心中的芥蒂已除,如今又突破在即,曦晨自是毫不客氣的鼓足元力,猛地捅破那最後的屏障,丹田內的水窪慢慢旋轉,越來越快,最終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拼命地吸收着身體外的天地元氣。

小金龍在裏面歡快的游泳,似乎一點兒也不知道,現在自己所寄宿的這個主人,正處在突破的重要關頭,一不小心便有可能經脈受損,甚至神魂俱滅。

伴隨着元力的進入,小金龍的身軀也慢慢的膨脹了一些,雖然不太明顯,但色澤卻很顯然亮了許多,神態也較之以前更加的惟妙惟翹。

“這麼快就突破了,還真是不簡單”,坐在岩漿正中的玄真子看了一眼正拼命吐納的曦晨,微笑着又將眼睛合上,這個孩子所擁有的天賦,已遠遠非自己等人可以比擬,一年的時間,凝氣七層,說出去,恐怕無人敢相信吧,這已經遠遠地超越了修仙者修煉所應有的範疇,簡直可以稱爲是妖孽般的存在。若非其天生煞氣,一生註定命途多舛,玄真子真想將他永遠的留在縹緲宗,與衆位師弟共同指導他修得大道,來光大縹緲宗無上的榮耀。可是看如今的情景,是快要讓他獨自離去的時候了,命運始終要掌握在他自己手中,外人終究是難以插手。


玄真子又想起遠在萬里之外,深陷危機之中的玄明子,無奈的嘆了口氣,“師弟又何嘗不知道此事,卻依舊選擇前去爲弟子掃清障礙,這也許就是我等修仙者最難參透的‘情’吧,情之一字,溫暖了多少人,又讓多少人永墜黑暗。”

玄真子感慨萬分,心中不由得有些酸楚,既然上天賜予這個孩子如此超凡的天賦,爲何又如此的戲弄於他,帶給他如此之多的磨難。

曦晨體內的經脈已經被撕裂的脹痛,漸漸地的停止了擴張,他睜開雙眼,感受了一下體內鼓盪的元力,欣喜的發現,元力較之以前,增加了足足一倍。

“如果現在施展‘懸空術’,估計體內的元力可以支持連續使用十幾次”,曦晨握了握拳頭,強勁的力道令他心中竊喜,每提高一層,他內心便充滿了激動,這種在努力中獲得成功的感覺,很令人享受。

“不錯,你的根基十分鞏固,如此甚好,對你日後的修仙之路大有益處,若是一味的貪多求快,導致根基不穩,那樣遲早會自食其果,難以寸進。”玄真子看着曦晨擁有如此天賦,卻並未一味的追求境界的突破,很是欣慰,這種執着而又冷靜的心態,纔是一個真正的修仙者所應該擁有的。

“多謝師伯誇獎,我們現在是否該修習仙術了?”曦晨笑着問道,他現在正處於元力最爲充沛的時期,對於火土兩系仙術的修行有些迫不及待了。

看着曦晨竟如此的性急,玄真子不由得莞爾,“這點無需你說,我自是會傳授於你,可是在此之前,你回答我的問題,我火土兩系仙術,所注重爲何?”

“火系仙術,注重進攻,同等級別的仙術,火系仙術的攻擊力毫無疑問是最爲蠻橫的,習慣以摧枯拉朽之勢,瞬間攻破對手的防禦。而土系仙術卻恰恰相反,主要注重防守,不過其攻擊力也很是不弱,就是攻擊的速度相對而言要慢上許多。”曦晨將所知道的全部都娓娓道來。與學究天人的玄明子終日在一起,即便是普通人也能薰陶成大儒,何況悟性極其高的曦晨,自是一點即透,並將其融會貫通。

“你說的很對,但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玄真子笑道,“八系仙術,各有所短,各有所長,這是遵循天地法則,無人可更改,而仙術的運用卻與施術者息息相關,運用得當,即使是不擅長進攻的土系仙術,也能發揮極大的作用,關鍵在於個人,你可明白?”

“是,弟子明白。”曦晨點了點頭,這種道理他不是不懂,再精妙的仙術,若是落在一個修仙菜鳥的手中,也只能被掩埋它應有的光輝,相反,低級的仙術,在大神通修仙者手中,也有毀天滅地之威。

“好了,你明白這些就好,現在我便傳授你‘火球術’,此乃火系低階仙術,攻擊力比你師父傳授於你的‘旋風術’有過之而無不及,你可要仔細看好了”,玄真子扭過身去,手掐劍訣,運轉體內元力,幾團燃着的火球憑空出現,衝着其手指所指之處急速砸下,速度之快,令人咋舌。火團落在岩漿中,掀起一陣熱浪翻滾。

玄真子將口訣傳授於曦晨後,便又回到岩漿中心,這次他沒有席地而坐,而是緩緩的沉入岩漿中,一會兒便不見了身形。

“什麼時候我才能擁有這種神通啊”曦晨羨慕的說道。“還是別這麼不切實際了,從最基礎的開始吧。”曦晨以一旁的山石爲目標,又開始了他簡單而又艱難的修行。 (頭暈乎乎的、、、感冒了貌似、、、下一章將在十點半左右。。。諸位書友,看完更新有時間的話就去書評區多留幾條言吧,給輕塵一些支持)夜,帶起一絲清寒。

如今已是午夜,但總有那麼些人,久久難以入睡。

悠揚的蕭聲,再次響徹而起,但是卻沒有一個人再駐足欣賞。因為這種時候,大部分的人已是進入了甜蜜的夢香之中。

夢天的簫聲之中,蘊含了兩世的哀愁,這是前世顛沛流離時他所創作的一曲,可以說是陪伴了他大半個後生的曲子。

「浮華若夢往事休,輪迴異域難回首。俗塵尚且應如此,身在紅塵又何愁?我伴清風獨輕吟,逍遙兩世再重頭。誰人伴我踏天道,我又伴誰戰天行?」

一曲蕭落,夢天便是看著皎潔月光,眼中流露出一絲傷感,一首詩,便是脫口而出。

在樓下的房間內,慕容輕語剛剛沐浴完,身上只是隨意的穿了件睡袍,裡面則是什麼都沒穿。胸前隱隱可見一團雪白的豐滿,擠壓出了一道深深的溝壑。

而此刻的慕容輕語,卻是有些出神的微閉上了雙眼,享受般的聆聽著簫音。

一曲簫音落下,慕容輕語便是聽到了房上少年的輕吟。

「俗塵尚且應如此,身在紅塵,又何憂……」

低低呢喃了一聲,慕容輕語便是搖頭輕笑,剛才自己是在欣賞那個流氓么?

慕容輕語沒有想到,這個滿嘴羞話和一臉猥瑣笑容(在慕容輕語的眼中,夢天所有的笑容都是**猥瑣的),竟然還有著這樣一個不為人知的一面。

在剛才的那一刻,慕容輕語似乎有種錯覺。房頂上的那個少年,在剛才似乎變成了另一個人,一個滿腹詩書、溫文爾雅的人。

但是,這種感覺剛剛蔓延上慕容輕語的心頭,便是被小丫頭壓制了下去,俏臉紅紅的。

「我怎麼會這樣想?這個傢伙可是流氓壞蛋啊!」

一想到方才那傢伙毫不留情的打自己的屁股,慕容輕語便是一陣害羞,那傢伙,實在是太可惡了。竟然敢這般對一個女孩子,而且還是那樣。

「唉……」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