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七位,有三位已經不見蹤影,連屍體都看不到,結果可想而知。

剩下的四位,也是傷的傷,殘的殘。

韶卿還活着,只是眼神頗爲黯淡。

一個從外界和平年代的過來的,大家族優生富養的女孩子。

儘管經歷了武者世界的一些殘酷,但總體還是一帆風順的。

哪裏見識過這般的血腥。

看她那極力剋制的樣子,很想嘔吐。

但周圍之人都在安靜默哀,她只能強忍着。

在這裏,她終究只是一個外人。若是惹來其他的不喜,恐怕難以收場。

或許,這也算是一種成長吧。

除去宗師之外。

六級武者與五級武者的行列損失更是無比慘重。

三大勢力共三百名五級武者,此時之剩下不足三十位。

六級武者六十位,此時更是不足兩手之數。

此戰之慘烈,實在遠遠超乎了三大勢力的想象。

但他們並沒有後悔,因爲今日不來的話。

以後等到怪人主動出擊,他們迎來的結果只有毀滅。 當見到林洛三人迴歸隊伍時。

三大勢力均是十分驚訝。

他們都以爲林洛三人都已經死在地窟之中了,沒想到三人竟然只是受了些輕傷。

黑風城主看見女兒無事,心中一顆大石也終於放下。

回到隊伍之中,關於龍王的那一隊的事情林洛也都知道了。

在沒有乾坤眼的情況下,龍王那一隻隊伍幾次落入怪人圈套,死了不少人。

最後在一處狹隘之地被怪人包圍。

一場大戰下來,雖然全殲對方,但龍王所領的隊伍也是死傷最慘重的。

這種情況也早就在林洛的意料之中,並不驚訝。

“既然怪人已除,我們等下便搜查一番深淵。準備撤離!”

血腥之地,衆人都不想多呆。


“等一下,怪人並未除盡。”

林洛站出來道,這些人是不是高興的太早了。

他們連怪人母體都沒見到,就敢說怪人已除。

看來古武祕境對於生物方面的認知還是缺乏了太多。

“你們看,這是什麼!”

還好他早有準備,將蟻后被吸得乾癟的身體帶了出來。

黑色的袋子扔在衆人面前。

裏面裝的是巨大幹癟的皮囊。

“螞蟻?這麼大的螞蟻?”

衆人皆愣住,不知道林洛什麼意思。

“這是蟻后,孕育怪人的蟻后。”

衆人臉色一變,他們還以爲所有的怪人都已經被斬殺乾淨。

畢竟連龍王、黑風城主與清水寨主都遭受到了重創,纔將最強的三個怪人除掉。

難道還有更強的?

歷來古武祕境就沒有比三大勢力聯手更強的存在。

他們也沒有那個認知。

從沒有想過在三大勢力最強者之上還有更強的存在。

所以,當林洛拿出蟻后屍體的時候。

他們第一時間不是驚訝也不是慌亂,而是懷疑。


對林洛這個外來者深深的懷疑。

這一場剿滅戰儘管是林洛的提議,但最後的結果卻是三大勢力死傷慘重。

而林洛這個外來者竟然只受了輕傷。

他們心中有些疑慮。

莫非強大的外來者想要反客爲主?不是沒有這個可能。

面對衆多懷疑的目光,林洛笑了。

被氣笑了。

他費盡心力,爲了古武祕境考慮,深涉險境,剷除蟻后。

就是爲了古武祕境的安寧。

雖然這其中,也有一點點的私心,是怕怪人佔領古武祕境可能會禍害外界。

但直接受益的肯定是古武祕境的人。

現在這些人反過來懷疑自己,真是讓他寒心。

“林洛,你說的可是真的?”

“千真萬確。”

龍王、黑風城主與清水寨主三人眼神交流了一下。

“既然蟻后已死,那你爲何說怪人還尚未除盡?”龍王問道。

“蟻后孕育了一個很可怕的生物,它應該離開了黑風深淵。”林洛淡然道。

這一刻,他忽然不想幫這些人了。

自己被懷疑,韶卿被冷落。

他們付出這麼多,依舊被當做外來者看待。


“什麼!”

林洛一語。

衆人都淡定不住了,尤其是龍王這三位領頭者。

他們幾乎拼死才殺了那三位最強怪人。

結果林洛告訴他們,還有比之更強的存在。

既然如此,那孕育的怪人爲什麼不直接殺了他們,而是要逃跑?

“我知道你們想說什麼,那個逃走的怪人,現在還只是幼年期,自然敵不過你們。

但一旦他成長起來,將遠比我們殺的這些怪人強大。”

“這是幫助你們追蹤到那怪人的東西,服下去之後,你們就能短暫感受到那怪人的氣息。效果只有三天,信不信由你們自己。”

林洛覺得自己做到這一地步,已經是仁至義盡。

他做再多,這些人也很難相信他。

一場戰爭下來,他們之間已經產生了隔閡。

產生這個隔閡的原因很多,這場剿滅戰只是其一。

古武祕境之人排外的性格、猜疑的心理纔是重中之重。


還有封閉的環境,對他們認知造成的限制,讓他們不願意接受這個顛覆認知的消息。


話畢。

林洛轉身,就要離開。

“等一下,誰讓你走了!”

他剛轉身,就有人喝道。是那剩下的四位宗師之一。

在這一戰中,他失去了一條小腿。

他心裏極度的不平衡。

爲什麼林洛這個外來者什麼傷都沒有?而他卻要失去一條小腿。

其中定有陰謀。

或許這場怪人剿滅戰就是林洛自導自演的。

他狂吼:“大家不要相信這個外來者,或許這些怪人就是他們從外界帶進來的。

不然我們生存在這裏無數年,爲什麼從沒見過怪人?他們一來就出現了怪人,還對此瞭解的如此清楚。

連龍王、城主、寨主都抓不到的怪人,爲什麼他輕易能夠發現?

他就是想要削弱我們的力量,然後把我們的家鄉佔爲己有,這是他們入侵的手段。

大家一起殺……”

這個人猶如癲狂一般,一直污衊林洛。

砰!

話說到一半,巨大的木棍直接敲在了此人的腦門人。

這人直接暈了過去。

出手的自然是公孫燕。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