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感動,嗚嗚,夕瑤妹子真的是太厲害了。”

“羨慕死葉寒了,有個這麼好的女朋友。”

劉天陽和蕭宇不停的感嘆着。

而因爲林夕瑤和花影剛纔讓衆人流淚的歌聲,導致大部分觀衆對後面的表演失去了興致,所以十幾場表演下來,觀衆們的歡呼聲都少了很多。

因爲在剛纔林夕瑤的表演面前,其他無論多優秀的表演,都要黯然失色。

終於,連續十幾場表演結束,終於到了最後一場表演。

第二十一場,最神祕,到現在也沒有被公佈的表演。

主持人拿着話筒,微笑着說道:“各位,剛剛收到通知,第二十一唱表演項目臨時變更,但依然會很精彩,請各位拭目以待。”

主持人說完,就匆匆的離場。

雖然主持人依然將表演保持神祕,但觀衆們依然沒有多大的興趣。

如果沒有林夕瑤的表演,那他們肯定會議論紛紛,猜測這是什麼表演。

但聽過林夕瑤的歌聲後,他們就已經失去了興趣。因爲林夕瑤的表演,纔是最精彩的。

燈光熄滅,舞臺再次陷入了黑暗。

很快,一架白色的鋼琴被擡了上來。

幾秒鐘後,藍色的燈光照亮了整個舞臺,一身黑色作戰服的葉寒站在了舞臺上。

他戴着死神假面,面具遮住了眼睛和鼻子的部分。

雖然只遮住了半邊臉,但觀衆們還是沒人能將他讓出來。

當然,那只是觀衆而已,林夕瑤,花影,陳紫馨,這三人都認出來了,他是葉寒。

“哥哥,他爲什麼會在臺上。”林夕瑤早已停止了哭泣,而是站在舞臺的不遠處,愣愣的說道。

“我不知道,但我有一種預感,他今晚會震懾全場。”花影也是愣愣的看着臺上的葉寒,但她明顯比林夕瑤要淡定的多。

蒂娜站在黑暗中,看着臺上的葉寒,嘴角帶着一絲淡淡的微笑。“親愛的,我知道你多年以來你一直在自責,當初沒能保護好你手下的那個人,但,你必須要面對過去,只有這樣,你才能忘掉過去,才能真正的面對你不敢面對的一切。”

“我知道,你一隻都不願意彈這首曲子,當初我甚至求過你,但你依然拒絕了。這首曲子,是那個人教給你的,你退出龍牙,還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爲他。來吧,敞開你的心扉,不要在獨自去苦苦承受了,將你內心深處的悲傷發泄出來吧,相信我,發泄出來就好了。”

看着舞臺上的葉寒,回想起葉寒那隱藏在心底最深處的過去,也從不跟別人提起的過去,心中隱隱一痛。

葉寒那身黑色作戰服,是在龍牙的時候最常穿的,退出龍牙後,他就再也沒穿過。

蒂娜爲了葉寒,決定將葉寒欠她的一個條件用了,只爲能把葉寒心底的悲傷消除掉。

這是葉寒,隱藏的最深,也只有蒂娜一個人知道的悲傷,就連心語,也不知道。

葉寒俯視着臺下的人,深吸一口氣,緩緩的坐到鋼琴前,修長的手指輕放在鋼琴上。

琴音未響,一股濃濃的悲傷卻在無聲中釋放與瀰漫,這種悲傷是那麼的清晰和濃烈,就像有魔力一般,輕易的滲透進每個人的心中。

那是一種哀傷,一種帶着濃濃的思念,還有痛苦與悔恨的哀傷,沒有聲音,沒有言語,沒有表情,沒有動作。只有一種宛如實質一般的悲傷氣息,觀衆們甚至清楚的感受着裏面所包含的痛苦,心情,隨之變的壓抑,甚至窒息!

PS:脖子感覺要斷了,受不了了,我要休息去了! 沒有一個人說話,就連不少打算看好戲的學生都愣在了原地,沒人去開口打破這因爲一個人而忽熱而至的氛圍。

這究竟是一個怎樣的男子,究竟經歷過什麼,爲什麼身上能散發出如此強烈的悲傷。

叮……

葉寒的手指終於動了,長久的安靜之後所響起的第一個音符彷彿不是響起在耳邊,而是在觀衆們的心間響起,並快速蔓延至全身的每一處神經。

從簡單的音符,逐漸匯成流暢的琴音,從葉寒的指尖傾瀉而出,緩緩的滲透至他們的耳中,心中。

這是一首沒有名字的曲子,是那個人創作的。

葉寒彷彿已經不是在彈琴,也忘記了自己上臺要做什麼,他完全陷入了回憶當中。

他想起了自己曾經被王陽帶到一片荒漠,丟給一個面向憨厚,身材粗壯的中年男人面前。

那一年,他只有五歲。

那一天,他跪倒在地,仰望着碧藍的天空,嚎哭不止,不斷的喊着“媽媽”兩個字。他不是害怕,而是,只有這樣,他才能表達自己對母親的思念。

他也想起六歲那年,王陽和中年人爲了訓練他,將他獨自一人丟到荒山野嶺裏。

那一天,如果不是中年人給他留下了一瓶烈酒,恐怕他早已離開了人世間。

他還想起,中年人帶着他訓練,教他如何戰鬥,如何射擊,如何殺人的一點一滴。

王陽是葉寒的師傅沒錯,但更多時候,中年人更像葉寒的師傅。

他更是想起了每次完成任務後,和中年人吃花生米,喝酒的情形。

十年!


那個憨厚的中年人整整陪伴了自己十年。

在他心中,那個人是他的師傅,是他的同伴,是他的兄弟,同樣…還是他的父親!

沒錯,在內心深處,他一直將那個人當成他的父親。

從未改變。

琴音疾馳而下,舞臺上,葉寒完全陷入了回憶之中,淚水不受控制的從他的眼眶中流出,劃過那冰冷的死神面具。


琴音中的悲傷在這一刻濃郁到了極致,觀衆們的眼中,竟然開始閃動起淚花,隨之,默默的凝成淚珠,臺上的葉寒已經是模糊一片,被琴聲充盈大腦的他們甚至已經忘記了他是誰,現在又在哪裏,所有的心,都隨着心中的琴音而搖擺。

那從葉寒指尖流出的深厚而悲涼的節奏讓他們被徹底的感染,心底產生着難以抑制的共鳴。

這是一首沒有名字的曲子,是那個人手把手教給葉寒的。

這原本是一首柔和的曲子,卻可以演奏的催人淚下。

這其中夾雜着太多的故事,太多的悲傷,太多的回憶。

一股更加濃密的悲涼氣息以鋼琴爲中央,向四周蔓延,觀衆們的心一下子被揪了起來。

琴音似乎配合着葉寒的回憶,變得低沉了起來,葉寒的腦海裏再次閃現出了那張熟悉的面孔,同時也閃現出了和那個人戰鬥的一幕一幕。

一次又一次艱鉅的任務,一個又一個驚險的戰鬥畫面,在戰鬥中,有這無數的危險,但同伴們紛紛倒下的時候,唯有那個人始終向戰神一般守護在自己身前,無論遇到多困難的戰鬥,都能帶領着自己取得戰鬥的勝利。

那個人,教會了自己如何成爲一個強者,同樣陪伴自己度過了十個春夏秋冬,如同父親一般將自己培養成人。

直到自己能打敗所有人,站在龍牙的頂峯。

只是….

“叮……”

琴音一下子激烈起來,彷彿在形容一場恐怖的畫面,而葉寒的身體和手指,都在顫抖着。

時而激烈,時而低沉的琴音,讓得現場所有觀衆渾身顫慄起來,彷彿有一種無法形容的力量注入他們的體內一般,感染着他們。

與此同時,葉寒的腦海裏,畫面再次閃現。

砰!!

一顆子彈劃破空氣的阻力,急速朝着男人的胸**去,而男人彷彿沒有看見一般,依然急速的往前衝。

“嗖!”

經過改裝的狙擊彈瞬間穿透了防彈衣的阻礙,打穿了中年人的心臟。

中年人的身子狠狠一顫,隨後倒下。

叮……

葉寒的手顫抖的越來越厲害,此時彷彿已經不再是彈琴,而是隨便的亂按着。

“不!!”

葉寒在暗處發出撕心裂肺的的怒吼,不顧隊友的阻攔,瞬間衝出了叢林,用力的扣着扳機,無情的子彈將隱藏在前方的狙擊手打成了篩子。

他不再理會什麼計劃,不再理會任務的目標,也不再理會上頭的要求。而是一把抱住中年人的身體,用力的捂住他的傷口,試圖阻止血液流淌。

一切都是徒勞的,中年人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嘴角更是溢出了鮮血。

面對死亡,中年人沒有絲毫的害怕,相反,他的臉上掛着一絲欣慰的笑容,只是笑容中還隱藏着一絲無法抹去的內疚:“小寒,好好活下去,記得將我編的曲子彈給你最最牽掛的那個女孩聽,你丫的總是提起她,我耳朵都起繭子了。還有,幫我轉告我的家人,我對不起她們,告訴我的女兒,我對不起她,我不是一個好爸爸,讓她不要恨我……”

刻在內心深處的畫面不斷在葉寒的腦海裏閃現,師傅臨終的話語不斷的在耳畔迴盪。

這是葉寒最不願意去回憶的記憶,他是龍牙的隊長,是那次行動的指揮,而他的師傅,他的兄弟,就這麼親眼的在他眼前,被***打穿了心臟!

舞臺上,葉寒徹底的瘋狂了。

手指快速的按着,每一個鍵發出的音符似乎都在傳遞着狂暴的力量。

狂暴的力量!

那是一個戰士,在面對千軍萬馬時視死如歸,永不退縮,孤獨而勇敢的迎面而上。

攻擊!

不斷的攻擊!

用手中的子彈去祭奠那些逝去的亡靈!

這一刻,舞臺上,葉寒的手指每一次觸動,傳出的音符裏彷彿都帶着無窮的力量,整個舞臺,整個球場彷彿都在爲之顫抖。

震撼!

無與倫比的震撼!

觀衆們被舞臺上那充滿狂暴力量的琴音給震撼了,這是一種來自於靈魂深處的震撼!

先是悲傷,再到狂暴!

這一切,都是由一臺鋼琴發出的琴音,每一個音符,彷彿都擁有靈魂,讓人爲之顫抖! 妖皇淡淡的說著,雙眼視線迷離,思緒已經不知道飄到哪裡,他所說的一切都是著千百萬年來親眼看到的世間變化,在長久的歲月里,歷史變更,時間流逝,凡間發生的眾多大事情都被他看到,從而總結出的道理。


正因為他有這樣的理念,帶著妖族自我封閉,才使得妖族得以生存,在這南方大陸的妖族之森中生息繁衍。生生不息的流傳下去。

妖皇說的沒錯,如果妖族真的要領兵去為凡間出頭,殺入迷霧森林,解決掉幽冥,他們將面臨的是人間修真者的群體而攻和迷霧森林之中的兵力折減。這樣的事情妖皇是不會去做的,因此在鳳玄凰的消息傳到妖族之後,妖族沒有任何行動。

「父皇的意思是迷霧森林的事情,我們妖族之森完全不管不問?」

妖皇點頭。

「那好吧,這次回來我要彙報的事情已經做好,請父皇收下這團靈氣,關於聖地的消息,我會繼續打探的。」

鳳玄凰此次回妖族其中一個目的就是為了向妖族搬救兵,來解決迷霧森林的事情,可是父皇無動於衷,他也無可奈何,畢竟他不是妖皇,手下掌握的妖族大權還不如十二妖王所掌握的多。他從小錦衣玉食,風流瀟洒,從來都沒有吧心思放在妖族大權之上,以至於現在兩手空空。

不能依靠妖族來解決迷霧森林的危機,鳳玄凰並不著急,他還有仙道學院的方向可以挑動,迷霧森林的詳細事宜仙道學院的高層長老和太上長老還不清楚,可是他卻比任何修真者都要了解。因為那隻從迷霧森林之中抓捕的高級怨靈一直以來都在他的手中被封印,他也從中知道了更多的消息出來。

「聖地的事情就依靠你了,我相信我的兒子一定會把所有事情都做到最好。」妖皇對於自己的這個兒子很是看好,說起話來也帶著驕傲的語氣。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