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靈眉頭一皺,低聲說道。

ps:這是昨天的第三更,昨天睡着了,實在是對不住,今天還有一更。 聖靈同樣祭出了自己的大道長河,冰藍色的大道長河全都是冰寒道力,匯聚在一起,所到之處,無論是什麼全部凍結,非常的恐怖這就是大道的威力,冰寒大道,代表了這種冰寒力量的極致。

“就讓我看看,你的這個僞混元道果有多強吧。”

刀鋒至尊目光一獰,射出了一道充滿毀滅意境的眼光,身前的空間噗嗤一聲,被他的目光灼穿了兩個洞。

“毀滅吧,毀滅長河。”

刀鋒至尊高聲呼喊,一聲賽雷霆,整個毀滅長河開始運轉起來,代表了刀鋒至尊對毀滅大道的所有感悟,嘩啦一聲,勢頭洶涌,裹攜着驚人的毀滅之力,衝向了聖靈的冰寒長河。

這不是戰氣的對碰,不是神通的比拼,而是道與道的交鋒,操控天地力量的本質對戰。

兩條長河都有千米長,在這個千畝的金色平地之中,施展倒是足夠了,刀鋒至尊腳踏長河,舞弄道水,如同海邊漁民的弄潮兒。

“天地萬物都是囚籠,囚禁着所有生靈的思想和肉身,我們必須打破這些囚籠,在虛無中無阻礙的前進,找到道的根源,成爲神位。”

“神是終點,爲了到達終點,我必須毀滅一切擋在我前面的東西,一切,所有,都要毀滅。”

刀鋒至尊聲音充滿了磁性,像是一個資深神棍,他宣傳他的大道,闡釋他的大道精義,他根本不怕別人盜取他的大道,反而希望有人能夠和他一樣,選擇毀滅大道,成爲他的香火信徒。

香火之力是一種信仰之力,特別的神奇,能幫助凝聚混元道果的至尊更深的去感悟大道,所以一些強大的古國,聖地,都有祭祀這種活動,祭祀的,就是他們勢力中的至尊老祖。

古國舉國祭天,而他們的天,就是開國大帝,聖地祭拜祖師爺,而他們的祖師爺,也是開派大帝。這也是許多高手建立或者扶植勢力的原因,爲的就是凡人們日日夜夜祈禱的香火之力。

北靈陽通往會一門祭祀拜祖之術,那是他北靈部落傳承下來的,以前整個部落,只有一有空閒時間,立馬爲北靈至尊祈禱,奉獻香火之力。

可是隨着北靈至尊滅亡,祭祀的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如今刀鋒至尊宣傳自己的毀滅大道,闡述他追求神位的方法,他的聲音帶着一股奇藝的魔力,能迷惑人心,讓人成爲他的忠實香火信徒。

北靈陽聞言,先是一愣,而後立馬清醒,畢竟此刻的他,已經隱隱開始觸摸自己的陰陽大道了,並不會跟着刀鋒至尊,去走毀滅大道。

不過一邊的紫山香雪可就不太好了,眼神迷離,狀態飄忽,呈現出一種迷糊的表情,同時,口中喃喃自語,正是刀鋒至尊所頌的毀滅大道經文。

“不行,紫山香雪再這樣下去,會成爲刀鋒至尊的香火信徒的。”北靈陽大驚,成爲了香火信徒,那可是完全一心一意爲至尊奉獻,無論是什麼。

就在北靈陽焦急要怎麼解救紫山香雪時聖靈也踏上了冰寒大道,口中同樣發出了磁性迷人的聲音,也在頌讀他的大道經文。

“在極致中突破,在極限中蛻變,冰寒凍結一切,讓萬物化爲寒冰,寒冰侵蝕,讓三千大道爲寒冰大道,一一同化,融三千法於一身,自可成神。”

所有的修煉都是爲了成神,所有的大道終點,都是神的終點,二人頌讀大道精髓,求神之法,可不是爲了發展北靈陽和紫山香雪兩個香火信徒,而是在述說自己的大道,把感悟放大,增加大道長河的威力。

因爲生靈的頌讀,紫山香雪耳中出現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求神之路,起了衝突,瞬間驚醒,香汗淌個不停,她也明白了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現在後怕不已。

還好身邊有北靈陽,緊緊的握着她的潔白小手,讓她安心。

兩條大道長河終於碰撞,整個空間撕裂,一道道可怕的空間裂縫出現,無數的空間潮汐和空間風暴從裂縫中飛出,可是還沒露面,就被毀滅大道毀滅了,或者被冰寒大道一一凍結,化成冰渣。

長河對碰,玄妙的道力交鋒迸射,金色盪漾的毀滅長河之中的毀滅道力衝擊,掀起一個浪頭,撲的一聲,越界打在了冰藍色的大道長河裏,嗤的尖銳聲音瞬間在金色毀滅道水落入冰藍色長河之時,一下衝天而起。

金色的浪頭落入冰藍色的水中,頓時蒸發了一個澡盆大小的洞子。不過很快的,那個打進來的金色道水,唰的在轉眼之間,被凍了起來,形狀沒變,只不過動憚不了,大道之力全部被凍結,一點兒也發不出。

刀鋒至尊選擇的是越界攻擊,毀滅聖靈的大道長河,聖靈與他恰恰相反,直接來了一個硬碰,咚的一聲,兩條長河撞擊,頓時無數的道力瀰漫而出,瘋狂的吞噬同化毀滅凍結。

驚人的寒氣和恐怖的毀滅之力碰撞,兩條長河各有損失,聖靈的冰寒長河被蒸發了三百餘米。而刀鋒至尊也不好過,被聖靈的冰寒道力,凍結了兩百多米,裏面的驚人道力,全部被凍結,繼而消逝掉。

“不妙啊不妙,這樣下去,再來幾次,聖靈就得敗亡了啊!”

北靈陽緊皺眉頭,整個人憂心忡忡的,對聖靈的處境充滿了憂慮,現在聖靈完全處在下風,沒有其他手段,估計是攔不住刀鋒至尊的。

隨着二者的不停的鬥法,比拼道力,北靈陽的眉頭越來越緊,因爲聖靈快要被刀鋒至尊打敗了。

幾次激烈的大道對碰,毀滅之力和冰寒之力肆意爆發,八荒世界的天意都干擾不了這一塊地方,這裏是一個由他們二人操控的寒冰世界和毀滅世界。除了寒冰與毀滅,再也沒有了其他的東西。

鬥到現在,聖靈腳下的大道長河已經不足百米了,都被刀鋒至尊以絕對的實力,硬生生的轟碎,而刀鋒至尊還有兩百米長的大道長河,上面光輝四射,混元道果流轉不動。他這一役打的可謂是酣暢淋漓的。

“希望衍天至尊推算的事情是真的,否則的話數千萬人的性命,我寒元真的揹負不了。”

聖靈眼神閃爍,掠過無數的算計,思索接下來可能出現每一種狀況。不過最終,他還是選擇了相信以推算天機稱道的衍天至尊的話。

他突然扭頭,莫名的看了北靈陽一眼,眼中神情複雜,期待,不解,同時,還有一絲堅定。

“看我幹嘛?”北靈陽疑惑的盯着寒元至尊,有着黑色大陣的光罩隔絕他倒是不懼怕寒元至尊的目光,對方如今意味深長的看着自己,到底是什麼意思?

北靈陽思考不出,而寒元至尊也沒有解釋,扭過頭,繼續盯着刀鋒至尊,臉色的表情充滿了決絕,更加的冰冷了。

“接我最後一擊吧。”

聖靈平淡的道,說完只見他收起腳下的大道長河,只剩下一枚冰藍色,有些虛幻的爲混元道果在胸前漂浮,最後他拿起了混元道果,握在手中,咔嚓一聲,捏碎了混元道果。

“寒元你這個瘋子,這麼一道強大的聖靈,最起碼也要你的三分之一的心靈力量,你就這麼幹脆的捨棄了嗎?”

似乎察覺到了聖靈接下來要做什麼,刀鋒至尊急得開口大罵。

“難道……難道……千年之前那個天算至尊所說的話,是真的?”

刀鋒至尊心中突然一凜,想到一件可怕的事,這事關乎他的生死,是他此次重生最大的劫難。

天算至尊同樣擅長推演天機,他在這方面的造詣,不會低於衍天至尊,都在至尊界中享有赫名。

聖靈捏碎了混元道果,裏面藏在的恐怖道力一下衝出來,不過被聖靈用祕法將他們困住,最後讓他們化成一團藍光,包裹住自己的拳頭,隨後他全身冒出藍色的火焰,不停的燃燒他的本身,他的本身,是由心靈力量構成的,最後殺向刀鋒至尊。

捏碎混元道果,燃燒心靈,這是自殺式的拼命行爲,寒元至尊爲了阻止刀鋒至尊重生,不惜毀滅掉自己的三分之一的心靈力量。

燃燒着的聖靈的速度非常的快,一步跨越無數空間,像是在星空中漫步一樣,眨眼間就到了刀鋒至尊的面前,一拳轟殺而去,他拳頭劃過的地方,全都是藍瑩瑩的一片,到處都是冰塊,散發驚人寒意的冰塊。

刀鋒至尊見狀雙眼也是閃過了一絲凝重,面對聖靈的絕殺一擊,他其實接下來的把握不大。無奈之下,唯有操控大道長河,包裹住自身,迎接來自聖靈的最強一拳。

青藤亦獨倚 ,十分簡單,就是一個揮拳的動作而已,不過北靈陽明白,這一拳裏面,已經帶有了寒元至尊所有的天道感悟,一生經驗所化,十分驚人。

咚!

猛烈的一拳打在刀鋒至尊的身上,無數的冰寒道力宣泄而出,狠狠地轟在刀鋒至尊身上纏繞得那條大道長河上,刀鋒至尊瞬間化成一個冰棍,凍在原地。

“神人降出,攪亂萬界,降伏刀鋒,定鼎乾坤。”

聖靈消失的一剎,口中喃喃自語。 “神人將出,攪亂萬界,降伏刀鋒,定鼎乾坤。”

聖靈消失的一剎,喃喃自語,這是衍天至尊推演得到的天機。

砰,打出一拳過後,聖靈的身體化成虛無,消失在這個金色的空間之中。而刀鋒至尊,連同他的大道長河,都被聖靈的冰寒道力凍成了冰塊,藍幽幽的,寒意驚人。

“死了沒?”紫山香雪愣愣的說,大眼睛看着金色空間中,落在平地上的巨大藍色冰塊。


“沒有,毀滅道力還在往外衝,再過一會兒,刀鋒至尊就會衝出來。”

北靈陽觸摸到了自己的一點兒陰陽大道,現在心靈力量對於大道之力而言,特別的敏銳,他能清晰的察覺,在冰藍的巨大冰塊裏,刀鋒至尊的毀滅道力一直在往外衝擊,如驚濤駭浪一樣可怕。

“那……我們怎麼辦?”紫山香雪黛眉微皺,有些擔心的問。在不知不覺中,她開始以北靈陽爲主了,北靈陽也悄然成了二人中的主導者。

“靜觀其變,被聖靈來這麼一下,說不定他也不會剩多少戰力,也許我們有機會解決他。”北靈陽按下心中的擔憂,極力表現出一副鎮定的樣子,紫山香雪已經慌了,他不能跟着緊張下去,他必須要沉着冷靜,安撫好紫山香雪。

紫山香雪害怕刀鋒至尊並不是什麼丟臉的事,畢竟至尊是天地間終極的力量平日裏大家都是聽着至尊故事成長的,現在突然和至尊爲敵,別說是他,哪怕是一個神境高手在這裏,都會心生恐懼。

你不能指望一個小孩子面對凶神惡煞的歹徒,自然的鎮定自若。

“咔嚓,咔嚓……”

盪漾着毀滅氣息的金色的空間中,冰凍着刀鋒至尊的巨大冰塊外面,突然出現了一絲絲裂縫,原本完美無垢的冰寒道力一下變得混亂不堪,恐怖絕倫的毀滅道力,從裂縫之中衝出,像是一把大刀,撕碎寒冰的封鎖。

“啊……”

刀鋒至尊發出了一聲怒吼,聲音從壓抑到最後的咆哮,蹦蹦疊加,十分恐怖,帶着無比強大的毀滅道力,如一柄無形的大錘,狠狠地轟在包裹着他和他的大道長河的冰塊上,把所有的冰塊一下轟碎,朝四面八方激射,打在黑色大陣的透明光罩上,發出兵兵的聲音,不絕於耳。

刀鋒至尊渾身的氣勢沖天而起,掀起一層巨大的波動,呈圓形朝四周撞去。他的金髮再次張狂的飛舞,目如冷電,削薄的嘴脣咧起一絲弧度,冷側側的。

“寒元,你擋不住我的。”刀鋒至尊朗聲大笑,如釋重負,擊敗了寒元至尊的聖靈,接下來的黑色大陣就簡單了,那怕現在受到重傷,實力不足百分之一,也非天境修士可比。

“不過,天算至尊所說的大劫,又由什麼人來應呢?”


看着聖靈毀滅,自己無人可擋,刀鋒至尊又想起了曾經自己請天算至尊爲自己推演未來的事。

當初天算至尊曾說過,自己會復活重生,如今看來算是應了這句預言,不過天算至尊還說過,“淬骨境無敵,是你能否真正重生的關鍵。”

天算至尊這句話說的模棱兩可,沒有什麼具體的信息,多問下去,他又以天機不可泄露爲由,直接遠遁而去。

刀鋒至尊也無奈,同爲至尊,他根本就不能強迫天算至尊爲他做任何事,而且天算至尊人脈遍佈宇宙星空各大世界,根本就不是他能惹的。

所以被寒元至尊毀滅本尊,只剩一塊殘肉之時,刀鋒至尊就開始了佈局,以龐大的精神意志籠罩着整個刀聖深淵,不許人境以上的修士進來,而且人境修士一進來,戰力都不許超過無敵淬骨境。

他害怕,天算至尊的話應驗!

“難不成,我的大劫會在他們兩個人的身上應驗?那個小子不錯,是日月神王體,不過看樣子實力太弱了,估計是歷代日月神王體最弱的了吧?沒有各種資源培養。”

刀鋒至尊心中暗道,隨後狠辣如電的目光一下掃在北靈陽的身上,北靈陽一下驚起了一身的汗毛,這個刀鋒至尊又是什麼意思?看自己幹嘛?

“哼,那怕受創,我也可橫掃人境,一下小小的淬骨境無需理會。”刀鋒至尊冷哼一聲,便不把北靈陽放在了心上,在成爲至尊這條路上,他不知經歷了多少次磨難與大劫,都一路橫闖了過來,就連這次都被他翻盤復活,所以說,一個不確定的事件想要動搖他的本心,實在是不可能。

“先轟破黑色大陣吧。”刀鋒至尊暗道,隨後十指律動,一道道金色璀璨,如同手臂粗大的雷芒遍佈在他的身體周圍,似金蛇遊走一樣。

這些都不是雷電,而是毀滅神芒,極致的力量壓縮,成了雷電模樣,不過卻比雷電的威力還要強大千百倍。

無數的毀滅神芒在身邊盤踞,形成了一片金色的雷海,極端強大的氣機,那怕是隔着黑色大陣的透明光罩,北靈陽都能感受到一股源自心底的恐懼。就像是動物害怕雷電一樣,這是來自本能的反應。

刀鋒至尊雙目一瞪,神光似劍,周邊的空間都扭曲了,實力實在是驚人,不過比起剛纔直接洞穿空間,現在受傷的他還略有不如。

他單手一揮,漫天的毀滅神芒沖天而去,像是一汪海浪衝擊一樣,裏面大道氣息濃郁,十分駭人,周圍的空間再次磨滅。

黑色大陣發光,自然不會坐以待斃,無數的冰錐簌簌落下,轟在這片金色海洋之中,雖然有所阻擋作用,但是卻在步步後退,阻擋越發的困難。

最後,金色的毀滅神芒聚成的海洋,轟在了黑色的大陣之上,澎湃的毀滅道力瞬間爆發,黑色大陣嗡嗡的閃爍了幾下光輝之後,再也不堪重負,如同鏡子一樣,咔嚓一聲,碎成千百萬碎片,無力的落下,落下的過程中,慢慢的虛化,歸於虛空。

沒有了黑色大陣的阻攔,刀鋒至尊身上的洶洶氣勢一下從刀聖深淵底部,蔓延而上,宛若一柄無形鋒刀,衝入雲霄之中。

“至尊復活了,哈哈哈,我族自此要崛起了。”

被齊汀霜打的進氣多出氣少,即將閉目的刀鋒異族天才,感受到刀鋒至尊那強大的氣勢,一下變得瘋狂起來,從地上爬起來,哈哈的狂叫,像是一個瘋狂的教徒,最後,不等齊汀霜了結它,它自己在狂笑中,自我毀滅,用生命最後綻放的火花,迎接部族至尊的重生。

其餘沒死的刀鋒異族,也學着它的行爲,紛紛自爆,在狂笑中滅亡。

受傷不輕的齊汀霜皺着他的臥蠶眉,手中的血色長刀無力的低垂着,獨孤天涯和蟒虎熾雪等人站到了他的身旁,個個都沉默着,不說話。但目光都一致的順着通往刀聖深淵底部的通道望去。

“難道……天真的要亡我紫山星域嗎?”

齊汀霜聲音非常的壓抑,也非常的無力,其他人聞言身軀皆是一震,最後誰也沒再說出一句話……

“戰爭,還真的殘酷……”所有人心中,靜靜的想到。

蟒虎元惘站在刀聖深淵的入口那裏,看着從刀聖深淵中衝出的巨大氣息,連他都覺得心悸,不用猜,必然是刀鋒至尊的。

“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嗎?接下來,該面對至尊了嗎?”蟒虎元惘低喃,心中惆悵,一時之間堵的慌,不知說些什麼,喘氣都非常的費力。

“這就是戰爭的代價嗎?還真的殘酷呢。”蟒虎元惘自嘲一聲,不過戰爭再怎麼殘酷,還得繼續……萬族都想要崛起,都要獲得掌控八荒世界的話語權,只有通過戰爭來決定,拳頭大的說話。


距離紫山星域極其遙遠的地方,這裏是刀鋒異族的大本營,無數的刀鋒異族高手坐鎮其中,不乏強大的神境高手,這裏無數的城樓林立,人來人往,比起齊汀城,繁華何止千萬倍。

在這座巨城的下面,有一個空蕩的小世界。洞天境高手凝聚洞天世界,只是一個雛形,而神境高手,則是把洞天世界強化升級,化成一個能居住生靈的小世界,這是一門神奇的手段。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