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着,張道明在我面前緩緩的打開了盒子,從裏面拿出了一枚戒指,在燈光下的照射下,這一枚戒指給人一種永恆的感覺。

張道明拿着戒指,洋洋得意道:“我告訴你,這一枚戒指,世界上只有這一枚,而它代表的是永恆!愛情的永恆!”。

“呵呵……”,我冷笑了二聲,陰笑道:“張大少的意思是不是說龍兄的夜明珠沒有你的這一枚戒指好了!”。


說完,我心中冷哼道:“和老子鬥,也不看看自己才幾歲!”。

張道明張了張嘴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用陰狠的目光看着我;許久,他才扭頭看向了人羣中的龍一,臉色帶着畏懼道:“龍叔的夜明珠當然是無價之寶,我這一枚戒指怎麼能和他的夜明珠比較呢?!”。

“張大少爺,我說過了,這一聲龍叔我當不起!也不敢當,再說了,劉兄弟他的卡牌,那纔是世界上真正的無價之寶!”,龍一渾厚的聲音緩緩傳來,跟着他遞給了我一個微笑;看樣子沒有把我拿他當擋箭牌而惱怒,反而還有些高興。

我衝龍一笑了笑,看來他是真的知道我的身份,而且還知道黑色卡牌代表着的是什麼。

“一張卡牌而已,龍叔何必把它說的那麼神!”,張道明臉不紅氣不喘,對於龍一的諷刺,他好像連發作的勇氣也沒有,還是厚着臉皮叫龍一作龍叔。

“嘿嘿……”,龍一看着我笑了笑,再也沒有去理睬張道明。

遲耿的張道明在龍一身上找不到面子,他只能扭頭看着我,冷哼說道:“哼…..跳樑小醜!”。

我只是輕輕的笑了笑,對於這種人,不理睬他是最好,也是最明智的選擇。

張道明陰狠的看了我一眼,跟着就看向了寧兒;他拿起手中的戒指,對寧兒說道:“寧兒,我這一枚戒指,不知道你喜歡嗎?”。

寧兒看了看我,她手中不停的擺弄着我給她的卡牌,突然她的眼神變得十分的堅定,咬着嘴脣對張道明說道:“謝謝你,但是我想我更喜歡平凡的東西!”。

我心中微微一驚,怎麼也想不到寧兒會說出這樣的話,而且還是當着衆人的面,這無疑就是給張道明一記響亮的耳光。

果然,寧兒剛說完,張道明整個人就不好了,陰沉着一陣臉,盯着寧兒說道:“寧兒,你這算是拒絕我嗎?難道你就不顧及我乾爹和你爺爺之間的約定?!”。

我微微一愣,暗道:“約定?什麼約定?難道寧兒………”。

想到這裏,我無法再想象下去,因爲我無法想象爲了政治,會有人能犧牲兒女的幸福。

就在我愣神之際,寧兒突然走上前來,挽住了我的手,聲音中充滿溫柔道:“我更喜歡大叔,我不管爺爺和你乾爹有什麼約定;我是不會和你訂婚的!今天我讓大叔來的原因,就是想告訴大家,我有意中人!”。

我心中叮咚一聲,愣神看着寧兒,當後者露出皎潔的目光時,我知道自己今天算是栽了!一開始我就覺得不對,一個剛認識的人,怎麼就會請我去給她過生日呢;原來是爲了拿我當擋箭牌。

“寧兒,不要胡鬧!”,突然,畢老爺子帶着怒火的聲音響起,跟着畢叔扶着畢老爺子,出現在了樓道上,俯視着我和寧兒。

畢老爺子掃了我一眼,我瞬間就感覺像被一頭老虎盯住了一樣,身體冒出冷汗來。

畢老爺子在畢叔的攙扶下,緩緩的從樓梯上走了下來,來到了張道明的旁邊,說道:“小明,寧兒是開玩笑的,你不要當真!”。

“不,我沒有開玩笑!我是真的喜歡大叔,我就要和大叔在一起!”,挽住我手的寧兒突然大聲抗議道,讓我心中忍不住一陣陣的驚訝,看她的樣子好像沒有拿我當擋箭牌那麼簡單。

想着,我心中微微一愣,暗道:“這小妮子不會真的喜歡我吧!那老子這幸福來的也太突然了!而且還附帶情敵!”。

“寧兒,這時候不是你胡鬧的時候!”,畢老爺子吹鬍子瞪眼的看着寧兒,話語中盡是怒火。

“不,我就要大叔!”,說着,寧兒挽住我的手不由的緊了幾分。

“寧兒,你………”,張道明指着寧兒,跟着他看向我,繼續道:“難道你認爲我沒有這個鄉巴佬好?”。

寧兒擡頭看了我一眼,隨即看向了張道明,咬着自己的嘴脣說道:“不是,你很好,只是大叔他是真的關心我!”。

我嘴角使勁的抽搐了一下,貌似我和她才認識了幾天,我何時關心過她了?

看着寧兒,我是越來越弄不懂她到底那一句說的是真的。

“寧兒,你再胡鬧我就關你禁閉了!”,畢老爺子大聲吼道,他在畢叔的攙扶下,向我和寧兒走了過來。


“我不要……..”,說完,寧兒整個人都躲到了我身後,手也使勁的抓住我的手,好像深怕走丟了一樣。

我反手握住了寧兒的手,看她在聽到禁閉後,整個人就慌張和害怕,我想在以前,這種禁閉寧兒一定沒有被少關。

“畢老爺子,感情這種東西,我想還是不要勉強的好!”,我站在寧兒的前面,擋住了畢老爺子。

“你給我讓開,我畢家的事情何時需要外人來管!”,畢老爺子看着我怒吼道。


我嘴角一咧,笑道:“天下人管天下事!”。

本來我也不想管這件事,可是看到張道明的那囂張樣,我忍不住有想要教訓他的衝動,而且我看寧兒是真的不喜歡這個張道明,就算我和寧兒認識不到幾天,可我也不能讓一個嬌滴滴的美女落入別人的手裏吧! “爺爺,直接叫保鏢把他趕出去!”,張道明的幸災樂禍的聲音響起,看樣子今天他是不弄給我吃,他心中是不舒服的。

我扭頭看着畢老爺子身後的張道明,似笑非笑的說道:“難道張大公子忘記剛剛你那三個廢物保鏢的事了嗎?”。

張道明的笑容瞬間就凝固在了臉上,隨即陰沉着臉看着我,惡狠狠的說道:“哼…….我們家有上百,上千的保鏢,我想就算你再能打,也會有累的時候吧?!”。

“嘿嘿……”,我冷笑了一聲,還真有些琢磨不透畢家是不是真的有上千的保鏢!我扭頭看向畢老爺子,高深莫測道:“畢老爺。你如果認爲你家的保鏢能打的過我,你可以試試?!嘿嘿…….”。

“年輕人,做事不要太猖狂!”,畢老爺子看着我冷聲道:“寧兒也不是你能擁有的!”。

“哈哈….畢老爺子真會說話,作爲天下人,天下美女當然也是我的!”,我腳步上前了一步,冷眼看着畢老爺子,繼續道:“今天的事,我劉濤還真管定了!如果你畢老爺子真的一意孤行,想要剝奪他人追求幸福的權利!那我也不介意幫剝奪了他人性命!”。

說完,我指了指周圍的人,一一說道:“可以剝奪他,也可以剝奪他,更可以剝奪他……”。

“夠了!”,畢老爺子突然大聲冷道;我扭頭看去,只見他臉色發白,臉上的肌肉不停的跳動着。

這時候,畢叔突然走上前來,對6我身後的寧兒說道:“大小姐,難道你不知道老爺的脾氣嗎?”。

“畢叔…….”,寧兒輕輕的喚了一聲,從我身後走了出來,低頭不敢去看被我氣得直髮抖的畢老爺子。

“哎…..你還年輕,有些事是你擁有不瞭解的,老爺他也有自己的想法!”,畢叔搖頭說道,隨即他看向了我,帶着懇求的目光說道:“劉濤,算我求你!你就放過寧兒,放過畢家吧!”。

“哼……”,看着畢叔,我冷哼了一聲,作爲一個大家族,如果連最基本的團結已經忘記了,那這個家族離滅亡的日子也不遠了!

我扭頭看了看寧兒,她滿臉的委屈讓我幾乎心碎,眼淚花也在她眼眶裏打轉着,我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緩緩道:“寧兒,沒有過不去的坎;只要團結,只要有決心!一切的問題它都不再是問題!”。

這話,我是對寧兒說,更是對整個畢家說。

從畢叔的語言和神態來看,畢家目前應該是遇到了大問題,而這大問題是財務?還是其他方面,我就不得而知了!

說出這話的意思。在鼓勵寧兒的時候,我也希望能說醒畢老爺子,我看得出來,讓寧兒和張道明訂婚,他也於心不忍。

“廢話真多…..”,這時候,張道明突然上前冷聲說道:“你再不走我就報警了!”。

我一臉無所謂的看着張道明,諷刺道:“有事找警察叔叔,這確實是一種好選擇,張大少你隨便!”。


“劉濤,你……”,張道明伸手指着我,一句話也吐不出來,許久他才轉身去到畢老爺子的旁邊,低頭和畢老爺子不知道說了一些什麼,瞬間畢老爺子整個人的臉色就不對。

看着張道明陰笑的表情,我鄒了鄒眉頭,暗道:“不會是想給老子玩陰的吧?!”。

“對不起,今天讓大家看我畢家的笑話了!今天我畢老給大夥陪不是,改天再請大夥到府上!”,就在我疑惑之際,畢老爺子突然大聲說道。

我扭頭看了看一眼寧兒,她也是一臉的疑惑之色。

“畢老爺子這是準備玩那一出?難道他想要硬來?”,我心中疑惑道,對畢老爺子的行爲有些琢磨不透,但是我敢肯定的是他這一做法,一定和張道明和他說的話有關。

在疑惑的同時,我也做出了高倍的警惕,做好隨時戰鬥的準備;對於未知的一切,我習慣性的喜歡做出警惕狀態。

人羣中,衆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樣也是疑惑樣,但是畢老爺子已經下逐客令,他們也不好再作停留,分別和畢老爺子道謝後,衆人也相聚離開!但有些人在離開的時候,大多都看了我一眼,似乎是在記我,記我長什麼樣!

到了最後,偌大的客廳瞬間就安靜了下來,而龍一併沒有選擇離開,而是來到了我的身旁,看樣子他是準備和我站一跳線上。

“龍一,我希望你不要插手此事!”,畢老爺子無奈的表情看着龍一,看樣子是真的有些忌憚龍一。

龍一扭頭看了看我一眼,跟着笑道:“畢老爺,我龍一也奉勸你一句,別惹了不該惹的人!如果你真的要一意孤行,那今天我只能站在劉兄弟他的旁邊,陪伴着他,直至最後!”。

最後一句話,龍一說的特別的重,這讓我心中忍不住一陣感動,就算龍一帶着什麼目的接近我,但是他剛剛的那句話,我自認爲那是出自內心!

有了龍一的幫助,我心中也穩了幾分,如果畢家真的要硬來,那我也只好動手。

如今,事情已經演變到了不是寧兒和張道明訂婚的事了,而是我和張家、畢家的事了!

就在畢老爺子無奈的同時,張道明站了出來,看着龍一冷聲道:“龍一,不要給臉不要臉!你真的覺得自己是拳王嗎?”。

“我龍一是不是拳王,張道公子可以自己上來試試,至於我是不是不要臉!這得看你張大少怎麼理解了!”,龍一同樣冷聲諷刺道,他和畢老爺子不一樣的一點,就是不把這個張道明放在心上,甚至說不放在眼裏。

“畢老爺子,廢話我不喜歡說!”,我上前了一步,和龍一齊肩後,我看着畢老爺子繼續說道:“這樣吧!寧兒的婚姻我們就讓她自己來選擇?”。

畢老爺看了看我身後的寧兒,最後嘆了一口氣,看着我說道:“對於今天的事,我很無奈!或許就像你說的,沒有過不去的坎!可是……哎………”。

說到最後,畢老爺子嘆氣連連,一直搖頭。

我看了看張道明,心中很是疑惑他剛剛在畢老爺子的耳邊說了什麼?

“大叔…….”,就在這時候,我身後的寧兒突然叫了我一聲,跟着她就走上前來,擡着帶有淚花的眼睛看着我,她小巧的嘴脣,已經被她咬出了血絲,這讓我心中微微一痛。

“大叔,你還是走吧!”,擡頭看着我的寧兒突然說道:“剛剛那些話只是我開的玩笑!”。

我微微一愣,指了指畢老爺,指了指我自己,看着寧兒問道:“你的意思是說剛剛只是你開的玩笑?那你圖個什麼?難道就圖個快樂嗎?”。

說着,我忍不住有些惱怒,如果說爲了好玩,就可以拿着別人開玩笑,那隻能說我看錯了寧兒,或許今天我根本就不應該來。

可是當我看到寧兒眼神的時候,我瞬間明白了什麼,我低頭看着寧兒,小聲問道:“寧兒,你是不是擔心我?”。

寧兒低着頭,半天才說道:“不是…..”。

可就算她隱藏的怎麼好,我還是從她聲音中聽出了淡淡的哭泣和無奈之味。

我擡頭看了看畢老爺子,他好像一點也不擔心一樣,反觀張道明,則是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看到這,我忍不住鄒着眉頭想到:“難道張道明玩什麼陰謀詭計?可是我就這樣走,寧兒怎麼辦,總不能讓她真的嫁給張道明吧?算了,既然來了,那就幫寧兒一把,就算前面是什麼陰謀,還是陽謀!老子也會走過去!”。

想着,我扭頭看着寧兒,伸手摸了摸她的臉頰,緩緩說道;“寧兒,你不是說大叔對你最好了嗎?那今天大叔就不會讓你違背自己不願意做的事!”。

說完,我擡頭看着龍一,眼神中帶着感激道:“龍兄,我想一場大戰是免不了的了!如果龍兄現在走還來得及!”。

說實話,我心中更希望龍一這時候走,因爲我不知道前面的路是什麼路,而龍一留下,也就是說把性命交給了我;對於一個不瞭解前面的路是什麼路,連自己的命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丟的人,我又怎麼敢讓龍一把命交給我呢。

龍一凝視做我,半天他才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緩緩道:“我相信你!”。

我微微一愣,從龍一的眼神裏,我感覺到的確實是相信;這讓我十分的震驚,我對自己都不敢說十足的相信,可是龍一卻做到了。 我伸手拍了拍龍一的肩膀,輕笑道:“你這個朋友我劉濤交了!等這次事後,我們一定要好好的喝一次,醉一次,哈哈………”。

說到最後,我更是控制不在心情,大聲笑了出來,這一刻,我沒有去考慮龍一的目的,只是單純的把他當朋友!

“行….”,龍一爽朗的答應了下來。

就在這時候,別墅外面突然傳來“塔塔塔”的聲音,我眉頭不由一鄒,這是直升機螺旋槳轉動的聲音。

“難道是畢家請來的幫手?”,我心中忍不住想到;

我緊鄒的眉頭看着龍一,細聲道:“龍兄,好像是直升機?!”。

龍一衝我的點了點頭,說道:“八九不離十,應該是直升機!”。

“哈哈…..知道害怕了?!”,張道明囂張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跟着我扭頭看向了他, 嘴角輕輕上揚,直升機?**我都不怕,難道我會去怕區區的直升機?

再說了;這是華夏境內,是不容許發生大規模的槍戰。

“害怕?”,我嬉戲般的看着張道明,繼續道:“我孤家寡人的,我害怕什麼?”。

“哼…..”,張道明冷哼了一聲,說道:“一會兒老子讓你叼不起來!”。

張道明的話音剛落,畢家大門“砰”地一聲,順着聲音看去,大門已經被人破開,而在門口,站着身穿軍轉,帶着面具,手拿着AK的軍人!

看着黑漆漆的槍口,我眉頭不由一鄒,想不到這畢家能調動軍方的力量!

“哈哈…..大姐,總算把你盼來了!”,張道明走了出來,走向站在門口的軍。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