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吳刀整頓人馬,準備動身之時,在不遠處的森林之中,一道身影正悄悄地靠在樹榦上,輕輕呼了一口氣,

「果然是柳家……」

口中喃喃念叨,少年抬起頭來,在其眼中,一抹冰冷寒意,也是緩緩浮現而出,

少年,自然是張暮,在先前激斗之時,他便是見到那混跡在那幫人群之中的青衣人影,此時偷聽之下,果然是得到了一些消息,

這幫人馬,竟是要聯合柳家,對陽城李家出手,

而他們出手的目標,不用多說,自然是那李家千金,李玉婷,

那柳晨一直以來便是覬覦李玉婷的美色,只不過,後者對其一直是冷臉相對,如今看來,他是要直接動強的了,

心中對柳晨此人愈發嫌惡的同時,張暮腦海之中,也是浮現出一些旖旎的畫面,那是他跟李玉婷初次碰面時,在山洞中療傷之事,

不得不說,自從此事之後,對於李玉婷,張暮心中總是有著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看來,還是要出手啊……」

瞥了一眼前方場地上已經動身的人馬,少年的目光中泛著冰冷,身形也是悄無聲息地再度鑽進森林之中,

(未完待續) 張暮矯健的身影,宛如靈猴一般,自後方森林中迅速掠回,而後穩穩地落回馬背之上,那紫嫣見狀,倒也並未詢問什麼,

「紫管事,這幫人也太囂張了,我們就這麼走了么,」在張暮回歸隊伍之後,一名實力不弱的護衛,心中顯然還因為剛剛的事有些不爽,頓時忿忿開口道,

萬盛商會,在整個陽城之中也算是頂尖勢力,平日里也是沒什麼人敢於招惹他們,今日這事,說起來也的確是讓人有些憤然,

「那些人都是亡命之徒,實力也是不弱,若是真打起來,我們恐怕占不了什麼便宜,」

人群首位,紫嫣一雙美目之中,同樣有著寒芒涌動,之前那赤臂大漢頗具調戲的話語,明顯也是將她激怒,不過,雖然她心中有所怒氣,但為了大局著想,她也是不得不率著人馬先行撤退,

「我相信,那些傢伙不會有好下場的,你說呢,張暮弟弟,」馬背之上,紫嫣美目一閃,而後忽然偏過頭,望向身後的張暮,笑吟吟地道,

聞言,張暮也是一愣,而後也是一笑,道:「惡人自由惡報,那是自然,」

紫嫣意味深長地一笑,卻是並未再說什麼,

接下來的路途中,張暮一行人又是見到了不少闖進山脈中的隊伍,由於如今已是逐漸深入山脈之中,途中見到的那些隊伍,實力都是頗為不弱,

不過,想先前那支行止囂張的隊伍,明顯是極少數,大部分的隊伍,雖說對張暮一行懷著警惕,卻是並未有著什麼異常舉動,彼此之間,也是相安無事,

另外,在山脈之中,不少的兇悍魔獸,也是愈來愈多地出現在眾人視線之中,不過,好在紫嫣他們事先有所準備,攜帶著一些由特殊材料製成的藥粉,這種藥粉,似乎對大部分魔獸有著不小的排斥作用,令得尋常魔獸不敢靠近,

偶爾有一些實力處於玄階左右的魔獸,不懼這種藥粉的效果撲上前來,也是被眾多護衛出手斬殺而去,因此,一路之上倒也較為順暢,

半日時間,在一行人的匆忙趕路中度過,而在夜色逐漸籠罩龐大的天陽山脈時,一行眾人的腳步,也是不由得停了下來,畢竟,夜晚乃是魔獸出現的高峰期,若是繼續趕路的話,怕是免不了不少的危險,

「今日便在此處紮營吧,明日繼續動身,一口氣趕到遺迹所在之地,」

隊伍前方,紫嫣玉手輕揮,對著後方眾人道,

對於紫嫣此話,眾人倒也沒什麼意見,隨著紫嫣吩咐之下,跟隨而來的眾多護衛,也是頗為麻利的躍下馬背,將行李中的帳篷扎開,沒過多久,一個個簡單的小型營帳便是出現在這片空地之上,

自從陽城出發以來,一行人幾乎是經歷了一路奔波,甚至還跟那幫莽漢交了一陣手,

此番紮好營帳,一股疲乏感也是湧上眾人身體,因此,在紮下營帳之後不久,紫嫣以及眾多護衛便是各自回到帳篷之中,歇息下來,

淡淡的月光,自天際之上灑下,照射在大地之上,彷彿為這道山脈上披上一層薄紗,低沉的獸吼聲,不時地自山脈中傳出,彷彿預示著,這個夜晚不會太過的平靜,

寂靜的營寨之中,一道帳篷微微抖動,而後,便是有著一道人影從中掠出,而後人影一閃,便是悄無聲息般地掠進前方的森林之中,

潛入森林,張暮看了一眼後方的營帳,見到那裡並沒有什麼動靜之時,也是輕輕鬆了口氣,

身形一轉,張暮正準備動身出發,眼神卻是忽然一凝,而後微微偏頭,卻是見到,在一旁的一處樹榦旁邊,一道身穿勁裝的俏麗人影,正笑吟吟地將他望著,目光之中,飽含深意,

「紫嫣姐,」望著前方的女子,張暮臉龐一抽,也是不由得乾笑一聲,即使他頗為小心行事,還是被發覺了么……

「張暮弟弟,你是打算找白天那幫人的麻煩么,」紫嫣蓮步微移,行至張暮跟前,而後低聲道,

張暮見狀,也是並未做什麼隱瞞,只得緩緩點頭,

見到張暮承認,紫嫣也是一笑,道:「一起吧,」

「紫嫣姐你也要去,」張暮一怔,道,「那幫人可不是什麼善良之輩,你何必攤這趟渾水,」

「張暮弟弟,你難道不知道,女人可是這世上最記仇的生物么,」紫嫣偏頭望了張暮一眼,嘴唇揚起一抹微妙的弧度,笑著道,

「就因為白天時候那傢伙的一句話,」張暮嘴角微微抽搐,問道,

「或許吧,」紫嫣不置可否地一笑,見到張暮仍然不太放心的表情,一雙紅潤小嘴微微張合,嫵媚一笑,道,「放心好啦,姐姐不會拖你後腿的,」

見到紫嫣頗為嫵媚的笑容,張暮也是頗感無奈,對於這個渾身展露著成熟韻味的美人,他也是生不出什麼拒絕的念頭,只得點頭道:「既然如此,那我們便一同前去吧,」

「咯咯,還是張暮弟弟通情達理,」見到張暮答應,紫嫣也是再度嫵媚一笑,

有些招架不住紫嫣的嫵媚風情,張暮也是並不多說,身形一動,便是對著森林掠去,


在其身後,紫嫣也是倩影一動,緊跟其上,

跟上前來,紫嫣對著張暮,微微笑道:「張暮弟弟,你知道那幫人的位置吧,」

「呵呵,今天在跟那幫人動手之時,在他們的武器上留了一些精神印記,」張暮點了點頭,以他如今的精神修為,做到這點,倒也算不得什麼出奇,

不過,在瞧得紫嫣有些玩味的笑容之時,張暮臉龐之上,也是不由得泛出一抹古怪,問道:「紫嫣姐,你也留了,」

「我說過哦,女人可是最記仇的生物,」紫嫣黛眉微挑,對著張暮笑道,

張暮翻了翻白眼,心頭也是有些詫異,原來紫嫣一早就打算對那些傢伙動手,只是白天為了顧全手下眾人,方才沒有全力出手,倒是看不出,這看上去成熟嫵媚的美人,手段倒也似乎不弱,

達成共識的二人,也是並未多說,身形一動,便是對著森林深處掠去……

月黑風高,今夜,必將是個不尋常的夜晚……

(未完待續) 天陽山脈內部.茂密森林中的一處空地之上.此時的空地之上.篝火滾滾.兩幫人馬的數十道人影.正手持兵器對峙著.

兩幫人馬.其中一群人.皆是身穿青衣便裝的男子.此時的他們.滿臉警惕和凝重之色.而另一群人.則全都是身強體壯的大漢.在他們眼中.有著嗜血般的殺意浮現而出.

「閣下.我陽城李家與你們無冤無仇.為何如此苦苦相逼.」

青衣隊伍.正是陽城李家此次前來天陽山脈的隊伍.那為首的一人.並不是李家家主李山川.而是家族中一名頗為威望的中年人.名為李平海.

此時.李平海滿臉陰沉.目光凌厲地望向前方人群中央的一位身上布滿刀疤的男子.沉聲喝道.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這個道理.你不會不明白吧.」

刀疤男子抬頭一笑.一張布滿猙獰殺意的臉龐顯露而出.此人.正是張暮他們白天所遇見的吳刀.

「到底是什麼人要對付我們李家..」中年男子沉聲道.

「呵呵.這個就用不著你管了.兄弟們.給我殺.」

話音剛剛落下.那吳刀的身形便是衝出.手中刀芒掠過.瞬間帶起兩道血光.

而其手下的眾人聞言.也是紅著眼如狼似虎地對著李家一行人衝去.

李平海瞳孔緊縮.他看得出眼前這些人都是出手狠辣的亡命之徒.眼下也是沒有絲毫的調節餘地.見到一個照面便是被吳刀斬殺了數名護衛.他也是身形一跨.將吳刀攔住.

「嘿.怎麼.要跟我試兩手.」吳刀戲謔一笑.

那李平海也是懶得跟他廢話.手中長劍拔出.直接便是對著吳刀暴刺而去.

吳刀見狀.臉龐上的笑意也是緩緩收斂.眼前這人.實力明顯也是處於玄武境後期.這可容不得他有什麼小覷之心.

而隨著李平海跟吳刀交手.其手下的眾人.也是紛紛動起手來.明晃晃的刀劍.在這片空地上不斷碰撞.閃出一道道刺眼的火光.

「嘖嘖.這個美人交給我來.」

一名赤臂大漢怪笑一聲.目光鎖定一名身穿青色勁裝的俏麗女子.眼中頓時有著淫光冒出.此人.正是白天出言調戲紫嫣的那人.


俏麗女子.正是李玉婷.此時的她.秀眉緊蹙.一雙美目中有著冰冷寒意冒出.對於眼前的這幫人.她心中也是充斥著嫌惡和憎恨.

「嘿嘿.小美人.我來了.」

赤臂大漢面露淫光.而後手中大刀一橫.便是對著李玉婷衝去.

李玉婷玉手緊緊握住手中青色長劍.美眸之中也是露出凝重之色.雖說這段時間以來.她已是藉助玄靈泉的效果.成功突破玄武境.但面對眼前這位玄武境中期的猛人.她的勝算可謂不大.

雖說如此.但李玉婷自然不會就此坐以待斃.手中長劍揮動.轉眼間便是形成數道青色風刃.從那出手速度以及風刃的凝實程度來看.她的實力.比起之前也是上漲了不少.

不過.那赤臂大漢也並非等閑之輩.手中大刀刀勢兇狠.數道凌厲刀芒劈出.也是將李玉婷施展出的風刃劈碎而去.

赤臂大漢出手間也是有所顧忌.似乎是不敢傷到李玉婷.而李玉婷憑藉玄武境初期的實力.以及熟練的武學手段.竟是跟大漢糾纏了起來.

不過.雖說李玉婷這邊暫時未曾落敗.但手下的護衛.卻是節節敗退.此次吳刀手下人手頗多.其中更是混著柳家的好手.這般聯手之下.李家護衛自然也是難以抵擋.不時有著護衛死於對方刀下.人數不斷下降.

「李四.快.帶著婷兒先走.」望著死傷慘重的李家人馬.李平海眼睛發紅.厲聲吼道.

「平海叔.」

不遠處的李玉婷.聽聞李平海所說.俏臉也是劇變.眸子之中滿是掙扎之色.李家如今的境地.她也是有所察覺.眼下這種情況.對手的實力遠遠強者他們.若是不走的話.那下場可是只有死路一條.

可是.她又如何能丟得下李平海和李家那麼多護衛.獨自逃去呢.


「走.落在他們手中.你的處境只會比死更慘.」見到李玉婷猶豫不決.李平海也是再度喝道.


「小姐.我掩護你.快走.」

這時.一名精幹的李家護衛.突圍至李玉婷身旁.而後對著後者.急忙喊道.

李玉婷貝齒緊咬紅唇.而後只好猛然點頭.反身便是對著人群外圍衝去.

「嘿.美人想走.」

那赤臂大漢見狀.冷笑出聲.正要出手阻攔.那名為李四的精幹護衛眼疾手快.手中長劍刺出.竟是生生地將其抵擋而下.

這名名為李四的護衛.明顯也是實力處於玄武境中期的精銳之輩.他全力出手.將赤臂大漢生生攔下.而後對著李玉婷喊道:「小姐.快走.」

李玉婷雙眼發紅.卻是只好無奈點頭.拚命地對著外圍退去.

李玉婷憑藉玄武境初期的實力.即使有著尋常人手阻攔.卻是無法攔下她的腳步.身形掠動間.眼看就要逃出這片包圍圈.

「呵呵.玉婷.好久不見了……」

而正在她要逃出這片森林之時.一道淡笑聲突兀地飄出.而後.一道青年人影.自一旁的林中緩緩走出.

「柳晨.是你.」見到林中走出的挺拔青年.李玉婷俏臉微變.而後眼中有著冰冷寒意冒出.冷聲道.「是你們柳家做的.」

「呵呵.我所做的一切.可都是為了你啊.」柳晨目光緊盯著李玉婷.眼眸深處有著熾熱的光芒閃爍.

「現在.我連跟你說話都會覺得噁心.」李玉婷冷喝一聲.而後也是不願意再多說什麼.直接便是對著林外走去.

「這樣就走了.不太合適吧.」李玉婷的冷言冷語.也是讓得柳晨臉色微微一寒.他身形一動.將李玉婷的去路攔住.淡笑道.

「你以為.就憑你.現在能攔得住我.」李玉婷手中長劍一指.對著柳晨冷冷地道.

「呵呵.我知道你經歷玄靈泉洗禮.如今實力要勝我一籌.」柳晨笑了笑.而後手掌一揮.一道人影再度從林中掠出.看那模樣.竟是跟柳晨有幾分相似.

「柳真……」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