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這裡,女子還打了個眼色,陳青明白了,這竟然是星海釋家的女子,認出自己后怕別人懷疑,故意誤認是表哥。

「表哥快來,我介紹一個人給你認識。」

釋凌然拉著陳青的胳膊就往裡走,這次放哨的人沒在阻攔,陳青原本是想找機會藏進星艦里,這下倒好,直接被拉到了篝火前。

一直被拉到一個方臉的中年人面前,釋凌然有點不好意思的開口介紹,「表哥,這是我的夫君,多虧他把我買下來,若不然還不知道要受什麼樣的苦。」

陳青點頭施禮,可那中年人卻狠狠瞪了一眼釋凌然挽著陳青胳膊的手,嚇得釋凌然趕緊鬆手,這人這才露出笑容。

「哈哈,既然是一家人,那就坐吧。」

虛假笑著拍拍身邊座位,還有侍女拿過來一個大木碗,碗里是熱氣騰騰的燉肉。

「嘗嘗吧,這肉不錯。」

這人笑的有點怪異,盯著陳青讓他吃肉,陳青無所謂的拿起木碗里的勺子弄起一塊肉就要放到嘴邊。

「不能吃……」

不成想釋凌然猛的就打落陳青手裡的勺子,肉塊掉落地面,陳青一愣,再看周邊的氣氛立刻有點緊張。

「那是星海人的肉,神魂大帝救命……」

釋凌然尖叫出聲,卻惹來周邊人的大笑,那中年人更是獰笑出聲,「星海人也算人?老子買了你們,就是讓你們好好伺候,跟我裝高貴,變成燉肉就是唯一下場。」

陳青沒有吭聲,在眾目睽睽之下,彎腰撿起了那塊肉放進碗里,接著又在地上挖了一個坑,將碗和裡面的肉埋好后又鞠了三躬,接著又坐了回去,不過去把釋凌然一拉,讓她坐到自己腿上,淡淡的看著中年人。

這人被陳青看得有點發毛,可看到陳青的手又摟上了釋凌然的腰,立刻暴怒。

「給我剁碎他……」

隨著他的大吼,他的手下們就要動手,可這時天地間的溫度突然變低,還變得陰氣森森,下一刻數不清的惡鬼就從地底冒出,怪叫著展開了進攻。

釋凌然一直瞪著大大的眼睛看著,嘴上還露著快意的笑容,接著崇拜的看著陳青,能在這裡遇到他,簡直是天大的福氣。

戰鬥很快平息,可這些宏源商會的人看起來卻絲毫無損,就當釋凌然疑惑的時候,所有人就衝進了星艦中,沒多久就放出來數十姿色絕佳的女子,他們全都是星海人,陳青隨手召喚出通天塔,快速將她們收了進去,這才摟著釋凌然看向身邊唯一沒被攻擊的中年人。

這時的他被喜怒哀樂死鬼圍在中間,動都不敢動,一個惡鬼還從他的額頭飛出來,恢復人形後向陳青稟告。

「主子,他們這次是去金屬帝國送金屬水晶的,已經派人去賄賂前邊的人類指揮官。」

「哦!」

陳青淡淡的應了一聲,接著看向那被喜怒兩鬼按著肩膀的中年人,露出個殘忍的笑容。

「把這傢伙給我烤了,要活著烤。」

「饒命……」

被控制住的中年人剛剛求饒,就被堵住了嘴,被四惡鬼扒掉了衣物,抬著來到火堆旁直接就放到了火上烤,反正這四個傢伙也不怕火,就那麼站在火焰里。

被火燒的中年人痛苦的掙扎嗚鳴,卻無法掙脫,釋凌然看向陳青提出了要求。

「大帝,我想聽他的慘叫。」

「哈!」

陳青立刻笑了,看來這釋凌然恨極了這傢伙,鬆開摟著她的手,向著身邊的惡鬼一點頭,這惡鬼立刻跑過去弄出中年人嘴裡的東西,凄厲的慘叫聲開始響起。

慘叫聲傳得很遠,一支十餘人的隊伍從人類防線出來后沒有多久就聽到了,還在疑惑自己的頭又在折磨誰,就被路邊衝出來的惡鬼全部控制住。

一股讓人作嘔的肉香傳來,那中年人終於沒了動靜,陳青拍拍釋凌然讓她起身,就要將她收進通天塔中,釋凌然卻們的跪下了。

「大帝,就讓凌然在您身邊伺候吧。」說到這裡她的臉一紅繼續說道,「原本今晚他才……他才要對我做些什麼,凌然現在還是乾淨的。」

「呵呵,我給你一個更重要的任務。我已經解救了上百萬星海女人,全都被安排在一個安全的地方,你修為不低,幫我管好她們。」

陳青不缺女人,而且此次去金屬帝國是要去玩命,等於婉拒了釋凌然的獻身,接著就將他收進了通天塔。

將人收起后,陳青眼中露出凶光,四惡鬼立刻將烤熟的屍體撕裂扔到一邊,等那被控制的十餘人返回,告知已經買通了邊境指揮官,人們全部進入到星艦里,幾艘星艦拔地而起,向著金屬帝國那邊飛去。

不受阻攔的飛過人類防線,又穿過一片廣袤的無人區域,稍加通報,金屬人就放行了。

通過閱讀商隊成員的記憶,陳青知道目的地所在,商隊被一艘金屬人領航艦帶領著直奔而去。

艦隊在一座依舊熱鬧的金屬人城市外圍降落,這裡就是一個大工廠,各種噪音充斥於耳。

當星艦降落,一隊金屬人就迎了過來,也不多話立刻檢查貨物,檢查完畢也不著急卸貨,而是一指遠處停泊的二十多艘貨運艦,讓陳青直接開走。

這是以物易物,那些貨運艦里都是金屬帝國的特產,在人類世界可以賣出不錯的價錢,可陳青來可不是貪圖這些貨物,看著跟自己交易的鐵浮屠他笑了。

「勞德在哪?」

他的問話讓對方一愣,接著冰冷的回答出聲,「勞德大人的行蹤,豈是你一個小小人類可以問的。」

陳青還在笑,已經看到這鐵浮屠身上畫著的狼圖騰標誌,這是當初他和勞德為了避免誤殺商議好的,代表負責這裡的金屬人,全都是勞德的屬下。

「我是陳青。」


他的自我介紹沒能引起這鐵浮屠的任何反應,仍是冰冷的開了口。

「我管你是誰,帶著你的貨趕緊走,再不走就別走了。」


看來這是勞德後期製作的鐵浮屠,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何許人,陳青無奈的一聳肩,惡鬼群和滅魂刀以及奪魄劍一起發出,可這他還覺得不過癮,乾脆把那些擁有分身塔的奴僕全都放了出來,想要徹底毀滅這座重要的工業城市。

一幫被憋壞了的奴僕被放出,立刻撒了歡,數百座分身塔肆虐,一個小小的工業城市如何抵抗的了,被各種攻擊瘋狂打擊,很快就毀於一旦。四散的金屬人則被惡鬼們擊殺,陳青卻把那跟自己交易的鐵浮屠留了下來。

「告訴勞德,把黃金十二宮還我,若不然我跟他沒完。」

陳青陰冷的說完,看著手下們搬空工業城內的活物,又將所有運輸艦都沒放過的摧毀,這才收起他們轉身離去,留下這個鐵浮屠孤零零的一個和背後變成廢墟城市。


「陳青,你安敢如此……」

得到消息后的勞德勃然大怒,他根本不考慮是自己先行做出對不起陳青的事情,將黃金十二宮歸於自己麾下認為是天經地義。

「派出部隊,將其截殺。」勞德怒氣沖沖的下達了命令,可接著又一擺手,「等等,叫黃金十二宮……算了,由得他去吧,大事要緊。」

陳青竟然開始對抗自己,弄得勞德竟然變得有些猶猶豫豫,不知道該如何應對,最終將所有屬下全都轟出房間,獨自沉默的坐在寶座上。沒有反思為何事情會變成這樣,而是在思考如何對付陳青。

而陳青等不到勞德現身,也不知道他身處哪裡,只能是一路破壞,走到哪裡就是一片廢墟,讓他疑惑的是他在金屬帝國境內沒有遇到一個金屬人始祖,不由得猜測金屬帝國出了大事。

從思想簡單的金屬人那裡根本拷問不出來出了什麼變故,正當他前往另外一座城市時,卻被人攔住了。

那是在一條寬闊的大路上,一個頭戴草帽的男子懶洋洋的靠坐在一顆金屬製成的大樹上,陳青這還是第一次在金屬帝國境內遇到活人,原本不想理會,不成想這人揮手間在前邊冒出一道土黃色的晶體牆攔住去路。

「你叫陳青?」

懶散的話語從這人嘴裡發出,陳青的雙眼習慣性的一眯,反問出聲,「有事?」

見到陳青默認,這人立刻站起了身,一扔頭上草帽,露出有點陰鷙消瘦的臉孔,接著伸出手。

「拿來吧。」

陳青立刻露出個譏諷的笑容,「有病!」

這倆字弄得對方臉色一變,「機械之神留下的生命樹就在你那裡吧,你最好乖乖給被神君獻出來,免得我摧毀你的識海,泯滅你的靈魂。」

這話弄得陳青心裡大驚,他怎麼會知道生命樹在自己識海里?可臉上不動聲色的再次開口。

「你真病的不輕,什麼生命樹,聽都沒聽過。」

不成想這話卻讓這人輕蔑的笑了,「就憑你這句話,我就能肯定生命樹就在你這裡,金屬人的密使可是說了,你是星海人,怎麼可能不知道生命樹。你是乖乖自己獻出來,還是讓我動手取?」

這讓陳青總算明白了原因,原來都是勞德搞的鬼,這傢伙故意散播生命樹在自己這裡,好讓人類中的高手幹掉自己,好一招惡毒的驅狼吞虎。不過這一切都是勞德的猜測而已,根本就沒有證據,陳青不想將此事坐實,立刻取出了一面令牌。 「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本人狂神門陳青。」

陳青根本就不知道狂神門在無盡大陸屬於哪個層次的勢力,只不過想試試能不能嚇退對方。欣喜的是對方臉色一變,可接著又變得猙獰。

「狂神門的弟子又能怎麼樣,待我查看了你的識海,如果沒有生命樹再說吧。」

話音一落,這號稱神君的男子身上就爆出強橫的威壓大步走來,可讓他意外的是,這威壓對陳青根本沒用,一刀一劍懸浮在陳青身邊,一座小塔更是在他頭頂盤旋,背後還生出十餘條黑色鎖鏈,八個金色銘文更是圍繞周身旋轉。

看到這一幕,這男子眼中更是冒出貪婪之色,沒想到陳青會有這麼多好東西,伸手形成一隻大手就抓了過來,可下一刻周邊就全都陷入了黑暗中,還有無數惡鬼在怪叫,陳青爆出了星屠,釋放出了惡鬼群。

「雕蟲小技,給我爆……」

輕蔑的話語傳來,接著就是劇烈的爆炸聲,星屠黑霧被漫天的黃沙取代,惡鬼群更是被全部打散,可一刀一劍仍是衝到了近前。

「啪……」

這偽神直接伸手虛握住滅魂刀的刀刃,滅魂刀劇烈掙扎也無法掙脫,奪魄劍泛起劍光,直砍這人手腕,卻又被這人一把抓住。

「哈哈哈,竟然是兩把仙器,本神君就笑納了。」

可他笑的太早了,接著火龍塔就急速變大,噴出火海,立刻將漫天致命的黃沙焚毀。

「這塔也是好東西啊,也歸本神君了。」

「好東西嗎?那就全給你!」

陳青陰森的話語四處飄蕩,接著數百座高塔就浮現而出,組成一個龐大的陣型,齊齊發動了攻擊。


「你怎麼會有如此多的仙器!」

被攻擊的光芒淹沒的偽神發出驚呼,他已經顧不上搶東西,而是全力保命。

「小子,你就等著被追殺吧……」

就算偽神也扛不住這麼多仙器兇殘的攻擊,滅魂刀和奪魄劍也趁機脫離了他的掌控回到陳青身邊,實在是它們也扛不住,那些糾纏在一起的各種狂暴能量。可這偽神仍是大叫一聲,想要衝出攻擊範圍。

決不能放他逃走!

這是陳青此時唯一的念頭,消息如果走漏,自己還真會遭到無盡追殺,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他深深明白。

「給我死吧……」

隨著陳青的怒吼,鎖神鏈編織成一隻大網就攔在了上方,可那身影還是沖了出來,不得已八字銘文也套在了對方身上,可這人去勢不減,仍是向高空逃離。

「去尼瑪的!」

陳青徹底急了,一個由灰色珠子製成的手串隨手就扔了過去,正好打在這人身上,十餘顆珠子立刻破碎,冒出十幾個樣貌醜陋的淤泥怪,立刻把這人裹在了裡面。

「這是什麼!」

被淤泥怪緊緊裹住的偽神大驚失色,可話都已經喊不出來,劇烈掙扎著想要甩掉這些黏糊糊的東西,可越是掙扎越是無法掙脫,只感覺皮膚血肉正在被快速的腐蝕著。

想方設法想要幹掉這傢伙的陳青,只是猛然想起女兒曾送了自己一串淤泥怪做成的手鏈,沒成想威力這麼大,一個真正的偽神就這麼困在了裡面。

「靠!」

當他看到十餘淤泥怪抱成一大灘掉落地面,可那偽神怎麼也掙脫不出來,面部先是驚恐,慢慢的又露出白骨,不由得驚呼出聲。趕緊收起所有分身塔撒腿就跑,淤泥怪的胃口可填不滿,自己可不想也被吃掉。

他是跑了,可沒多久不少偽神強者就被打鬥的能量波動吸引而來,十幾個醜陋的淤泥怪引起了他們的好奇,那偽神早被淤泥怪們瓜分,徹底變成了白骨在它們體內慢慢消化。

有人試圖捕捉一個研究,還有人好奇的要摸一下,結果當然悲催了,攻擊無用,一個偽神再次被吞,嚇得其他人四散而逃,卻把淤泥怪也引向了四方,周邊的金屬人城市算倒了大霉了!


這時的陳青正躲在一棟鄉間小屋裡,手裡還拿著一顆更大些的灰色珠子,這是那個巨型淤泥怪被封印的珠子,端詳了很久后,陳青小心翼翼的將其收了起來,這將來可是一件大殺器。

收起這顆珠子,陳青開始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走,勞德既然將自己獲得生命樹的消息告訴了一位偽神,就不會告訴一個。現如今那些偽神想要獲得機械之神的遺寶都快想瘋了,自己百口莫辯,更何況本來就在自己身上,怎麼解釋都是沒人信的,一被檢查識海,立刻就會露餡,只能是隱藏行跡。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