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楠這才發現權穎草已經到來,立即嚴肅起來。

「嗯,現在三個月已經過去了,你也達到了聚靈境了,那就陪本仙女去我說的那個仙界一趟吧!」

權穎草點了點頭。

「咦!大小姐。。。我發現你的修為又進步了不少啊?嘖嘖,看來定是你太久沒有努力修鍊了,厚積薄發,說不定這樣下去的話,要不了幾年便是能夠突破到靈皇境了!恭喜啊,距離飛升又進了一步了!」

。斷劍尊者望向了權穎草,發現她修為似乎也比閉關之前有所明顯的精進,看來定是太久沒有修鍊,在這個境界的根基無比紮實,這次一個衝擊的話,倒是進步了不少。

權穎草一聽,不僅沒有高興,那本就冰冷的臉上,更是冷了不少:「跟你說了多少遍了,見了我要叫仙女。。。」

「呃!」

斷劍尊者滿臉黑線,你不是還沒有飛升嗎?叫仙女。。。。有沒有搞錯啊!

「嘿嘿。。。走吧,我尊貴的仙女大人!」

張楠嘿嘿一笑,一個踏步便是跨越了數百米的距離,來到了權穎草的面前。


「嗯。。。不愧是本仙女的仙童,實力進步不小啊,與外面那些不入流宗派相比,估計遇見丹靈境前期的老祖,你也有逃生的把握了。」

「呃。。。。」

這口氣,怎麼跟自己師尊一樣了啊!

「走吧!」

權穎草不再多說,準備帶著張楠離開。

「慢著。。。。」

正在張楠轉身準備和權穎草離開之際,斷劍尊者突然叫道。

「師尊還有什麼事兒?」

張楠微微皺眉,有些疑惑,該不會自己師父捨不得自己,讓自己留下來吧,這樣的話,豈不是沒有了跟美人兒相處的機會了?

「臭小子,接著!送你一份兒禮物!」

斷劍尊者老臉微微一笑,一道流光向著張楠飛去。

張楠伸手一接,頓時狂喜,竟是。。。空間戒指!要知道。。。這東西很是珍貴,很多丹靈境老祖有一個就不錯了,而現在,自己師尊竟是給了自己一個。

而且,這個戒指十分好看,一看就知道不凡,這坐功十分精細,好似天地所生一般,戒指中間乃是一七彩的圖案,好似彩虹,中間隔著透明的一層,好似寶石,兩邊圍繞著兩條龍,一頭白色,一頭黑色。。。。而且這戒指看起來還十分的古樸。

張楠看了看之後,連忙戴在了手上,一絲精神力注入其中,發現裡面極其寬廣,足以裝下一座小山,而且現在這戒指裡面還不是空無一物,還有著一堆靈精石,有著五六株七級的靈藥,和幾瓶療傷的丹藥,甚至還有幾套像樣的衣服。。。。這一切都是斷劍尊者為他準備的。

「多謝師尊!」

張楠重重抱拳,心裡無比的感激,沒有想到自己師父竟是對自己這麼好,這份情誼,令他感動。

「呵呵。臭小子,不用謝,你雖然是某人的奴隸,但是卻是我的徒兒,所以,你出去自然不能丟了本尊者的臉面。。。這戒指本就是我很多年前就為自己徒兒準備的,記住,它叫彩虹戒!」

斷劍尊者說完,笑著揮了揮手,示意張楠快滾。。。

再次感激的看了這個老頑童一般的酒鬼,張楠才和權穎草踏步離開。

「呃。。。主人。。。那個地方到底是什麼地方?」

過了好一會,張楠見權穎草一聲不吭,只是冷冰冰的在前面帶路,不由覺得有些沉悶,於是問了起來。

「那個地方。。。乃是真正的仙界之地。。。。你去了就知道了!」

權穎草停住腳步,臉上有著一絲感慨,旋即向著遠處而去。

「呃。。。」張楠無語了,這裡乃是下界,有個屁的仙界之地啊,不過,他既然決定要陪著她瘋狂,那也不再多問。

「呃。。。對了主人,你可別忘記了,你答應過我,只要我去那個地方,取得了你要的東西,你就會幫我取消奴隸印的。。。。」

怕這仙女反悔,張楠再次提醒起來。

「好吧,只要你幫我取得那東西。。。我便是把那個奴隸印給取消掉。。。」

權穎草淡淡的說道。

張楠一聽,心裡不由微微一喜,不過,他卻是不知道。。。。他又誤會權穎草的意思了。 明月宗慕寒峰,一名白衣男子,站在峰頂,微風吹動他的髮絲,本就性格冷酷孤傲的他,在此刻,那望向遠方天際的眼神之中,竟是多了一絲淡淡的憂愁!

一名美艷豐腴的女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男子的身後,眼神裡面閃過一絲哀愁!

「她放不下他,你卻也放不下嗎?你明知道她不愛你。。。她現在另可找個跟他長得像的人,也不會接受你,你還是。。。」

女子眼裡看起來好似很委屈,想要勸說男子。

「天韻。。。你住嘴!你的心意我懂,可是。。。我希望你放下,我不值得你等待!」

男子一聽天韻尊者的話,不由微微有著一絲怒意,不過旋即想著這麼多年來,天韻和自己一樣,傻等著一個不愛自己的人,話語有不由軟了下來。

「值不值得不是你說了算。。。。她跟那小子出去了?」

天韻尊者依舊堅持,這麼多年了,依舊等著慕寒的轉身!

慕寒雙目依舊望著遠方,那雙眸子遠遠的拉長,心裡卻是有著一絲淡淡的擔憂,畢竟張楠的出現,令他心裡有著一絲很不好的感覺,雖然這只是一個奴隸,只是一個小輩,可是。。。畢竟和以前的張楠長得太神似了。

在一片山林間,張楠正望著眼前的一隻雪域兔微笑,這笑容令那雪域兔感到一種巨大危險,想要立即逃走。


可是,張楠此時身體一震,氣勢釋放開來之時,這僅僅二階的雪域兔,竟是連逃走的勇氣都沒有了,雙腿發軟,趴在地上。。。無法行動,可見現在的張楠,比以前強大了太多了。

權穎草站在一棵大樹上,身子靠在樹榦上,靜靜的看著在下面忙碌的張楠,彷彿陷入了無限的回憶,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失落,讓人一看就想要憐惜。

突然,一個物事向她飛來,她條件反射般的抓住,竟是一塊泛著淡淡金黃色光澤的兔子肉,色澤看起來很是誘人,令人食慾大增,而且這獨特的香味,更是飄蕩在整個樹林間。

「呵呵。。。主人。。你在想張楠吧?其實。。。即便你去了仙界,不管他是死了,還是活著,對你都不是一件好事!死了,你痛苦。。。活著的話,他拋棄了你,你說不定會更痛苦。」


張楠搖頭苦笑了一下,然後自己也扯下一塊肉,來到了權穎草不遠處的大樹上,掏出一壺酒,大口的吃喝起來。

「我的事情。。。你最好不要多管!」

權穎草冷冰冰的看了一眼張楠,旋即也小嘴微張,輕輕的咬了一口,立即,那美目微微睜大了不少,輕輕的嚼了起來:「你手藝倒是不錯啊,這麼好吃。。。。」

「呵呵。。。。別提了,那個什麼聖獸,當初就是被這兔子肉給招惹來的。。。一直覺得它很奇怪,但也沒有太放在心上,而且那次連雲尊者也沒有檢查出個究竟,便放鬆了警惕,誰知道。。。。」

張楠自嘲的笑了笑,那個可愛的肉呼呼的小白,拍了一下它屁股還會臉上泛紅的小白,居然是個如此厲害的存在,上古聖獸!

「呵呵。。。你還別說,要不是你的兔子肉好吃,那一指頭已經戳死你了吧!」

權穎草似乎心情好了很多,終於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很快,兩人吃飽了之後,便是再次上路。

現在張楠的速度很快,即便要穿越整個萬殤王朝,那也不需要太多的時間。

兩人一路向著西南方向而去,一路上引起無數人的羨慕,一男一女,女子冷若冰霜,卻美麗倒了沒有任何瑕疵,而那身後的男子也是一臉帥氣,雖然笑臉略顯稚嫩,但是依舊抵擋不住那意氣風發的氣度,相伴而行,看上去倒好似一對神仙眷侶。

很快,一道巨大的草原出現在了張楠二人的面前。

張楠眉頭一皺,突然想起了那嗜血秘境裡面那黑色巨大手臂,不由望向了權穎草:「主人,你知道那嗜血秘境?一個叫嗜血尊者留下的,就在這青青草原裡面。」

「嗜血尊者?」

權穎草微微一愣,好似在思考,思考了半天之後,她搖了搖頭:「沒有聽說過,要麼是某位前輩,要麼是其他王朝的。」

張楠點了點頭,把秘境里的事情說了出來:「他的靈魄很是特別,乃是空間靈魄,而且領悟到了一種極深的境界,能夠在空間中在購置了一個空間,裡面。。。裡面好像還封印了一個極其強大的存在,想來至少也是個尊者實力的物種吧。」

「空間靈魄?物種?」

這幾個詞語,令權穎草感到一陣驚訝,空間靈魄的尊者極其強大,至少說很少戰敗而亡,即便打不過對方,若是想要逃走的話,那也很難有人能夠留下他們,然而這樣的人,竟然死亡了,還為了封印那什麼物種。

「恩。。。那是一隻巨大的黑色手臂,沒有血肉的黑色骨骸手臂。」

見權穎草也很是驚訝的樣子,張楠不由再次說的詳盡起來。

「走。。。我們去看看,這些年來,這青青草原一隻是比較偏僻之地,別說我了,就是我們宗門弟子很多也不會來這樣的地方尋寶的。」

權穎草想了想,決定去看看。

由張楠帶路,這點距離倒是算不得什麼,很快便是到了。

「這。。。。怎麼回事?」

張楠按照記憶,來到了那嗜血秘境之地,卻是發現那天空的黑雲早已經不見,整個嗜血秘境所在之地,竟是化為了一片廢墟,甚至方圓數百里,已經寸草不生,不留一點蛛絲馬跡!

「你確信這裡是你所說的嗜血秘境嗎?」

權穎草也微微皺起眉頭,這手筆,令她都有些錯愕,這至少也是尊者所為吧,而且這還是一名極其厲害的尊者。

「通天塔,你這個傢伙?不是說那黑色手臂的物種逃不出來嗎?至少還能封印很多年嗎?這是怎麼回事兒?」

張楠臉色大變,想必小靈知道此事,定然會十分傷心吧,這通天塔。。。太不靠譜了,這還是牛*的金戒指嗎?

ps:老婆得了腰椎間盤突出,今天下午陪他去醫院了,所以今天只能4更了,本來想五更的,馬上要上班了。。。晚上大家不用等了。 望著眼前這一片寸草不生的荒涼區域,張楠鬱悶無比,他感覺肯定是通天塔又坑爹了。

「臭小子,我通天塔何等寶物?怎會胡說八道?當初的確是那樣的,嗜血尊者對空間的領悟十分厲害,那裡面的東西要跑出來,豈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通天塔話語間夾雜著怒氣,自己可是牛bi轟轟的存在,居然被張楠懷疑它的能力。

「那它怎麼出來的呢?」


張楠眉宇間的三條皺紋顯得更深了,那黑色的手臂十分厲害,若是跑出去的話,那還了得?

「應該是被別人從外面破壞,它從裡面破壞,所以內外夾擊的情況下,才把那空間封鎖的禁制給破壞的。」

通天塔再次緩緩傳來的話,令張楠一驚,還有幫凶?那此事還真是有些麻煩了,那嗜血尊者即便付出性命也要封印鎮壓的東西,定然不是什麼好東西,說不定會對王朝有壞處。

最後,張楠抹了抹鼻樑,隨後攤了攤手,尷尬的向權穎草解釋起來:「這裡以前的確是一個秘境。。。。看來那裡面的東西逃出來了,說不定有外力相助,才會如此。。。。哎,走吧,希望不要是什麼太過於大凶的物事」

「呵呵,說的很對,也只有這種情況,才可能導致這樣,不然以那嗜血尊者對空間靈魄的領悟,豈會輕易令對方逃脫出去,走吧。。。。那東西若是要在萬殤王朝橫行的話,我定然饒不了他的。」

權穎草很快便是恢復了平靜,既然嗜血尊者能夠封印了對方,所以她也不會怕它,若是遇到,她打算定要拼盡全力的擊殺對方。

張楠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而是跟著權穎草一起繼續往西南方向而去。

此時,在一個偏僻大山上,一個極其隱蔽山洞中,一名臉色蒼白的年輕男子坐在一個石台之上,那個石台上面有著無數黑色氣體籠罩著他,甚至令他的臉部在黑氣中時隱時現,顯得有些詭異而神秘。

石台的上方,有著幾個黑色的骷髏頭氣團在空中遊動,空洞的眼神有著驚慌,失落,迷茫,以及不甘等等負面情緒,它們一個個怪叫著,在男子的頭頂飛舞。

這坐在石台上的男子略顯英俊,緊閉雙目,眉宇之間有著幾分俊秀,劍眉入刀一般,為他增添了不少氣勢,此時這個身體內已經沒有了生命的波動,看上起好似一個雕塑一般。

在石台旁邊,一個人正穿著一身寬鬆的黑袍,那腦袋微微垂下,使人根本無法窺視其容顏。

這人不知道是男是女,身形和人一般高達,他緩緩抬起兩隻手臂,最後從那黑袍寬大袖口中伸出兩隻手臂來。。。。

不,當你仔細看去,赫然發現,那並非是手臂,而是沒有一絲血肉的黑色骨臂,只是骨臂很細很長,跟那嗜血秘境中的相比之下,只是小了很多之外,別無其他。

這兩隻黑色骨節的手掌,竟是很靈活的開始變幻起來,開始結印,隨後打出一道道的黑色氣體進入那石台上的青年男子胸口之處。

隨著那些黑色氣體的進入,那青年男子頭上的幾個黑色骷髏氣體,也開始尖叫的越加厲害,最後一個個的從青年的眉心之處鑽了進去。

最後,那黑袍人的手停了下來,收入了黑袍之中,然後發出一口常常的呼氣聲,顯然,這一切並不容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