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候,你才幾個月,生活條件不好,沒有奶水,只有搞糊糊給你吃。

當時你瘦得皮包骨,真的是怕養不活……”

說到這裏老母親又是聲淚俱下。

“現在你單獨過,你要注意身體,多量量血壓,我帶了一個血壓儀,給你測下血壓。”

方樂把老母親測了血壓,血壓不高,還偏低。並且說:

“你這血壓不高,適當吃點肉類食品也沒多大關係。”

“你父親在世的時候量過,血壓還偏低。我也不大吃油膩的東西。”

方樂站起來,在房間裏看了看,傢俱都是些老式古董。

有一個裝衣服的櫥櫃,有一張老式八仙桌,一張老式花板牀,還有一個茶櫃。

這裏還放着一個碗櫃,是專門放萊,放碗的地方。


方樂打開碗櫃,裏面也沒什麼萊,有一碗鹹菜,一碗辣椒,其他就沒有什麼。

方樂是一個很有孝心的人。

不過現在經濟比較緊張,老父死的那天,他也掏了3000元。

現在他又從袋裏摸出了600元,給了老奶奶,讓她買點萊,叫她不要太省了。

老人家打死都不要,她說:“她有錢,有低保,鎮裏還有失地居民補助。

加上60歲以上老人都要給錢,錢夠用。你留着,你也不容易。

“我既然拿出來給你,你就收着,錢不多,也是我的心意。”

老奶奶免強收下了。

現在老爹爹走了,老人家比較孤獨,還好她喜歡養花,這也算得上有個愛好。

方樂心裏也很欣慰,不管怎樣心裏有個寄託,這對於老人家來說,是個好事。


在這裏,方樂也呆了好長時間,眼看11:00多了。

老母親一定要留下來吃個飯,沒辦法只好吃了飯纔回吧! 方樂從老母親家回來了,一踏進家門。


王寒就喊了起來:“老牛啊,你有沒有看到你家外甥。”


“我從早上到現在也沒拿過手機,我那有看啊!”方樂說。

只見王寒在看着手機上的視頻,眼睛迷成了一條縫,嘴巴笑得合不上嘴。


方樂把頭伸到王寒胸前,看着手機,小傢伙畫畫,還真的是有模有樣的。

“虎妹,這離過年還有一個月,我想去肥北,到方晴那裏找點事幹幹,賺點生活錢。”

“我也去!”王寒迫不及待地說:“我早想去看看孫子了!”

“我也去!”小雨這時候也躥了出來。

“咱們的隊伍還真的是很團結呀,衝不跨打不散。

無堅不摧,好!我們全去,明天就行動,繼續北上。”

這邊方睛,聽見父母要過來,非常開心。

馬上着手準備房間,還特別從網上買了一個電煎藥壺。

這兩個小的,聽到姥姥姥爺要來,滿心歡喜:

“媽媽,有沒有叫姥爺帶東西給我吃。”

小寶圍着方晴亂蹦,跟貓叫號似的叫個不停。

“帶糖炒板栗給你吃,你只知道吃!”方晴用眼睛虎了一下。

“哦哦,姥爺要帶板栗給我吃囉!”小寶高興地滿屋轉,轉得讓人頭髮暈。

話說方樂帶着一家人,於中午11:00就到了肥北,女婿旱就把車停在站門口。

關鍵看到方樂馬上就喊:“爸,媽上車。”

來到小區。

不一會兩個小外甥就站在門口恭迎姥姥,姥爺了。

他們那是迎接人啊,他們是來看看帶了多少“狗糧”來。

現在這個小寶長得特別惹人喜爰,臉蛋白得泛着紅絲,一雙會說話的眼睛,甚是明亮。

他一眼就發現了,車上後排座位上的一大袋肉包子。馬上跑上去給拿了下來。

大寶呢,就把板栗抱在懷裏。

這個姥爺呢,下了車就逮住了小寶,背在身上就往樓上走。

姥爺喜歡這個小孫子,真是愛不釋手。

這個傢伙把一袋包子,死勁地拽着,生怕掉下來。

進了屋裏方樂就朝着方晴喊:“小牛呀,趕快把包子蒸給我小寶和大寶吃。

讓他們體驗下,姥爺姥姥做的包子,什麼叫上牌鎮的包子。

讓你們也知道上牌鎮,還有一個叫姥爺包子品牌,這名牌不是糊弄的。”

這話一點不假,你要是站在上風吃,下風的人就能聞到肉香味,使你嘴饞流口水。

吃飯了,這一家子,一大桌呀。倆個小的,在桌上大鬧天空,有恃無恐。

丈着有兩大保護傘,在行爲上所以暢通無阻,儘性發揮。

在桌子上,小牛說:“老爸,你看還是到家裏廣告公司上班,還是在外面找一份工作幹。”

“我還是去找份做保安的工作吧,輕鬆不用動腦子。”方樂說。

“我看幫關鍵管管戶外工程廣告按裝,也可以。”方晴很期待地看着方樂。

金鋒實業廣告公司,在一棟摩天大樓(寫字樓)的38層。總經理關鍵,方樂女婿,身高1.85米。

小夥子英俊,皮膚白皙,地道的肥北人,講話乾脆利索,不拖泥帶水。

他頭腦很聰明,大學畢業後,自己就開了一家這樣的廣告公司。

專門承接製作按裝戶外大型廣告,工業產品設計,畫報雜誌,以及LED電子廣告幕牆。

公司有廣告設計部,噴畫製作部,工程按裝部,財務室,總計200人。

第二天方樂上班了。在早會上,關總宣佈了方樂的人事任命,方樂爲公司副總。

分管工程按裝部。

上午,關總開完會後,方副總也召開了,工程部會議,對工程部進行了重組與調整,在會議上他說:

“目前,工程按裝部有60人,我決定劃分爲一部,二部,三部,每部20人,這樣有利於工作的有效操作。

一部專職負責市內廣告牌按裝,二部負責市內整個公交車身廣告的粘貼,三部專攻高速公路大型廣告牌。

現在主要的是360塊高速公路大型廣告牌,甲方要求一個月內完成交付使用。

否則按合同規定扣款,所以,我們不能掉以輕心,抱着無所謂的態度。

對於三部再進行細化,分成4組,每組5人,每組任務90塊,工期一個月完成。

目前公司只有2臺電焊機,我會請示關總再增加兩臺,每組一臺,可以進行單獨操作。

這樣,每組任務90塊,每天按裝3塊是絕對沒問題的。

工程部通過方樂這樣統籌按排,工作順利多了,按照方樂的計劃執行,這單合同絕對不會出問題。

俗語說得好,生薑還是老的辣呀!

晚上關鍵找岳父談心:“爸,你一來,我這邊工作順很多,我也輕鬆了不少。”

“問題的關鍵是用人問題,要多招聘些,有才能的人,不能省錢,該花的還得花。

優其是要建立一個攻關部,專職搞營銷,如果沒有單做,公司就沒有發展。”

晚上,方樂洗了洗進了房間,要是在南方每天都要衝涼。

現在是北方,天氣寒冷沒有辦法,只能是一個星到期到澡堂子裏洗一次。

“虎妹呀,關鍵這個公司,我看也算是一個象樣的公司,他真的需要有一個人幫襯他。

否則,他真的很幸苦。”

“那你就回來,幫女婿一把。我們這一家子就在肥北呆!也有個照應。"

方樂沒有及時回答,他陷入了沉思…… 方樂睡在牀上心想,他何嘗不想在肥北落腳呢。

一來女兒在一起有個照應。

二來在外打工,風風雨雨很幸苦。

但最主要的是王寒與小雨都是有病之人。

他們不但幫不了方晴,還要連累她。

方晴自己有兩個孩子要照顧,關鍵母親身體也不是太好。

幸好還能做飯,減輕了方晴在生活上的壓力與負擔。

本來方晴在公司是設計總臨,管設計這一塊的,因爲方晴在大學裏是學這個專業。

現在都無法勝任這個工作,都是因爲有兩個孩子在。

方樂心裏有自己的打算,他是要幫關鍵。

在這一個月裏把每個部門的框架結構重新調整好。

包括工作紀律,規章制度上牆,行政管控。

在員工的薪酬方面進行改革,增加績效工資。

在運營方面,實行合夥人制度,實行全員營銷。

現在上班賴散,工作沒有積極性,拖拖垃垃,這個要進行整頓。

如果長期象這樣的管理肯定不行,執行力也差得遠。

方樂要把在廣南學到的管理經驗,運用到廣告公司上,是完全可行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